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23章 今天晚上吧……怎么样?

第23章 今天晚上吧……怎么样?


【哈哈哈哈哈到底是谁教他的!】

【我愿意!!!ggcw!!!】

【前面的姐妹穿件衣服吧你!】

【啊啊啊不可以只有我能跟他回家!】

【怎么回事, 明明很油但是油不起来,只觉得他很憨了= =】

【完了,老婆不太聪明是事情被大家发现了, 我会带回去好好教♂导♀的。】

看着现场越来越大的尖叫声,夏橙因营业完, 退后一步, 对着镜头疯狂眨眼。

【哈哈哈哈哈看来是被威胁了。】

【哈哈哈哈哈我这一年的笑料都被夏橙因承包了。】

【就知道老婆太憨, 想不出来这么撩的自白。】

牛德爱作为主持就站在夏橙因旁边,也给他这举动笑岔了,“别出心裁的介绍啊, 那么你们有信心赢过a组吗?”

李想作为队长, 发言十分官方,“a组成员实力很强, 发挥得很好, 我们也没有十足的信心, 但是我们会对得起付出的汗水和努力。”

“我相信你们,那么请开始舞台。”

牛德爱下台,灯光很快暗了。

在黑暗中摸索着站好队形,夏橙因听见队友们此起彼伏的声音。

“加油加油,别紧张。”

“加油。”

“输赢无所谓, 把舞台做好就行。”

“为了舞台。”

“为了梦想。”

“说这么肉麻干嘛。”

夏橙因听得忍俊不禁。

台下五颜六色的荧光棒映入眼中,耳麦里响起节拍和倒计时。

夏橙因深吸口气,抬起头,带上笑容, 灯光在舞台上方亮起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尖叫声变得清晰可见,台下那些脸庞无一不带着笑容。

“how r u today——”

伴奏骤起, 里可多才唱了第一句歌词,台下的欢呼声已经盖不住。

夏橙因能从中听到队友和自己的名字,他们不知疲倦地呐喊、举着手中的应援灯牌,全部身心都投入于舞台,明明是从未相识的人。

“夏橙因!!!”

“加油!”

“我们爱你——!”

夏橙因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大家会那么喜欢舞台。

拥有观众、拥有舞台的那一刻,呐喊不再是无声,表达都会被传递。

或许是努力、喜悦、感慨,更多的,更平常或疯狂的情绪,展现在灯光下,展现在观众眼中。

纵然一生被簇拥着的夏橙因,也不免被这种气氛感染。

燃起来了。

“温度正在慢慢失却,

你的笑容就要幻灭,

是谁说我们的爱没有保质期限——“

【!!!怎么回事老婆进步太大了吧 】

【橙色因子夏橙因[打call]橙色因子夏橙因[打call]】

【呜呜呜呜呜老婆太好看了吧,这狗屁节目组的死亡打光都扛得住!】

【是我耳朵聋了还是橙因会唱歌了。】

【摄影师你疯了吗,给我怼脸,怼脸啊!】

【太好听了,这音色绝了,崽崽很有天赋的啊,好好学唱歌以后做大vocal!】

全开麦,无垫音,夏橙因唱完这part松了口气,可以说是超常发挥了。

……

一整段下来都没有任何人失误

而接下来的合唱,才是整首歌的精华所在。

安静了一瞬的音乐,在下一秒声势浩大地袭来。

“hou r u today——“

这是整首歌的第一处高潮部分,他们统一退到舞台中央,在鼓点敲下的那一刻跃起,衬衫、运动外套、项链、发丝,随着惯性扬起又落下,身后的大屏幕是缤纷的颜料色彩炸开,像是斑斓复杂而少年情愫,挥洒在破烂坚硬的红砖墙面,舞台灯光也随之变成明亮的白色,不闪烁,也不移动,只是亮起,把舞台上的一切绚烂,不加掩饰地展现在观众眼前。

相比起a组伤情的、撕心裂肺的呐喊,他们像是呈现出了懵懂而莽撞的少年爱恋,依然迷茫,但依然灿烂。

“oh baby how r u,oh baby how r u——”

这是李真真的part,也是夏橙因觉得最难的部分。

他下意识看向身旁的李真真,很怕他一紧张就破音走调,而在李真真吸气的那一瞬,角落的传来里可多的哼鸣和音,带着李真真走,假音和哼鸣的配合,给整首歌增加了为数不多的空灵、宁静感。

大家都松了口气。

最后一次高潮到来前,夏橙因举起话筒,沉浸在舞台中,便不觉往前走,蹲下身,笑着跟举着“橙色因子”灯牌的粉丝挥手,低声念出一句短暂、快速的念白,“so,hou r u today?”

【啊啊啊啊啊老婆这句我死了!!!】

【我宣布,夏橙因现在开始不是我老婆了,我直接叫老公。】

【啊啊啊啊不可以,母爱要变质了。】

【魂穿台下被打招呼的姐妹呜呜呜。】

【我的某种功能被成功治愈了!】

尖叫声冲破舞台,夏橙因从容地起身退后,随着鼓点跳起,纷纷扬扬的彩纸喷出,像打碎了缤纷的彩虹,少年轻快的身影在其间跳跃,旋转

音乐停止,舞台结束,夏橙因向前伸出手,摆出ending姿势,尽量不明显地喘气。

不过他这虚弱的体质很难做到喘得不明显。

结束了。

他们做到了。

夏橙因望向镜头,虽然很累,笑容却是发自内心的。

胸膛不断地起伏,嘴巴张开大口呼吸着,此时彩纸仍在飘落,好巧不巧,飘到了嘴唇上。

一瞬间,夏橙因瞳孔地震,笑容凝固。

他瞟了一眼彩纸,镜头还在拍,也不敢动,只能维持着ending的姿势,努力吹气试图把彩纸吹下去。

导播非常过分地把镜头且给夏橙因,怼脸镜头过于清楚地展现了夏橙因恨恨地和彩纸打架的全过程,弹幕全是“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老婆怎么会这么蠢。】

【哈哈哈哈哈笑裂了,夏哥老喜剧人了,每次舞台都把我笑岔。】

【你们不要再打了啦!你们不要再打了啦!】

【在现场,我是纸片,老婆的嘴唇很软很温暖。】

就这么艰难地和彩纸斗争了几秒,终于可以动了,夏橙因连忙把彩纸取下来,撑着膝盖喘气,指了指正前方笑得前仰后翻的粉丝表示谴责,用口型道:“笑什么笑,幸灾乐祸。”

两组表演全部结束,牛德爱和a组也走上舞台,夏橙因和队友们一块儿聚集到舞台中央。

“我怎么感觉有机会赢。”

“里可多的和音太绝了。”

“而且没有一个人失误,橙因也是超常发挥,我觉得有机会赢。”

“还以为我们这种不够酷的歌会没那么吃香。”

“对啊我也没想到舞台效果这么好,颜料和彩带的部分我都感觉燃起来了。”

“可是a组好强,我好紧张,求求了让我们赢吧。”

夏橙因没说话,还在喘。

赢不赢无所谓了,没有失误地完成舞台,他已经觉得特别开心了。

牛德爱念了一段广告,卖了半天关子,“本次竞演的赢家,会是用力量和技巧感人至深的a组呢,还是清爽而热烈的b组呢。”

“……好的,投票结束,感谢两组精彩的舞台,接下来我们吧目光投向大屏幕——”

倒计时结束,屏幕上亮起胜利组和各组排名。

全场哗然。

终于得到允许,他们转过头,看向屏幕。

牛德爱率先鼓掌,声音抑扬顿挫:“恭喜b组!!!”

夏橙因瞪大眼睛。

他们赢了。

按名次:第一名里可多,第二名夏橙因,第三名文泽叶,第四名李真真,第五名胡拉拉,第六名李想,第七名乌哑。

好像也没有谁在意排名了。

“啊啊啊我们赢了!!!”李真真跳起来,激动地抱住夏橙因,抱完又撒开手去抱别人,“oh!!!我们是冠军!!!”

很惊喜。

夏橙因愣了一瞬,很快笑起来,也逮到个人就抱,“李想,我们赢了!!!”

“文泽叶,你知道吗,赢了,我们赢了!!!”

“里可多!我好累,可是我们赢了!”

“朱宁,我们赢了!!!”

a组的朱宁本来面无表情,被他搞得也跟不住忍着笑,不到“加油加油。”

舞台乱作一团,时间紧迫,下一组还要表演,牛德爱恭喜后把他们赶下舞台,“下去再庆祝下去再庆祝。”

夏橙因被李想搂着,激动地说起舞台上的精彩表现,周围都是一片兴奋欢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决赛舞台。

“啊啊啊橙因你今天超常发挥,太好了,赢了!!!”

“对对,我也没想到,我今天居然没跑调,太好了,我们赢了!!!”

夏橙因还沉浸在惊喜中,到了舞台边缘,干脆往下一跳,跃入昏暗的后台,一把搂住面前的人,激动道:“我们赢了!!!”

对方没有回应,夏橙因就撒开手,准备去抱下一个人。

然后发现自己整个人被环在怀抱里。

夏橙因眨眨眼,靠着微弱的灯光看清眼前的人。

这波这波是自投罗网。

陆往清抵着他的额头,眼睛弯起,“恭喜你,我也很高兴。”

燥热的肌肤仅仅隔着薄薄一层被汗水浸透的衬衫,刚剧烈运动完,呼吸仍很急促,荷尔蒙溢出,夏橙因预感不好,惊喜消散,弱弱道:“陆往清,你别乱来……”

/

“夏橙因,夏橙因呢,夏橙因又去哪了?

”叶午微找遍整个后台,非常头疼,这孩子怎么说不见就不见。

路过李真真身边时,叶午微也被逮住抱了一下,她后退两步,汗颜,“夏橙因呢?你看到没?”

“没有啊,刚刚还在真呢。”

叶午微叹了口气,非常无奈,“看到他让他赶紧来后采室。”

此时,离后台一门之隔的化妆间,夏橙因再次被摁在墙上亲。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哈……”他推了推陆往清,“可以了。”

软绵绵的推力没有任何作用。

陆往清歪着脑袋,亲他喉结,手不老实地窜进衬衫里。

夏橙因仰着头,难耐地轻轻哼了哼,“唔……等、等一下。”

“嗯?”陆往清又凑过来亲他嘴唇。

“现在不行……”夏橙因推推他的胸膛,用了点力。

陆往清俯身与夏橙因平视。

夏橙因垂着眼,没敢看他,小声道:“今天晚上吧……怎么样?”

作者有话要说:  公开处刑评论区某位不穿衣服的姐妹。

舞台上吃到彩纸现实中是真的有这种事件,写文的时候有所参考~

感谢在2021-08-23 22:08:40~2021-08-25 00:39: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revers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武田莱川 4瓶;双蛋芝麻酱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