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霹雳之武道风云录 > 云飘渺

云飘渺


  悬挂无数尸骨的吊尸壁,赭杉军今日来到这里,欲唤回昔日故友。

  “高人配神剑,这回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吗?”孽角看着眼前,一身红色道袍的赭杉军问道。“黑狗兄的回忆唤不回曾经的你吗?”赭杉军回应道。

  两人话不投机,赭杉军见唤不回昔日兄弟,当下不再犹豫。举手便是玄宗绝式,“天极圣印,真极烈焰”。孽角同时发招应对,“孽之爆,穹之野。”

  两股力量一正一邪,正气化圣掌,邪气化魔神,力量交汇,结果竟是邪气克正气。

  赭杉军顿时口吐鲜血,后退数步。孽角轻蔑的说道“就这样,也想要替天行道,真是自不量力”。

  赭杉军运转周身真元,压制伤势,看向孽角说道“赭杉有一剑,紫霞任涛澜,道心叹不出,並地起霜寒。”他轻声一喝,道门神器紫霞之涛,应声出鞘。

  孽角见此,真元提升,周身黑暗邪气爆发,天空秧云笼罩,无边邪气汇聚而来。孽角双角现出虚影,直入云霄,吸收庞大邪气提升功体。

  “横之逆”孽角率先发招,赭杉军挥剑直刺“天地不平怒风雷”强招相对各自受创。

  “赭杉军,此招完纳你的劫数,黑之极”孽角运转全部黑暗力量,胜负尽在此招。“苍天当立,玄宗秘式,天涛地浪,紫霞开光”赭杉军也倾尽全力,使出玄宗绝学,他周身火焰升腾,天降霞光,化为一道巨剑飞射孽角。孽角所发之招也化为魔刀,直扑而来。

  最后一招,最终一式。身影交错,极招过后满目苍痍。孽角身上缓缓流出鲜血,嘴中沉重的呼吸象征他伤势沉重,跪地的赭杉军,长剑断折,无数暗劲爆发,周身血液喷洒。

  “黑暗再久,终有见到光明的时候,孽角我相信你”赭杉军艰难开口。

  就在赭杉军将亡之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右手剑指闪动,封住赭杉军身上穴位。左手运起一股庞博真元,欲将赭杉军救回。

  “你是何人”孽角看着眼前之人问道。“吾名云飘渺,此人性命吾保了,有缘再见”说完一阵风吹过,两人消失不见。

  嗯嗯,孽角活不了多久。小军我要把你送到哪里救治呢?有了,去鹿苑一乘吧!九界佛皇还要过段时间出世。云缥缈心里想着就向鹿苑一乘飞去。

  黑夜笼罩,玄宗六弦之首,苍站在湖边,施展术法要一探天机。突然内心一震,一股不安之感涌上心头“嗯?”。

  恨长风走到苍身边问道“发生何事,为何神色有异”,“吾本施展天机之术,探查未来之变,却有一股不安之感,我担心赭杉军出事了”。“担心无用,现在首要之事就是修成阵法,阻止弃天帝毁灭第三根神柱”恨长风说道。

  寒风刺骨,北越天海之畔今夜正道高手汇聚,一抗弃天帝神威。天空黑云聚拢,弃天帝从天而降。看到眼前阵势,弃天帝说道“苍,你摆出这种小阵是要自取灭亡吗?”“弃天帝,灭世之行为就算是神也会遭受天遣”苍回应道。

  “愤怒吗?那就让吾看看人类的韧性吧!”弃天帝言语挑衅,更是蔑视天下众生。

  北越天海之战,正道群侠为护神柱,殊死一战。天罡剑奇阵可以抗衡神威吗?弃天帝欣然接受人类的挑战。

  弃天帝右手一挥,一股滔天神焰飞射而出,却见紫宫太一运转太极玄心法,奋力一档,叶小钗同时运功相助,苍在一旁护持众人“苍天极”,众人协力挡下了第一波攻击。趁弃天帝回气之时,月漩涡,羽人非竞同时攻击。

  “唔”一声赞叹,是愉悦,更是神人之战的正式开始。

  只见天罡剑奇阵四象相连,封锁弃天帝周身,只见弃天帝不闪不避,尽挡众人之招。就在此时叶小钗手中魔戒干扰,阵法出现破绽,众人见状,全力攻击弃天帝。苍再出极招“伏天王,降天一,古弦怒云极”一股磅礴剑气攻向弃天帝。

  弃天帝手一挡,却被剑气攻破护罩,弃天帝首次见血。只见弃天帝一声“放肆”神威爆发,天罡剑奇阵顿时被破。

  紫宫太一飞身攻击弃天帝,却被弃天帝护身气罩吸住,无法动弹。眼见紫宫太一死期将至,这时天外一道剑气射来,强行分开紫宫太一。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一声诗号传来,一身蓝色侠衣的云飘渺出现在众人之前。

  “弃总,这些人我保了,请你高抬神手”云缥缈对着弃天帝笑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