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2章 惊喜舞台

第2章 惊喜舞台


“总之,我们陆老师特别好,说一句完美艺人、业界标杆都不为过1

夏橙因听着李真真不停地夸他那前男友,心情越发更复杂。

有陆往清在,他幻想中“包吃包住养眼睛,唱跳rap锻炼身体”的日子可不会真那么好过了。

夏橙因兀自沉默着复杂了一会儿,转念一想,陆往清最多就给他摆摆脸色,再不济穿穿小鞋,不然还能拿他怎么着?这可是镜头下边!

“不过好可惜,陆老师好像在f市还有行程,不常在基地,都没什么机会见到他。”

夏橙因一听陆往清不常在,底气顿时足了不少,接了李真真的话张口就来,“那我得抓紧机会向陆老师好好学习。”

柳天星正乐此不疲地听墙角,闻言忍不住了,讥笑道:“你当你是谁,陆往清是a班的导师,你轮得到他教吗?”

夏橙因回他一个皮笑肉不笑,“万一呢。”

“呵呵。”柳天星笑而不语。

李真真察觉气氛不太好,忙转移话题,拍了拍夏橙因,“欸,橙因,你准备的什么舞台啊?”

夏橙因故作神秘地笑了笑,“秘密。”

李真真失望地耷拉了眼皮,“这有什么好保密的嘛。”

夏橙因抛了个wink,“到时候看就知道了,肯定会给大家带来惊喜的,在座的学员和导师,哦,包括陆老师,都会前所未有地惊喜。”

一旁的柳天星冷笑一声,在镜头拍不到的角度翻了个白眼。

在柳天星看来夏橙因这是不自量力,目前整个节目首个a班成员还没有出现,大部分都是陆往清的功劳。

就连柳天星,他的实力绝对称得上top,放到往届也是板上钉钉的a班。

在其他导师都给的a的情况下,陆往清给了c,这一折中,柳天星就去了b班。

而c还是陆往清目前为止给出的最高评级。

能让在座的人包括陆往清惊喜,夏橙因有那个能耐吗,难不成还能让陆往清破天荒地给个a?

最多最多,c评级顶天。

没过多久,工作人员姐姐来叫夏橙因去后台准备了。

后台还有其他几组学员在准备前采,有的在开嗓,有的在劈叉热身,有的在整理仪容,唯独夏橙因什么也没做,倚着墙,仰起头,露出精致流畅的下颌线。

他没上唇妆,只在刚才被工作人员逮住打了个底,唇色却仍略显红润,嘴唇微微撅起,吐出一口长气,尽管上半张脸完全隐没在鸭舌帽下,仍然浑身散发出清冷忧郁的气质,充满了氛围感。

“他是在进入情绪吧。”

“应该是故事感很强的舞蹈,看来不简单。”

“怎么可能简单,他一看就是大舞担埃”

学员们不住地往夏橙因的方向看,小声议论着。

“个人学员夏橙因,到你了,快上台。”

/

上一个学员刚表演完,是个元气阳光激情四射的舞台,学员本身功底也不错,活力几乎感染了全常

陆往清的脸色却不太对劲。

本来就成天臭着脸,现在看起来更臭了。

身旁的导师牛德爱凑近了问他:“怎么了?”

牛德爱见陆往清盯着手上学员的资料,快盯出个窟窿来了。

他便也凑过去看了看资料,是下位学员,姓名夏橙因,性别男。

除此以外一片空白,连张照片都没有。

“估计是节目组临时塞的人。”牛德爱道。

《追光少年》在节目开始前只公开少部分自带流量的学员,临时塞人这种事也不少见。

陆往清沉默,没说话。

牛德爱以为陆往清是在不满这些学员的水平。

他跟陆往清是旧识,关系不错,说起话来倒没什么顾及:“这届整体水平其实还算不错了,有几个是拉跨了点,但也正常,你放宽点心,这些孩子都还年轻,都挺努力的,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

“哦,对了,之前那个柳天星就不错啊,你给人家c也太打击人了吧。”

陆往清揉揉眉心,缓了缓神,一字一句道:“可能对这些孩子们来说是严格残酷了点,但我在娱乐圈那么多年,有自己的评判标准,我不会放宽的。”

陆往清在圈里的资历是没得说的,他这人就是做事认真,甚至有些死板,牛德爱也不好再说什么。

/

尽管本人毫无察觉,但在场不少学员都注意到了夏橙因。

这个敢迟到两个小时的学员,外形气质非常出挑,一看就是有扎实的功底,说不定就是传说中的“天生爱豆”。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猜测,至少这位学员给人前所未有的期待。

荧幕上亮起夏橙因的名字,几秒后,少年迈着游刃有余般的步伐走上台,立于舞台中央。

他还戴着黑色鸭舌帽,直到导师开口道:“可以把帽子摘下来吗?”

“好。”

少年抬帽檐,这时头上的聚光灯刚好闪烁了一下,再看清时,少年黑羽般柔顺的长发顺着漂亮的颈部垂下,止于锁骨处。

他拨了拨碎发,更清晰地露出五官和脸型。

“我叫夏橙因,今年二十三岁。”

声音如同气质一般清冷。

现场静默了一瞬,显然导师也有些惊讶。

这么好的外貌条件,居然是个素人,资料上的演艺经历一片空白。

导师牛德爱特地把眼镜拿下来擦了擦,确定没花。

他好像理解节目组为什么临时把这个叫夏橙因的孩子塞进来了。

娱乐圈帅哥美女遍地,夏橙因绝对是脱颖而出在天上飞的那种。

他的长相惊艳且大气,这两种形容词很难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一般足够惊艳的脸,细看难免有些瑕疵、过于艳丽,总归不够耐看;而足够大气足够耐看的脸,又难以给人视觉冲击。再或者就是两者兼具,却不够有辨识度。

而夏橙因两者都占了,同时无论是五官和气质,都极具辨识度。

通俗来说,牛德爱觉得夏橙因顶着这张脸,无论是在舞台上唱跳,还是去央视主持新闻联播,都毫不违和。

这长相,不论实力怎么样,直接出道都行。

更何况这孩子看起来虽然不太适应舞台,但不像大多数人那样惊慌,应该自身很有底气,实力便不会差。

上一个牛德爱觉得那么好看的人,还是坐在他身旁的陆老师。

不过陆往清给人的感觉跟夏橙因完全不一样。

陆往清是无可挑剔、有距离、甚至于是压迫感的。

而夏橙因这孩子气质虽清冷,却具有吸引人的少年感。

牛德爱戳戳一旁的陆老师,小声道:“你们俩都是女娲最眷顾的埃”

陆往清在看到夏橙因登场的一瞬间神色就变了变,抿着嘴,周遭泛冷。

此时闻言倒是看了牛德爱一眼,又默不作声看向舞台上的人,持反对意见的样子。

——我不是,他才是,他是全世界都眷顾的人。

陆往清心道。

面无表情的陆往清,盯着台上那人,心脏不争气地砰砰乱跳。

他不太明白夏橙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但好歹在冷战之后终于见到了。

几天不见,老婆还是那么好看,但又是不一样的好看,总之就是非常好看。

没人说话,老牌爱豆兼老牌主持人牛德爱才拿起话筒率先开口:“你好,夏橙因,能介绍得更详细一点吗?”

详细?怎么个详细法?

刚用眼神给了陆往清一刀的夏橙因也不敢问,他其实多少还是有点紧张。

平常他大多时候都宅在家,很少跟陌生人交际,第一次在这种场合自我介绍,没什么经验,只能按节目录制前导演跟他说的“尽可能多地展示自己”来做。

夏橙因清了清嗓,双腿并拢,站直,像小学生一样自报家门:“我叫夏橙因,今年二十三岁,来自n省s市,毕业于首都大学电子商务专业,喜欢上网、打游戏、看电影。”

牛德爱“噗”地笑出声,“首都大学啊,还是个学霸,不过这位学员,你不用那么紧张,我们不是查户口的。”

“我看你之前没有演艺经历,你那么好的外形条件,为什么现在才来参加选秀呢?”dance导师马芸问。

夏橙因弯起嘴角,眼中印出璀璨的灯光,“现在才是合适的时机。”

跟陆往清分手,能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时机。

马芸点了点头。

看来是养精蓄锐多年,瞄准了《追光少年》的大制作,准备一鸣惊人。

“那你准备了怎样的舞台呢?”

夏橙因淡淡一笑,道:“会给大家带来惊喜的舞台。”

马芸往前倾了倾,很是期待。

“那么,请开始你的舞台。”

夏橙因从容地从裤兜里拿出墨镜戴好,黑色的镜片挡住了神情,圆框的设计看起来复古又冷酷。

众人屏住呼吸,期待着这位黑马会给大家带来怎样惊喜的舞台。

只见夏橙因朝舞台下招了招手,很快有工作人员抬着东西跑来。

众人:还有道具,看来是高难度舞蹈表演。

灯光渐暗,只能看到夏橙因缓缓坐下,然后接过了什么东西。

气氛格外凝重,黑暗之中,众人紧绷着心弦,无人出声。

只听一道惊如鸟鸣的弦音,划破了寂静。

熟悉的旋律传来,灯光逐渐亮起。

舞台的正中央,夏橙因坐于极具设计感的现代方凳上,墨镜使他的脸庞看起来极具冷感,嘴唇唯抿,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矜贵公子,又如同一尊忧郁而又充满神性的雕像。

他双手握着有如剑刃般的长条状物品,灯光慢慢聚拢这两把剑刃竟是二胡!

众人:

这tm不是雕像是沙雕吧!

导师席上的陆某挑了挑眉,眼底浮现一丝笑意。

夏橙因显然沉浸于其中,手臂如波纹般轻轻摆动,奏出悲怆中又带着坚韧与不息的音节。

众人明白过来,这首熟悉的曲子竟是《二泉映月》。

在夏橙因的演奏下,弦音有如哭哑的喉咙,内弦外弦交融出天地绝唱。

他的脑袋时而微昂,时而低垂,随着旋律摆动,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指不断地在弦间跳跃。

周遭盈满怆然之感,主题变奏随着旋律的发展,时而深沉、时而激昂、时而悲壮、时而傲然,把人拉入50年代初,如见月恋水,水怀月,同辉水韵,佳景天成,唯一位忧郁盲人坐于泉边,细数心酸与痛苦,催人泪下、扣人心弦。

显然,这个舞台的境界不仅如此,只见已融入情景中的夏橙因嘴唇颤了颤,缓缓开口——

“听琴声悠悠,

是何人在黄昏后。

身背着琵琶沿街走,

背着琵琶沿街走。

阵阵秋风,

吹动着他的青衫袖”

在场之人,无不为之震惊。

这歌声,也,太、太拉跨了吧!

尚可的二胡伴奏也不能把夏橙因救回来了,在他唱完这首歌的时间里,调已经围绕银河系跑了三个来回,低音如超重卡车驶过,高音如轮胎打滑擦地而过。

刚才那个说话声音清冷悦耳听起来就是大vocal的人是谁,为什么唱起歌来会那么难听!!!

舞台结束,已经有人在镜头之下丧失表情管理,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

其实这唱的也就是普通难听水平,ktv遍地都是,但在选秀节目听到这种全开麦的普通难听水平还真是破天荒。

柳天星扶额,替夏橙因尴尬得脚趾挖出一栋芭比梦想豪宅。

惊喜,确实是惊喜,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惊吓。

夏橙因收拾好墨镜,站起身,把二胡递给工作人员,灯光也恢复正常。

导师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由牛德爱打破了寂静,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你这二胡不错,学了几年了?”

“学了两年。”

“嗯,不错不错”牛德爱看向马芸求助。

马芸犹豫了。

这歌声真拉跨拉到太平洋,但这孩子看起来这么纯善,痛批一顿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她清了清嗓子,只能道:“唱得嘛未来道路还很长,只能说勇气可嘉,嗯为什么会准备这样一个表演呢?”

潜台词:为什么要折磨我们?

夏橙因无奈道:“我的才艺只有二胡。”

夏橙因本来就是个跟艺术不搭边的人,二胡还是他爸喜欢听,中学的时候逼着他学的,节目开拍前一天才跟节目组敲定,也没来得及准备。

“嗯我们节目比较多元化,也是允许表演乐器的。”

夏橙因又道:“导演还跟我说,毕竟是选男团的节目,总要带点男团的东西,要求我加上了唱歌。”

我知道自己唱得很拉跨,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很好,勇气可嘉。”

马芸除了勇气可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扭头,试图向陆往清求助,毕竟狠话由陆老师来说最合适。

而陆往清刚刚环视一圈气氛不对劲的摄影棚,不情不愿地收起蠢蠢欲动、想要鼓掌给夏橙因排面的双手,完全没接收到马芸传递的讯息。

他抿着嘴静静盯着台上的夏橙因。

众人心中了然,看来是实在太差,陆老师不想费口舌评价了。

“那么接下来,我们给出评级吧。”

导师们迅速在身前的白板上写下评级,从左往右逐一亮出的时候,毫无疑问都是f。

意料之中失落的神色并没有在夏橙因脸上出现,反之,他对于导师们的评级非常认可,不住地点头。

夏橙因还是多少有点自知之明的,他除了脸可以说是一无是处,这个表演可以当成纯属娱乐,他已经做好挨骂的心理准备了,没想到这些导师还挺温柔。

“咦,陆老师,你的评级呢?”牛德爱见陆往清没动静,提醒道。

陆往清把视线从夏橙因身上收回,面无表情地在白板上划了三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