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霹雳之武道风云录 > 遗宝现世

遗宝现世


  云飘渺回到学海无涯,就听学海各位门人议论教统继位人选,以及即将要召开的六部公选。

  云飘渺心想“看来学海之中有心人还挺多,不过曲怀伤你们是不用想了。这个人才我杀戮碎岛要了,省的到时被太学主给砍死了”。

  云飘渺觉得自己来苦境这么久,戢武王,镶灵肯定很担心。到时让曲怀伤带信回去,有如此人才相信戢武王不会太过愤怒。云缥缈是真怕戢武王不管不顾,提着或天戟来找他聊聊啊!

  云缥缈走到竹林深处,对正在练琴的月灵犀说道“执令,几日不见真是想死我了,没有你在身边我真是太孤单了”。说完上前拥抱住月灵犀,月灵犀哪里遇到这种情况,下意识运功要把云缥缈震开,却不料云飘渺一点感觉都没有,还越抱越紧。

  月灵犀修为不错,但跟云飘渺相比就像没修过武学的平常女子一样。毕竟云飘渺这货是穿越者,体内本源之力不断提高他的功体资质以及悟性。虽然打不过六天之界的弃天帝本体,但跟降临人间的弃天帝也是可以比划比划的,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月灵犀怒道“你还不放开”,“以前怎么没发现执令身上香气浓郁,真不愧是绝色佳人哪!我对执令仰慕太久了”云飘渺笑着回答道。

  月灵犀说道“你只是出去几日,怎么变得如此油腔滑调,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是这样无赖的人,离开吧!我要休息了。”说完就转头回房间了。

  云飘渺心想“我本来想在学海无涯多待些时间的,结果现在学海要乱起来了,只好非常之时就行非常之事了”。

  云缥缈是故意刺激月灵犀的,现在不说开,以月灵犀那性子是不用想了。她跟曲怀伤不就是这样才错过了吗?不过既然他出现了,曲怀伤他要,月灵犀他也要了。男人做什么选择题,英雄美人他全都要。

  月灵犀回到房中想起刚才之事,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她又仿佛回到以前她与曲怀伤相处的日子,也想到两人的结局。

  月灵犀自语道“我该怎么办呢?我应该跟他说清楚。”她心中暗下决心。

  月灵犀当下打开房门对还在院子里的云飘渺说道“云飘渺你作为学子以后…”月灵犀话还没说完就见云飘渺突然出现眼前,将她逼到门口,云飘渺一只手扶着门静静看着她,随后便吻了下去。月灵犀现在脑子里空白一片,礼教森严的她怎么会知道“壁咚”这个撩妹神技。

  月灵犀再恢复意识,云缥缈人影都不见了。

  此时云飘渺坐在自己的摇椅上一脸回味道“嘿嘿,霹雳世界的女子思想被礼仪教化所限制,的确是温柔如水呀!要是在前世这一下还不被告非礼。哈哈”。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议论之声“罗睺戒玺,希望号角,高岭之花这是什么东西”,“不知道啊现在武林中到处在寻找这三样物品”。

  云飘渺听后心想“奥,死神三宝出现了。那阎王锁跟天狼星也快要出场了”。

  阿虚夜殿中,夜族众人齐聚在一汪清泉处,泉水中一朵黑色莲花静立。随着夜族大祭司口中祭语结束,黑色莲花将要绽放了。

  同一时间,在一片树林中两道身影端坐,身前象棋棋盘上,一子未动。这种情况过了足足半月,正是火中雪与狂河冰烈两人。

  狂河冰烈看着眼前美人心里想着“我真聪明,想到下棋这个方法,以思考棋路为由,跟小雪姑娘独处,哈哈。”却不知远处一柄长剑缓缓冒出火焰并且越来越盛。

  狂河冰烈拿起手中黑色将棋,放来放去,磨磨蹭蹭。最后竞直接放到对面火中雪的红色摔棋上,说道“这样走就对了”。火中雪还未说话,旁边长剑之上火光冲天,一道身影将长剑拔起收回剑鞘内,说道“我看不下去了”随着诗号大步走出“杀人不放火,造桥不铺路,报恩报仇不二做!”。

  居然是早已死去的不二做再现尘世了,不二做上前一脚踹飞棋盘。火中雪化光飞走,狂河冰烈说道“小雪姑娘,别走啊!我不认识这个野蛮人啊!”不二做说道“放心她会原谅你的”,狂河冰烈欣喜道“这是真的吗?她会原谅我的哈哈”。不二做这时说道“原谅你,那就奇了”。

  狂河冰烈说道“你这个恩将仇报的不二做,为什么要这么做”。不二做说道“追女人不是这么追的,一点男子汉的气概尊严都没有了”。狂河冰烈怒道“你真是欠揍,你不害怕我揍你一顿吗?”不二做回答说“害怕,那就奇了”。狂河冰烈怒声道“回天下雪再找你算账”,不二做反击道“怕你不成”,说完两人一起离开树林,返回天下雪。

  学海无涯之内,云缥缈在听到死神三件宝物之时就在回忆前世看的霹雳剧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