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13章 A班选手

第13章 A班选手


隔天,夏橙因赖床了一会儿,到食堂的时候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他被李真真催着赶紧去打菜,便直奔五号窗口,一看今天的菜也都是他喜欢的。

这厨子真的很有灵性。

“每个菜都来一点吧,多给一点肉可以吗?”夏橙因打了个哈欠,耷拉着眼皮,困得睁不开眼睛。

一勺一勺的菜打进盘里,夏橙因的诉求得到合理响应,打饭的人给他刨了一大盘肉,等他准备接过餐盘的时候,那人又从围裙口袋里掏出一袋曲奇放到盘里。

“谢谢。”夏橙因下意识道谢,有些疑惑怎么还赠送小点心的。

抬头一看,这个高个子的打饭阿姨,长得好他妈眼熟。

陆往清往上拉了拉口罩,眼睛微微弯了弯,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笑。

夏橙因:“”

莫名其妙。

一点不想搭理这家伙,干脆利落端着餐盘走了。

“这是什么?”到了座,李真真指指那个袋子,“曲奇?”

“好像是,”夏橙因道,“食堂阿姨送我的”

下午要录制a班的主题曲考核,所有成员都得到场,a班只有寥寥三个学员,自从进入基地以来,a班有单独的一层宿舍、食堂、练习室,听说时间表也不一样,其他班级的学员几乎没有遇见过他们。

其他人尚且在初舞台的时候见过他们的舞台,运气好说不定还交流过,夏橙因则是是完全没有一点儿印象。

“a班伙食特别好,听说有鲍鱼海参意面。”

“哦哦,还可以点餐,无糖饮料啊、减脂餐啊什么的!”

“宿舍是单人间的,自带浴室卫生间,床是双人床大小。”

夏橙因之前还不觉得,这会儿开始心生向往了。

他们坐在大练习室的角落里,最前排的三个黄色衣裳就是a班的。

李真真比他还激动,在旁边给他科普:“那个舒白安,黑色头发的,是韩国回来的,以前是jsg的练习生,综合能力特别强,直接出道的那种,ace级别!”

“金色头发的叫里可多,中俄混血,出道的话感觉会是门面定位,他

脸真的好小,以前不知道是做什么的,舞蹈弱了一点,但唱歌很强,还是ace级别。”

“蓝色头发是曲洺,很酷,主rap的ace,舞蹈比他们两个都弱,但是也很不错了,而且创作特别牛,当时导师让他加试一首原创,直接震撼全场你知道吗!”

夏橙因也有些好奇,探头探脑地望,可惜人太多了,只能看见个模糊的背影。

那个蓝发的人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刚好和夏橙因对上眼睛。

夏橙因记得李真真说这人是叫曲洺。

三白眼,眼尾上挑,皮肤白,狼尾发型,蓝发里面还挂耳染了几缕白发,是很有辨识度的长相,挺酷的。

而夏橙因感觉越看越眼熟。

还没来得及仔细辨认,曲洺转过头去了。

等了一会儿还没开始,夏橙因也觉得无聊了,又拿出屁股底下垫着的《高等数学900题·提升版》,拍拍坐他前面的文泽叶,“看题吗?”

文泽叶看看他手里的书,“你看这个干嘛?你要考试吗?”

“说不准,无聊看看。”夏橙因道。

反正也闲着没事干,干脆看看题,说不定他过段时间又想考研了。

“不用了,在录节目呢,”文泽叶摸摸鼻子,“其实我数学不太好,也看不懂”

“这样啊,多看看就懂了。”夏橙因云淡风轻道。

“”

几分钟之后,文泽叶仰起头,有点不好开口的样子,“你有糖之类的吗?我低血糖,这会儿有点头晕。

文泽叶这些天又是帮他买清火药,又是帮他补习,夏橙因总这么麻烦他也挺过意不去的,遂毫不犹豫从兜里掏出那一小袋子曲奇,“这个给你。”

文泽叶接过粉红色袋子蝴蝶结系带的曲奇,笑得眼睛弯起,“你又从哪里弄来这个的,谢谢。”

“这几天不都是你在教我吗,当做学费了。”

文泽叶咧开嘴,“这么点东西就把我打发了啊!”

练习室的座位是阶梯式的,夏橙因跟前座的文泽叶说话需要俯下身子,两人在哄闹的环境中窃窃私语,便离得很近

了,长至锁骨处的黑发此时扫在文泽叶耳边,挡去了大部分神情,却能在晃荡的发丝间看见嘴唇弯起,笑得很开心。

陆往清刚到练习室就看到这幅画面。

夏橙因还把今天早晨他送的曲奇给了前座的男人。

“陆老师,不进去啊?”身后有人催促。

陆往清回过神,沉着脸迈步走近练习室。

练习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今天所有导师都到场了,兼职主持人的牛德爱开始宣布流程。

夏橙因等他们说完了才从书里边抬起头,其中一个a班的成员要开始了。

第一个考核的是舒白安,听说是目前节目下来舞蹈实力最强的,其他方面也是top级别,表情管理更是被称为“教科书级别”,虽比vocal比不上里可多,比rap和创作比不过曲洺,但称一句最强ace不为过。

而其他两个人是拿了包括陆往清的全a的,舒白安却得到的是陆往清的b。

按理来说舞蹈才是爱豆最突出、最有优势的地方。

听说当时陆往清给的评语是:“你很适合舞台,但是你不应该站在这个舞台上。”

所有人都不知道这话是褒义还是贬义,当时舒白安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伴奏响起,经过这几天的训练夏橙因也对于唱跳的难度略微有些概念,看了舒白安的表演只能说牛,到底是怎么坐到边唱边跳还不喘气的。

全部表演后所有学员都可以参与选主题曲舞台c位,其他两人一个vocal强一个rap和创作强,表现再好,在没有创作空间、低难度的中音区为主的主题曲上,相比起教科书式表情管理的舒白安还是有些弱势了,最终是舒白安当之无愧当选c位。

牛德爱早期也是在韩国出道,作为同一体系下培养的爱豆,对于舒白安莫名亲切喜爱,甚至在舒白安完美完成主题曲后激动得站起身来鼓掌。

他走到舒白安面前,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大约只有小孩巴掌大的笔记本,看得出来保护得很好,但经过这么些年,纸张也有些泛黄了,“这是我拿新人大赏的时候金源真前辈给我的,他说偶像新人的未来背负

在我身上,并且在上面写下了这句话,我之前一直觉得受之有愧。”

金源真,一代top韩团的队长,唱跳偶像的神话。

牛德爱的笑容显出来眼角的细纹,看得出来是发自内心的笑,他拍拍后生舒白安的背,“现在我把它交给你,我觉得你值得。上面同样也有我的祝福,虽然我比不过金源真前辈,但我多少还是二代登顶团的ace。”

《虽然我比不过金源真前辈,但我多少还是二代登顶团的ace》。

众人汗颜,牛老师这波实在是凡尔赛过头了。

牛德爱把肯把这个笔记本交给舒白安,是胜过所有评级的肯定。

舒白安笑起,大概是性格沉稳并不像电视节目里的年轻人一样受宠若惊,他只是谦虚地微笑、点头、鞠躬,“谢谢前辈,我一定不负众望。”

夏橙因歪着脑袋注视着,莫名的,有一点明白陆往清为什么会给他b评级了。

/

晚上自由练习的时间文泽叶被逮去拍商务了,据说他在预告照的时候就因为“校园文男主”的标签引发了一波热度,因此才在节目刚开拍不久就有拍商务广告的大好机会。

前两天文泽叶帮他私人补习都是按他的节奏来,今天夏橙因跟着李想那帮人练,练了半小时,完全跟不上,干脆放弃,靠在墙边咸鱼躺,打算等十点钟宿舍就溜回宿舍。

然而夏橙因低估了《追光男孩》这种同甘共苦的精神和集体荣誉感。

刚翻开《高等数学900道·提升版》,夏橙因就被人团团围住。

李想:“橙因又偷懒。”

于随便:“前几天都没看到他。”

蒋向阳:“带走。”

夏橙因生无可恋地被拉起来,在特殊关照下学会了一半的舞蹈动作。

一个小时以后夏橙因终于得令可以休息,累得瘫在地上,满头大汗。

这辈子没这么累过。

十分钟休息时间过去,还是没人叫他。

夏橙因撑起半边身子,看到蒋向阳被围在中间

“嘿,这是几只蝴蝶?”

“五只?!”

“错,一只。”

“啊啊啊啊为

什么会是一只!!!我杀了你!!!”

想暗杀蒋向阳的队伍喜+7。

整个练习室抱头痛哭,夏橙因默默站起身,偷偷溜出练习室。

练习室里很闷,夏橙因便在走廊上趴了一会儿,撑着身子,脑袋往外边探。

凉爽的风扫过脸颊,吹起些零散的发丝。

夏夜、星空、老槐树。

繁忙紧凑的行程中为数不多的宁静,很奇妙的感觉。

夏橙因吹了一会儿风,打起精神,打算还是溜回宿舍吧,结果一转身,冷不丁看见有人靠在墙边。

夏橙因后退几步,一看又是陆往清,“你在这儿干嘛?站多久了,都不吭声的吗!”

陆往清笑了一下,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我在等你,我怕你累,给你带了点东西。”

夏橙因看着陆往清从口袋里拿出云南白药喷雾、功能饮料、牛奶、卤蛋

他不是很明白陆往清为什么这样。

死缠烂打吗?

夏橙因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说话,练习室内的人叫他了。

“橙因你怎么跑出去了,回来继续练习吧,只有四天了,不能再偷懒了。”李想道。

他看了陆往清一眼,没有接过东西,径直走进练习室。

陆往清看着夏橙因从他身侧径直走过,举着袋子的手放下了。

他靠在墙边,叹了口气。

暖黄色的灯光从窗户和门内透出来,对于照亮昏暗的走廊来说,作用微乎其微。

音乐声、吵闹声、脚步声

陆往清微微偏过头,想看清楚室内。

夏夜,还是热闹一点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