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玉琼神女录 > 第九十六章 花前玉下

第九十六章 花前玉下


闻言,身着曳地白裙的女子急忙来到陈佩的身侧,按住他的手腕助其压制体内燥乱的气息。

随着苏青玉向陈佩的体内缓缓渡入灵力,陈佩终于感觉平静了些,他望向身旁细眉紧蹙的女子,“那玉珠凝聚着一道剑气。”

苏青玉并未说话,池泉清静,氤氲的白雾沿着月光袅袅攀行,直欲登上那桂月寒宫,良久之后,她好似对陈佩的话语无所置闻,只是低声嗫嚅道:“殿下......你体内.....阴阳失衡了......”

陈佩心魂一震,略显浑浊的剑眸直直地盯着面前的女子,他终于明白这熟悉的恶欲之感源自何处了,一如涂山锦茹那晚。

面容绝美女子的微微低下头,少年那炽热的目光仿佛凝为实质,恶欲肆虐,狠狠地撩刮着自己白嫩的肌肤,她眸眼闪躲,火烧般的红晕便翛然拂上耳梢。

陈佩轻声唤道:“青玉。”

方才还吃的欢心的女子,此时却微低着螓首:“殿下救命大恩,青玉自是知晓的。”

陈佩微垂眼眸,即便在苏青玉的默许下,二人早已耳鬓厮磨,了解颇深,这小娘子还是妄图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他拿出一个雕琢细致的铜炉熏香,灵气燃动,只见袅袅清烟雾蒸而上,潇潇然飘满整个小院,他柔声道:“青玉,你见过桂月花开吗?”

那白烟如粉蒸似雾,柔柔缓缓地缭绕在苏青玉的鼻尖,酥胸起浮,她没有运起灵力阻挡,只是迷茫地思索了一番,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陈佩缓缓离开苏青玉的小手,须臾间,体内那狂躁的欲望便喷涌而出,他安慰地用眼神示意苏青玉不用担忧,然后强忍着噪虐一步步走向那华茵如盖的月下桂树。

陈佩立于绿树身前,他抬起掌心轻柔地抚上沟壑嶙峋的粗壮木干,只见白暖的光华浅浅晕起,绕树浮动,恍惚间,忽觉微风拂来,暖逸和适,静谧的夜空中竟凭自幽来几缕似梦似幻的仙音。

仙音流畅欢悦,整座桂月小院仿若立身于无忧无愁的海外仙源。

苏青玉呆呆立在原地,如今她对陈佩的身体是十分担忧的,但一想到片刻后自己就要与他做.....做那般事,便总不能跑上去拉住陈佩的手说什么:殿下体内阴阳失衡,还是牵着青玉的小手儿的好吧。

于是她只得详装失神的模样,在又羞又急的窘迫中希冀陈佩赶快来临,别被烧坏了身子,可树下的陈佩好像并不着急,反而忍受着折磨去倒腾那冰冷的月下桂树,仿佛对自己的小命不甚在意。

然后,苏青玉便看见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碧空如洗的天幕上明月悬挂,她似水似霜,在漆黑的幕色中尽情倾泻着银辉,宛若一束束花仙子的银纱天梯,美仑仙奂,而此刻,那天梯接壤在了月桂之上。随着窸悉簌簌的微声响起,一片片白嫩小巧的花骨朵宛若繁星一般缓缓铺满了枝干,月霜笼罩,那清冷的月桂便如同墨绿火树间的雪白银花。

直到那小巧的白色花朵溢满了,飘飘洒洒地落在泥地上,落在池泉中,落在手心里,那如梦幻般的仙境才缓缓平息宁静下来。

青衫束发的俊朗少年立于锦簇繁花之下,临风玉树。

墨发白裙的绝美女子相立而望,仙姿玉色。

陈佩笑道:“青玉,我一直觉着你与这桂花很像。”

女子柔柔地望着少年。

“远远眺望着你,便如月上仙子,遗世独立,不染尘俗,即便脚下是淤脏的泥,纵也有清丽孤傲的出尘;可倘若靠近了些,便会发现这银霜似的仙景再如何清冷,也只不过是朵朵小巧精致的花朵罢了,轻黄浅柔的花蕊,如掰开的米粒一般的白嫩花瓣......”

少年的嗓音既是温润又富含别样的磁性,闻着那近乎调情的话语,苏青玉羞赧中又带有些许心暖。

不知何时,那少年已是来到了女子身后。

陈佩伸手环上她柔嫩的腰肢,用脸庞轻轻磨砂着怀中女子的脸蛋,轻声道:“我的青玉是很美的。”

苏青玉白裙包裹下的身子忽的一颤,“嗯~~”

陈佩道:“其实在渡天云舸上边我都是知道的,傻傻的,洗的白白的,即便心里很怕却还是要等着我,我都知道。”

苏青玉脸颊绯红,听见陈佩在自己的耳旁毫不掩饰地说起那天的糗事,她心中害臊的不行,嗫嚅着:“殿下....别再说了....”

陈佩轻轻咬上她晶莹的耳瓣,柔声道:“其实那个时候我是可以与你一起的,但我并不想这样,我不愿把你只是当作一个用来维持阴阳平衡的冰冷器物,在我心中,你应当是一个温热可爱的女子,是一个敢于向整个青岚宗拔剑相向的美艳剑仙才对,我很贪婪,我想要你的心,我想要永远的得到你。”

说着,陈佩仔细地瞧着女子酡红的醉颜,然后轻轻吻上她的玉额,眉心,眼睑,轻颤的睫毛,鼻尖和红润剔透的樱唇,以及每一寸玉滑的肌肤。

苏青玉软软地靠着陈佩,她不再想思考了,心中只是不断地默念着我不是喜欢这登徒子,只是报答她的救命之恩而已......

这是她早已想好的借口,可当男人携着炽热的气息和近乎宣誓的情话扑面而来,她整个人便有些醉了,那软腻的唇瓣吻着自己的额梢,动作极为轻柔,就像一片柔润的羽毛,轻轻划过眉心,睫毛,琼鼻,脸颊和丰润的唇珠,仿佛正在欣赏呵护着最为珍贵的宝物。

然后那温暖的唇瓣便柔和地贴上了自己的嘴唇。

男人还是轻轻触着,好似蜻蜓点水,他不急不缓,一步步蚕食着苏青玉仅存的灵智,待女子已经已经适应了那轻缓的温柔时,男人却突然叩开牙关,那柔润的事物以不可阻挡的姿态强硬地钻入了她的嘴中,仿佛呼吸一滞,那令人神魂战栗的触感轰的撞进苏青玉的脑海中,她迷迷蒙蒙,只余灵动的鱼儿与狡猾的灵蛇在水下缠绵。

原来亲吻的滋味是这般的么。

“嗯嗯~~呜~~~~”,苏青玉被陈佩紧紧搂在怀里,胡乱呜咽着,此时的她便如云端摇曳的羽,迷迷蒙蒙,醉倒不自知,她的身子酥酥软软,只想依靠在郎君的怀里,寻求那温暖的依靠。

“呜!~~”,苏青玉裙下一松,那霜白若雪的轻盈白裙便翛然散落。

唇瓣连丝相离,陈佩揽着苏青玉柔软细腻的腰肢,然后静静看着女子的面容。

此时的苏青玉半阖着天然显媚的眸子,面染红潮,檀口微张,那馥郁香甜的热气宛若化为凝霜的白雾,自红润温热的口舌中呼出,白腻的脖颈下,霜色单衣轻薄贴身,将白软的大面团儿描绘出圆润丰韵的模样,说不出的媚人与诱惑。

陈佩目露痴迷之色,这小娘子果然与凝儿一般,身子敏感的无以复加,自己只是轻轻吻了一下,还未加深动作,她便醉的浑身酥软了。

陈佩再次啄上苏青玉沾满水渍的樱唇,然后揽住她柔嫩的腰肢和丰润的臀股,将其轻柔地横抱起来,缓缓走向雪白碎花飘荡的氤氲泉池。

身形颠倒间,迷迷糊糊的苏青玉微微转醒,她下意识地环住陈佩的脖颈,软糯道:“殿下,这是干嘛啊。”

陈佩微微笑道:“清身沐浴。”

女子眉目低怜,红靥醉人。

白花铺满的月桂小院,青衫少年怀拥白裳滚落的女子,他赤足安步,沿着砂磨冷冽的青石地板缓缓走向热雾蒸腾的泉池之中。

足踏水溪的哗啦声轻轻响起,温暖舒适的清泉与凝脂般的肌肤相触,苏青玉能感觉到自己正坐在男子的怀中。

陈佩目光火热地望着佳人:“青玉,帮我褪下衣袍。”

苏青玉迷朦着眸子微微颔首,温水打湿了她单薄的白衣,隐约间可瞧见那绣着水莲的青色肚兜,她抬起玉手,微漾的水纹一圈一圈地欢送雪白的月桂小花。

淡香浮兰,苏青玉听话的为陈佩褪解衣裳,一眼望去,那修长白皙的脖颈明明那么远,可这沉甸甸的大面团儿却又如此之近,软软碰触着陈佩的胸膛。

陈佩见美人儿如此认真地为自己拆解衣物,他自然也不能太过闲懒,只见陈佩伸手绕至苏青玉的身后,将那白色的丝衿轻轻一拉,那如瀑如墨的乱鬓青丝便随着白花倾然散开,她的眸子水光盈盈,含媚的脸蛋丰润诱惑,一颦一笑间便犹如那海中惑人的妖姬一般动人心魄。

陈佩拉去女子雪白单衣的绳结,泉水暖盈,轻轻荡去那轻薄如纱的里衣,露出既是脆弱又是娇嫩的白腻肌肤,和高高撑起的玉莲兜衣。

“青玉。”

苏青玉抬起眸子:“殿下。”

陈佩终于不再按捺,将头埋入那乳香四溢的住处......

“嗯~~~”

明月清辉,檀香四溢,袅袅轻吟伴着男子若有若无的粗重喘息涤荡起曼妙诱人的仙音美乐。

......

良久之后

陈佩望着怀中的女子,轻声道:“青玉,准备好了吗。”

粉媚含春的女子檀口微张,媚人的桃花眸子半开半阖,她不顾自己兜衣凌乱,只是迷迷蒙蒙地点了点头:“嗯。”

闻言,陈佩忽然将怀中的可人儿从水中抱起,然后踏出暖泉,在灵力蒸腾间一步步迈向古韵小楼。

苏青玉望着少年那俊朗的侧颜,醉眼迷朦。

烛火摇曳,纱幔红透,陈佩将春光外露的娇艳女子轻轻放上床榻,女子同样柔腻地望着她。

白皙如雪的美人儿与大红若火的松软棉被相映。

陈佩俯下身,轻抚着她的脸颊,眸眼坚定,轻声道:“往后余生,你有我。”

男子的话语轻柔低缓,却透露着不容置疑。

苏青玉怔怔地看着男子,心中几十年来的酸楚好似忽然溢满了出来,她迷朦着泪花,好似呢喃道:“嗯。”

陈佩吻上她的额梢,然后附身而下。

苏青玉扬起玉白的脖颈,她微张小口,一颗晶莹的泪珠自眼角潺潺滑落......

“哈,青玉,我......我在小衣里找到那沾着糖渍的桂花了......”

女子轻咬樱唇,低哼浅吟。

.......

月华水往泗流,流云起,花上浮游佩急落,玉下寻弥娇不啼,梨花带雨,软软温温,鬓乱钗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