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24章 今天都是高兴的事

第24章 今天都是高兴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可能有点流水,赶榜太急了,实在不好意思tt,但是!三千字省略号部分赛道见!赛道专栏有指路~

陆往清愣了愣, 一时没反应过来。

夏橙因轻轻推了他一下就推开了。

“晚上再说,我走了,有人找我。”

外面选管姐姐绝望的吼声夏橙因已经听了半天。

他随意挥挥手, 关门,冲陆往清笑了一下, 关门。

“你干嘛去了了呀?”李真真见他从化妆间出来。

“补个妆。”夏橙因笑了笑, 敷衍过去。

李真真眼睛一亮, “你这个口红哪个老师给你画的?”

夏橙因眼神看向别处,扯扯嘴唇,“陆、陆路过的何老师帮我补的”

“挺好看。”李真真称赞。

“夏橙因!!!”话音刚落, 叶午微吼得嘶哑的声音传来, “快点给我过来,叫你去录后采, 找死我了你。”

/

后采室——

“对于这次舞台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夏橙因思索了一下, 谦虚地笑了笑, “我觉得舞台完成得很棒,虽然对于歌曲的理解不一样、最终呈现的舞台风格不一样,但是对手也特别强,算是险胜吧。”

“评价一下你的队友吧。”

“大家都发挥得很好,甚至可以说是超常发挥了。

里可多作为我们队里实力最强的成员, 一直在帮助我们学习和成长。

李想作为队长也特别负责特别努力,我非常感谢有他在。

李真真和文泽叶,虽然跟我一样是f班吧,但是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李真真唱歌特别厉害, 只是初舞台的时候太紧张了。

文泽叶的话感觉他天赋很好,学得特别快,完全不像是初学者。

比较庆幸的是, 我没有拖大家后腿。”

“乌哑和胡拉拉呢?”

“”被问起这两人,夏橙因默了一下。

他不是傻子,现在录着节目,这两人对他有意见,他对这两人更有意见,也不想违心,所以干脆大发慈悲避开,不提他们俩,结果倒是被追问了。

“他们俩名字挺有意思的。”夏橙因选择避重就轻。

“现在网上的观众都说你和陆老师关系不好,你怎么看呢?”

“说太夸张了吧,”夏橙因晃晃凳子,很认真道,“我跟陆老师都不熟,哪有机会关系不好啊。”

/

“橙因回来了,干嘛去了?”李想让他赶紧坐过来。

这会儿所有人都在摄影棚,要公布加上网络投票后的最终排名了。

夏橙因往座位上一摊,“被选管姐姐叫去后采了,这会儿终于能歇歇了。”

话音刚落,屏幕亮起牛德爱手持话筒,一手提着一串巨大的钥匙走上台。

“看到我手上拿的了吗,”他晃了晃手中的钥匙,“这是a班宿舍的钥匙,整整十五把,只有这次竞演综合排名前十五的人才能获得。”

夏橙因看着那金光闪闪非常有欧式复古风的钥匙,看来节目组还挺注重仪式感。

“而排名最后的五十名学员,”牛德爱又道,“将需要把宿舍钥匙交还。”

全场到底一口凉气。

也就是说,最后五十名将面临淘汰。

“我也不废话了,现在时间太晚,早点结束早点睡觉,那么接下来我们来公布此次排名。”

最先公布的是20-50名。

其中夏橙因熟悉的人,李真真在28名,胡拉拉在42名,乌哑在43名,蒋向阳、洪斩神、司聪、于随变都还健在,处于三十名附近。

里可多顶着这张脸还被分在a班,应该是在前二十无疑。

而李想应该也是在前二十……吧。

公演的现场投票并不理想,不知道网络投票能不能让李想逆袭。

室内一片肃静,不少人紧张得发抖,碍于镜头和身份,也不敢淌眼泪。

五十一名还没有公布,在很多心知肚明自己不会进入前二十的人看来,那是最后一个机会,可是这么多人,几率太小了。

李真真刚刚跟21-30名的人发言完回来,“快快快,掐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我居然28名,我还以为我会一轮游了!”

蒋向阳毫不留情,对着他的肘子来了一下。

“嘶噢噢噢噢——疼!蒋向阳你干什么!”

“告诉你没在做梦,”蒋向阳掐完又给他揉揉,“赶紧的,重头戏快来了 。”

接下来公布的是16-20名。

从舞台上离他最近的几个粉丝疯狂程度来看,夏橙因猜测自己应该不会被淘汰,那就是在前二十了。

有点松了口气,还有点失望。

毕竟训练是真的累。

16-20名没有夏橙因熟悉的很快到了前十五,第十五名又可恶地卖了个关子没公布。

而第一名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竟然是曲洺;第二名里可多;第三名舒白安;第四名柳天星;第六名文泽叶。

其他人夏橙因不太熟悉,总结:都挺好看的。

卖了半天关子的十五名则是夏橙因。

这代表他是a班成员了。

单人间有独立卫浴大床的那种。

非常nice!

他们这队一下子出了三个a班,夏橙因领了钥匙下来,路过的人全部在道恭喜,但他还有点担心李想。

毕竟只剩最后一个名额了。

“看什么看,我没事儿,能进基地锻炼几天我已经很高兴了,淘汰就淘汰了呗,”李想云淡风轻,“倒是橙因你出息了,a班了!真好!进步太大了,给我们争光!“

夏橙因笑了一下,扭回头,没再看他。

李想是他见过最努力认真、态度最端正的人,夏橙因每每都不禁感慨欣慰二十一世纪竟然还有这么元气满满的人类,每天只睡三五个小时无时无刻不在训练,有什么问题会第一时间帮队友指出来,唱跳能力更是稳得没话说。

就算不够突出,也不应该一轮就淘汰。

他们这队也不知道能不能全员存活。

好在虚惊一场。

李想成功从六十分之一中脱颖而出,在万众瞩目下拿下最后一个名额,刚刚还说“没事儿”这会儿喜极而泣了。

非常好。

今天都是好事!

/

要搬宿舍了。

夏橙因丝毫没有依依不舍地跟李真真告别,拉着他的大箱行李,塞了点零食,其他的留给李真真,高高兴兴坐电梯上楼。

电梯直达七楼,a班专享的豪华待遇。

夏橙因到他房间的时候对门是开着的,对门曲洺这会儿刚倒垃圾回来,跟他打了个招呼,也不聊,高冷地关门。

夏橙因越看他越觉得眼熟,想着下回见面好好问一问。

a班宿舍是真的豪华。

独立卫浴超大单人床不说,装修是复古欧式风格,书桌台灯小沙发一应俱全,拉开窗帘就是大飘窗,独享窗外一片荒凉杂草横生的基地美景。

夏橙因在床角坐下弹了弹,软绵绵的,弹力很好,被子是轻薄凉爽的材质,床的大小睡两个人也绰绰有余,再也不会撞到头了。

他把行李收拾好,哼着小曲儿洗脸卸妆,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儿,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门被敲响,夏橙因搞好洗完最后一把脸,戴着兔耳发箍就去开门了。

夏橙因垂着脑袋,揉揉有点被卸妆油糊到的眼睛,开门就看到熟悉的西装裤。

以及硬了一下以示礼貌的小陆往清。

“”夏橙因抬头看向陆往清。

陆往清举起手里的袋子,全套装备完善。

夏橙因抿抿嘴。

一时兴致过去,这会儿也没那么情愿了,但来都来了,确实许久没弄,挺馋的。

“快点进来,”夏橙因终还是拉了陆往清一下,关上门,“别被看到了。”

“嗯。”陆往清笑着应了。

“等我洗个澡,”夏橙因往浴室走,回头看一看,弯起嘴角,有些嗔怪的意味,“跟着干什么,脱了衣服躺床上等好。”

“嗯。”陆往清又应了,凑过来,捧住他的后脑勺,很自然地接了个吻。

“唔”夏橙因这回也不试图反抗了,搂着陆往清的脖子任由他亲,半晌拉开距离,捏捏对方下巴,调笑道,“这是多久没练吻技了。”

陆往清受到挑衅,不服地凑过来还要亲,夏橙因捏他那儿一把,“都说了,床上等着去,等会儿有的是机会练习,嗯?”

陆往清终于肯离开浴室,夏橙因也有些猴急地飞快撤了衣服洗澡,心情颇好。

这段时间相处以来,夏橙因也想通了。

先不管陆往清人怎么样,是不是有什么大病,倒是洁身自好,颜好看不腻,身材倍儿棒,气大活好,非常契合。

以前天天被摁着弄只觉得痛并快乐着,也不懂得珍惜,甚至还有点嫌弃过于频繁的次数,而现在憋了一个月,倒是明白过来跟陆往清这样那样有多舒服了。

反正用不着想那么多,不用解决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亲密关系,不用在意陆往清莫名其妙、过多的占有欲,自然而然该上床就上床,想来陆往清也懂他的意思。

夏橙因洗完澡,对着镜子照了一下,这段时间运动居然效果很不错,本来隐隐约约的腹肌现在看起来已经不那么隐隐约约了。

他围了块浴巾就离开卧室,陆往清正心猿意马地靠着床头看杂志,听见他出来的动静身体立马紧绷起来。

“紧张什么?”

夏橙因往笑着床上一扑,活像调戏良民的歹徒,跨坐在陆往清上方,手往人身上摸,“让我看看,最近练得怎么样了?“

夏橙因说着、碰着,还不断往前压,“不错嘛”

陆往清完全躺下,环住他的腰,帮夏橙因掀浴巾。

“等会儿,”夏橙因突然道,“先说清楚了,弄了不代表我们就和好了,我还是”

陆往清一压他的后脑勺,吻上去,堵住他后半句话。

弄了不和好,就多弄几次。

()

几个小时后,夏橙因摊在床上,神志不清。

今天都是高兴的事个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