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三十八章 万里陵山皆是坟

第三十八章 万里陵山皆是坟


旭日东升,战鼓擂。

今日的长陵城格外热闹,人们纷纷聚集在将军铭门口广场上。

那面长陵军旗迎风飘荡,说不出的威严,道不出的庄重。

先生站在台上击响了沉寂已久的战鼓,声音震动而起,声声巨响破空威震八方。

“今日长陵张家少年郎入陵山,寻先祖秘法承长陵一族万载无疆,望各方先祖神将授祖法传承,破道坎入化灵之身……”

先生转身手拿古卷,凭空浮展,祭念苍天,佑庇长陵。

“启!”

他身站高台,投掷出八枚符旗落插在祭台上,身后将军铭大门开启。

却又不像往日那般平静,此时的将军铭大门金光炫灿,那光芒刺眼无比。

“去吧,张秋!”

“嗯。”张秋点点头。

“秋儿,闯陵山切莫逞强!”张夫人走了上来,抱住了张秋,疼爱有惜的叮嘱道:“秋儿,若是在陵山中遇到危险退身出来便是,没有人会怪你的!”

“嗯,娘亲,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为娘在这等你回来,成败与否娘都会在这儿等你的。”

分别离去,张秋踏进了将军铭。

那道金光包裹着张秋往里收缩而进,老祖站在院内静静的看着张秋往十八堂而入,最终张秋的身影消散在将军铭,进入了十八陵山。

城主府,一切依然井然有序的照常办理着公务。

张定晖踏上了高楼,目光投向了将军铭那方,那里他的儿子正去经历人生洗礼,若成功张秋便是近十年来第三个出师之人。

初入陵山,一片荒凉,十八座大山一座接连一座,放眼看去一望无际。

那群山之中,一座高过一座,上面落满了坟墓,十里之内皆是忠骨埋身之地。

陵山埋枯骨,白绫话凄凉。刀剑刻墓志,铭写满忠魂。

山脚下,一块高大无比的石碑毅然矗立在那,上面琳琅满目的刻写着万千古字。

张秋按照先生的吩咐指示将手掌按在了石碑上,顿时阴风狂起,一条弯曲的大江慢慢升起,盘绕在十八座陵山周身。

再抬头看去,只见第一座陵山地陷三百丈,变化成为一片平地,上面的坟墓依然整齐的排列在平地上。

第一山正式开启,张秋踏步而进,周身变成一片混沌,阴雾缭绕寒风阵阵。

“落日桥头一折扇,白面书生异戎装……在下亦孤寒。”

一弯清江横渡而过,一落木桥拱跨江水半空。

桥上一名白衣男子手持折扇谦谦作礼,身后万里陵墓依然。

“长陵张秋。”张秋缓步上前,对其拘了一礼。

话毕,白面书生亦孤寒先发置人,手中折扇凭空甩出。

既然入陵山规矩已懂,打败守陵残魂便可过关。

此时,已无需多言,唯有战。

张秋拔剑,一跃而起,半空中横剑一扫弹住了折扇。

折扇反弹回去接在了亦孤寒的手中,书生微微一笑,折扇被他轻轻一抛飞升半空,而后垂然落下。

张秋分明看见折扇变成一把巨大的斧刀,齐齐的向着他的头顶砍落下来,他慌忙一退,扇斧落地一声巨响,木桥断落两节。

一道整齐宽大的缺口既然是被小小折扇砍切而成,断桥下江水沸腾。

“很可惜,你过不来了。”白面书生遗憾一笑,将折扇挡在了断桥中间。

“不,我会过去的!”

张秋双齿一咬,持剑飞去,使出太虚剑法。

剑化三千道,气运锋芒生,那长剑在折扇身前乱舞乱划,却是透着一套剑意规律。

“破!”

一剑东去,剑光大闪,一人一剑穿过了折扇,身后折扇破散三千纸。

“恭喜!”白面书生亦孤寒同样微微一笑,身影就此消失。

张秋踏过断桥,天空中忽然光华飞落,一道精光灌顶而入。

白面书生的修为道法被他一一吸收,就此张秋顺利闯过第一道陵山。

如果此时张秋往回离去,也算出师成功,不过他又怎会止步于此,他深吸一口气后继续往前走去。

第二座陵山刚入眼帘,同样的也是地陷三百余丈化为平地,身后第一山又在眨眼间升起,巍然屹立。

“十里长亭一棋盘,子落天下定江山……在下,柳依然!”

前方寒江孤影,江边一方凉亭没落残缺不堪,无瓦无梁只有四根长柱挺立。

中间布了一方石桌,上面盛着零零散散的几枚棋子。

“张秋有礼了!”

张秋一礼完毕,这次是他先出一剑,破空而去,直指凉亭中人。

他长发披肩,身着棋格衣袍,只见他掩面一笑,弹指一挥间一子白棋随空飞出,迎上了张秋的长剑。

“砰!”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白棋触碰剑身,剑尖穿破白棋,棋子分落两瓣垂落。

“不错。”

男子欣然一笑,抬手间撒出百余棋子分黑白对弈落摆在张秋身边。

“珍珑棋变,九转屠天……”

随着男子轻喝一声,地下的棋子凭空而动,分化九层层层直上,将张秋围困在棋局之中。

“黑白双杀,斩!”

棋意无限扩大,满天棋子飞舞,交相变化穿梭。

张秋快速变换身位,身中长剑凭空舞动,不知斩落多少棋子,却是那满天棋子依旧源源不断的从八方袭来。

“金刚不灭,万法朝宗……”

张秋缓缓落地,脚踏棋盘,双手合掌,口念佛经,结三千佛印持身,佛光普照道剑显中心。

罗汉金身启,万法不临身。

张秋使的这一招正是降龙罗汉的护法金身,金光显现果然有效,那万千棋子打在金光上铿锵作响,却是难近其身。

“破!”

张秋双手大开,金光爆散,万千棋子被金光震落,棋盘尽毁。

“恭喜!”

那男子点头示意,慢慢消散进虚空。

第三山,守陵残魂竟然是一名女子。

她身穿黄袍轻纱,三千青丝盘于身后,眼眸似水,五官玲珑精美,面似桃花,珠圆玉润。

她盘坐三台玉莲之上,双膝上呈了一筝古琴。一把纸伞撑在身旁,遮住了柔光缕缕。

“碧海蓝天曲,一曲肝肠断……小女子梦菲菲这厢有礼了。”

皮肤粉腻如雪,冰肌玉骨,软语娇音,宛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她纤纤玉手轻轻划过古琴,琴音惊破了陵山的孤寂。

那琴音似仙籁,幻化蓝天碧海交相辉映。

女子仿佛置身碧海之中,三台玉莲漂浮水波上面。

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映着绿波,便如透明一般,她弹指一挥间,琴弦震动,一道音波“铮”的一声破空而去,杀向了张秋。

张秋从幻象中清醒,险些迷失心智,手持长剑避开了那道琴音幻化而成的锋刃。

他三点碧波踏浪跃起,长剑直碧前方女子,那剑虚虚实实残影不断。

黄衣女子浅浅一笑,面含万种风情,凝了一琴弦松手一放,接着双手快速拨动琴弦。霎时间,千波万浪翻涌,浪海滔天一层高过一层向这张秋覆盖而来。

张秋踏浪而上直飞九天,而后翻身朝下,长剑直直地从天上杀来。

“砰!”

一声巨响,长剑重重的插在地上,剑光顷刻间炸泄,巨浪震散四方,消失于空气中。

女子容眉深皱三两纹,玉手紧拉九弦段,弹指一挥间九音齐震,幻成九名神将破空杀出。

张秋连连后退,双目凝聚看着前方九神兵将,长刀霍霍透着无尽杀气。九将齐排大刀齐出,所过之处毁天灭地,威力甚大。

“不知我这八卦镜能不能抵抗住?”

张秋掏出天师法宝八卦铜镜,凭空翻转镜身,五指紧握其中,将镜面反照出去。

“八卦南离火,九乾金光耀……破!”

顿时,金光炫灿,如同熊熊烈火燃烧,焚烧天地之间。

九将一往无前,闯进火海,金戈铁甲焚化。

九将变残身,手中大刀依然在手,逼进张秋身前。

张秋见状咬破指尖血滴在八卦镜上,金光归聚化成一道精光横穿九将身躯,眨眼间九将便化为灰烬。

“恭喜你,过关了。”

梦菲菲芊芊一礼,带着甜甜笑意消散。

张秋收起八卦镜,拔出插在地上的长剑,继续向着第四山走去。

前方三尺讲台,一青衣。

满天宣纸飘舞空中,下面一名身着青袍的男子手握三寸铁笔,凭空舞墨书写天地间。

“万古一宣纸,涂写阴阳卷……在下阴阳先生。”

“先生有礼了。”张秋走上前去,鞠身作礼。

“我这一关,论一书道……”

阴阳先生说着手握三尺铁笔,笔锋轻化对空而书。

“何为国?”

国字一气呵成,凭空显现,从天空中逼迫压来。

张秋抬头看去,那个国字越变越大,渗着滔天压力,从天而降。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圆地方国家为最。”张秋三思而语,语破惊人,闭着双眸朗朗说道:“安邦盛世家和为先,国疆不倒以人为本!”

语落字散,头顶上方的巨大国字浮光消散。

“三千笔墨皆为字,满纸尽是荒唐言……你这论法与世不同,理想高德,行之却是难难难!”

一缕残魂而已,阴阳先生却是陷入沉思。

久久,他抬头聚目,眼中透着道道精光。

“恭喜你,过关了,不过在下想同你再论一道?”

“先生请讲?”

“何为道?”

张秋举头望天,缓缓说来,“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万物皆有理,有理方有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