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玉琼神女录 > 第九十五章 月中丹桂

第九十五章 月中丹桂


夜已深。

皎洁的月辉如匹练般倾洒而下,将整座白山县染上一层清冷朦胧的霜白。

玉簪束发的陈佩抬头望向夜幕,碧空如洗,月华似水,只见一轮白玉圆盘高悬天际,他低下头道:“今晚的月亮真大。”

客栈小院中苏青玉与陈佩相对席坐。

闻言,面容绝美的女子轻轻放下手中的甜食,拾起一旁清茶小口抿了一酌,然后轻声道:“嗯。”

夜风凉逸,不大的小院中立着一棵茂茂葱葱的月下桂树,桂叶婆裟,那墨绿华盖几乎占了院落一半,其下,露华玉池水雾缥缈,古色古韵的老木小楼门牖半敞,映照着萱草的沉沉黄晕。

陈佩与苏青玉席坐于月桂之下,美人如玉如剑,二人之间便是盛满各色美食的檀木方桌。

女子披着一身雪白如洗的长裙,长裙轻柔舒缓,在女子柔软的腰下如月荷般流淌而开,她的眸子似盈着水光,樱红的小嘴因染上了些许油渍而显得愈发红润诱人。

小桌正中摆放着一张瓷白的玉盘,其上盛放着五块糕点。

一眼望去,玉糕呈规则的棱状,宛若五片香软的花瓣,糕点分为五层,一层月牙般的白糕,一层水晶般的冰棱,层层铺就,美若千幻,若是细瞧,还会看见其中竟氤氲着甜腻的乳黄色,那是一片片小巧香甜的桂花。

青葱玉手拈起一块表层铺有细桂的糕点,樱唇微张,雪白贝齿间便牵起了几道晶莹的丝涎,唇齿相合,滑软红润的香舌与甜糯甘饴的玉糕轻轻相触,清新的桂花香气与醉人的女儿沉香便一同铺面而来。

苏青玉柔媚的眼睛里似盈着月光,微微鼓动的香腮曲线优美。

忽然,沉浸于美食中的苏青玉身子一僵,她轻轻地低下头去。

陈佩定睛一望,原来是一片黄色的小花瓣落在了衣领之上,她抬起玉手,丰腴的身子一动不动,目光认真地盯着那紧随大白兔微微起浮的衣角。

苏青玉想要在那小花还未趁着衣领缝隙落进去的时候,将它给拂去。

可恰在苏青玉的小手将要触到桂花的时候,一阵暖风倏然扑面而来。

而那摇摇欲坠的浅黄桂花便也随之落入了深藏白软的暗沉浮香之中。

轻柔的痒意扰苏青玉浑身一颤,她恨恨地抬起头,却发现那登徒子正笑的开心。

“殿下!”

陈佩笑眯着眼,支着头,望着小娘子:“怎么了?”

苏青玉孩子气般微微嘟起嘴,有些气恼,可当她看见这登徒子一副调戏良家女子的恶少模样,心中便又感到些许无奈,“殿下莫要太过孩子气了些。”

陈佩看着那白裙高耸的大面团儿,不怀好意道:“要不我帮小娘子把那沾满了糖渍的小花拿出来?”

她的身姿曲线曼妙,如同清河一般流淌的墨黑长发在腰际被白色丝衿束拢,小娘子微微抬起下颌,一副断然拒绝的清白姿态:“青玉就不劳烦殿下了。”

仙音柔媚清脆,纵有一湖中水仙的清丽孤傲。

说着,苏青玉便要拿下最后一块桂花糕点。

可就在小娘子快要触到那桂花糕点时,一个可恶的登徒子却抢先一步将通剔晶莹的玉糕拿在了手中。

苏青玉的脸蛋上满是惊谔,随后她便略含怜乞地望着陈佩手中的糕点。

苏青玉知道,以这登徒子的性格,是决计忍受不了自己这个模样的。

可她失算了,陈佩将浅黄晶莹的糕点靠近鼻间,在小娘子望眼欲穿的模样中深深吸了一口气,笑道:“苏姑娘,今晚我可是一块都没有吃。”

苏青玉犹豫片刻后,轻声道:“不若我们再叫一碟。”

陈佩惋惜道:“这‘月中丹桂’是白山客栈的招牌,每日只售卖一碟的。”

苏青玉微微抿唇,道:“那......那青玉便不吃了。”

虽然小娘子嘴上说不吃了,可陈佩对她那水汪汪的目光可是太熟悉了。

家里的那只小狐狸以往便经常这般,一面望着香甜的蜜饯口水直流,一面又摇着小手说自己不馋,好像一只成熟的大狐狸一般,能狠心拒绝那诱人的糖糕蜜饯。

可若是陈佩真信了小狐狸的话,不给她买蜜饯,那小狐狸就会伤心惨了,定要忧愁地碎碎念一整天。

陈佩笑道:“罢了,谁叫本公子心善呢,只要你叫我一声好哥哥,这最后一块‘月中丹桂’就交给你怎么样?”

听见这话,苏青玉的脸蛋浮上了一层微微的晕色,她暗自羞恼,自己怎么可能唤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为好哥哥?

于是苏青玉拒绝道:“青玉岂能因为一块糕点就说出如此羞人的话。”

陈佩笑嘻嘻道:“那就是谈不拢咯。”

苏青玉微微侧头,却是不吭声了。

那就是得换个条件了。

“要不这样吧。”,陈佩提议道:“这块桂花糕我可以给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个微不足道的条件,当然,你不用担心我会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

闻言,苏青玉转过头,美眸静静看着陈佩。

显然她还是拒绝不了美食的诱惑。

只见陈佩唇瓣开合,无声地说了几个字。

苏青玉有些讶异,这.....这多羞人!可......

她看向陈佩,却见那登徒子竟欲将那糕点放入嘴中!

她轻轻咬了咬唇,还是答应道:“好。”

说罢,陈佩便托着糕点,一副闲暇以待的模样。

苏青玉轻吐浊气,伸出两只青葱如玉的小手,然后将其从软腰两侧搁在木桌之上,缓缓伏身越过木桌。

她轻咬着贝齿,如墨般的长发轻柔地淌在曲线和畅的玉背之上,她期身缓过,每靠近陈佩一分,娇红仙靥上边如牡丹般的晕色便会愈深一分。

待苏青玉距离陈佩不过几尺距离的时候,她终于停了下来,可一看见那登徒子既是欣赏又是火热的目光,她就忍不住地羞赧垂首、心跳加速,到了最后只得闭上了眸子。

陈佩轻声赞叹,眼前的女子美艳的惊心动魄,肤如凝脂,眉似远山,五官惊艳柔美,青丝绸顺细腻,她的脸蛋呈现一种粉嫩的娇红,仿若一掐便能挤出水似的,那柔软的大白兔更是深藏于底,沉甸甸地撑满白裙,尽显淫魅诱惑。

树影摇曳,清冷的月辉如烟云笔墨,莹莹秀发与凝脂玉滑般的额间晕染出一种雪白到墨染的层次渐变之色。

或是她的心中有着些许羞赧,浓密修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亲吻上去。

苏青玉缓缓张开玉唇。

陈佩的心脏仿佛突然漏了半拍,女子丰润的唇瓣好似不愿分离,随着她微微张开小嘴,那樱红水润的玉唇便也黏在了一块儿,非得如同那晶莹的丝涎一般画出诱人的弧度,才肯不舍地分开,羞涩地展露出藏于温室的香软小舌。

面容绝美的女子微张着小口乞求喂食。

陈佩忍不住咽了下唾沫,将浅黄晶莹的糕点放在了她的嘴旁。

桂花香气混着清淡的乳香,熏的陈佩差点迷了过去。

瓠犀皓齿映着红润的唇瓣轻咬而下,香腮鼓动,被喂食的白兔露出浅浅的满足笑容。

那一刻,无以言表的满足感瞬间挤满了陈佩的胸口,这一次不再只是喂养一只可爱的小狐狸了,面前的女子绰约熟媚,是一只足以倾倒天下的妖媚狐狸精,是一个真真正正的道境剑仙。

投喂的感觉是如此的醉人。

陈佩想着,若是以后用手拿着一根甜腻的糖葫芦,让眼前的大白兔与可爱的小狐狸一起舔食......

苏青玉低俯螓首,再次小口咬了下去,香腮微鼓,红润的唇瓣沾上了些许细碎的桂花,小娘子虽是闭着眸子,可从她放松轻快的神情中,也可瞧出她是很开心的。

随着微若的嚼咽声,不多时,一块香甜软糯的桂花糕点便吃食殆尽了。

可面前的小娘子明显还不甚满足,她想要继续向前探索,唇口开阖间,便咬住了两根手指。

陈佩虎躯一震,媚人心魄的脸蛋靠于眼前,他能感觉到小娘子咬住他手指后并未退缩,反而伸出湿润柔软的小舌在角落里搜寻着残余的糕点,希冀着香腻的甜食,指尖与滑软柔润的小舌纠缠触碰,强烈的异样感瞬间袭满陈佩全身。

陈佩气息略显粗重,眼中属于最为原始的欲望愈发遮掩不住,也恰是此时,陈佩从石像中挖出来的那颗黑色玉珠竟悄然无息般钻进了陈佩体内。

黑色的玉珠化为一缕缕如烟沙般的薄雾,以违背常理的形态穿过一道道屏障,然后准确无误地来到了陈佩的心湖之上——识海之中。

无边无际的烟云识海间,一座耸立天地的阴阳大阵如城墙般自隔绝于一方天地。

那黑色的薄雾来到大阵之前,毫不犹豫地轰然撞上。

无声地震颤响彻识海,随即那圆转和润的高墙便被撞出一道细小的痕迹,只见那薄雾缓缓退散,顷刻之间,便再次撞了上去,就这般,薄雾一次次退散,又一次次死命撞上,不多时,那浑圆运转的高墙便出现了些许晦涩凝滞之感。

若是细看,便会发现那高墙之上的痕纹棱角分明,锋锐异常。

竟宛若剑印刀痕!

苏青玉别有回味地离开了陈佩的手指,随着颤颤巍巍的大面团儿缓缓坐回了原位。

果然第一块糕点和最后一块糕点永远是最好吃的。

正当苏青玉还在回味那香甜软糯的滋味时,陈佩却突然颤抖道:“小娘子,我.....我有些不对劲。”

听见陈佩略有些发颤的声音,苏青玉立马回过了神来,她望向陈佩,蛾眉微蹙:“殿下,你怎么了?”

只见陈佩周身热汗氤氲,额间青筋鼓结,他缓缓抬起头,原本明朗的星眸此刻却充满了暴虐的欲望。

他一字一顿道:“我体内的阴阳大阵......似乎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