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先天之魔 > 026,许长流

026,许长流


  “几位师弟,这是我小妹杨花。”

  不等杨花的小手碰到自己,陈阳就率先站了起来,左手快如闪电将杨花一把拉起然后搂住杨花的肩膀将其拉入怀中,右手更是顺势直接捂住了杨花的樱桃小嘴,推翻了她口中的‘姐姐’二字向吴刚几人说道。

  “呜呜呜......”

  陈阳的身体力量在这些天里已经突破三百倍力大关,一直停留在入门级巅峰体修身体能力不过一百倍力的杨花哪里能够反应过来陈阳的速度,更加挣脱不了陈阳的大手,只能在不甘的挣扎着口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表示抗议。

  “几位师弟,你们先聊,我与小妹有话要说,就先离开一会。”

  说完不顾怀中杨花的反抗直接将她拖走。

  “......”

  吴刚等人完全蒙了,一脸黑线,这陈师兄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吧。什么姐姐妹妹的,你们压根就一个姓杨一个姓陈,当我们好忽悠啊!几人心中对陈阳的话不可置否满是腹诽。

  “放开她!”

  一声娇喝,陈阳只觉身后香风扑鼻,一个与杨花一样同样身着水蓝色裙装,绸缎般的黑发用白丝带扎着双马尾身材婀娜多姿前凸后翘的美丽少女满脸怒气的拔出腰间长剑指着陈阳。

  “等等,误会误会!”

  陈阳转身看着数米开外那手持长剑的美丽少女,他没有动怒甚至感到十分高兴,因为他从那少女的语气和眼神中察觉到了少女对自己怀中不断挣扎的杨花的关心。

  一瞬间,陈阳就明白了这个美丽的少女应该是杨花这些天在流水堂修行交到的好朋友。

  “喂!放开呀,大笨蛋,你什么时候学会狗的技能了!”

  少女的出现,陈阳放松了对怀中不断挣扎的杨花的控制力,只是稍微一松右手,痛疼感立刻传来,只见杨花的樱桃小嘴化作血盆大口狠狠的咬住了他的手发出犹如猎犬般的撕咬声。

  “叫你欺负我!叫你欺负我!”

  杨花不仅不放开狠狠咬住陈阳右手的樱桃小嘴还发出模糊不清的怒吼。

  “好了!好了!住口!我错了我错了,姐!”

  陈阳皮糙肉厚,以杨花的咬合力根本破不了防,然而此时面对无数双朝他与杨花看来的眼睛和手持长剑满脸懵逼的美丽少女,他知道自己可丢不了这个人,直接向杨花求饶认输。

  其实,以陈阳的实力完全可以轻松的将咬住自己手掌不放的杨花震开,然而杨花是他认定的小妹,他怎么舍得伤了她,只好求饶认输叫杨花一声姐。

  “哼!给我记着,我是姐姐!你再敢欺负我,我...”

  杨花见陈阳认输求饶松开了樱桃小嘴满脸委屈怒视陈阳,眼里仿佛有泪水打转好似就要哭出来了一般。

  “喂喂喂!别这样了,姐,姐,我错了我错了,弟弟我错了。”

  无数双眼睛看着陈阳,特别一群美丽的小姐姐快速的向陈阳走来,将两人围得水泄不通,陈阳只觉鼻尖满是女子的香气。

  “你叫什么?”

  “你是杨花的弟弟,有你这么做弟弟的吗?”

  “要不是你是杨花的弟弟,我们现在就要将你揍个半死!”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哄她开心呀!”

  “你是猪吗?女孩子都不会哄!”

  “......”

  面对气势汹汹的一群女人,陈阳顿时感到头大,这些人估计全是流水堂的弟子,她们清一色的都是大美人,七嘴八舌的朝着陈阳一顿数落。

  被这么多都是为杨花出头的大美人围着,陈阳一眼不发不敢反驳半句,只能像根木头一样矗立着任由她们数落,犹如置身狂风暴雨之中。

  “肃静,宗主到!”

  突然,数声威严的声音响起,陈阳周遭所有数落自己的女声全部消失,陈阳顿时如蒙大赦心中对这声音感激不尽。

  此刻,空旷宽敞占地足有七八个足球场大小的中央广场中,全身由阳光组成的萝莉界灵流光,全身由因黑影组成的少年界灵流影,全身由火焰组成的少年界灵流火,全身由流水组成的少女界灵流水,四位界灵分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飞来。

  四位界灵一出现,广场正中上空一个身着绣着光影水火四种元素道袍浑身散发着无上威严的人影吸引了所有弟子的目光。

  此人正是一手建立长流剑宗的宗主许长流,他乃整个酒安城中两位三阶修士之一。

  许长流一出现,在场的所有长流剑宗弟子都试图看清自家宗主的模样,毕竟这些弟子除了在四年一次的门中大比之外很难看到许长流的身影,而且无论长老还是弟子每次都看不清自家宗主的面容,不知其是男是女。

  其实,根本的原因都是因为许长流的力量远远强于他们,导致他们的真灵主动躲避开来,因此产生了认知上的困难,无论他们的视力神念多强都无法看清许长流的长相,甚至都不知道其实他们这么多年看见的许长流都是分身,真身根本就没有在长流剑宗出现过。

  三阶与二阶之间的差距就是如此巨大宛如天埑不可跨越。

  当然,此刻耳边回复清净的陈阳如同其他弟子一样都想看清许长流的面容,由于他的真灵乃先天之魔,有着成为六阶大能的潜质,虽然不全,但他仍能凭避免产生认知上的偏差从而看清许长流的真容。

  然而,当陈阳看清许长流的面容时,却发现许长流竟然也向自己看来。

  视线的相交之下,陈阳下意识的躲避开来,心中产生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陈阳知道许长流发现了他体内真灵的与众不同。

  “这种真灵是...真是天助我也啊!”

  此刻,端坐酒安城主城之内守在巨大灵能光柱面前的许长流真身睁开了眼睛。而与此同时与许长流一样守在这如巨剑般从天而降的巨大灵能光柱前的酒安城城主龙泉发现了许长流的变化也从打坐修行中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许宗主,你最近好像有些心不在焉啊。”

  “没什么,只是百年之劫只有不到十年了,需要提前做些准备罢了。”

  “是吗,原来如此。”

  许长流的话龙泉根本不信,可他那会明说,两人明显都在互相敷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