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18章 录音机超话

第18章 录音机超话


夏橙因深吸了口气,这口是实实在在的胸式呼吸,吸入的热流顺着胸口直达下方。

他没有退后,反而往前凑了凑,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声音有些暗哑了。

“陆往清,你在勾引我吗?嗯?”

陆往清顿了一瞬,喉结微动,耳朵迅速红了起来。

“这就起来了呀,我还什么都没说。”

夏橙因恶劣的笑了笑,身子不断往前倾,直到陆往清后背抵在了钢琴上,明晃晃的挑衅。

陆往清咽了咽口水,眼中闪烁着期许,“那可以吗?”

“当然不唔!”

夏橙因话还没说完,就被单手搂住腰悬了个身,被陆往清摁在钢琴上亲。

不是,他就是想皮一下!!!

嘴唇凑上来,与上次带着粗暴和愤怒的亲吻不同,渴望、爱意、久未相拥的迫切,裹挟着津液在唇齿口腔之间缠绕,俩人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腿部相触,夏橙因被压得不住往后仰起脑袋,身体酥软得有些站不住了。

“哈”

好不容易得到一个喘息的机会,陆往清干脆把他抱起放到钢琴上,琴键发出错乱的旋律,夹杂着口水和急促的呼吸声,暧昧的气息盈满整个房间。

“钢、钢琴”夏橙因有气无力地拼凑出一个词。

“坏了就坏了。”

陆往清一字一句间仍是不忘亲吻,越来越往前靠,夏橙因不得已搂住他的脖子,好让自己不整个人倒下去,一时上头,顾不得其他,环住陆往清,难耐地出声:“快”

陆往清一掀夏橙因的t恤,白皙的肌肤似乎触到空气就一点即燃,逐渐慢上绯色。

夏橙因也焦急地去解他衬衫的扣子,手却不听使唤,解了半天只解开一颗,急得冒出呜咽声,“你,你tm快一点,嗯想想办法呀!”

“别管了,解那边的。”

陆往清声音很沉,扶着他的腰,把他裤子往下一拉。

“你,你自己解,快点。”夏橙因被亲吻抚摸得发抖,只能搂着陆往清的脖子,下巴垫着他的肩,仰起头喘息浅

吟。

迷迷糊糊间,他眨了眨眼,透过正对的窗户冷不丁看见楼对面站着的人。

陈导站在对面七楼,如一尊雕像,大为震撼。

夏橙因一个激灵,一推陆往清,跳下钢琴,捂着脸吼道:“卧槽陆往清,你他妈勾引我不拉窗帘的啊!”

陆往清迷茫地往后退了两步,扭头一看,跟对楼的陈导对上视线。

陈导愣了一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上窗帘。

“现在可以了吗?”陆往清好整以暇地凑过来搂住他,试图继续。

“可以个屁啊!”夏橙因拍掉陆往清的手,还在气头上,“谁准你亲我了?!”

陆往清委屈巴巴,“不可以吗?”

“还想做是吧,想得美你!!!”夏橙因咬牙切齿。

陆往清还不死心,放轻了声音,拉住夏橙因的手,往下探去,“可是我好难受你也一样,不是吗?”

/

夏橙因在卫生间,洗了快有十遍手,闻了又闻,才终于放下心用纸巾擦干。

完了又在镜子前照了一会儿,三百六十度看了几圈,确定毫无异常才敢离开。

这会儿临近午休了,夏橙因想着先去跟队友商量一下分part。

到了练习室,几个人正围成一圈坐地板上讨论什么。

“吴老师呢?”夏橙因问。

“橙因你来啦,快过来。”文泽叶道。

“吴老师刚刚被叫出去了,让我们先自己练习。”李想道。

“橙因,你补习得怎么样了啊?”李真真问。

夏橙因坐下,脸色有点怪异,敷衍道:“还行吧”

“快说说,陆老师人怎么样啊?是不是很凶?”李真真一脸八卦。

夏橙因摸摸还在发酥的嘴唇,“是挺凶的”

“陆老师太负责了,我什么时候能被抓去补习。”乌哑一脸羡慕。

“橙因,你又上火了吗?”文泽叶用手肘碰了碰他,点点自己的嘴唇,示意他,“嘴巴有点肿。”

“嗯”夏橙因抿了抿嘴,有点心虚,“我体质就这样。”

“对了橙因,”胡拉拉叫了他一

声,有点尴尬的样子,“你part考虑分吗?”

闹哄哄的练习室突然因为这句话安静下来。

“哦,我考虑了一下”

夏橙因正低头翻着歌词单,胡拉拉又道:“橙因,现在不是自私的时候,一公胜利组有很多加票的,我们现在还是要为团队考虑,你说是不是?”

夏橙因动作顿了一下。

乌哑早就想问这事了,一听胡拉拉的话瞬间有了不少底气,也道:“胡拉拉说得对,你唱功不好,还是把part分了吧,不要因为个人拖了团队后腿。”

“对啊,到时候万一因为你一个人我们组输了怎么办?”

“嗯嗯,时间紧迫,我看你把这段给拉拉吧,他唱低音很好听的。”

“这段给乌哑吧,他歌词太少了你分他一点。”

“这个killing part给里可多吧,他唱绝对震撼。”

夏橙因坐着听他们七嘴八舌自顾自地分part,一言不发。

李真真有点看不下去了,“你们先别急,好好商量一下。“

里可多中文不太好,听得晕头转向,戳了戳李想,“他们在?”

李想用英语给他解释了一下,里可多有些惊讶,磕磕绊绊道:“他们、他们在分part?but we,呸但是、我们的都已经分好了呀,所有,在昨天!”

整首歌的part确实是已经在昨天晚上就分配好了,由学员自己挑选,但他们这组性格都不太张扬,便由c位的里可多和担任队长李想来分配,最后达成了一致的。

当时乌哑和胡拉拉也没说什么,毕竟是a班大佬和队长分配的,结果今天早上吴允妮一说,他们顿时觉得不公平了,夏橙因唱得那么差,万一拖他们后腿导致和另外一组的比赛赢不了怎么办,本来一首三四分钟的歌七个人分下来他俩的part就少,如今有声乐老师撑腰,比谁都着急着把夏橙因的part分了。

乌哑和胡拉拉说了半天,愣是没问夏橙因一句,只是道:“那就这么分了?”

语罢,才看向夏橙因。

夏橙因挑了挑眉,抬起眼皮他们俩,“分完了?”

“嗯嗯嗯,别耽搁时间了,先练习吧!”胡拉拉看他默认了的样子,低下头已经开始背歌词了。

夏橙因杵着下巴,慢悠悠收起歌词单,“我又没说我要分。”

胡拉拉、乌哑抬起头:“?”

“你们说得对,那句killing part我胜任不了,给里可多,其他的我不打算分了。”

胡拉拉和乌哑眼睛都瞪圆了。

语罢他问:“可以吗里可多,还有队长。”

里可多坐在夏橙因对面,闻言撑着上半身往前挪了一下,“橙因,我的part很多,台上我站在c位,killing part我已经有我的。这个很好,你可以试一试你的,还有很多时间,你要变好,我可以帮你!”

李想道:“没错,part都是经过商量后分配的,尽量给每个人一样的曝光,争取在自己的part做到出彩就行,这才一公,正是吸人气混脸熟的好时机,谁都不想一轮游,就按一开始的来吧。”

乌哑和胡拉拉脸色都不太好。

但a班大佬和队长都发话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不太情愿地应了声“好”。

夏橙因站起身,笑了下,“午休到了,先去吃饭吧。”

/

请输入超话名称。

陆往清疑惑了一下,截图,切回微信发给陈导。

陆往清:[图片jpg]

陆往清:这个填什么?

陈导(追光男孩):超话名字啊,填cp名就行。

陆往清:cp名?

陈导(追光男孩):对,我给你想一个,等会儿哈。

陈导(追光男孩):录音机,怎么样?

录音机。

陆往清品了一下。

很好,就这个了。

他切回微博,在超话名称那一步上填了录音机。

“恭喜你,你是第一位申请创建录音机超话的粉丝,还差9位满足申请条件,快邀请好友来帮你!”

陆往清皱眉。

他看了看下面的互关好友,随手邀请了几个人。

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微信消息。

封知(第十八届金鸽奖影帝):[图片jpg]

封知(第十八届金鸽奖影帝):这是什么?你被盗号了?

截图上是一条来自超话社区的微博私信:

“你好,你关注的好友陆往清邀请你助力创建录音机超话。”

陆往清回复:帮忙助力一下。

封知(第十八届金鸽奖影帝):???你真没被盗号吗???

陆往清:嗯。

封知(第十八届金鸽奖影帝):那你tm别拿大号注册啊!!!!!!!

陆往清回道:不可以吗?我只有一个号。

封知(第十八届金鸽奖影帝):你说呢?这是干嘛的,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陆往清:不是。帮忙助力一下。

封知(第十八届金鸽奖影帝):我服了你了,我倒是可以帮你,但是你得保证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陆往清:我保证,好事。

封知(第十八届金鸽奖影帝):行吧,反正主页也看不到什么。

在封知的宣传助力下超话很快满了九个人申请创建。

封知(第十八届金鸽奖影帝):我注册好了,不用我说什么了吧?

陆往清知趣地转发了一下封知的新剧宣传,满意地收起手机,等着申请通过,刚站起身,休息室的门响了。

他没锁门,便道:“进来。”

来人把门拉开了一条缝,探出半个脑袋,抿着嘴有点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

“陆往清,我有事拜托你。”

夏橙因眨眨眼,一脸无害,声音软软的,很有拜托人的样子,“可以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