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先天之魔 > 004,灵蛇燕菲

004,灵蛇燕菲


  轰!轰!轰!

  硕大的蛇头明明已经被陈阳一拳打爆,可是那水桶粗十几米长全身漆黑的的=大蟒却还未死去。

  它顶着稀烂看不出原样的残破头颅,粗壮的身躯疯狂摇摆,蛇尾乱扫,打断周遭无数树木,顿时烟尘四溅落叶纷飞。

  “【虎形·铁爪】。”

  陈阳低喝,魔眼显现瞬间看破大蟒体内驱使身躯行动的核心,他身形一闪手臂变得粗壮,指甲化作利爪使用从吞噬的灵魂中得到的龙虎门技能,保持着普通人形没有使用妖魔之体。

  利爪穿透蟒身中间位置,一颗漆黑如墨散发着邪气的魔核被陈阳挖出,而后疯狂摇摆胡乱挥舞尾巴的大蟒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生机轰然倒地。

  很明显,这大蟒是一只低级的妖魔。

  看着手中花生米般大小的漆黑魔核,陈阳能够感觉到其中刚刚诞生不久的微弱意识和分属数十人数尚未消化完全的灵魂碎片。

  “老爸!”

  正在陈阳望着手中的魔核沉思之际,丢下肩头猎物的年轻猎人冲了过来,心有余悸的他眼睛湿润一把将自己的父亲抱在怀中大喊。

  “臭小子,快松手!抱我作甚。”

  老猎人劫后余生心中对儿子对自己的重视关爱感到十分高兴,却又十分恼怒儿子的行为,口不对心的骂道,泪水却浸湿了双眼,这是绝处逢生的喜悦。

  看着相拥而泣的父子,降生三月被迫快速成长的陈阳想起数日前在自己眼前死去的父母。如果没有那些畜生,眼前的父子就是多年之后的自己,只是他绝不会让自己的双亲遭遇到半点危险。

  然而,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双亲惨死,大仇未报!

  陈阳心中怒火渐燃,如果没有那个女人的半路阻拦,如果自己再强大一些,如果那些畜生没有闯入村子......

  一切没有如果,此刻的陈阳面无表情,心中满是艳羡之情。

  收拾心绪,陈阳扛起大蟒残躯转身准备离去。

  “恩公,留步!”

  相拥而泣的猎人父子收拾情绪分开而立,年轻的猎人叫住转身准备离去的陈阳:“敢问恩公尊姓大名,救父之恩难为以为报,恳请恩公往寒舍一聚,以表谢意。”

  听到年轻猎人的邀请,对猎人父子抱有好感的陈阳却没有回答,对于此刻的他来说,提升自身实力才是当务之急。他没有说话,将手中的魔核吞食,脚下发力,身形一闪带着那大蟒的尸身瞬间离去.....

  “混蛋!是谁!是谁杀了我的小黑!”

  山林中,一个清幽静雅,四面草木茂盛,流水清澈见底的小湖中,一个正在沐浴的绝美女子浮出水面怒火冲天。她名为燕菲乃酒安城灵蛇门新晋长老,陈阳刚才打杀的大蟒是其晋升一阶体修之后耗费命力喂养的伴生灵兽。就在刚才,她与自己伴生灵兽大蟒小黑之间的心电感应突然断绝,正在湖底遨游的她浮出水面满脸厉色......

  数小时后,黑夜降临,幽暗的小河旁,十几米长的蟒身此刻只剩皮囊,血肉被端坐岩石之上沐浴阳光打坐消化体内魔核的陈阳吞噬殆尽。

  随着魔核体内数十人的灵魂碎片以及那大蟒刚刚诞生不久的微弱意识被陈阳完全消化,灵蛇门新晋长老燕菲的绝美脸庞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此时,陈阳意识到这吃人的低级魔物竟然是他人喂养的宠物。

  “不好!那对父子有危险。”

  对猎人父子抱有好感的陈阳此刻担忧起来,若不是自己的魔躯乃是新生,体内的魔气几近枯竭,区区一条低级妖魔的魔核他花不了几分钟就能完全消化,能更早吸收大蟒的微弱意识得知灵蛇门新晋长老燕菲的存在。

  陈阳调整心绪,此刻他的肉身力量按照体修的划分接近普通成年男子百倍之力,勉强踏入一阶体修之列,体内的魔气吸食了大蟒魔核内的灵魂力量差不多恢复到与白月战斗前的七成左右,质量勉强达到所谓的1阶法修水平。

  为了尽快找到猎人父子,陈阳释放天魔真身,白里透红的肌肤迅速转为融入夜色的黑暗,黑瞳眨眼变为充满骇人血光的赤瞳。魔气藏于体内,将身躯融于天地,陈阳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

  “老爸,老爸!”

  年轻的猎人满眼通红无力的呼喊倒在血泊之中的父亲。

  “我杀了你!”他拿起一旁的长矛向美艳绝伦面若冰霜一席黑裙的燕菲杀去。

  “轰!”

  “不自量力的蝼蚁!只有这么点实力,怎么可能杀死小黑。”

  燕菲随手一挥,那年轻的猎人瞬间撞破木屋飞到屋外,在她的眼中眼前的少年虽然天资不错,没有接受正经的修行指导,自身的实力已然踏入体修的入门阶段,身负十五倍力。

  可是,这点实力根本不可能杀掉小黑,但小黑的气息断绝之地除了这父子俩的气味却毫无发现。因为,身为天魔之身的陈阳在离开之后不久已经融于自然,与花草树木的气味毫无区别,光凭燕菲一阶体修初阶的五感根本不可能察觉到陈阳的气味与周遭的自然环境有何区别。

  “老爸......大家.....”

  年轻的猎人满身是血,他颤颤巍巍的撑起身体,环顾屋外整个村子倒在血泊之中的数十口人心中愤恨。

  “杀了你!杀了你!”

  年轻的猎人喃喃自语,满身是血的他已经毫无理智,完全认知不到自己与燕菲之间的巨大差距,不顾一切的冲向来到屋外燕菲。

  “轰!”又是一声巨响,年轻的猎人重重砸在地上。

  “说!是谁杀了我的小黑。”

  燕菲一脚踩在倒地不起的年轻猎人脸上,她留着年轻的猎人不杀,打算慢慢逼问。

  然而,年轻的猎人此刻被满腔仇恨驱使根本听不进燕菲的半点话语,意识一黑昏死过去。

  “是我!”

  “轰!”

  正在此时,陈阳的声音响起,而后是巨大的撞击声。

  来迟一步的陈阳悄无声息出现一拳轰飞燕菲。通红的魔眼看着尸横遍地的整个村子以及村中如萤火般飞舞还未完全消散归于天地满是憎恨不甘的灵魂碎片。

  “该死的混蛋!”

  熟悉的场景让陈阳勃然大怒,身影一动眨眼消失扑向已经站立起身的燕菲。

  “可恶,失算了,杀死小黑的竟然是不知名的一阶妖魔!”

  “什么长流剑宗流光堂首席真传!为什么没能发现隐藏此处的一阶妖魔。”

  陈阳突然的攻击让燕菲猝不及防,但是身为一阶体修,体内凝结命力,肉身坚韧无比,生命力之强不会因为陈阳那勉强达到一阶体修之力的攻击瞬间斩杀再起不能。

  此刻,烟尘中的燕菲猛然站起看向陈阳,绝美的脸庞早已因为陈阳的攻击破了相,剧烈的疼痛让她腹诽不久前路过此地,神念扫荡周遭却没有发现眼前妖魔的长流剑宗流光堂首席真传白月。

  不等燕菲调整,陈阳的拳头带着呼啸强风接踵而至。

  “【蛇形·蜕变】。”

  轰!烟尘四起,泥石飞溅。

  陈阳再次一拳轰飞燕菲,可却没有实感。通红的魔眼一瞬间察觉到自己所击中的燕菲不过是其如同蛇类一般蜕皮留下的替身罢了。燕菲的真身已然逃到别处。

  陈阳魔眼一扫,拥有透视能力能够看见他人灵魂的魔眼瞬间发现身旁数米开外收敛起息,原本因他的攻击而破相的燕菲已然恢复如初。只是此时的燕菲肚脐以下化为蛇躯,上体除了宏伟一片的雪白胸膛长着些许黑色鳞片包裹,全身一丝不挂仿佛刚刚破壳而出的蛇类,雪白的肌肤看起来黏糊糊的。

  “区区妖魔,别太得意!”

  “【蛇形·毒矢】。”

  燕菲张嘴一喷,形如利箭般的毒素以迅雷之势射向陈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