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谁为不平事 > 第一章风雪游侠

第一章风雪游侠


风雪裹挟着那被围在人群中的,好似孤岛一般的男人,不断袭来的酷寒和冰霜终于使得他那铁杆一样矗立的身形,也摇晃了起来。

风雪声太过嘈杂,人们只能隔着很远地听见他的叹息:

“啊,啊……又是雪天了呀……”

… …

初春。

飘渺的雪夹在雨点里零星地下着,温润和清冷同时附在耳边,就像阁楼里待嫁的女子在悄声地诉说着春怨……

小河边坐着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男孩,只见他聚精会神地盯着水面,只用树枝一挑,那些迫不及待、好不容易等到冰面融化出来呼吸几口新鲜空气的小鱼儿们,就被他轻易地拽出了水面。

“哈哈哈师父,今天可以吃烤鱼了!”

男孩兴奋地喊着,邀功一样把手里的鱼儿高高地举过了头顶。

可与平常大不相同的是,师父今天只是面色沉静地看着他,那神态那样子,像极了他小时候不小心弄丢了师父珍藏的剑谱那样认真,让他不自觉地就打了个冷颤。

“难道说……师父又便秘了?”

想了想似乎最近确实无甚过错,又结合起平日里师父医术上的言传身教,男孩顿时“明白”起来,只见他闷不作声地走进药房,挑选了些不知名的药材,当着师父的面好似不经意一样随手扔进锅里。

接着眼神故作姿态地注视前方,说道:“其实偶尔吃点药膳也不错嘛……”

说完,暗地里却小心地端详起师父的脸色。

只见向来一幅高人淡漠模样的师父,这时却极力地按捺着颤抖的身体和磅礴的内力,脸色也瞬间燃起红晕:

“你给我闭嘴!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为师这是严肃的表情,不是便秘的表情!”

“果然!”见此情形男孩不为所动,甚至心中还为自己的善解人意暗赞了一波,嘴上却连忙答道:“是是是,是徒儿的错。”

话音刚落,只见师父的脸色却徒然泄了下来,他沉默了一会,接着又无奈地笑了笑,仿佛这时他才真正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小二啊,再这样下去也没有意义,为师知道你孝顺,但是师父不可能陪你一辈子的,下山去,去好好活一次吧……”

“我不,我哪都不去,师父一个人笨手笨脚的,连羹都不会做,我下了山,师父是要饿死在山上的!”那少年执拗着不肯。

闻言老头的脸色又黑了三分,却还是耐着性子说道:“听为师的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师父有师父的,你有你的……只是下山以后一定要记住十二个字:不管闲事,不轻信人,勿论死活。”

“我不听,我就要留在……”

不等男孩的话说完,就听师父突然大喝了一声,“你走是不走!”

“不走!”男孩倔强着。

“不走就是欺师灭祖!”

“就欺了!”

闻言那老头忽然狞笑了一声,接着就变了脸色,好像之前的和风细雨全是装的一样,“是我的错,竟然跟你小子讲道理,你这个记吃不记打的倔驴,接我一掌先!”

见此情形,长年遭受淫威的男孩瞬间就变了脸色,下意识就矮了矮身子,却还是挡不住那一掌贴来,可师父那铁掌彼一贴上就化了巧劲,接着又往前送了一送,少年就毫无办法的连滚带爬的倒在了地上。

少年实在没有办法,可是还想再努力一次,只见他故意在抽泣声中慢慢地挪动着步伐,好像在最后的几刻钟里也要多留恋一会似的,并试图以此让师父回心转意,可是终究还是慢慢地,脚步一深一浅地走向山下去了……

唯独剩下师父目光复杂地盯着那个背影,伴随着已经变得有几分潮冷的春雪,那个倍显衰颓的老人孤郁地叹着:“谁道空山不知时,但见岁寒向春去。可知前景难知人,终为世上两般事……”

… …

聚福客庄。

近日里,不论是南来北往的游侠还是绿林里的豪强都像闻见了腥味的山虫虎豹一样,纷纷汇集到此地,使得这即使规模不小的酒馆里,划拳声、呵斥声和打骂声也不绝于耳了。

坐在角落里的一位粗布短打装束、看起来脏兮兮的少年撇了眼刚进门的几位好汉,狡黠地笑了笑,接着不动声色地悄悄靠了过去。只听到他们低声谈论道:

“徐大哥可到了?”

“还要一些时日,徐大哥在江南给朝廷的鹰犬盯上了,要脱身还得费些功夫。”

“不愧是徐大哥,戏耍这些狗官犹如探囊取物!”

“就是就是!看来这次的大买卖算是万无一失了!”

“哈哈哈哈,来!我先敬兄弟们一杯,预祝这次徐大哥马到成功!”一交流完,坐在上首的虬髯大汉终于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接着咧着嘴端起了酒碗,这就要海饮一杯。

“且慢!”,忽然有人厉喝一声,站了出来,“我看阁下生得一副破烂长髯,使得九环大刀,想必就是经常在扬州烧杀劫掠大户人家,因而臭名江湖的狮子狗牛莽吧!”人群顺着声音看去,说话人竟是一位儒生打扮的白净小生。

“混账小子!江湖上但凡有名有姓的,哪怕是紫林双侠,敢不尊称牛大哥一声狮子头牛莽!你竟敢在这儿放肆,看我过会儿捉了你,定教你你好好尝尝我这剔骨刀的厉害!”牛莽身后一个拿着剔骨牛刀的小个子阴厉着脸道。

说着,就要过来拿这书生试刀,可还未近身,只见满天剑影飘过,就好似昙花一现,美的不可方物,而那小个子也应声定在那里,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才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死了!怎么回事……”周围传来惊呼声,而且明明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在那位书生手中却好似做了一件风流雅事。

“紫林双侠都要给你面子?哈哈哈哈,简直不要太贻笑大方啊!”那书生嘲笑着。

这时牛莽阵营里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头头才缓过神来,也张着大嘴看向面前,说道:“大哥,他……他好拽啊……”

闻言牛莽脸色就先黑了三分,却是不去理会,皱着眉头看着那书生,“传闻淮北快剑蒋贺,绝技落鸿书生剑,瞬息之间刺击水鸟,尤让其飞而不觉,直至翱翔数里才命丧而死,果然名不虚传,只是阁下出手……未免有些太重了吧!”

“哈哈,重吗?我看一点都不重,这人可是口出狂言,要教我尝尝他剔骨刀的厉害呢!”

“混账!”牛莽身后那几人好像是为了挽回面子,这时忍不住出声怒喝,却被牛莽拦住。

“你们不是他的对手,而且这蒋家有财有势, 现在得罪他容易坏了大事!”说着朝那蒋贺拱了拱手,“蒋公子,山不转水转,今日我无心于你争执,希望你能见好就收,咱们后会有期!店家,结账。”

话语刚落,就把手伸向腰间去取钱袋,谁知一摸之下才发现,那钱袋不知什么时候被调了包,变成了烂布包着几块破石头。牛莽皱了皱眉头,看向周围几人,竟也是如此。

一群人原本好好地喝着酒,也没有生惹事端,谁知无缘无故地就在快剑手蒋贺那里碰了一鼻子灰,这边又让人偷了荷包,牛莽气极反笑,“哈哈哈!好啊!好啊!我牛莽不愿意惹事生非,你们倒觉得我是好欺负的!蒋贺小子,看刀来! ”

说着就提起那酒桌底下搭着的九环阔刀,带着一股煞气劈头盖脸就地斩向那蒋贺,那蒋贺也不客气,抽出佩剑来迎上去,电光火时之间二人已交手十几个回合,一个是敏捷无双、剑技娴熟;一个是虎虎生威、以力破巧,霎时间二人斗了个你来我往,竟是不分胜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