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9章 《偷偷拿回来的》

第9章 《偷偷拿回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大概有点无聊且弱智?被捉摸不透的蝴蝶二人组带跑同化是必然的qaq  “李真真,享年二十四岁,死因:饿死。”

李真真往床上一摊,刚结束完训练,手指头都不想动。

毕竟是偶像选秀节目,为了保持练习生身材,节目组是严禁吃夜宵的。

经过一晚上的“高强度”训练,夏橙因也很饿,默不吭声从床底下摸出那袋零食,吹了个口哨,“看看,这是什么?”

李真真丝毫不期待有什么好东西,眼睛骨碌一转,下一秒猛地从床上跳起来,“你怎么做到的?!”

“这个、说来话长了,毕竟牵扯到的”夏橙因又用上了老技俩。

这回李真真不买账了,继续追问:“你怎么又打马虎眼,到底哪里来的,昨天不是全部被选管姐姐收掉了吗?”

“”夏橙因在严刑逼供下,胡乱掰扯了个不太靠谱的理由,“我偷偷拿回来的。”

十斤左右的零食,《偷偷拿回来的》。

然而李真真还真没想那么多,他由衷惊叹道:“厉害呀,橙因,我以后跟你混了!”

夏橙因见李真真真信了,忍俊不禁,“行,以后我罩着你。”

他把零食搬到桌上,打开给李真真看,大大方方道:“想吃什么尽管拿。”

“真的呀,那我不客气了。”

陆某给的零食是真的很多,薯片、点心、辣条、牛肉干、干果、泡面,什么都有,甚至还有自热火锅和自热米饭。

夏橙因吃了一阵子还觉得不满足,挨不住诱惑开始折腾自热火锅。

这时门被敲响了。

李真真嘴里还嚼着东西,闻声眼睛瞪大,话都不敢说,停顿了一瞬后飞快把东西咽下去。

夏橙因也慌乱起来,要是被选管发现就没了。

自热火锅刚泡上,加热包还没发热,手忙脚乱把一桌狼籍收拾到床底下,李真真这才去开门。

这会儿已经过了十二点,所有人都被赶回宿舍了,走廊上黑漆漆的,李真真一开门是谁也没看见。

“谁啊?选管姐姐吗?我们刚睡下呢?”夏

橙因也好奇地探出头来望了望。

少顷,才听到有人用气声叫他们名字,“夏橙因——李真真——”

夏橙因背后一凉。

面前突然窜出了几个脑袋,小声道:“先让我们进去再说。”

夏橙因盯着鬼鬼祟祟的蒋向阳、洪斩神、于随变三人,在满头问号下让他们进来了。

“你们怎么回事?”李真真问。

关了门,几个人松了口气的样子,才敢说话。

蒋向阳擦擦额头上的汗,“选管小哥哥起来上厕所,刚经过走廊,我们来你们这边躲一下。”

“你们干嘛要躲?”李真真皱皱眉。

几个人毫不客气地在椅子上坐下。

于随变解说道:“他们饿了,要起来找东西吃,还非要拉上我跟司聪,结果刚出门就遇见选管。”

“那司聪呢?怎么没来?”李真真顺口问了一嘴。

于随变道:“他说他的人设是好学生,不来。”

“人设?”夏橙因疑惑。

“基本每个人都有经济公司给安排的人设吧,”李真真说,“不过我们小破公司没有限制我什么。”

“我也有人设。”蒋向阳往前倾,故意卖关子的样子。

半晌,只有李真真上钩了,“什么?”

“不告诉你,”蒋向阳笑嘻嘻道,“洪斩神和于随变都有的,你去问问他们。”

还没等李真真开问,于随变好像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弯下头往下方看了一眼,问道:“什么味道?”

洪斩神吸吸鼻子,“我也闻到了,怎么像火锅?”

夏橙因抿着嘴,心虚地和李真真对视一眼。

“让一下,我拿东西,你们别说出去。”夏橙因道。

他这句话是多余的,这几人都敢半夜出来找东西吃了,包庇一下窝藏零食的同犯非常理所应当。

“什么什么?你快说,我们保证。”蒋向阳忙不迭道。

夏橙因一弯腰从床底把自热火锅和那一大包零食拿出来。

“卧槽?!”蒋向阳一下跳了起来。

“你们哪儿来的???”洪斩神瞪眼。

夏橙因忙比手势让他

们安静,“小声点儿,被抓到了就没了。”

李真真把东西放到桌上,“橙因偷偷拿回来的。”

“我们刚泡上自热火锅呢,你们吃点吗?”夏橙因指指那堆东西。

蒋向阳摸着下巴思考半晌,夏橙因以为他是在思考吃还是不吃。

下一秒,蒋向阳握拳,郑重其事道:“走,我们也去偷回来!”

夏橙因:“?”

/

凌晨00:31分,五人小队站在三号楼最顶层,十手空空,什么也没拿到,反而陷入困境。

夏橙因靠在墙上,气喘吁吁。

造孽啊,大晚上的不睡觉,跑来小学生冒险,看来跟蒋向阳洪斩神在一起必然会被降智同化。

小队的队长是于随变,夏橙因被这四个人强行拉出来去拿零食,关于目的地,带路对象首选当然就是有过前科的夏橙因,然而根本不知道零食在哪儿的夏橙因挠挠头,耸耸肩,像模像样道:“我不记得了。”

本以为此次行动可以出师未捷身先死,这时候于随变却站出来,说得十分详细:“我知道,在三号楼,也就是练习室那栋楼的一楼,最右边有个杂物间,门没锁,置物架上面全是。”

洪斩神:“你为什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于随变轻描淡写,“我又不是没偷过。”

几分钟前,到达三号楼门口,夏橙因被安排在门口望风,很快他看到远处有人直直朝三号楼走来,赶忙去提醒楼内几人。

“怎么回事?拿到东西了吗?”夏橙因问。

“杂物间被锁上了,肯定是谁偷拿零食被发现了!”

大将们正研究着门上那把锁,夏橙因忙招招手,“有人过来了,先走先走。”

几个人惊慌地撒了手,踮着脚尖往门外跑,结果刚走了没几步,发现不速之客正在大门不远处。

三号楼只有一道门,情急之下,队长于随变思索一番,让队员们走楼梯,先上去避一避。

结果到了二楼,探头一看,不速之客也在朝楼梯走来。

于是敌进我退,直接跑到了顶楼。

然而那人踩着皮鞋“哒哒哒”上楼的脚步声

还在安静的楼道里回响。

小队缩到了走廊最右边的墙角,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夏橙因已经不记得这是几楼了,只靠在墙边气喘吁吁,累了一天腰酸背痛,还一口气爬这么多楼,真是要他的命。

蒋向阳趴着窗户往外看,从窗户跳下去也不太行,遂叹了口气,“被抓到就抓到吧,我认命了。”

“我无所谓。”于随变非常坦然。

“怎么办?我不想退赛呜呜呜。”整个队伍为数不多在意会不会被抓到的李真真道。

“退赛不至于,但是昨天c班有个人偷吃零食被抓到了,被罚跑了十圈,我真不想跑圈了。”洪斩神道。

夏橙因听到“跑圈”二字,一惊,脊背挺直,担忧起来。

他们也毫无选择,窃窃私语间脚步声已经越来越清晰,几个人紧张得越挨越近,一个挨着一个。

夏橙因已经闭上眼准备躺平等跑圈,实在不行就退赛的时候,蒋向阳突然叫了一声。

“嘶,我撞到什么东西了。”

“什么啊?”夏橙因弱弱问了句。

“嘶,我又撞到了,夏橙因,是不是你?”

夏橙因莫名其妙,“什么?”

“就你裤兜这儿。”蒋向阳拍拍夏橙因的裤兜。

夏橙因摸了摸,细微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他从兜里掏出那一大串钥匙,突然想到什么,“等会儿,这里是几楼?”

“七楼啊。”

夏橙因眼睛一亮,赶紧往前飞奔几步,翻找钥匙串里那把最小的钥匙,大晚上的只能看到个模糊的形状,全凭感觉摸。

“橙因你干什么?”

几个人围过来,看见夏橙因正在找钥匙开锁。

“你这串包租公钥匙串还能开基地的锁?”

“嘘。”

夏橙因让他们噤声,然后往左转了两下。

“啪嗒”一声,锁开了。

彼时,脚步声临近,小队飞速钻进了房间里把门关好,望着夏橙因,准备盘问盘问。

伸手不见五指的休息室里,夏橙因被团团围住。

洪斩神:“这里是哪?”

于随变:“解释一下。”

蒋向阳:“夏橙

因,你怎么有钥匙?”

李真真:“对对对,你别跟我说‘说来话长,这个牵扯到的事情有点那啥’。”

夏橙因在开门之前就想好了怎么解释,装模作样地咳嗽两声,清清嗓子,尽量自然道:“其实我跟一个节目组的人很熟这个人具体是谁我不能透露,但他和我们朝夕相处,没错,他就是选管小哥哥。”

“?!”

“所以,这串钥匙就是他给我的。”

一切顺理成章,理所应当。

“这样啊。”

蒋向阳若有所思,“原来如此,这就去跟选管搞好关系。”

夏橙因拍拍他,表示鼓励,“加油。”

提心吊胆地跑来跑去,嗓子有些干哑,夏橙因轻车熟路地打开门边的小冰箱,拿了罐橙汁喝。

“你干什么?”蒋向阳听见拉易拉罐的声音,隐隐约约看见夏橙因仰起头在喝什么。

“我太渴了,拿罐橙汁喝。”

“不道德,”于随变批判夏橙因,然后道,“还有吗?给我也拿一罐。”

夏橙因又打开小冰箱,刚打算给他们也拿几罐。

“等等,别动。”李真真突然道。

他正趴在门上,神色凝重。

“怎么感觉脚步声越来越近?”

“好像就在很近的地方停下了,这是在开门吗?”

“怎么没有声音了?”

李真真感受到推力,慌乱地往后退了退,微弱的光从门缝里透进来。

小队还没反应过来,灯被打开了。

蒋向阳欲盖弥彰地捂住脸,二指分开,露出眼睛,瞬间面露惊恐。

安静空气中,六个人大眼瞪小眼。

李真真:!

洪斩神:!

蒋向阳:!

于随变:!

陆往清:?

这是老婆深夜带着朋友在他休息室开party?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