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武逆焚天 > 第四千五百四十六章 难解矛盾

第四千五百四十六章 难解矛盾


开始的几个问题,殷无流是专门挑选出来,一方面他自己也的确对这些问题的答案感到好奇,另外一方面他需要借助这些问题,来摸清楚平台凤雀实话与谎话的反应。

发现谎话当然只是第一步,更进一步就是通过警告和恐吓,让平台凤雀放弃说谎。

只要对方开始吐露实情,那么后续的问话,也自然水到渠成,因为一旦开始说实话,后续的思想上也会形成一种惯性。

‘反正都已经说实话了,没有必要再去刻意编造什么谎言,而且被发现自己还要承担危险和伤害。’

因为这样一种心理状态产生的效果,平台凤雀会自然而然的开始说实话,殷无流只需要专门考虑询问什么问题就可以了。

然而事情真的这么简单么?显然并不是,平台凤雀本就有着不俗的智慧,其在面对殷无流的时候,也从未放弃过寻找应付这种询问的方法。

也多亏了殷无流有那么一点点疏漏,让它提前发现,对方能够识破谎言的依据,是因为自己在编造谎言时,身体内的一些机能上的变化。

平台凤雀无法做到,在自己说谎的时候,身体内也毫无任何变化,可是它非常聪明的换了一个思路,那就是用谎言来遮掩谎言。

不是纯粹的说谎,而是对事实有一些不大的篡改,而且这种改动有两处,有的时候会有三处乃至四处。

当然,其中篡改的地方越多,一次叙述的内容便要越长,只有这样在殷无流察觉到问题的时候,平台凤雀可以直接将准备好的其中一个篡改回答,以正确的答案抛给殷无流,如此便掩盖了其他的篡改的答案。

平台凤雀找到了最适合的沟通方式,只不过每一次回答问题的时候,也不得不多将许多信息都揉到一起。

因为信息量必须要扩大,才有可能往里面掺杂更多的篡改的消息,所以殷无流获得的真实的消息也变得越来越多。

最初的时候殷无流,倒是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可是随着问答的越来越多,而平台凤雀那略显啰嗦,却又实实在在抛出答案的方式,倒是让殷无流获得了不少有用的讯息。

再加上平台凤雀回答问题的时候,它也只是敢稍微篡改一部分,却不敢直接撒谎。因为如果彻头彻尾的说谎,会立刻就被殷无流给揪出来。

如此一来殷无流其实等于获得了大量信息,和很少一部分经过了篡改后的讯息。殷无流稍微衡量以后,便没有再与平台凤雀计较,而是默认了对方这种回答的方式了。

其实殷无流所好奇的事情很多,对于眼前的生有四翼三足的凤雀,对于这处汇聚了规则的石柱,还有石柱顶端连平台凤雀都不太了解的平台。

另外还有这空间的情况,其中存在的各种生灵,它们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为什么被杀后自己能够从中获取好处。

有些问题殷无流倒是立刻就获悉了答案,有些虽然被篡改,但是无足轻重的一些讯息,哪怕是被稍微篡改,殷无流也没有太过在意。只有一些他非常重视的问题时,他才会多次询问,从而获得更加真实一些的答案。

往往这个时候,平台凤雀也不会再耍花招,毕竟自己的安全,甚至于小命都握在对方的手中,如果能不撕破脸,还是保持现在这种状态要更好一些。

只要平台凤雀能够在出现矛盾时退让,那么殷无流也不会太过分,毕竟双方接下来还是要以合作的方式共同面对眼前的环境。

殷无流对于周围的环境,已经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和认识,到最后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并不是他不好奇,也不是他不想要了解更多,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想不到该询问些什么问题了。

一方面更加深入的问题,需要建立在一定了解的基础上,殷无流也必须要深入了解一些情况后,才能够知道自己该问些什么。

“你对于这云团,都知道些什么?”殷无流目光转向周围,开口询问道。

“不知道。”

平台凤雀回答的斩钉截铁,甚至没有一点点的犹豫,基本上就是没有殷无流那种,能够探查其身体内变化的手段,也能够看出来凤雀并未说谎。

对于这个答案,其实殷无流倒也并没有感到意外,事实也基本上就该是这样,否则平台凤雀之前,也不会表现的那么谨小慎微,甚至于既不敢轻易走动,也不敢随便向外探查。

所以殷无流基本上,也就只是随口一问,而接下来才是它真正想要获得答案的问题。

“你刚刚对周围探查,都有些什么发现?”

没有等平台凤雀给出回答,他立刻就又补充了一句,道:“希望你能够明白,现在大家是合作关系,如果这个时候还打算有所隐瞒,那可就有些不知死活了。”

其实此刻的平台凤雀,还真的在思考着,到底该如何回答殷无流提出来的问题,或者说它习惯性在考虑哪些是稍微篡改后,也不需要担心会被发觉的。

然而殷无流那略带警告的传音来到,平台凤雀下意识皱紧了眉头,并忍不住深深凝视着对方的双眼。

在这种彼此间的凝视中,双方以一种另类的方式沟通着,这既是一种试探,也是一种交流,双方其实都不是傻瓜,很快便已经达成了默契。

“这里从外表上看去,似乎是大片云团,可实际上这里属于一片空间,我不敢肯定,只是感觉上像。”

在互相凝视了片刻后,平台凤雀的目光微微有些变化,那种变化并不太明显,但是却能够隐隐感受到其内心的波动。这之后的传音,也显示出是它这种心态变化之后的结果。

殷无流不仅通过表面的观察,同时也在探查着,其身体内部的各种变化,如此对方在讲述的时候,他就已经能够迅速做出判断了。

虽然不太想承认,可是殷无流能够判断出,平台凤雀刚给传递过来的消息,竟然是非常真实的,其中甚至没有半点的遮掩和篡改。

如此一来关于眼前这云团,殷无流所能获得的讯息少的可怜,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有获得信息。

“那么你都尝试了什么方式进行探查?”

这番话刚一问出口,殷无流就觉得有些不对劲,那平台凤雀更是用十分怪异的目光在望向自己,好像正在说,‘我都使用了什么方法,难道你还不清楚么!’

殷无流的脑海当中,很自然的回想起来,平台凤雀之前所展现出来的那些行为。特别是当它在行动的时候,曾经被自己专门嘲笑过,能够有什么收获才是咄咄怪事了。

“必须要改变方法,你对这里的环境必须要运用新的试探方式,否则纯粹是在浪费时间。”

殷无流才刚刚传音完毕,平台凤雀就立即表示反对。“你在耍我不成,这片环境到底有多危险你到底知不知道,不论如何我也不能用我的性命去跟你赌。”

“哦,这么说起来,你是知道这片环境是非常危险的了?你知道的情况,倒是还有这么多,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又或者是……没打算告诉我啊!”

平台凤雀的眼神有着明显的变化,它似乎有些愤怒,但还是主动的压抑和克制着,它知道自己的处境,所以也不敢轻易让自己的情绪暴露出来。

“你知不知道一切未知的才是恐怖的,你什么都不了解,就让我去试探,那不是就让我去死么。

我的确不了解这里,但凡是与这平台有关的一切,都存在了巨大的风险,我至少还知道这一点。”

平台凤雀的激动没有作假,同时他对于周围的一切,也同样没有作假。而它对于这云团没有太多了解,也确实是实际情况。

听到对方的传音,尤其是在确定过平台凤雀并未撒谎以后,在殷无流内心中过去产生过的疑问,又再次浮现出来了。

记得刚刚进入这片空间的时候,殷无流便留意到,在这片空间当中。平台凤雀虽然精神高度紧张,可是它的肉体却相对来说比较放松,那种感觉好像对这周围的环境,还是比较适应的。

当时殷无流就非常奇怪,因为其精神和肉体的表现,那根本就是自相矛盾的。只不过当时刚刚进入这片环境,殷无流看准了这是使用万雷归引的大好时机,所以它便将自己对这部分情况的疑惑给压了下去。

直到这个时候,面对殷无流的这番传音以后,他这才再次将当时的疑问又重新捡了起来。

‘这种矛盾明明不应该存在才对,可是它们就这样出现在了凤雀的身上。若不是它隐藏的太深太好,那就是它自己都未曾发觉。’

目光闪烁间再次看向平台凤雀,随即殷无流就下意识摇了摇头,‘不对,它不可能掩饰的如此完美,否则我也不可能发觉它之前的谎言,而且如果真的能够掩饰,它又何必暴露出自身矛盾的一面,这是最容易引起我注意的地方了。’

“也就是说……”

口中轻声嘀咕了一句,就在他一句话未曾说完之际,殷无流御雷诀功法骤然一变,赤衍雷毒毫无预兆在平台凤雀的身体当中爆发开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