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19章 不是这个补习是那个补习

第19章 不是这个补习是那个补习


午饭时间,这一桌坐了好多人。

他们一整个队,还有隔壁蒋向阳洪斩神于随便司聪那一队。

分组以后,a班成员各有了各的队伍,莫名变得亲民起来,里可多也是主动放着专属食堂的山珍海味不管,下楼跟队友一起吃平民食堂。

一桌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吵得不可开交,夏橙因却咬着筷子在发呆。

这会儿脑子里全是某人衬衫敞开时露出的胸肌。

感觉身材又变好了。

“别发呆了,快点吃,吃饱才有力气干活儿!”李真真拍了拍他。

夏橙因回过神来,扒拉扒拉饭,喝了几口羊肉汤。

汤碗刚一放下,发现对面的里可多双手放在桌子上,身子微微往前倾,正歪着脑袋看他。

夏橙因眨眨眼,“怎么了吗?”

里可多梳理了几秒语言,惊呼一声:“wu~橙因,越来越性感呐~”

夏橙因:“???”

里可多指了指脸颊,“脸,颜色,和早上比,红了很多的颜色,好很多。”

李想替他翻译:“他是说你的气色看起来比早上好很多了。”

里可多又指指眼睛,撅起嘴巴,口语不到位,口型很到位,“眼睛,很美腻,so hot~~~~~”

夏橙因:“???”

尽管知道里可多随口一说

夏橙因不动声色地又把羊肉汤抬起来挡住脸,他大概也知道因为什么事脸色看起来变好了。

还不是跟陆老师“互相帮助”了一通。

“橙因,要努力呀,舞台这张脸,很好看的~”里可多又道。

夏橙因放下汤碗,里可多还是保持星星眼望着他。

“谢谢”夏橙因感觉里可多表达不清楚,他也解释不清楚。

餐盘里菜不多了,夏橙因还没吃饱,站起身,“我再去打点菜。”

这阵子食堂正是拥挤的时候,夏橙因端着餐盘,本来走得好好的,冷不丁被人一撞,鼻子和对方擦肩而过。

没撞到,夏橙因还是下意时捂了捂鼻子。

“夏橙因?”

撞到的是胡拉拉,乌哑也在。

这俩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得特别近了。

胡拉拉盯着夏橙因,很惊讶、有些愣的样子,转而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夏橙因,眼神说不上来的怪异。

这种怪异感不像是来源于早上的小矛盾或者是刚刚撞到了夏橙因。

“走了,里可多他们在那桌呢。”

乌哑嘟囔了一句,胡拉拉回过神,被拉走了。

夏橙因不太高兴地皱了皱鼻子,他刚才闻到一股烟味儿,难受。

回到座位时候夏橙因发现他原先的空位上多了两个人,胡拉拉和乌哑正手舞足蹈中英混用地试图跟里可多交流。

“里可多,你初舞台太牛逼了!可以教一教我们吗?”

里可多不明所以地歪歪脑袋,“刘逼?”

“就是这个,”胡拉拉竖了个大拇指,“very good!”

“你长得也太好看了吧,”乌哑指了指脸,“very beautiful!”

“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了!”胡拉拉补充道。

里可多连忙摆摆手,“不是不是,橙因很好看!”

他夸张地描绘了一下眼睛的形状,沉醉地摇头,“his eyes,oh my god,very sexy~~~~~”

乌哑抽了抽嘴角,“什么?”

“让一下。”夏橙因打断他们,微微抬了抬下巴。

俩人愣了下,很快识相地往旁边挪开。

“橙因!”里可多见夏橙因来了很惊喜,指了指下巴,模仿刚才夏橙因抬下巴的动作,下巴酷酷地抬起,“so cool,高冷,美男!”

夏橙因坐下,有点好笑,“我这么好看啊你夸我这么久?”

“对的对的。”里可多忙点头。

身旁传来一声低低的嗤笑。

夏橙因一转头,胡拉拉忙附和道:“对啊,对啊,橙因很好看,不过也理解,现在纯天然的不多了。”

“科技在进步,技术也越来越好了,不凑近还看不太出来,镜头里就更不明显了,跟真的似的。“

夏橙因扭过头,咬着筷子冷笑一声。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对着外貌阴阳怪气,谁是不是纯天然关

他们什么事?

不理他们一会儿就消停了。

然而这俩人在练习室都敢这么有针对性地说话,食堂没监控更是肆无忌惮了。

“上次我们公司有人去做了个双眼皮,哦,就跟橙因这个一样,结果没过几天又肿起来了。”

“我师姐也是,不过她那个还好,是前几年花好几万做的鼻子,喏,这么高,刚做出来的时候跟橙因的一样好看,现在已经开始挛缩了。”

夏橙因眉毛一挑。

然而还没开口,胡拉拉先冲他搭话了,“诶,橙因你别多想啊,我们不是说你,我们就是突然想起来了聊聊天哈哈哈。”

“对对对,橙因虽然实力不好但是颜值一直在,脸从来没崩过,多难得啊!”

妈的。

夏橙因筷子往肉肠上狠狠一戳,这会儿身后突然有人叫他。

“夏橙因。”

一转头,看见文泽叶在身后,这会儿不用营业也不打理头发了,顶着个刚放下发带的鸡窝头,给夏橙因递了两盒东西。

“什么?”夏橙因茫然接过。

“清火药和润喉片,”文泽叶道,“你容易上火,这几天练习多,好好保护嗓子。”

“啊啊啊,文泽叶你给橙因买不给我买!”蒋向阳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突然吼了一声。

李想被提醒了,倾过身来,尽职尽责道:“对了橙因,你要抓紧练习了,还有六天公演,有几天要练习表情管理、找镜头还要彩排,真正练歌的时间不多了。”

总算有一句里可多能听明白了,他认可地点点头,“对的橙因,我在6楼,603,找我,偷偷变强!”

“你也可以找我,不过我没里可多那么厉害,只能教点简单的。对了,上午”李想看看一旁不知道在笑什么的乌哑和胡拉拉,声音小了一点,“胡拉拉他们说的话你别在意,努力就行了,别因为我们有太大压力。”

李想这话说得很窝心。

对于自己实力上的拖后腿,队友们都没有斥责什么,大多是鼓励和关心,在分part这件事上也都选择相信他。

夏橙因莫名感动,狠狠扒拉了两口饭,一擦

嘴,“你们先回去吧,我去补习!”

妈的,等他学成归来,带队友吃香的喝辣的,气死那俩。

/

于是午休时间,夏橙因抱着毅然决然的心情敲开了休息室的门。

“进来。”

听见门内低沉的声音,夏橙因突然有点怂了。

怪不好意思的。

什么亲密关系都不是的情况下“互相帮助”了还要继续以职场关系坦诚相见。

有点奇怪。

夏橙因踌躇一下,还是推开门,从门缝里探出半个脑袋,“陆往清,我有事拜托你。”

“橙因,”陆往清有些惊讶,三两步走来迎他进门,“怎么了?”

“就是”夏橙因磨磨蹭蹭绕到钢琴边,罕见的,有点羞于开口,以至于无意识地戳了两下钢琴,“想请你帮我补习。”

没听到回答,夏橙因疑惑地回头,看见陆往清愣愣盯着他,嘴唇微张,脸颊逐渐爬上了红晕。

想入非非了。

“你在想什么,不是你想的那个补习!!!!!”

夏橙因恼羞成怒,瞬间没有丝毫觉得不好意思了,这陆往清tmd比他还不要脸!

陆往清眨眨眼,肉眼可见地失望起来。

“你脑子里就只有那啥吗?!”夏橙因气鼓鼓把陆往清揪到钢琴旁,歌词塞到他怀里,“过来,时间紧迫,速度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