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玉琼神女录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忧愁的小狐狸

第一百二十三章 忧愁的小狐狸


六月初五

风过麦穗,蝉鸣竹下,今日正是盛夏农忙起始的时候。

夏风拂过,当东边的天际浮上第一缕浅淡的鱼肚白时,某只可爱的小狐狸也迷迷糊糊地苏醒了。

她缓缓从床榻间坐起身子,初夏的晨曦透过窗络,洒在浅黄的纱幔上,为明净温馨的屋落内抹上了些许光亮。

轻柔的薄被自小狐狸的肩侧滑落腰际,一双水灵秀气的眸子依旧迷朦半阖着。

片刻后,小狐狸大大地打了个哈欠,红润的樱唇旁,尖巧的小虎牙白皙可爱。

小狐狸已是从睡梦间恢复了几缕清明。

她轻轻揉了揉眼睛,然后掀开薄被,坐在柔软的床沿边又呆呆囡囡了一会儿,两只精致白皙的小脚丫就那般轻灵地悬在床下挡木旁。

她还是有些迷糊。

昨晚修炼的太晚了。

片刻后,她轻巧的跳下床榻,绸顺的白色里衣于香肩下微微敞开了一道口子,依稀间,可瞧见那柔柔软软的小半面大白兔。

小狐狸睡觉并没有穿上肚兜,因为她家公子说过,睡觉的时候穿着太紧实的衣服是不太好的,而小狐狸自然是听她家公子的话的,于是她每晚沐浴后,就常常直接只合着贴身的丝织罗衫,空空落落地睡了过去。

而且她也的确觉着这样睡着舒服些,只是她却不知道,她家公子心底的真实目的也没有那样单纯.....

于是,小狐狸睡觉时就经常这般,上边空空,下边也空空的,温暖柔软的被褥间全是小狐狸融融泄泄的女儿香气。

有时她家的大灰狼公子还会突发奇想,比如挤进害羞无比的小狐狸被子里,然后抱着香香软软的可爱小狐狸美美地睡上一整晚,特别是冬日的时候,她家公子就更是频繁,害的向来勤劳的小狐狸有时都慵懒地不想从她家公子的怀里离开,睡了个大晌午。

当然,此时的小狐狸,裙衣下也并不是完全空无别物的,至少还有着一条又白又软的狐狸尾巴。

她轻轻晃悠着身后的松软的雪白狐尾,微弯着小腰,在床褥前又是认真,又是仔细地折转着薄被,纤腰微扭间,两只大白兔便也将对襟的柔软里衣撑的紧紧实实,悠悠曳曳的。

倒是一副美好诱人的景致。

叠好被褥后,小狐狸立即又迈着小步伐,跑到了画着狐狸美人儿醉酒图的屏风后穿戴衣物。

细碎窸窣的衣袂轻蹭声微微传来,透过雪白的屏风,隐约间,可望见罗衫滑落下小狐狸那纤柔曼妙的身段儿。

很快,明净的屋落内变出现了一个身着雪白连衣裙的娇俏小姑娘了。

她稍稍打量了自己片刻,然后就抱着香喷喷的薄软睡衣跑到了院落中,将其齐齐展展地散于初生的晨光下,在透着清香的女儿贴身衣物上,添上些许和煦的,怡人的,甜美的,独属于夏日阳光的味道。

做完这一切后,小狐狸又急匆匆地跑到院后打上一盆温水,用白帕将脸蛋擦的红嘟嘟后,这才来到梳妆台前,梳理发髻,别上钗饰丝衿,不一会儿,一个白净整洁,粉雕玉琢的小姑娘便叮铃铃的出现啦。

可不知为何,当一切梳理齐整后,小狐狸却又双眼呆囡囡的了。

镜中的小姑娘水灵秀气,乌黑的细发梳向两侧,被丝饰简单地绕作矮矮的两小团,秀发空悬间又于颈后合拢,落瀑般倾散在腰际,瞧着是极为俏丽可爱的。

她轻轻摸了摸脸蛋,滑滑的,肉肉的,属于用嘴一口咬上去,离开时,可以发出“啵”的一声,然后小姑娘就会嘟着小嘴,羞恼的用手心擦拭脸蛋上的水渍那种。

就像她家公子那样。

可惜此刻的小狐狸却不能像以前那样轻声埋怨她家的公子了,说着什么“公子你要吃掉凝儿呀。”、“公子的口水.....”之类的话。

那心尖尖上的公子也不能耍赖地又亲上她的脸蛋,说一些奇怪的话,比如“我才不会吃掉凝儿嘞,该是凝儿吃掉我才对。”

而每当那时,小狐狸就会一脸的无可奈何,公子也不想一想,凝儿怎么舍得吃掉你呢?

可如今,她家的公子却不在身边了。

已经足足有三十一天了!

凝儿好像从未离开她家的公子这么久过。

也不知道公子现在怎么样了,虽然娘娘说苏姐姐是很厉害的剑仙,足够保护公子,可她的心底,还是空落落的。

苏姐姐是很厉害,但她是个什么宗主诶,宗主都是被丫鬟伺候的,可不会照顾人,而她家的公子,往幼至今,什么都是她这个小丫鬟照顾的,可算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生活起居,全由凝儿负责的。

如今公子独自离远了,又有谁能服侍她家的公子呢?

冷着了怎么办?饿着了怎么办?衣裳脏了,破了怎么办......

凝儿两只小手轻轻托上香颐,纤细的眉间尽是忧愁。

早知道就不要太过宠着公子,应当让公子也学一点这些东西的。

想到这儿,凝儿微微嘟起了小嘴,原以为这样就能让公子永远也离不开自己的......

可现在......凝儿的心底满是懊恼忧愁。

凝儿真是一只坏狐狸!

她忽然有些明白狐婆婆所说的“愁”是什么了,胸口闷闷的,脑袋沉沉的,就像是小狐狸喝了极烈的酒酿,醺醺的,难受的很,但又睡不过去。

片刻后,凝儿用力的摇了摇脑袋,弯弯的眉毛间挤出认真努力之色。

她捏紧白白嫩嫩的小拳头,为自己用力的打了打气。

凝儿你要努力修行,早些回到公子身边。

想到这儿,凝儿倏的便站起了身来,然后向院落外跑去了。

该是吃早点的时候了。

凝儿幼时被涂山绾绾带回来时,是与涂山绾绾其她的侍女同住的,但如今凝儿身份不同了,又被涂山绾绾寄与重望,自然也就有了独立的院落,而且,这小院紧邻着涂山绾绾的寝宫。

凝儿是与涂山绾绾一同吃食的。

当凝儿离着清和宫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一路上总是风风火火的她,终于也轻缓了下来,她安步慢启,不消片刻,一只仪态优雅的小狐狸便迤迤然地来到了清和宫的殿门前。

清和宫是狐王用膳的宫殿。

凝儿先是向立于殿门两侧的侍卫狐女脆声道:“两位姐姐晨安。”

身披银白甲胄的两个狐卫也微微笑道:“凝儿殿下晨安。”

对于眼前这个小姑娘,她们心底是极为喜欢的。

闻言,凝儿的小脸上忍不住露出些许好看的笑容,但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立马收敛了笑意,做出一副端庄淡然的模样,缓缓步入了宫中。

凝儿席坐于琉璃玉桌旁,姿态端仪,玉桌上已是摆上了早茶,点心,与白粥。

倒是有些清淡。

她正等候着青丘狐王,涂山绾绾。

不一会儿,一名面容清冷,仪态威严的女子便拖曳着银色的宽大长袍,缓缓步入了宫中。

此时的涂山绾绾并未梳理发髻,只是令墨黑的发随意的披散在身侧,但那不着粉黛的冰冷面容,依旧弥散着惊心动魄的美。

涂山绾绾于凝儿相对处落座而下,她轻声道:“前几日交予你的道法,可有不善之处。”

凝儿绷紧了小脸,正色道:“回娘娘,凝儿已经能够娴熟的掌握了。”

涂山绾绾微抬眸眼,淡淡道:“尚可。”

闻言,凝儿心中稍稍放松了一些。

“近月余,你的修为似乎进展不大。”

凝儿又微微绷紧了身子,她垂下脑袋,低声嗫嚅道:“凝儿......凝儿尽力了,但.....但是......”

涂山绾绾看了无措的小狐狸一眼,即便是狐王修炼的福地,对于凝儿修为的增幅也不算大吗?她轻声道:“无妨,从明日起,我会让带你去一个地方,那时,应当会有些作用了。”

“不过,凝儿你还是得用心些,修道之狐,一年之限转瞬即逝。”

凝儿微微抿了抿唇,道:“谢娘娘,凝儿明白的。”

若是一年内不能凝结妖丹,她就不能去稷下学宫见公子了。

接下来,在静谧的沉默中,凝儿很快便用完了早膳。

涂山绾绾看着眸光稍显黯淡的凝儿,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对于这只无忧无虑的小狐狸来说,也是难为她了,涂山绾绾轻轻摸了摸凝儿的脑袋,放缓了声音道:“凝儿,若是你想要与佩儿在一起的话,道法,礼仪,规矩,这些东西你都是必须要学会的。”

“我.....这也是为了你和佩儿好......”

闻言,埋头不语的凝儿心中稍稍暖了一些,她突然觉着,娘娘还是像以往那样温柔嘞。

可涂山绾绾的下一句话,又让小狐狸再次沉入了冰底:“阿嬷,接下来这段时日,凝儿就麻烦你了。”

“是的,狐王殿下。”

话音刚落,一个身躯佝偻,发须灰白的老嬷嬷便出现在了殿中。

她缓缓走到小脸呆滞的凝儿面前,声色沙哑道:“小主,这边请。”

温柔转瞬即逝。

凝儿突觉心中拨凉无比,娘娘还是好可怕,原本每日繁琐的术法修习已是让她这只疲懒的小狐狸头疼不已了,现如今,她不仅要更换福地修炼,还要加上一个恐怖的老嬷嬷,这.....

凝儿已是可以预见今后惨淡的生活了。

凝儿不过是想要呆在公子身边而已,为什么娘娘却要自己学习这么多东西呢?

我只是一个小丫鬟啊。

好愁啊......公子,凝儿想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