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10章 深夜party

第10章 深夜party


几个人吓得不敢说话,夏橙因退了几步,躲在最后面,假装自己不存在。

他实在是没想到不速之客是陆往清。

他们还跑到人家休息室自投罗网。

值得庆幸的是,陆往清这次终于按正常人的思维来思考了,他把目光从夏橙因身上收回,冷冷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几个人结结巴巴,“陆、陆老师”

陆往清拧着眉,高大的身材随便一站就很有压迫感。

唯有于随变还算镇定,“我们见门没关,想帮忙关下门。”

虽然理由很草率,但总比没有理由好。

陆往清眼睛危险地眯起,抬着下巴俯视他们,半晌吐出几个字:“出去,下不为例。”

小队如临大赦,忙不迭往外跑,“陆老师再见,谢谢陆老师。”

夏橙因试图融入,赶快迈开腿往门外跑,然而还没出休息室的门,就被陆往清叫住了。

“夏橙因。”

夏橙因回过头,眉毛一竖,示意“你不要乱来”!

“进来一下。”陆往清偏了偏头,拉过夏橙因的手腕,在转身的时候弯起嘴角,把夏橙因拉进休息室,关上了门。

门外小队瞳孔地震。

夏橙因背靠着墙,陆往清别有用心地靠得近了一些。

室内柔和的灯光下,夏橙因的每一寸都变得清晰起来。

很久没有这么近了。

“这么晚,来干什么?”

陆往清垂眼看着夏橙因,眼底还是带有期许的笑意,冷冽有距离感的相貌因此变得亲近起来。

同样的,灯光下的陆往清每一寸都很清晰。

即使相处太久已经不新鲜了,但还是好看得离谱。

夏橙因别过脸去,不自然地摸摸鼻子,“这说来话长了,不过不是来找你。”

陆往清顿了顿,笑意淡去,没再追问。

他拿过夏橙因手里的易拉罐晃了晃,把最后一口喝尽,换了个话题,“喜欢这种果汁吗?”

夏橙因没回答,反而问:“你怎么在这儿。”

“拿车钥匙。”陆往清道。

“你怎么早不忘晚不忘,”夏橙因撇撇

嘴,“那你明天中午有空吗?”

陆往清微微张了张嘴,“有。”

夏橙因看他脾气很好,说什么应什么样子,终于平静了不少,他盯着陆往清的眼睛,郑重道:“陆往清,明天午休的时候我来这里找你,我们好好谈谈。”

陆往清闻言愣了一瞬,眼睛亮起。

“好。”

“对了,你的钥匙,”夏橙因拿出钥匙来晃了晃,“忘记还你了,你这都拿来干嘛的?”

“休息室的钥匙。”陆往清道。

整整二三十把,都是休息室的钥匙。

“你拿着,你还要过来。”

夏橙因想了想,也是,“那我先回去了,拜拜。”

陆往清也不敢挽留。

他往一侧倾了倾身子,看着夏橙因的背影,感觉关系似有回春之势。

每次他惹夏橙因生气,都会被冷上好一段时间。

这次吵得很凶,整整一个月他打了无数电话、发了无数信息都没有收到回复,但是夏橙因愿意跟他谈谈了,是已经不生他的气了吗。

真好,守得云开见月明。

开心。

夏橙因一出门就被小队推搡着走。

“陆老师大晚上怎么在这里啊。”

“怎么回事,他叫你干什么?”

夏橙因边被他们推着边胡乱想了个理由,“嗯他说我随便拿他饮料喝,他很生气。”

“陆老师还挺小气啊,他骂你了吗?”

夏橙因嬉皮笑脸,“他骂了我一顿,但是没把我怎么样,我心理素质很好的。”

几人放下心来,“那就好那就好,有惊无险。”

休息室里,刚刚“痛骂”了夏橙因一顿的陆往清正坐在沙发上发呆。

他捏着空易拉罐,打算明天去问问节目组在哪儿买的,好放在休息室等老婆临幸。

/

隔天,声乐课陆往清没来。

非常幸运的是,五号窗口还是夏橙因很喜欢的菜,遂今天跟着声乐老师乖乖摸鱼不,开嗓练声了。

昨天晚上文泽叶见他歪着脑袋看人群中的李想学舞很困难,便善心地拉他出去教了他一会儿舞蹈。

夏橙因

就在声乐课上自由练习的时间找到文泽叶,从裤兜里给他掏出一包旺仔小馒头以作谢礼。

选管姐姐还没发现,摄像老师发现了,又把镜头怼到他们面前。

文泽叶接过旺仔小馒头,笑了笑,眼睛眯起,洋溢着诡异的宠溺,“橙因,你真好。”

夏橙因也不免跟着他文雅起来,“应该的,你教了我那么多。”

“对了,你昨天进步好快啊,我都被惊讶到了,”文泽叶提起昨天的考核。

“你教得好。”夏橙因自然而然道。

镜头又往前怼了怼。

文泽叶微微低头,浅笑道:“因为是教你啊。”

摄像老师在镜头后,惊叹般点了点头。

夏橙因:?

好在舞蹈课做完热身之后只是带着学动作,夏橙因勉勉强强混过去了,午休就让李真真先去食堂,气势汹汹准备去找陆往清讨公道。

“你去哪?”李真真问。

“我有点事。”

“那行。”李真真也没多问。

转而又道:“对了橙因,我知道你的钥匙是怎么回事了。”

李真真一面说,一面神秘兮兮地凑过来,声音放得很低,有如秘密谈话。

夏橙因瞪大眼睛:“???”

“那里是陆老师的休息室对不对?”

夏橙因:“”

“随变跟我说的。所以橙因,你你是陆老师的粉丝,特地跟选管朋友借钥匙,好见陆老师对不对?”

夏橙因踌躇一瞬,还是缓慢且不坚定的点了点头。

姑且先自降身价吧。

“我理解你的,陆老师对你这么狠,还公然嘲讽你,你肯定心里特别难受,都不敢说你喜欢陆老师,”李真真说得情真意切,“但是你追星也一定要注意,不能打扰到偶像的生活噢。”

“好的呢,我不会打扰他的。”

此时休息室里的某陆姓偶像,正把一箱橙汁搬进休息室,等着某夏姓粉丝来打扰。

听见敲门声,陆往清忙放好橙汁去开门。

“你在啊。”夏橙因正打算拿钥匙开门。

“嗯,”陆往清让他进

来,关上门,“你要吃点东西吗?”

“不了,我就找你谈谈,”夏橙因在沙发上坐下,反客为主,“你过来,先坐。”

夏橙因顺手就拿起桌上的橙汁,打开喝了一口。

陆往清就这么坐在对面,没有什么动作,只是乖乖等着他开口。

看起来倒是挺乖,那脑瓜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橙因莫名起了坏心思。

他翘起二郎腿,杵着下巴,往前倾了倾,冲陆往清勾勾手指,“你知道我要找你说什么吗?”

陆往清顺势往前凑,斟酌着开口:“你不生气了吗?”

夏橙因摇摇头,张嘴,水果糖在口腔里翻动。

他不说话,就这么盯着陆往清笑,眼睛微微眯着,几分慵懒几分暧/昧。

两人凑得极进,夏橙因呼出的每一口气,都烧在陆往清的皮肤上。

陆往清呼吸窒了窒。

难道那么久没有做,夏橙因也

沙发床,派上大用场了。

夏橙因看着陆往清呼吸逐渐乱了,才满意地收起二郎腿,直起背道:“陆往清,你这几天的行为,很让我感”

感动?

陆往清的期许到达眉梢。

下一秒,夏橙因道:“感到生气。”

陆往清瞬间僵住了。

夏橙因没了刚才和和气气的样子,一拍桌子,咬牙切齿道:“你记得考核的时候吗?你把我们真真骂哭了。”

他真的很气,从昨天气到现在,再或者说,很久之前就会为此生气了。

“那可是我朋友,你干嘛这么说!”

“陆往清,我知道你在工作,要对学员负责,但是我不跟你讲道理,我们真真又努力又有天赋,唱歌那么好听,你凭什么说人家不适合站在舞台上?”

“他努力了那么久,就等来你这几句话,你知不知道有多伤人,你不会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吗?”

夏橙因喘了口气,想起什么,走正常情侣吵架的程序,翻起旧账来。

“之前我都说了就跟朋友去拉斯维加斯玩几天,你电话里答应了,结果一声不吭飞过去突然从酒吧里冒出来,我们玩得好好的

你突然拉我回酒店,你知不知道有多扫兴!”

“每回出门都还要担心你是不是会突然冒出来,搞得我们都没心情。”

“他们准备了好久给我办趴,这么开心的事,你来扫兴就算了还凶人,你就不会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吗?”

“你一直从来都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太容易伤害人了。”

在夏橙因看来,陆往清这样让他的朋友不开心,让他也不开心。

在陆往清看来,夏橙因在与他冷战那么久之后,又因为别人的事情跟他争吵,好像他们之间的关系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夏橙因喘了口气,拿起桌上的果汁喝了一口,

陆往清垂着头不吭声,没有像以前一样——在夏橙因生气的时候,圈住夏橙因的腰,嘴里拙劣地说着“对不起,我会改”。

但陆往清从来都不知道他要改什么,他只会一遍一遍地这么说、这么哄。

夏橙因站起身,还想再说什么。

陆往清却抬起了头。

他已经没了平日的锋芒,眼角有些红了,嘴唇微微颤抖,“所以你才会这么久都不理我,是吗?”

夏橙因不明白他这什么脑回路。

陆往清接着,用那种很难过的眼神看着夏橙因,一字一句道:“橙因,我这样伤害你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