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22章 超级黄金豪华巨无霸三合一

第22章 超级黄金豪华巨无霸三合一


01

冯导现在不敢动。

他是个多么爱岗敬业的人啊, 从不迟到早退,从不消极怠工,可今天好好地拍着广告陆老师怎么就来了呢。

来了就来了, 他站起来给让座,陆老师也不坐, 就这么杵着, 他也不好坐。

站着就站着吧, 还目光如炬地盯着俩拍广告的学员,好像他们在拍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似的。

“陆老师,我让小刘拿个椅子来, 坐下来喝杯茶?”冯导试探道。

陆往清没说话, 就在冯导已经坐立难安地回忆起开工以来自己有没有出过什么差错的时候,陆往清才问:“那个人就是文香?”

“文什么?”

“文香。”

“文……文泽叶?”

“也算是吧, ”陆往清不以为意, “他为什么在这里?

“哦哦, 拍广告啊,陆老师不知道吧,他俩cp都出圈了,肯定要抓紧热度。”

陆往清皱了皱眉。

他向冯导伸出手,“台本让我看看, 有没有什么不好的画面。”

“?”

镜头前——

“你也来一口?”夏橙因把勺子递到文泽叶嘴边。

文泽叶顺着他张嘴,“啊——”

夏橙因默默把勺子收回,自己吃了,一脸得意地冲文泽叶挑眉。

文泽叶:“你真的有二十三了吗夏橙因?”

“我在这里年纪可算年纪很大的了, 返老还童嘛,文弟弟。”

文泽叶被一声“文弟弟”叫得崩了表情管理,肉眼可见的不服。

“准备, a。”镜头后传来打板声,夏橙因慌忙进入状态,也没给他表达不服的机会。

摄影师一会儿往前跑一会儿往后跑,不断提醒着流程。

“再近一点近一点,ok,对,很好吃很享受的感觉,文泽叶睁眼,对视。”

“很好,再补拍一条。”

“ok,拍条特写。”

准备了两个多小时,这一段的拍摄却不超过十分钟,夏橙因麻溜地又接着拍单人镜头。

镜头后面两个工作人员姐姐还在小声讨论着。

“哇他真的是素人吗?”

“以前至少是个模特什么的吧。”

“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苗子润听着工作人员的讨论,也默默低头给夏橙因做着评估。

看来这孩子就算出不了道,出去接广告也能接到手软了。

而且长相真的……就长在他审美点上。

夏橙因以前没拍过广告,摄影师让他怎么做就怎么做,相比起专业人士训练有素的表情管理是显得青涩了一点,胜在面对镜头坦荡自然,以及颜是真的抗打,怎么拍都好看。

这么笑一笑拍一拍也挺好的,相比起唱跳来说,非常轻松了。

一喊cut夏橙因赶紧跑到空调下边吹风。

“橙因,”里可多蹦蹦跳跳上来给他递了瓶水,“非常帅气哦~”

不远处陆往清看着两人的背影眼皮一跳。

“这个是?”

“哦哦这个啊,也是学员,叫里可多。”

“俄国人?”

“中俄混血。”

陆往清眼皮又一跳,看着里可多挽着夏橙因的手转过身。

完了。

这个也是夏橙因喜欢的类型。

下一秒,一旁的商务西装男人又朝夏橙因走去,握了握手,递出张名片。

“那个又是?”

“那个呀,那是品牌方的苗总。”

完了。

这他妈也是夏橙因喜欢的类型。

/

还需要拍段单人镜头。

夏橙因坐在休息室里,造型师在给他改妆造。

这回要改成湿法造型,他心道弄点水不就湿法了,造型师却捣腾了大半天,夏橙因干脆闭上眼睛小睡一会儿。

这几天太累了,自从来基地以后他都睡不好,睡眠时间短不说,宿舍的床靠墙,又小又窄,他翻个身就得撞到头,捂着脑袋嘤嘤嘤一会儿又困得不行倒头继续睡。

夏橙因这一小睡,真就睡过去了,醒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刚才造型师就在给他梳头发,这会儿还在梳头发。

他揉揉眼睛,勉勉强强睁开,一眼就跟镜子里边的陆往清对上了。

“你在干什么。”

“造型师有事我代他一下。”

夏橙因还没开口,陆往清又道:“你只睡了五分钟,还有半个小时。”

夏橙因盯着镜子里边看了一会儿,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陆往清把他的小动作收入眼底,笑了一下,很快收敛。

“笑什么?”夏橙因问。

陆往清顺了顺他的头发,给他喷上喷雾,很诚实道:“我最近加强了健身强度。”

夏橙因忍不住又瞟了几眼。

陆往清这回领带都不戴了,扣子解了两颗,袖子挽起,给他喷头发的时候肌肉线条清晰可见。

“喜欢?”

“还成”

半晌,陆往清吐出两个字,“摸摸?”

“”

夏橙因顿了一会儿,转移话题,“你来这里干嘛?”

“来找你。”陆往清扶着椅子,往前倾了倾。

夏橙因没有预料到他会说什么。

陆往清垂眼看他,睫毛掩住了神情,夏橙因透过镜子看不清晰。

他一字一句道:“橙因,我想你了。”

真的很想。

夏橙因微微张了张嘴,惊讶地瞪大眼睛。

大脑空白了一秒。

陆往清从来没说过这种话。

在他的记忆里,陆往清一直以来都很冷静,或许是太冷静了,甚至于不乐于任何表达。

每每有任何情绪,只能从陆往清的眼睛里流露出来。

所以除了上床的时候

爱你、想你、想要什么,是不会说出来的。

夏橙因回过神,偏了偏头,看向陆往清,“你”

他混乱了一会儿,突然间明白过来。

陆往清最近穿衣服越来越不守男德了,不就是想……

遂有些复杂地看了陆往清一眼,“现在不行。”

陆往清:“?”

“影响我舞台。”

“”

“不过,我们可以谈谈别的,”夏橙因干脆侧过身子,面向陆往清,抿抿嘴,“你这几天虽然倒忙帮了很多,但也有帮到一些正忙,教我唱歌什么的。“

陆往清顿了顿,“那,今天继续上课吗?”

“上,”夏橙因盯着他,“其实我唱歌跳舞差,评价不好,被人骂的话无所谓,但是我有点怕拖累队友,所以我想着,至少尽我所能是我能做到的。”

陆往清的手撑在椅背上,夏橙因的两侧,夏橙因就这么趴在椅背上,抬起眼看陆往清。

陆往清目光动了动,轻声道:“好。”

老婆努力的样子,非常迷人。

转而,他又得寸进尺,“那我可以提一个小小的要求吗?”

/

自从上次分part事件发生后,夏橙因再也没见到声乐老师吴允妮,听说有人偶然撞见她已经收拾行李出基地了,没有复活甲的那种。

好在一公组别太多了,声乐老师除了在第一天针对组合情况提供建议以外也没有出场机会,吴老师在不在都区别不大。

第一次竞演舞台除却七首选曲外,每首选曲分为a组和b组,两组表演的是同一曲目,夏橙因他们是b组。

距离公演只剩三天,其中两天还得练习表情管理和彩排,气氛越发紧张起来。

听说隔壁a组练习效果非常好,他们那儿有整整五个大主唱,高音part根本不够分,其他两个都是做练习生两年以上的,站桩唱轻轻松松,上限虽不如他们组有里可多,下限却……根本没有下限。

而夏橙因他们这组三个人气选手,今天这个被叫去拍广告,明天那个被叫去补镜头,人总是凑不齐,以至于基本没有在一起练习的时间。

今天晚上终于聚齐了一回人。

夏橙因再次略微红肿着嘴唇出现,顶着探究的眼光坐到地上,显得非常暴躁,“看什么。”

“你也太容易上火了吧,竞演当天也上火怎么办?”胡拉拉语气明显很不好

“不会。”夏橙因含了颗润喉片,垮着个脸,暴躁得懒得讲话。

妈的,再被陆往清勾引他是狗。

其实拍中插那天后,陆往清都显得前所未有的老实。

但陆往清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

他想每次课后抱一下夏橙因。

抱一下罢了,夏橙因大大方方欣然应允。

于是从一开始转瞬即逝的拥抱,变成窒息的熊抱,从熊抱再到刚刚的,滚在沙发床上抱,最后裤子都差点脱了,夏橙因强行拉回一丝理智,垂死病中惊坐起,骂骂咧咧提裤子走人。

他大意了。

虽然但是

滚着还挺爽。

“今天都在呀?”

文泽叶最后一个来,微微有些讶异,往夏橙因旁边一坐,“那开始?”

胡拉拉不知道为什么又冷笑一声,“你迟到啊文泽叶。”

文泽叶看了眼手表,温和地笑了笑,“这不刚刚好,卡点嘛,我下次会注意的。”

胡拉拉和乌哑对视一眼,小声说了句“挺配”,有点阴阳怪气的意味。

夏橙因不明白这两人到底怎么回事,这段时间有摄像头就收敛一点阴阳怪气,没摄像头就放开了嘲,好好的节目给他们弄得勾心斗角的,勾什么斗什么他还不知道,就这两人对着空气疯狂输出。

/

夜晚。

宿舍后面有栋二层的小平房,平常用来放些打扫工具、杂物,或者用作清洁阿姨的休息室,二楼还有个卫生间,没有锁,没有摄像头。

男卫生间这会儿烟雾缭绕,五六个人靠在墙上、隔间门上、洗手池上,人手一根烟,身上都穿着或蓝或灰的t恤。

“妈的,今天那夏狗币给我脸色呢,当他谁啊。”胡拉拉狠狠吸了口烟,暴躁地拉开一扇隔间的门,撕掉水箱底部的胶带,把手机拿下来开机。

“文狗币也是,”乌哑冷着脸,吐出烟圈,“掐着点儿到就不是迟到了?有商务拍了不起呢,还不是艹人设搞营销弄来的,入基地前就开始操作了,还好意思搁那笑呢,人设太他妈假了。”

除了胡拉拉和乌哑,其他几个都是穿灰色t恤的,这两个蓝衣服的a班大佬一说话,其他人忙笑呵呵应和道:“甭管,就两卖屁股的。”

胡拉拉低着头,点开x瓣,随口道:“人家上回卖屁股都卖上热搜呢。”

看到有个求《追光少年》瓜的帖子,胡拉拉光速点进去,打字回复:

“圈内人,有点人脉,最值得槽的就是xcy,实力差成shi拖团队后腿,还拽得一批,一公分趴的时候跟队友抢,队友好心跟他换难的部分,他还愣是觉得自己厉害的很不给换,天天就跟那个wzy营业麦麸艹人设,反正我是对他路转黑了,这辈子没见过这么恶心的人,还好意思来当爱豆,我呸。”

“上热搜了?我看看。”有人道。

“等会儿,”胡拉拉把回复发送了,点开图库,展示一下截图,“喏,弯成蚊香cp呢。

“哈哈哈哈哈草,这取的什么狗屁名字。”

“靠卖屁股炒热度,贱不贱啊。”

“真的,恶心死了,天天看他俩黏在一块儿。”

“这不代表人家努力吗,天天艹人设营业,什么年下狼狗攻花瓶美人受呢。”

“说得好啊,两个f班的废物可不就是挺配的。”

这几人说话没个把儿,什么粗口浑口都往外爆,胡拉拉倒听得高兴,打开一条微博视频,冲兄弟们展示屏幕,《恋爱循环》的bgm随机响起。

他把烟捏在手里,开始跟着音乐舞动,一会儿顶胯,一会儿撅屁股,所有人都哄笑起来。

“还舞呢?屁股都给你扭坏了,”乌哑道,“哦,对了,今天那几位又给姓夏的捧场来着。”

胡拉拉关了视频,脸瞬间垮下来,“真的,那几个也是有病,李真真、李想是吧,好像跟他走得挺近的,李真真还跟他一个宿舍呢,里可多也是个煞笔,我怀疑他还想跟里可多炒。”

“就是,上赶着讨好人家里可多呢。”

“里可多这智商a班?没看清这人是个什么德行吗。”

乌哑翻了个白眼,“就硬夸他呗,说什么有进步,表情管理好,声音好听,我的天,唱得跟个几把似的,你们知道最绝的是什么吗,说他基本全在调上了,我真的无语,这他妈也能夸得出口。”

“别说里可多了,姓夏的还蹭陆老师的热度呢,”胡拉拉嗤笑一声,“现在都骂成什么样了,居然还有粉丝。”

“看,”他又刷起微博,“这人微博id叫‘老公老公夏橙因’笑死了,你家老公天天卖屁股呢,赶紧跑吧,有个把儿的就看得上吗,饥不择食啊。”

“别说了我有次看到他跟谁的cp粉你知道吗,我他妈当场就吐了,他跟陆往清的cp,居然有人嗑。”胡拉拉说着抱胸抖了一抖。

“太猛了吧这,陆老师都敢上,不怕被狙啊。“

“哈哈哈哈哈哈,真的是,他家是不是有把儿的都要蹭一蹭啊。”

“怕什么啊,狙就狙了,热度也拿屁股蹭到了。”

“卧槽,”胡拉拉吼了一嗓子,“我刚刚翻到了他和陆老师的cp超话,妈的绝了。”

“哪呢哪呢。”忙有人凑过来看。

“哈哈哈哈哈哈,‘陆夏超话’,绝了,还真有人嗑他们cp。”

“还十二个粉丝呢,胡哥关注一波,凑个13整,复合这b气质。”

胡拉拉嘴角抽了一抽,不仅关注了,还开始编辑发帖。

“你干什么?”乌哑问。

胡拉拉叼着烟,阴恻恻地笑了,我打入内部啊,看看他们这些人都什么心理,研究研究变态心理学不是?”

/

“你好,你关注的‘陆夏’开通超话了,快来看看吧。超话是兴趣社区,进来发帖可以和更多爱好者一起交流哦~戳→→陆夏超话。”

陆往清点进链接,看着超话13个成员,其中9个是欧阳雯帮他找的,居然还有四个活粉。

超话里已经有两三个帖子了,最新那个发帖人id叫“我的怀抱很甜-”。

“我的怀抱很甜-:陆夏就是最甜的,陆夏才是真爱[爱心]。”

有眼光。

陆往清默默给他点了个赞并关注了。

往下翻,还有另外两条帖子。

“小人鱼nini:哇,卤虾有超话了!震惊!”

“陆往清yyds!:卧槽,是陆夏的超话吗??爱了爱了。”

陆往清纷纷点赞关注。

而后他打开购物软件,输入关键词“剪辑”,找到一家销量高评价也不错的店铺,指明要最贵的套餐,很快就添加上了剪辑师的vx。

圆圆科技:你好,我是剪辑师小赵,请问需要什么样的剪辑?企业战士样片吗?

陆往清:cp撒糖视频。

圆圆科技:哦?cp?可以分享一些示例视频吗。

陆往清发送了几个大热cp剪辑过去。

圆圆科技:这种可以的哦亲,请问是剪谁和谁的cp呢?

陆往清:陆往清x夏橙因。

圆圆科技:哦哦就是你id的那个呀,两个男生的cp是吗?

陆往清:对的。

圆圆科技:这个我可能不太擅长哦。

陆往清:随便,可以加钱,找个擅长的,我要最快最好的,一定要甜。

圆圆科技:好的呢亲!我现在就开始做,我最擅长这个啦!

当夜睡前,陆往清收到了剪辑视频。

圆圆科技:为了保证效率和质量,这是我们三个剪辑师一起做的哦,因为您说的那个“受”的节目才播出第一期,素材也不太多,我们进行了一些修复、溶图等操作,您看看满不满意。

陆往清点开视频。

配乐、色调、剪辑,比弯橙文香那个不知道高级了多少。

陆往清非常满意。

重复观看后,他发现这个剪辑视频居然还有个故事线,问了剪辑师,得到了整个清晰的剧情。

“陆往清前生是魔界之主,意外短暂穿越到人类世界,对普通社畜夏橙因一见钟情,却很快被迫回到他的时代,在此期间陆往清每每思念成疾,在想方设法来到现代人类世界以后,幸运地被夏橙因捡到,于是寄居在夏橙因家中,在日常相处过程中,夏橙因很快对他产生了感情,为了补贴家用,两人纷纷奔赴娱乐圈,最后在顶峰相见,终成眷属。”

陆往清品了一下。

有点怪,但不错。

他干脆利落回购物软件又拍了商品。

陆往清:人够吗?再给我来十个。

圆圆科技:够够够绝对够,收到!!!

陆往清打开微博,把刚刚那条视频贴上去,配了文案,发到超话。

“邻家小猫毛毛:转发这条微博,关注陆夏超话,抽十人随机分配500000元现金。”

02

在前一天释出正片内容后,第一次竞演舞台采用的是直播形式,晚上六点整直播已经开始,会直播部分剪辑内容,在七点三十分后进行舞台直播。

此时每个学员都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

101个人分批次做妆造,夏橙因被安排到最后一批,化妆师姐姐斯条慢理,化了快一个小时还没完。

“姐,快弄完了吗?”

何茉茉跟他聊了半天,已经熟悉起来,说话也显得不拘谨了,“你急什么啊,坐好了别动,换别人我还不乐意跟他化那么久呢。”

夏橙因感到委屈,回想半个小时前何茉茉还温温柔柔地跟他问好,说她是新人化妆师,请多担待,现在竟然已经开始凶他了。

“天,你这到底怎么长的啊。”何茉茉捏捏他的鼻子。

“我妈生的,我鼻子跟我妈一样。”

“我太羡慕你了,”何茉茉感叹,“你把你这脸移植给我吧。”

“……”夏橙因无语了一瞬,“你可以改行去研究一下这方面的技术。”

“你以为我不想啊,现在改行太晚了。”

何茉茉十分认真地给他画着眼影,突然道:“我给你来个蓝色眼影怎么样。”

“……!”夏橙因赶紧睁眼看向镜子,还好只何茉茉刚才只是铺了一层浅咖色,忙叫苦,“慎重啊姐,我hold不住,太奇怪了。”

“你hold不住谁还hold得住,行吧,给你上浅棕吧。”

夏橙因已经被她倒腾得坐不住了。

他没化过这么麻烦的妆,上次拍冰淇淋广告,追求清透自然,化妆师姐姐也很熟练,三两下就弄好,这回不一样,舞台妆,得强烈,他还是个默认的视觉中心担当,何茉茉誓要把他化成“一眼惊艳,一眼爱上,一眼沦陷,”的感觉。

等夏橙因倒腾完化妆间已经没人了,走廊上到全是人,趁着这段空闲时间在复习歌词和舞蹈,夏橙因深吸口气,不免也被这种紧张的情绪感染到了一点。

他走过走廊,沿路吸引不少目光,回头率百分百那种,他们整首歌是清爽大男孩风格,服装配色统一比较柔和,夏橙因外披有稀奇古怪卡通印花的蓝白色衬衫,内搭白t,浅色牛仔裤,深蓝色丝带choker,相比大多数组的狂拽酷炫风格差了点意思,但穿在夏橙因身上就是那么合适。

广播响起,学员统一到观察室集合,夏橙因和组员们坐在一起,听主持人讲解比赛制度。

比赛的胜负、名次,由现场观众评委投票来决定,胜利组全员获得大量加票,而网络直播助力也将按获得助力的一定比例给成员加票,最终结果前十五名的人进入a班。

夏橙因他们是第三首曲目的第二组上场,属于中间的。

平常练习的时候不觉得,这会儿夏橙因终于明白李真真是有多紧张了。

紧张到全身发抖说话磕磕绊绊的那种程度。

第一个舞台是dance组的,成员大多是b班和c班,好些人夏橙因都不认识,只顾着看舞台喊帅了。

而两组舞台结束后现场公布时,李真真倒是把自己代入了进去 。

“天、天,王晨焕那么厉害居然是最后一名,呜呜呜怎么办,我等会儿怎么办啊。”

夏橙因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你看你看,下组是蒋向阳他们。”

李真真闻言终于有被转移到一点,一看蒋向阳他们的曲目,表示震惊:“他们唱rap啊!”

“我听他们说他们没学过啊。”

“太勇了!”

蒋向阳那组成员还有几个夏橙因比较熟悉的人,洪斩神、于随变、司聪,c位兼队长则是看起来很眼熟但想不起来是不是真的很眼熟的曲洺。

“我们是zero组合!”

整齐划一地喊出口号时,清晰可见于随便和曲洺在毫不掩饰地对口型。

“我是zero组合的气功担当,来自田田空娱乐的洪斩神,”洪斩神说着摆了个气功姿势,“看我一掌,击中你的心脏!”

“我是zero组合的智慧担当,来自田田空娱乐的蒋向阳,”蒋向阳抛了个wink,“做最耀眼的阳光,做你对爱情的向往,请pick我!”

他们这自我介绍想来是练过的。

夏橙因不忍直视,他在下面听着都尴尬,不知道他们说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显然观众也是一样的看法,此时的直播间都弥漫着一股尴尬又好笑的气氛:

【笑吐了,他们在干嘛!好好的选秀节目别搞成喜剧啊!】

【刚刚听了自我介绍已经升天了,愿天堂没有自我介绍。】

【呃啊啊啊,我尴尬得抠出一栋芭比梦想豪宅。】

【帅哥们,认清自己,别做这种事情,太可怕了。】

而后座的李想听了却凑过来跟夏橙因说话:“你说我们的是不是显得太朴素。”

他们组的自我介绍就是报上定位、姓名和公司。

“那怎么办?”

夏橙因其实不是太想改成这样子花里胡哨的。

太中二了,社死现场。

“等我给你们想一个看看。”李想说。

最后面发言的两人好像对于这种中二自我介绍也显得不愿面对,于随变报了公司和姓名就把话筒递给曲洺,曲洺甚至没说话,捂着脸直接把话筒递给工作人员,满脸写着“我不认识他们”。

【哈哈哈哈哈曲大佬生无可恋。】

【曲洺:麻了。】

【于随变:麻了,但还是得营业。】

【其他人:疯了。】

【这组以前好像都没搞过rap吧,曲哥带一群小白?】

【确实,感觉会特别拉跨。】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组那么多初学者的rap队,完成得很好,前段的verse又炸又燃,歌词安排得紧密连贯,夏橙因都恨不得跟着蹦起来,而到了hook部分,伴随着爆炸般的鼓点,曲洺一段高音加怒音直接把现场气氛推上高潮。

【woc,曲洺为什么还没火!!!】

【要被洪斩神那句“嘿哈”洗脑了。】

【卧槽爆炸好听,副歌直接在我脑袋里爆炸的感觉。】

夏橙因也听得头皮发麻,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rap组只有一个beat,都是自己作词作曲的。

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nb。

察觉动静,他转头一看。

李真真掉了滴眼泪。

“???怎么回事真儿。”

“他唱得太好了,”李真真小心擦了那滴眼泪,还好没再掉,“他个rapper都唱这么好,而我把观众当白菜土豆南瓜都唱不好!”

夏橙因拍他脑袋一下,“说了别暗自神伤,你唱歌很好,你别紧张!”

李真真深吸口气,“我加油,加油,我不紧张了。”

“屁嘞,”李想也拍他脑袋一下,“你这不还在抖,你可真别紧张了。”

“别紧张李真真,想想你上舞台是为了什么,”文泽叶也掺和着拍他一下,“你喜欢享受舞台的感觉,你这样是享受不到的。”

“对,真儿,你就放开了享受舞台,舞台不用完成得多好,你不要紧张就行,到时候达标我告诉你个你想知道的事儿 。”

“什么?”李真真好奇。

夏橙因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了句

下一秒李真真直接站起来,“卧槽!好!我tm一点都不紧张!咱说到做到!”

03

“《how r u today》b组,上场。”

夏橙因握紧话筒,气氛一度有点凝重。

a组的舞台刚刚结束。

没有瑕疵的舞台表演。

完美,甚至于是超常的舞台。

除却几个大主唱的互飙三段高音以外,还添加了一点编舞动作,很能够带动现场气氛。

但现在也不是感叹对手强劲的时机。

最后一个自我介绍的成员是夏橙因。

他微笑着鞠躬,非常端庄,“我是个人学员夏橙因,担任这次舞台的视觉中心。”

【啊啊啊啊老婆今天太好看了吧我死了!】

【这人好装的感觉,还老是蹭热度= =。】

【老婆好乖老婆斯哈斯哈。】

【怎么有不好的预感。】

【完了,这是在憋大招吗。】

果然,下一秒夏橙因偏头瞟了一眼李想,李想冲他眨眨眼,示意继续。

夏橙因只能无奈地按他说的撩了撩头发,勾起一抹僵硬且邪魅的笑,嗓音放得低沉而磁性而带上了些气泡:“hey,baby,今天过得怎么样,愿意跟我一起回家吗?”

作者有话要说:  用命码的8k终于赶上了呜呜呜,我一滴都没有了!感谢阅读感谢阅读,谢谢喜欢谢谢喜欢!有建议可以微博私信温柔指出呜呜,我写的时候都觉得不太行t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