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7章 动手!

第7章 动手!


夏橙因睡了一小觉醒来,一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了,李真真坐在床上,没睡,还拿着歌词单小小声在练习。

“你不睡吗?”夏橙因迷迷糊糊撑开一点眼皮。

“吵醒你了吗?我去外面练?”李真真收起歌词。

夏橙因指指耳朵,表示自己带着耳塞,“没事,你继续练。”

下午就要考核,好多人可没李真真的顾忌,直接扯开了嗓子在宿舍楼里练,夏橙因无奈只能戴上耳塞睡。

其实李真真看起来也很困,打着哈欠眼神呆滞,还是强撑着坚持一遍又一遍练习。

夏橙因倒是潇洒,道了一声“加油”,翻身继续睡觉。

夏橙因又睡了四十多分钟,被李真真拉起来匆匆赶到训练室,人还是懵的。

夏橙因没有睡午觉的习惯,今天是太困了,结果睡起来感觉比没睡还难受,他仍然窝在最后排老巢,盘腿坐在地上,手肘撑着膝盖托着下巴,试图打瞌睡。

周围一阵哄闹,紧接着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夏橙因被惊醒,抬眼一看,看见李真真还在紧张地埋着头练习。

“怎么了?”夏橙因问。

李真真抬起头,左右看了看,也很茫然,“发生什么了吗?”

整个练习室都闹哄哄的,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夏橙因好奇起来,拍拍左边那个看起来很沉稳可靠的学员,问道:“同学,怎么了吗?”

左边这个人腰侧贴着“于随变”的名牌,夏橙因对他人没什么印象,名字倒是很有印象,不知道这名字是取得很随便,还是寓意“随机应变”。

于随变正低头玩着手指甲,抬起头看夏橙因一眼,左右望了望,一脸茫然,“什么?什么怎么了吗?结束了吗?”

夏橙因:“没结束,你问问看你旁边的人发生什么了,他们应该知道。”

于随变旁边那俩人激动得手挥来挥去,跟练习室闹哄哄的环境十分融合。

然而于随变一问,他俩也一脸茫然,“什么?怎么了吗?”

于随变:“不知道啊,这个,夏橙因让我问问。”

“夏橙因?”

“就是他。”

紧接着一人凑过身子来,在于随变和夏橙因面前挥了挥手,往空气中抓了几下,“嘿,这是几只蝴蝶?”

夏橙因:“”

于随变开始认真地猜测起来到底有几只蝴蝶。

看来这排的人都处于频道外,夏橙因上学时期差生就坐最后一排,一问三不知,这还是f班的最后排,他感觉自己一开始就不该问,遂拍了拍前面的学员,总算得到了回答。

司聪推推他的小眼镜,“我听说明星导师会来给我们考核,而且很有可能是陆老师。”

“哦哦,谢谢同学。”

李真真听到“导师会来”就一惊,手一抖歌词掉到了地上,哭丧着脸,“呜呜呜怎么办,怎么还要在导师面前丢脸,我不行了,给我叫救护车吧呜呜呜。”

“别紧张别紧张,你唱那么好听有什么好紧张的,我都不紧张你紧张什么?”

李真真垂着脑袋很是担心的样子,夏橙因看着也担心,这嘴一快,说出来的话不经过大脑,逻辑逐渐混乱,“导师有什么好怕的,导师也是人,他们只是来上班而已,不会对你动手的嗯?动手?”

自己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还是接着胡言乱语:“反正他们不对我动手也不会对你动手的,他们有身份的,你放心。”

李真真被他说得紧张不起来了,“你这什么逻辑啊,我肯定知道他们不会动手1

“但你可以对他们动手啊1

“屁呢,我还要不要活了啊1

李真真总算没那么紧张了,开始跟夏橙因打闹,并对夏橙因的智商表示担忧。

然而几分钟后,李真真再次皱着脸,无声痛哭。

夏橙因看着陆往清顶着那张冰山脸走进练习室,小声安抚李真真,“没事没事,陆、陆、陆”

想起自己也不该说什么陆往清坏话,夏橙因只能道:“反正你别紧张就是了1

李真真哪儿是说不紧张就不紧张的,皱着脸把歌词单也抓得皱巴巴的。

陆往清坐下,摆摆手,示意学员们别站起来了,然后翻开手上的文件夹,道:“考核会录成视频,导师都会观看,我会给大家考核的现场评价,现在开始吧。”

陆往清说完这话,半天没有动静。

他皱了皱眉,“谁先开始?”

这回总算有前排的几个人推推搡搡举手了,陆往清随便点了一个,“你先来吧。”

陆往清是真的很凶,指出问题一针见血。

评价客观,但语气一点都不客气,学员心理素质再好,脸色也不太好看。

接下来也没人敢举手了,陆往清干脆照着他手上的名单念,一个挨一个,到文泽叶的时候很多人叫他名字喊“加油”。

文泽叶的表现在f班来说算得上顶好了。

陆往清看看信息表,“之前没学过?”

文泽叶摇摇头,“没有。”

陆往清点点头,“你的问题显而易见,基础太薄弱,也不会运用技巧,不过天赋很好,现在只需要把基础打牢,多练习,以后应该会成为不错的vocal担当。”

这是目前为止陆往清给过最温柔的评价了。

文泽叶大概就是那种传说中的天赋型选手,连陆往清都想不出来太多可以批评的。

他在各种羡慕嫉妒恨中坐回地上,下一个陆往清就叫到了夏橙因。

在周围学员的鼓励下,夏橙因一脸不情愿地站到前面,他还没开始唱,陆往清先开口了。

“别紧张,开始吧。”陆往清道。

虽然“别紧张”也就是句客套话,但这语气怎么听起来有点像安抚。

在座的学员敲敲脑袋,自己这是神志不清了。

夏橙因瞄陆往清一眼,背着手清清嗓子,就在大家都准备好面临洗礼的时候,突然发现预料中的魔音贯耳并没有发生。

夏橙因唱得还是不好,还是容易跑调,但至少隔三差五能有完整的几句在调上,加上他清爽的音色,某几句、仅限某几句,听起来居然还挺好听。虽然整体算上还是f班下游水平,不过他可是初舞台一开口就把大家从练习生舞台拉到老年聚会ktv的人,现在的表现也足够让人震惊了。

惊叹声传来,唱到一半,夏橙因却突然卡了壳。

他没复习,忘词了。

夏橙因假咳嗽两声,盯着陆往清,有点心虚。

明明中午陆往清才带他顺了一遍,他又是跑调又是忘词,真就朽木不可雕也。

气氛顿时尴尬起来,李真真都在下面替他干着急。

想来又是要被痛批一顿。

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夏橙因的注视下情理之中——陆往清顿了一会儿,见夏橙因不唱了,只点点头,道:“很好,很有进步。”

面无表情下的陆往清内心十分欣慰。

老婆果然又好看又聪明,进步太快了。

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蠢蠢欲动想要鼓掌的双手又放下。

然后挥挥手让夏橙因回去了。

众人:?!

看来这大概是眼不见心不烦。

不愧是你,太狠了,陆老师。

夏橙因回到原位,李真真倒是比他还高兴,“橙因,你进步好大呀,你都、你都能有两三句没跑调了1

夏橙因:“”

就当做是在夸他吧。

不久李真真上场,夏橙因见他一走,赶紧拍拍周围的人,“我们真真不太自信,能一块儿给他加个油、鼓励鼓励吗?气势足一点。”

于随变点点头,“我都行。”

“抓蝴蝶”一号:“好啊,我们直接给他演唱会走起来1

“抓蝴蝶”二号:“别收着,大胆一点,干脆livehouse吧1

司聪:“加油打气我最擅长了。”

等李真真一站好,就看见最后一排几个人、连带着倒数第二排的司聪同学突然跳起来,挥舞着双手。

夏橙因:“相信自己,真真你就是最棒的!!1

“抓蝴蝶”一号:“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真,我们真真!真真放心飞,阳阳永相随,mu——a~守护我们最好的真真1

“抓蝴蝶”二号:“真真妈妈爱你!唯爱真真,邻家甜心李真真,人间天使李真真1

司聪:“真真大胆唱,不要紧张,我们是你坚强的后盾。”

于随变很难不被这个气氛感染,拍着手大喊:“加油,真真,ohohoh1

李真真忍不住笑出声来,无奈地捂着脸,十分社死,但好歹也放松了不少。

陆往清皱着眉抬头看了一眼,刚想说话,看见夏橙因也在队伍里,默默闭嘴。

最后还是夏橙因受不了叫停了,乖乖坐好,捂着脸,也感觉有些社死,他真没想到这几个家伙路子这么野,加油打气搞得像应援。

“怎么样,哥们儿面子给足了吧1“抓蝴蝶”一号蒋向阳邪魅一笑,一脸得意。

“这气势没谁了,我愿称之为巨星排场1“抓蝴蝶”二号洪斩神道。

夏橙因看着这两个喊得最起劲的,敬佩之感油然而生,“很好,我没想到的,出乎意料的好。”

出乎意料的社死。

这边叭叭几句,李真真那边开唱了。

他一开口,下边顿时不淡定了——

“卧槽,这哥们儿为什么在f班?”

“泪了,小丑竟是我自己。”

“降维打击。”

“满级大佬回归新手村虐菜。”

听着周围一通夸的,夏橙因却有点担心。

f班一众小鱼干里李真真的水平确实顶尖,但夏橙因听过李真真练习的时候,以他这完全不专业人士看来,比这唱得好听很多。

这会儿唱得也好听,但还是差了点什么,大概是紧张了。

果然,在心虚地瞟了几次陆往清的眼神之后,李真真终于绷不住,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虚,甚至逐渐走调,还唱错了好多词,勉勉强强把一首歌唱完了,最后手足无措般低着头站在原地。

“好可惜,他是不是太紧张了?”

“前面挺好的啊,怎么后面越唱越不对劲。”

“不知道陆老师会怎么说”

议论纷纷间,陆往清在椅子扶手上敲敲笔,练习室回归安静,他看了眼信息表,开口道:“练习了很久?”

李真真局促地点点头。

“看得出来你很努力,天赋也不错,但是”

李真真听着这个“但是”,肉眼可见地更紧张了。

陆往清转着笔,一脸严肃,“我先指出你的两个小问题,首先是气息不够稳,再者,咬字刻意,音乐的流畅感不足,这些我和老师们会在之后的课程中帮你改进。”

李真真乖乖地笑着,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手却攥紧了衣摆。

然而陆往清才刚要开始放大招。

“我也不多做批评,你天赋不差,也肯下功夫。”

“但。”

陆往清接下来的几句话让全场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里只是练习室,在座的只有工作人员、练习室,寥寥不过百人。”

“真正站在舞台上,面对数以万计的观众时你会怎么样?”

“你觉得你真的适合站在舞台上吗?”

“你这样有资格成为一个歌手、一个偶像吗?”

“你自己好好思考一下吧。”

字字扎心。

李真真的还是笑着,只是笑容看起来有些牵强了,他深深地鞠了一躬,道了声“谢谢陆老师”,然后小步跑回位置上。

夏橙因拉过他,担心地温声安慰,“没事的真儿,别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你特别好。”

夏橙因自己虽然不在乎,但他知道这样的评价对一个怀揣着梦想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李真真训练那么多年,时刻梦想着自己能站在舞台上,付出了他难以想象的努力。

却换来陆往清口中的“没有资格”,太残忍了。

李真真垂着头,夏橙因看不清他的脸,等李真真再抬起头来,夏橙因只看到他泛红的眼眶。

李真真想尽量笑得开心一点,碍不住眼泛泪花,看起来莫名惨兮兮的,“我没事的。”

“怎么没事?他说得也太过了,你别”夏橙因愤愤道。

李真真握起拳头,打断夏橙因:“我真的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陆老师说的很对,我会努力的,成为一个合格的爱豆1

夏橙因看着他忍不住吸吸鼻子抽泣几声还要坚强着放话的样子,可给心疼坏了。

陆往清那个,说话都不考虑别人的感受,长到这么大真是稀奇!

越想越气!md不给他好看劳资跟他姓!

于是他恶狠狠“哼”了一声,很认真地、义愤填膺道:“我会帮你教训他的。”

李真真瞳孔地震,“你、你、你要动手吗???”

“动手”夏橙因歪歪脑袋,好像真的思考了一下可行性,也未尝不可。

然后强调道:“动不动手说不准,反正我会给你讨回公道的1

李真真笑了笑,签名都讨不到,还讨回什么公道。

他只当夏橙因逗他开心呢,也不想让自己的坏心情影响夏橙因,点点头,附和道:“加油,帮我讨回公道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