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谁为不平事 > 第十五章四方势力(完)

第十五章四方势力(完)


  《森然龙雀功》是当今武林之中一流的武功法门之一,乃无石老人集毕生所学独创。无石老人生于齐末乱世,曾为齐国大将,后隐于山林,号无石,其人极为擅长用兵,分别作兵法《奇攻论》以及武学秘籍《森然龙雀功》各一部,纵观一生无论是领兵作战还是与敌将单打独斗都未尝一败,盖其败因,乃朝中小人作祟,为上疏远,故免之。其所创《森然龙雀功》共分四部,分别包括心法一部、拳掌招式一部、步战一部及马上战法一部,招式诡异,变化多端,全凭施为者的心意,是以遇弱胜弱、遇强更强。

  “惭愧惭愧,一等一已经不敢称了,吾辈学艺不精,虽然师父全心全意地教导,却仍只学了点拳掌皮毛”,事到如今,万孙虎竟是忽然以礼相待起来,似乎仅仅只是为了回报刚刚蒋新舟那一言之赞,“既然是各有所求,那今日便让你尝尝这森然龙雀功的诸多变化,只是老朽年岁已大,怕是……收不住手!

  随即眼神变得极冷,寒声道:“若有死伤,还望海涵。”

  ……

  小楼。

  黑影身形极为诡异地冲杀过来,只见那些守卫就如同纸片一样被撺起,然后飞扬起来……眨眼间已有十几人被他虐杀,且无一不是开膛破肚、身首异处,竟连一个活口也没有。剩下那百八十人见了他也无一不是惊骇交加,小腿打战,连还手的勇气都没了。

  “上……上啊!”又是督战的喊声,可那下令之人却更为不堪,摇摇晃晃、声音打颤,自然没有威信再号令众人。

  “逃…逃啊!”终于,有人开始忍受不了,精神防线崩溃,零散地逃了起来。谁知刚跑了没多远,便被那先前开口说给赏银的大头目一刀砍倒,惨死在溃逃的众人之前。

  “再有临阵逃脱者,犹如此人!”

  谁知被那黑影闻了讯,竟是极尽辗转腾挪之功,眨眼间就穿过了人群,几乎是几个呼吸就蹿到了这头目身前,一双铁掌好似催命的阎王,这就要穿了那人的胸膛。

   那人却也不是好相与之辈,只见他一手钢刀舞的密不透风,竟是抬刀挡住了那黑影的攻击。铛铛!一种击中钢铁之声传出,却是那刀与肉掌相撞而产生!

  “魔罡功!”那人惊诧道:“是你!”

  话还未落,这黑影又是一掌爪来,那人下意识地一刀砍向黑影胸膛露出的弱点,铛!又是无用功,二人随即一闪而过。

  “不错,是我。”那黑影手里抓碎一个跳动的事物,“叫张成泽那个狗东西滚出来,就说王奇前来讨债!”

  扑通一下,那人应声倒下,这一击也彻底打碎了众护卫的士气,若是这百八十人齐心协力,王奇被关许久又重伤刚愈,自然不会是护卫们的对手,可没了督战之人,他们竟是分离崩析,各顾各地逃命去了,哪里还会共同对敌?

  那王奇眼见众人四处逃窜,竟是迟迟未见张成泽的身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可突然之间,只见他眼神一动,往人群中一个方向奔去,毕竟谁让李寒酥背了个孩子,在众人之间最为显眼呢。

  只见那王奇动作极快,即便李寒酥本来就以轻功自傲,可无奈还背了个庆欢,自然比不过他,不过十几个呼吸就被王奇渐渐追上。

  “小子,给我停下来!不然掌毙了你俩!”王奇怒斥道,他心里有数,这人穿着帮派衣服,连逃命都要护着那小子,说不定那人就是张成泽的儿子,要不然也是个重要人物。

  李寒酥眼见逃不过追杀,只好一头冲进巷内的一间小屋内,却见他进门的一瞬间,顺带向后踢了下房门,那木门应声关上并成功阻挡了王奇几息的时间。

  砰!房门被应声轰开,只见那王奇好似猛虎巡狩一般,有恃无恐地走了进来,却正巧看见那李寒酥,双手相和,左手倒握剑把向下,右手正握相平,接着是一个标准的虎腰猫步,半蹲着朝向他前方。

  “你这功夫……古怪!”那王奇竟有几分好奇,看似有几分戒备,实则是根本不以为意,只道这人有几分胆气,招式怪一点,却不过是螳臂挡车,不足为惧罢了。

  “看在你忠心护主的份上,把这小孩交给我,我留你一命”,说着眼神看向那脸色煞白的庆欢,冷笑了一下,似是由了那张成泽的原因,见了任何与其相关之人,都恨不得生啖其肉。

  “前辈,我们应该无冤无仇吧?何必苦苦相逼。他只不过是个孩子罢了,有什么仇怨也该无关了。”李寒酥紧紧把庆欢护在身后。

  “无冤无仇?!哈哈哈哈哈,好一个无冤无仇!”那黑影闻言徒然狰狞起面目,“张成泽那个狗东西,把我困在那暗无天日的地牢里整整七年!你知道这七年我是怎么过的吗!?”他几乎是痛斥着说道,“你却说是无冤无仇?啊!!?”

  语罢,精神竟是有几分失控!

  “前辈,你冷静一下,他也是受苦之人,是被张明泽掳来换钱的!”李寒酥赶忙解释着,“如有半分欺骗,叫我死无葬身之地!”

  见他声音相貌都是如此熟悉,那王奇渐渐又恢复了神智,“是你?地牢的小子?”,他这时终于认出李寒酥来,转而却是又狞喝了一声,“你也该死!”许是记起了先前李寒酥出尔反尔之事,随即不由分说一掌劈来。

  李寒酥见此情景连忙一个前滚避开,心中却是大骇,眼前这相貌堂堂的男子竟就是地牢被困之人!他没有死!?而且这先后样子差距实在太大,叫他不能不惊。

  铛铛铛!李寒酥疲于招架那王奇的铁掌,竟是步步陷入危机,眼看就要重现那开膛破肚之事,却忽地见他精、神、气集中一摒,接着有种不明不白的感觉从周身溢散出来,竟是让那王奇察觉后,主动停下了攻击。

  “有古怪!”王奇心中暗道,随即又定睛细看了下,喃喃着:“不该是这样……不该是这样的……真是邪了门了!”

  只见那李寒酥依旧是摆了一个奇怪的姿势,与先前的有些不同,只见他双手送出,两把铁剑被他握住藏在小臂下面,剑把直指他王奇,整个人就好似一柄出鞘的暗剑,让人乍看几眼还不觉如何,可一但放松警惕便感觉如芒在背!

  “小子!”

  他终于不甘心地问道:“你怎么可能没有半分内力!”

  ……

  外巷。

  只见那万孙虎与蒋新舟你来我往地交起手来,二人出手之际俱都是虎虎生风,那蒋新舟不知又使了什么奇功法门,一双拳掌被气血充的通红,招式也大开大合地朝那万孙虎砸去。

  那万孙虎也不慌乱,一招一式浩气磅礴的拳掌照样打回去,一掌接一拳,一腿还一脚,竟是硬生生地把那蒋新舟逼得毫无便宜可占!

  那姓蒋的也知再继续下去也必定是毫无战果,只见他徒然收起架势,瞬息之间就完成了气息调换,转眼间打得竟又是另一种拳法了,说来这蒋新舟也不愧是淮王手下第一儒将,仅这一手调息的功夫就不知远胜那张成泽几筹了。

  却看那万孙虎,竟也丝毫不受影响,龙雀功也并非名不其实,果然变化多端、随心所欲,蒋新舟换了一手难缠的功夫,他万孙虎也立马跟着变了起来,一时间乾坤颠倒、日月无光,二人俱是飞身跃起,以化劲打奇招、用柔功对绵掌,霎时间不知交手了多少个回合,真是平分秋色,各有胜负。

  砰,二人又对了一招随即分了开来,“森然龙雀功果然名不虚传,在下自诩习全了武林大家的绝技,加在一块竟都比不过你一人!”那蒋新舟浑身大汗淋漓,他这一次交手足足展现了四五种拳掌功法,竟是博学多闻至此,足以见其才。

  只见那万孙虎同样吁吁直喘,显然也消耗极大,脸上却笑得灿烂,“打得痛快!再来再来!”他金盆洗手已久,如此一般毫不留情地与人过招已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呼呼!二人这一次竟是舍弃了所有招式变化,硬碰硬地拼掌比试起内力来,只见他们二人周围竟是刮起了一阵旋风,随即越刮越大,隐约有撕碎衣物之迹象,这两人却浑然不知,沉浸在角力之中。

  却说那张成泽见此情景,不由得动起了歪心思,只见他趁二人对拼之际悄悄藏入那蒋新舟的视觉死角,随即掏出来一把袖珍小弩,别看只有巴掌大小,用材技法却是一等一的好,射程足足有普通弓箭一倍还多,是他去年“交货”时跟金人买来的东西,花费了有200两银子,用时只需把五根长针一样的箭次序插上便可使用,原本是他用来靠出其不意救命的东西。

  只见那张成泽暗暗瞄准了那蒋新舟的背心死关,想了想似乎是承担不起淮王的怒火,又偏了偏指向了他的右后臂,正好也是个弱点,接着嗖嗖嗖,竟是毫不客气地全射了出去!

  “卑鄙!”后面的蒋贺见此忍不住大喝一声。

  那蒋新舟果然并非常人,要是一般人十回也得中个十回,他却全然发现了,忍着内功不畅导致内伤之际,向后全力跃去,极尽了腾挪之事,竟是只中了一根箭矢,当然,与万孙虎没有继续追击也有关系。

  只见他忍痛拔出右臂上的小箭,旋又调息起内伤,蒋贺及其身后众人见此连忙摆起阵势为他护法。

  “卑鄙!”说话的却是那万孙虎,见他瞠目欲裂,好似要活吞了那张成泽一般

  “我也是想……”,那张成泽唯唯诺诺地说道。

  “闭嘴!”万孙虎却不给他留情,“老子用本事就能压他,用你插手!?”

  或许是那蒋新舟受伤不重,见他缓缓站了起来,拱手道:“今日是蒋某失手了,怪不得别人”,看似堂堂正正,其实先前暗中早就吩咐过了,待会儿便有大军入界,此刻不过是虚与委蛇,好拖延时间罢了。

  万孙虎闻言愈发脸红起来,却是不好发作,他有心今日道个平手来日再争,却又不好交代,只能悻悻作罢。

  “把那小子交给我……”

  话还没说完,只见那小巷空的最后一处,竟也急匆匆地冲出几十个军士,还有唱名的先锋,只听他朗声道:“镇北将军赵峰到!闲人避退!”

  事到如今这小小的巷子里竟拥挤了四队人马,真有“天下大变,始于此矣”之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