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里女配的路人姐姐 > 第15章 识破重生女的计谋

第15章 识破重生女的计谋


  下午四点十分,“铛铛铛……”放学钟声一响,每个教室里立马传来了同学们的欢呼声。
  高悦阳见郭老师走进办公室,这才走进教室回到座位上整理书包:“马同学,麻烦你给我说下老师都布置了什么作业。”
  “哦,好的。”马玉兰连忙又从布包里拿出本子,然后翻开记了作业的那一页递过去:“给,这上面记的都是,这回周末作业有点多。”
  高悦阳伸手接过:“谢谢啊,我很快的。”说完立马抄了起来。
  马玉兰客气的开口道:“不用谢,你慢慢记,今天轮到咱们俩值日了不着急。”
  高悦阳闻听此言手上的动作一顿,然后面露恍然:“你不说我还真把这茬给忘了,那我更得快点,不能耽误你的时间。”说完继续奋笔疾书。
  马玉兰“……”
  哎,自己的这个同桌哪哪都好,怎么就脸上长了块胎记呢!!
  片刻后,高悦阳把本子还给了马玉兰,教室内的同学正好都走光了,连忙快速打扫完卫生就一起离开了学校。
  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马玉兰,突然想起来下午在厕所听到的一件关于高悦阳的事情,连忙停下脚步转身想去告诉她一声,可哪还有她的身影,算了,下周一上学在说吧!
  高悦阳拐进通往大杂院的巷子里,刚巧看到高红霞与周玲玲一起走进另一道巷子的背影,她想也不想的就跟了上去。
  像高家所住的那种大杂院在这个地方有好些座,所以这里的街道小巷可以说是四通八达,如果对此处不熟悉,进去了都能把人绕晕。
  七拐八绕尾随了她们走了大约五、六分钟,一直到那两人偷偷摸摸的走进一座院内才停下。
  高悦阳根据自己刚刚脑海中浮现出来的记忆得知,这座院子原是几十年前,本县一个富商用来给下人打杂用的。
  自家住的那座院子和周围十几座四合院都是那位富商的,真是非常的富有。
  如今这一大片房子都归了国家所有,本县房管所又把房子分给了几个工厂,工厂又分给职工,所以就演变成了鱼龙混杂的大杂院。
  巧合的是,几个月前,也就是周玲玲重生的那段时间,传出了这里闹鬼的流言。
  啧啧啧,那两人还挺会找地方啊!
  可如今两人堂而皇之,无一丝害怕之色的进去了,想必是重生回来的周玲玲知道上一世的这里有什么秘密,亦或者那流言就是周玲玲故意传出来的。
  高悦阳眼睛一亮,该不会这里藏着啥财宝吧!!
  而且周玲玲现在那么穷,肯定还没有找到,想到这里,高悦阳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脸贼兮兮的表情。
  就在她贴着墙根思索间,里面也传来了那两人的谈话声,高悦阳立马竖起了耳朵。
  高红霞不敢往院内走,见周玲玲还在院内观察,连忙低声催促:“你放心吧,这里目前根本没有人敢来,听说孙家到了明年开村才开始修院盖房呢!”
  其实周玲玲是想借此机会看看,这里最近有没有人踏足过,她已经找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上一世孙家盖房时发现的财物,具体从哪找出来的当时并没有流传出来,难道在是从土里挖出来的。
  高红霞见周玲玲走回来,再也忍不住开口质问:“今天到底咋回事儿?高悦阳怎么会突然跑到火柴厂,我差一点点就成功了。”
  外面的高悦阳听了,心道果然如此,重生的周玲玲当然会知道今天博学高中会提前放学,所以才给高红霞出了冒领工钱的主意。
  周玲玲拉过她的手细声细气的解释:“你们博学高中有好些同学经过二中学校门口,能不被看见嘛,高悦阳又精明的很,同学与她一说就立马跑出去了。”
  说到这里,她也是很懊恼,愁眉苦脸的又道:“我是真没想到那么远的路,她会在半个多小时赶过去,早知道我能不想法拦着她嘛!”
  “呸,真是比兔子跑的还快。”高红霞恨的咬牙切齿,随即又面露歉意:“对不起啊玲玲,我没办法借给你钱了,我下个月也糊火柴盒,到时候拿了工钱再借你。”
  周玲玲微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谢谢你红霞,不过我已经管同学借到钱了,准备明天就去买书,你挣了钱就自己留着花吧!”
  听到这话,高悦阳心里不仅嗤笑一声,果然是个绿茶biao,惯会装作样子,讨巧卖乖。
  “真哒?”高红霞一脸惊喜:“那我明天陪你一起去买书,反正我在家也没事儿干,也不想看到高悦阳那个丑八怪。”
  周玲玲点点头:“嗯嗯,我约了同学一起,到时介绍给你认识。对了,我今天下午偶然听到有人说悦阳是作弊通过的考试。”
  高红霞一愣后,立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对呀,我咋没想到呢,期末考试卷可是好多人都做过呢,说不定高悦阳就是提前收集到了试题,然后轻轻松松就通过了。”
  “嘿嘿,”高红霞觉得猜的肯定对,激动的拍拍手得意一笑:“下周开学,咱们就等着看好戏吧,最好是直接把她开除回家,看到时我妈打不死她。”
  同时心中还暗搓搓的想,高悦阳一但被退学回家,洗衣做饭做家务的活又都会落到她的头上,这样一来,自己就又重新回到以前轻松自在的日子了,哈哈,简直太棒了。”
  正在得意洋洋的高红霞,没有注意到周玲玲低垂的眼眸里充满了算计与恶毒。
  ………
  高悦阳躲在巷子的角落里,冷冷的看着消失在拐角处的两人,不屑的撇撇嘴,不用想就知道关于作弊的流言是周玲玲搞的鬼。
  周玲玲真的是如文中描述的那般,是个心胸狭窄,卑鄙无耻的小人,和高红霞就是一丘之貉。
  不过,她们的亲密友好只限于此时两人的身家背景相差不大,一但有一个人发达了,另一人必会心生嫉妒。在巨大诱惑和利益面前,她们的友谊就会变得不堪一击。
  所以,高悦阳一直认为,不存在利益往来所去结交的朋友,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人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