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玉琼神女录 > 第九十四章 夺得他人妻

第九十四章 夺得他人妻


苏青玉瞧着下边越来越混乱的场面,轻声道:“那叫做明渊的男子和这对新郎新娘的关系有点奇怪。”

作看戏心态的陈佩笑道:“不就是虽然你得到了我的身子,但是我的心却是永远他的吗~~”

苏青玉在陈佩的身旁蜷缩成一团儿,玉手环着腿弯,香腮搁在膝上,两只桃花眸子水润媚人,她下意识道:“就像扶州城包子铺的那对夫妻?”

闻言,陈佩微微一愣,然后说道:“那里是一厢情愿,爱而不得,红酥跑去采补男人的神气,是为了晚上悄悄给黄藤缝补残剩的魂魄,而这里是在人家本就相爱,只不过父女失忆的时候被趁虚而入了。”

苏青玉美眸疑惑地望向陈佩:“那名作红酥的女子做过这般事情么?”

“以前的黄藤家破人亡过,只有他侥幸活了下来,可他不想着苟且偷生,偏偏要去复仇,一只蚂蚁再愤怒又能够把神怎么样?然后他就用身魂祭祀鬼物,换取能杀死神的魂毒,而那小娘子发现此事之后,竟然不想着离开一个什么都不是的陌生男人,反而要用自己的尊严和性命去给黄藤续命。”,陈佩仰靠在房柱之上。

苏青玉会想起那名作红酥的女子在桃源里的媚态,轻声道:“原来她是这样一个人吗?”

陈佩笑道:“我也没想到啊,一个青楼女子,一个邪宗妖女,你猜我在她的心里看见了什么?”

陈佩的迷魂之术除了控制他人以外,还可以窥探他人灵魂中最为深刻的事情,当时陈佩为了获取更多的消息,便付出了魂魄一角撕裂的反噬,进入了红酥的内心,直到前两天,陈佩的魂魄才完全恢复。

苏青玉摇摇头。

陈佩哂笑道:“对于那小娘子来说,最深刻的记忆不是在青楼接客,也不是巧遇那本修仙道诀,甚至不是幼小时被卖入青楼的孤独绝望。”

陈佩顿了顿,道:“仅仅只是坐在明月清辉的房顶,小娘子喝着酒,男人就揣着袖子,吹着晚风,默默看着她与风景。”

苏青玉沉默片刻,她忽然想起了云岚灯会那一晚。

众叛亲离,了无希望,那时的她就像被裹住了一层漆黑的布,站在寂寥的舞台上,看不见,挣脱不开,无法呼吸,但她能听见周围许多蒙面之人的冷笑,寒冷刺骨,那般绝望无助的情绪苏青玉绝不想再体验第二次。

可在她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黑布被掀开了,这登徒子就那样不讲道理地掀开了,甚至连周围恶鬼的冷笑声也戛然而止。

那一刻的清明与依靠苏青玉难以忘怀。

长裙淡然的她看着不过十八年华的少年,首:“或许那便是她心中的月光。”

陈佩平静道:“可我认为这并不值得,她完全可以舍弃黄藤去鬼魈宗逍遥快活,天涯何处无芳草,本来就是青楼女子,邪宗魔女,非要做什么舍身取义的事情,她没杀过人,最后还要落得一个婊子的骂名......”

苏青玉默默不语。

可你当时不也抢走了我?

......

看见自己的妻子当着自己的面与别的男人软声盈盈,身为陆彩萱丈夫的卲孟居终于忍不住了,他目含怒火:“田明渊我告诉你,如今彩萱已经是我的妻子了,洞过房,拜过天地的妻子!若是你识相的话,最好赶紧滚!”

田明渊缓步走向站在一起的新婚小夫妻,他盯着卲孟居的眼睛平静道:“若不是我回来的晚了,你以为你能碰到彩萱的一根手指头?”

“你!”,他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敢来到他的面前,怒火灼目,卲孟居忽然捏紧牵头,罡劲流转,倏然间毫不留情地一拳砸向面前的男子,正当邵孟居眼中闪过宣泄的快意时,谁知田明渊只是淡淡地一巴掌挥过去,卲孟居就被扇倒在地......

见状,一旁清秀可人的少女连忙抱紧田明渊的手臂,阻止心爱的郎君继续对现在的丈夫继续动手。

田明渊看着摔倒在地的狼狈身影,笑道:“你还是省省力气吧,不如你问一下彩萱究竟是喜欢你,还是喜欢我?”

卲孟居看着那目光躲闪的秀美少女,想着自己好不容易得到了自幼爱慕的女子,可此刻她酥嫩的胸脯之间却陷着其他男人的手臂,狂躁的怒火几欲让他疯掉,他目光肆意道:“田明渊,就算你与彩萱情投意合又如何,你可知洞房花烛夜那晚彩萱有诱人,那般娇靥含羞的模样你见过吗,那般低咽浅吟的仙音你听过吗?”

他盯着田明渊恶狠狠道:“我全见过,还摸过,那滋味,妙不可言!”

可谁知田明渊这时候却轻柔地拥着少女,温润道:“彩萱,不必听他的污言秽语,那并不是你的本意,我与你白首的心永远是不变的。”

新婚的少女泪花潸然地望着爱郎,软糯唤道:“明渊哥哥~~~”

卲孟居目眦欲裂,陆家兄弟沉默不语,新郎娘亲烟眉紧蹙。

邵东云看着拥着美娇人儿的田明渊眼神晦暗不明,简直狂妄至极,目无尊长,如今你公然勾搭我儿妻子,便是失了礼法,我邵家高占大义,非要借此狠狠打击你田家一番,而且看你情根深种,说不定还可利用我这儿媳威胁你......

他冷声道:“够啦明渊,我虽与你父亲交好,却也容不得你这般无视律法。”

田明渊哈哈大笑:“怎么,想拿什么来压我?陆伯父早已将彩萱许配给我,只不过因为邪物蛊惑,才酿成错事,难道我田明渊还要降低底线容忍错事吗?”

邵东云道:“那我儿便错了吗?陆彩萱是我邵家三姑六聘,明媒正娶的媳妇,错也错在陆家,陆家的过错我邵东云可不认。”

陆凭栏此时也出声道:“明渊,如今彩萱已经嫁为人妇,若是你真的为她好,就别再打扰她了,毕竟这也是我两家的家事。”

现在陆家家主之位空乏,陆凭栏作为嫡长子,是有家主继承权的,但他父亲又死的离奇,完全没有把家主相关的事宜传接给他,因此,唯有依仗邵家的支持,自己才可能有争夺家主的机会。

但这样无疑是引狼入室......

但也管不得那么多了。

可田明渊脸上却一片淡然,他将怀中的少女紧紧搂住,笑道:“你们说的真有道理,但是,我不认啊。”

邵东云见田明渊如此跋扈,面露威胁道:“明渊你太过气盛了,莫非你真就认为此处无人制的了你?”

田明渊不急不缓道:“如今白山县怕真没有人能制住我了。”

邵东云心中微动,警惕道:“什么意思。”

田明渊望向众人,缓缓道:“前些日子我被太徽宗一位玉木境的长老收为了直传弟子。”

此言一出,整座大殿仿佛陡然一静。

少女轻声问道:“明渊哥哥,这是真的吗?”

田明渊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脸蛋,笑道:“当然。”

邵东云脸色青黄变换,心中如同栓了颗石头般沉了下去,他不相信道:“侄儿可莫要说笑。”

玉木境,取万载玉木举世同青之意,寿元悠久,乃是传说中的仙人,可竟然有仙人收他为徒?

一般来说,如同白山县这样偏远的小县,顶多也就出个二境的修士,因为二境以后的功法根本寻不到。

所以,即便田明渊表现出超绝的天赋,邵东云也不甚在意,他知道田明渊顶只能修炼到二境,除非田明渊能够自创功法,但那比之湖中摘月还要痴心妄想。

可如今他却被仙人收徒了......

田明渊笑呵呵道:“这东西我可不敢说笑,邵伯父,不若现在令郎与彩萱写封和离书,此事就算揭过了,聘礼钱我田家会出双份儿,一份算是弥补邵伯父的损失,另外一份算是我与彩萱妹妹的彩礼钱,如何?”

说着,田明渊望向陆家兄弟二人。

这不是询问。

陆凭栏与陆危楼二人对视一眼,他们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喜色,对于这个妹妹他们并未太过放在心上,毕竟这个妹妹出生时,他们自己早已成家立业,与陆彩萱的往来那更是极少,遑论多少亲情了。

可现在可以凭空攀上一个未来登上三境几乎是板上钉钉的妹夫,那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

一、二境修士,还可以靠兵甲围打灭杀,可到了三境,在凡俗之人面前,那几乎就是神功盖世的武林盟主了。

陆凭栏轻轻咳嗽几声,道:“这还是得看彩萱的意见,若是彩萱愿意的话,我这个做兄长的也万万没有阻拦的道理。”

站在母亲身旁的邵孟居见场中诡异的氛围,直气愤的要吐血,特别是当他看见自己的妻子那既羞涩又倾慕的神色,心中的怒火简直要烧穿他的五脏六腑。

她的妻子,刚洞房花烛夜不过两三天,便被一个宵小当面抢走了!

陆彩萱轻轻地靠着爱郎,此刻,她的心中终于舒缓了下来,近来噩耗接二连三地出现,因为她的缘故,造成了父亲与娘亲意外去世,她自己也丢失了记忆嫁为他人妻,可即便是这样心爱的郎君也一直在她的身旁,不离不弃。

她的心中依旧很痛,可此时她却找到可以靠着哭泣的肩膀了......

邵孟居看着那与外人缠绵恩爱的妻子,心中大恨。

陈佩伸了伸筋骨,真是一场大戏,道:“尘埃落定啦。”

看的入神的苏青玉微微颔首:“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