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11章 很久没有抱你了

第11章 很久没有抱你了


午间,阳光正好。

休息室有一面很大的窗户,日光大片大片地透进,落到陆往清的眼睛里,看起来像是有些湿润了。

饶是夏橙因与他相识七年、相恋五年,也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幅样子。

夏橙因见过陆往清疲惫、喜悦、动情,但陆往清从来也是冷静的,慌乱在他身上无迹可寻。

可现在,陆往清素来如深海般沉静无息的双瞳,像是掀起了一层薄浪。

而后不知是虚张声势的石子还是推涛作浪的飓风了。

只是恳切地,在等待夏橙因的答案一般。

夏橙因有点怔神了。

陆往清伤害他了吗?

没有,陆往清一直很好地在保护着夏橙因。

甚至保护得,有些过于好了。

自小养尊处优的生活养成了夏橙因骄纵的性子,他几乎没有遇到过任何的困难,父母的宠爱、家庭的庇佑、相貌的出众,夏橙因总是被毫无理由地偏袒着。

后来夏伯哲也意识到了这点,于是在考上大学后,没有再给夏橙因任何金钱、人际上的援助。

但大学四年后夏橙因仍旧任性、仍旧骄纵、仍旧无所忌惮,性子是一点没变。

这得益于陆往清的照顾。

夏橙因被他爸赶出来自力更生,嫌跑来跑去找房子麻烦,一般都房子环境太差他也不愿意住,陆往清便把这些都安排好,第二天夏橙因醒来的时候陆往清在帮他收拾行李,吃完早饭便入住了新的独栋别墅。

入学以后,脱离了原先的环境,没了显赫的背景,夏橙因也会在学校里受气,不能受委屈的性子导致他三番五次和同学起口角,陆往清说他会解决,之后夏橙因便再也没在学校遇到不顺心的事。

毕业之际,夏橙因苦于选择哪家公司入职,陆往清听他抱怨了很久,隔天早上帮他整理好了所有夏橙因较为心仪公司的资料,商业地位、薪资待遇、假期状况一整个文件夹递给夏橙因,还备份好了电子文档。

夏橙因那些源源不断的,琐碎的,没有道理的话、争吵,陆往清从来都是纵容着,没有说过一句重话。

陆往清可能伤害过

任何人,但没有伤害夏橙因。

陆往清真的很好。

所以尽管相处的过程中有很多不愉快,尽管夏橙因明白陆往清有很多缺点,譬如太过沉闷、容易吃醋、性子固执、占有欲强了一些、不够信任他

但三分钟热度的夏橙因,还是始终如一喜欢着陆往清的。

在他构想未来的时候,每个画面都有陆往清。

他甚至想,如果陆往清跟他求婚,他只拒绝三次就答应,最后同意跟他厮守一辈子。

可这些仅限于夏橙因良心大发想要开始读纸质书,并决定整理一下书房腾出一个摆书的位置之前。

那之后所有事情已经跟陆往清对他好不好、有没有伤害他无关了,一点一点的回忆累积起来,夏橙因只觉得浑身冒冷汗,气愤和恐惧之下,他当即收拾了行李搬回郊区,给陆往清发了条分手短信就此拉黑。

而如今陆往清好像依旧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紧紧盯着夏橙因,站起身来。

“橙因,你讨厌我了吗?”

“你会觉得他们更重要吗?”

“现在不需要我吗?

夏橙因歪了歪头,皱起眉,“陆往清,你觉得这些重要吗?我们又没在说这事。”

“橙因,我不明白。”陆往清很不解的样子,执拗地看着他。

“那算了,我以为我们谈得来的,现在看来不是。”夏橙因耸耸肩,不打算再多言。

转身之际,夏橙因感觉光线暗了,身后是窗帘拉动的声音,很快身后传来温热,衣料摩擦,腰被手臂环住。

“陆往清,干什么,放开。”

夏橙因挣了挣,只当是挽留,丝毫不认为陆往清会做些什么。

陆往清没回答,嘴唇贴上他的后颈,“很久没有抱你了。”

后颈传来酥痒,夏橙因起了身鸡皮疙瘩,连忙往前躲开。

陆往清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

“不是,我他妈凭什么给你抱,你怎么还动手,妈的给我放开!!!”夏橙因怒吼着。

陆往清不说话,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偏过头来接吻。

转瞬间夏橙因已经背靠着门,陆往

清钳制住他的双手,嘴唇相贴,俯身,亲吻、亲吻、还是亲吻。

“卧槽!你他妈干嘛!放开!滚!”夏橙因胡乱挣扎着,在陆往清的钳制下却没有任何作用,“有病啊你还敢搞强吻!我tm滚开啊!”

陆往清停了一下,抵着他的额头,呼吸急促,声音里带着点委屈,“你说过喜欢跟我接吻的。”

“我,我什么时候说过!”

“在浴室的时候,浴缸里,我们在”

“卧槽你神经病”

夏橙因正吼着,感觉身后骤然空了,室内亮了一些,他惊慌地往后退了几步,被陆往清拉住才站稳。

抬起头,看见的是同样惊慌的陆往清——和手持台本,比他们俩都惊慌的陈导。

陈导:???

陈导不懂但陈导大为震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