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5章 翘课翘到底

第5章 翘课翘到底


“卧槽!陆老师怎么来f班了!!1

“不会吧?陆老师教f班吗?不是说a班吗?”

“我的天,我这辈子都圆满了。”

“我这是在做梦吗,快掐我一下。”

陆往清在一片激动的欢呼声中泰然自若,站在学员面前,毫无感情像朗读一样道:“我是陆往清,f班的声乐导师。”

他这一开口就没人敢说话了,练习室顿时安静下来。

然而陆往清也没话想说。

气氛僵持了一会儿,导演忙比手势cue流程。

陆往清这才继续道:“今天开始学主题曲。”

夏橙因躲在后排偷着乐,陆往清不参加综艺,社交技能点为负,顶多当当老牌综艺的评委,现在这种要和学员朝夕相处的导师工作不知道怎么胜任。

接下来陆往清带着f班开嗓,示范了一遍后就离开了,工作人员发歌谱下来,让大家自己训练。

这种选秀节目真正由那些明星导师来指导的时候并不多,大多都是节目组请来的专业声乐老师、舞蹈老师、形体老师等来教课,明星导师只负责露露面给综艺增加噱头,本来可以剪个几百秒的导师发言还给陆往清一句话带过了。

夏橙因刚刚练声的时候就站在最后排浑水摸鱼,现在自由了,上下眼皮打架半天,架不住困意,干脆窝在角落里偷懒睡觉。

他也不是不能努力,前提是让他睡足吃饱。

李真真瞅见角落里打盹的夏橙因,像看见自家儿子上课不听讲,气得不行,过去拍了他一下,“橙因,一会儿不见你就跑来这里睡觉了,等会儿要考核的1

夏橙因从臂弯里抬起脑袋,仰着头看李真真,茫然地眨眨眼,“考核?”

“对,要把歌曲完整唱一遍,不能看歌词1

“什么时候?”

“下午吧。”

夏橙因倒吸一口凉气,“那没有完成会怎么样?”

“会”李真真沉思了一会儿,“会被公开处刑。”

夏橙因瞳孔地震。

他要脸,他昨天已经被公开处刑过一次了,今天不想了。

昨天好歹还是做好心理准备的公开处刑,今天总不能在f班也拉得一骑绝尘吧。

他抬手拉拉李真真的袖子,“你学会了吗?”

“我会旋律了,但我词还不会背。”

“这样啊,那我不打扰你了,有没有谁已经学会了啊?”

李真真指指墙边坐着的男生,“那边,文泽叶已经学完了1

夏橙因忙拿上他的歌词去找文泽叶。

走近了仔细一看,才想起这是昨天给他塞糖的那个男生。

文泽叶刚给一个学员解答完,抬头看见夏橙因,立马笑了起来打招呼,“橙因。”

夏橙因其实昨天就觉得他有点说不上来的奇怪。

但斜眼一看周围围满的摄像头,意识到这里是综艺节目,什么都不奇怪。

他在文泽叶身边坐下,“你能教教我主题曲吗?”

“好啊,你哪里不会?”文泽叶撑着地板,凑过身来问他。

夏橙因诚实道:“我哪里都不会。”

“”

文泽叶抿抿嘴,无奈地笑了一下,“那我一句一句教你吧。”

这时候摄影师突然跑上前来给了他们一个特写,夏橙因瞟了一眼,不知道是干什么,也不敢动。

文泽叶很是耐心地一个字一个字教夏橙因,然而最终的结果是夏橙因依旧没学会。

他记忆力不错,很快就把歌词背熟,但调还是跑到地球外去了。

“谢谢。”夏橙因也把自己菜得很不好意思。

抬头看了看时钟,快十点钟了,不知道还要熬多久才能吃午饭。

他问文泽叶,“什么时候开饭啊?”

“一点钟吧,你没看时间表吗?”

“时间表???”

“宿舍门口贴着时间表的,这里也有。”文泽叶指了指门边。

夏橙因忙跑过去看。

5:00——7:00,洗漱、早餐。

7:00——10:00,声乐课。

10:00——13:00,舞蹈课。

夏橙因看得头皮发麻。

本来以为熬过声乐课就行了,结果居然还有三个小时的舞蹈课!

他畏畏缩缩地环视了一圈练习室,个个精神抖擞兴致勃勃。

夏橙因正思考自己要不要尿遁,眼睁睁看着刚走近练习室的舞蹈老师。

她站到镜子前边,抱臂,所有学员立刻心领神会地过去站好。

舞蹈老师不苟言笑,看上去就很凶,身材很纤长,但从她紧身布料下的肌肉来看,大概一拳可以打死一个夏橙因。

夏橙因怂了一怂,无奈躲到后排,只能继续跟着浑水摸鱼了。

老师知道他们f基础差,热身之后就带着他们开始练基矗

一个热身就满头大汗的夏橙因生无可恋地跟着压腿,漂亮的脸蛋逐渐戴上了痛苦面具。

他瞟了一眼时钟,十点过十分。

天,怎么才过了十分钟。

夏橙因决定放弃了,刚想往地上一摊,耳边一声暴雷:“最后排那个1

舞蹈老师风风火火走过来,把夏橙因的腿扳回去,“别想着偷懒。”

夏橙因只敢咬着牙小声叫痛,如果是在家他这会儿已经嚎出来了。

淦,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埃

舞蹈老师就这么一直盯着夏橙因,他想偷懒也偷不了。

情急之下夏橙因还是决定尿遁,“老师我想上卫生间1

老师皱了皱眉,扭头看向一旁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点点头,舞蹈老师一挥手,让他去了。

夏橙因忙起身,迈着虚浮的脚步逃离练习室,蹲在厕所门口没有监控的地方喘气,不争气地嘤嘤嘤。

他从小到大家里都是阿姨打扫卫生,同居之后陆往清也会帮他收拾,连个地都没扫过,为数不多的运动就是手指运动和床上运动,可以说是完全不能吃苦耐劳,参赛之前没想那么多,头脑一热就边收拾行李便打给导演,结果来了之后发现伙食不好,训练强度还大。

夏橙因捏捏酸痛的小腿,艰难地站起身,想着再去上课他估计不是痛晕就是饿晕,干脆翘课翘到底。

宿舍是有选管守着的,这会儿肯定回不去,他记得基地里有个小卖部,不知道开不开着。

夏橙因趴到窗边看了看,开着的,忙一瘸一拐开始下楼,好巧不巧,正面遇上了正在上楼的某人。

夏橙因停下脚步抿着嘴,沉默。

是陆老师。

他穿着套装西服,版型休闲,扣子完完整整扣好,领口和袖口都有出彩的小设计,既符合他沉稳的形象,也很适合站在舞台上。

陆往清颤了颤睫毛,没有说话,神情平淡,看上去很正常似的。

但夏橙因清楚这人从始至终一点都不正常!

他跟陆往清将近一个月没有见面和说话了。

他把陆往清的所有联系方式统统拉黑,让陆往清搬出他家,还打飞的到f市散心。

都是因为想离陆往清越远越好。

没想到能在节目里遇上,现在是躲也躲不掉了。

所以现在他是该害怕被导师抓包,还是该恶狠狠瞪他前男友一眼?

见半天陆往清没有什么想说的,夏橙因干脆停止思考,准备迅速绕开他继续下楼。

“你下楼干什么?”陆往清突然问。

“哦,我”夏橙因回过头看陆往清,欲言又止。

他该告诉刚刚被他甩了的前任兼导师他是翘课下楼去小卖部吗?

夏橙因默了一会儿。

陆往清见他不回答,便问:“你今天是不是没吃早餐?”

这句话确定了陆往清的身份定位,就像回到因为夏橙因无数次懒得吃早餐而被陆往清无数次例行问候“有没有吃早餐”的日子。

以前夏橙因通常会敷衍地答“吃了吃了”,然后挂掉电话等陆往清杀回家把他拧起来吃早餐。

今天夏橙因没什么顾虑了,他摇摇头,“没吃。”

陆往清刚想说话,夏橙因打断了他,“你还想说的话往下站一点,我抬头看你好累。”

陆往清:“”

他走了几步,下到比夏橙因矮一级的台阶,“吃点东西吧。”

“我在上课呢。”夏橙因有点心虚地轻声道。

看起来陆往清没有要抓他的意思,他索性坦白了。

“我会打电话帮你说一声。”

陆往清只比夏橙因高七公分,他站在矮一级的台阶,夏橙因显得比他高了,陆往清只能抬眼,盯着夏橙因的眼睛说话。

“生我的气也不能不吃东西。”陆往清补充道。

夏橙因觉得气氛有点微妙,陆往清这话说得好像他们还是情侣吵架的状态似的。

他扭过头,“那我去小卖部买点吃的。”

夏橙因刚走了两步又被陆往清叫祝

“你别去了,”陆往清道,“现在不会卖给你们。”

夏橙因回过头,“那怎么办?”

陆往清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夏橙因的眼睛,夏橙因神情变得很快,从一开始的不想搭理他,到现在抬起脑袋,嘴巴抿着,眨了眨眼,看起来像是在求助。

“我去给你买。”没过几秒陆往清便道。

他说着递给夏橙因一大串钥匙,“这是休息室的钥匙,在七楼,你往右边一直走就是。”

“这把最小的。”陆往清指了指。

“哦。”夏橙因笑了,接过钥匙,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陆往清免费跑腿,何乐而不为。

夏橙因照着陆往清说的往右边走,还好走廊没有太长,在尽头看到一扇标着“陆往清05”的房门。

05???

所以陆往清有几个休息室???

他把房门打开,看着装三个宿舍都有余的休息室,很罕见地体会到了落差感。

夏橙因在皮质沙发上坐下,往后一摊,不太明白陆往清为什么凌晨的时候送零食给他,现在为什么那么轻易就答应他去买吃的,还给他钥匙让他来休息室。

或许大概陆往清对他还有一丝丝留念,想要复合?

或许大概陆往清是觉得分手还能继续当朋友的那种类型?

或许大概,陆往清只是习惯照顾他一些了。

夏橙因直接躺下,脚伸到沙发外悬着,舒适地打了个哈欠。

他只是假设假设可能性,并不打算真正去思考。

毕竟他们已经分手了,想再多都是夏橙因自作多情。

毕竟无论是什么原因,陆往清只是有点照顾夏橙因,而夏橙因,也习惯任何人的照顾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