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先天之魔 > 023,钱影再现

023,钱影再现


  “我的【玄光】...”

  恢复过来的吕心玄恢复了理智,他知道现在的自己不是陈阳的对手,再找陈阳的麻烦只会自取其辱。神念离体召唤法剑【玄光】却发现毫无反应,直到他看见了陈阳身旁被随意丢弃在地上已经断成两节的【玄光】口中呢喃。

  “陈阳,等着吧,我不会放过你的。”

  吕心弦拾起已经断成两节的【玄光】怨毒的看了眼陈阳放下狠话犹如丧家之犬般转身独自离去。

  “我等着呢,吕心玄。”

  察觉到吕心玄怨毒的视线,陈阳立刻反唇相讥,面无表情的看着其转身离去。

  “恭喜呀,陈阳,在大庭广众之下击败了吕心玄的你从今天起就是顺位第五席的精英弟子了,吕心玄的位置也是你的了。”

  说话的是走向陈阳的章天全,他的顺位只在万星之下顺位第二。

  “谢谢。”

  陈阳听出了章天全话语中对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称呼吕心玄为吕姑娘借此羞辱吕心玄产生了些许不满,但是两人毕竟没有什么过节,他之前还对章天全心生好感,此刻只能尴尬的说声谢谢。

  “你好啊,陈阳,我是暂时排在你前面顺位第四的章心语,以后请多指教哦。”

  之前与吕心玄并肩而行的绝美黑发青衣女子继章天全之后靠近陈阳自我介绍到。

  “你也好啊,章心语师姐,今后也请多指教。”

  十分好闻令人心旷神怡的香味从绝美的章心语身上飘来,陈阳礼貌的回话心中毫无波澜。

  “你好,我是方梅,顺位第三。”

  继章心语之后,又是一个绝色美人走到陈阳身旁自我介绍。

  方梅身着水蓝色的衣裙,与她衣服颜色一致如丝绸般的蓝色秀发用白色的缎带扎着马尾,美丽的脸庞面无表情冷若冰霜。

  “你好,方梅师姐。”

  陈阳微笑着回道,与章心语不同,方梅身上的香味若有若无十分的淡雅清凉。

  “陈师兄好。”

  “我是苏朗,顺位第六。”

  “我是王峰,顺位第七。”

  “我是徐先,顺位第八。”

  “我是关胜。顺位第九”

  “小妹舒依依,顺位第十。”

  紧接着,顺位皆在陈阳之下的其余五人一一向陈阳拱手施礼介绍自己。

  “你们也好。”

  陈阳有些尴尬的回道,一下子这么多人向他介绍自己,一直以来与人接触不多的他此刻对应付这么多人感到有些吃力。

  “走吧,陈阳,一起进到内结界中继续打坐修行吧,里面的灵气浓度可是道场外的五倍。”

  章天全虽对陈阳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吕心玄的做法有些不满,但他还是叫上陈阳一起进内结界修行。

  “好的,章天全师兄。”

  陈阳闻声立刻回道。

  “章天全师兄,刚才万首席叫出的那个‘流光’是什么?”

  初来乍到对门中一切都不熟悉的陈阳对刚才万星呼叫出来给他和吕心玄治疗的那个精灵一般的光之萝莉满是疑问。

  “流光,那是笼罩本堂结界的的界灵。我们整个流光堂内的光属性灵气都是由其操控,只有首席精英弟子、真传弟子、长老、堂主可以呼唤出其。在本门之中,每个堂都有和流光一样的界灵。”

  章天全耐心的给陈阳解释。

  “原来如此,章天全师兄,这么说来其他三个堂内的界灵名字应该分别是:流水、流火、流影咯。”

  陈阳举一反三想起杨花去的流水堂推测说道。

  “你说得没错,其他三堂的界灵名字确实如此,但除了流水的形象与流光十分相似都是少女的形象。而流影、流火皆是少年的形象。”

  章天全继续为陈阳讲解补充。

  “好了,我们先修行吧,等晚上到场关闭了我再与你细说。”

  章天全说完一只脚踏进道场的内结界之中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打坐修行吸收内结界中五倍于道场外的光属性灵气。

  “好的,章天全师兄。”

  陈阳闻言也紧跟章天全的脚步走到刚才吕心玄的位置坐下感受这五倍于道场外的光属性灵气。坐下之后,陈阳发现他右手边十米之外是顺位第四的绝色美人章心语,左手边十米开外则是顺位第六的苏朗。

  前五席除了首席万星是体修,陈阳等四人皆是法修,而后五席则皆是体修。

  这一日,借助内结界中的充沛灵气,陈阳的肉身更加坚韧,身体力量也从二百倍力提升至两百二十倍力,至于体内的那一丝法力从一根头发丝那么粗增加到两根头发丝那么粗,原因就是他吸收的大部分灵气都被肉身夺走强化提升了。

  陈阳暗自苦笑,在这么下去,他的肉身力量恐怕到时已经破千到达二阶体修力量的最低标准,而自己的法力估计还只是一阶初级的状态只比现在稍微强上那么一些。早知道他当初就应该选着走体修一道。

  等等,我现在改修还来得及吗?陈阳一边吸收灵气一边思索可行性。

  当晚,道场关闭,陈阳与章天全回到宿舍而吕心玄像是从人间失踪了一般没有回来。

  “混蛋,可恶!陈阳,我杀了你!”

  夜色下,吕心玄挥舞手中的断剑对着周遭的树木胡乱劈砍发泄。

  就在不久前,从道场中如同败家之犬离开的吕心弦直接去了他的族姐,现任流光堂首席真传吕昕月府邸上将陈阳对他所做之事告知,恳求吕昕月出手帮他报仇,然而吕昕月深知真传弟子是不能擅自对精英弟子出手的。

  并且,吕昕月一听陈阳的名字立刻对吕心弦下达死命令让他不要再与陈阳发生任何冲突,报仇之事更不要想了。就算他求到族老流光堂二长老吕青蓝哪里也没有任何用处。因为吕昕月这个首席真传弟子知道陈阳是白月带进门中的。

  而吕昕月之所以会知道陈阳是白月带进门中这件事,是因为白月是她最为讨厌最为痛恨也最为关心最为没有办法之人。

  白月是长流剑宗宗主带入门中放到流光堂修行的,她进门一年便成为真传。

  那时刚刚夺得首席真传之位的吕昕月不久就与白月发生了摩擦闹得很不愉快,更是在不过短短两年之内就被白月击败夺走首席真传之位。

  而如今白月突破成为二阶的长老,吕昕月才终于摆脱白月的压制重新成为流光堂首席真传。然而她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再超越白月了,为了吕心玄好,她才对其下达死命令不让其再与陈阳争斗,更不要想报仇之事了。

  然而,吕心弦根本不领吕昕月的情,满是愤怒激动的跑了。

  “少年,你渴望力量吗?来我这里吧,我将给你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

  “谁?!出来!”

  正在对着不会反抗的树木发泄怒火的吕心玄听到这不知哪里来的声音,神念迅速离体探知周围的一切。

  “是吾,流光堂的小子。”

  阴影中,钱影的身形显现出来,通红的眼睛盯着吕心玄。

  “你是...流影堂大长老...钱...钱影!”

  “没错,正是吾!小子,加入流影堂,来我这里吧,我将给你无上的力量!”

  钱影通红的魔眼看着吕心玄,发出如同魔鬼一般蛊惑人心的话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