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玉琼神女录 > 第四十六章 借剑

第四十六章 借剑


墨绿的林叶葱葱笼笼,遮蔽了天空中温暖的阳光,它们随风摇曳着,只剩点点零星的光点穿过茂密的华盖,在林荫下打上白色的光斑,鸟鸣鹿吟,花色妖娆,几缕翠色的嫩草正竭力汲取着这点点光明。

陈佩站在枯黄的碎叶上,举头四望,方才他追到此处后黑袍老人的气息便消失不见了,陈佩有些烦躁,这种渣滓就该早点死啊,为什么还敢逃,等我抓到了他就把你五条腿都给折了,削成人棍再抽筋剥皮,再看你怎么逃?

想到这儿陈佩心中猛然一惊,连忙默念清心决。

良久后陈佩终于平静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何我会感到如此烦躁,就好像心中的杀欲突然放大了许多倍,莫非是中了谁的咒术?但就凭方才那两个杀贼不可能暗算的了我啊,还是得赶紧杀掉这家伙,去找娘亲看看是怎么回事儿。

不远处,一颗不起眼的老木上,一片普普通通的叶子正随风晃悠着。这片叶子正是黑袍老人所变化的,早年他曾在一山洞内获得一术法残篇,其中记载了三样变化之术,方才的化万蛇之术,和如今的化林叶之术便是其二。

趁此变化之术,他曾多次逃脱险境。

但这变化之术虽然极为高妙,叫人难以区分,可变化终究只是变化,依旧逃脱不了大范围的无差别杀术,最初的万蛇之术便被陈佩随意破去了。

此时只见陈佩双手合于丹田之下,天地间的灵气再次向陈佩身前聚拢起来,黑袍老人神魂震颤,这小子是想故技重施!

正当陈佩想要施展道术时,一旁不起眼的树木上突然显现出一片黑雾,黑雾密密麻麻好似万千条细小的蚁虫凝聚,不等陈佩道术使出,黑雾便化为一张狞戾的鬼脸,大口张合发出嘶哑的吼叫:“小鬼,今日你咄咄相逼不留丝毫情面,非要对我赶尽杀绝,那就别怪我鱼死网破了!”

鬼脸厉声哭嚎,声声刺耳撩人,携带着万千飘散的枯枝落叶一同扑向陈佩。

陈佩眼神镇定,却是对着鬼脸不管不顾,反而转身飞奔远去好似怕了这鬼脸似的,同时陈佩口中发出隆隆之音:“凝!”

“噗!”,黑袍老人喷出一口鲜血,身体颤动不止,手中还捏着仅剩的水镜遁形之符,待稍微恢复意识,黑袍老人果断催动灵符,方才那鬼脸所说的鱼死网破都是骗人的鬼话,他真实的目的依旧是逃跑,那黑雾无形无质,没有丝毫的杀力,唯一的作用是可以存在许久,迷惑敌人罢了。

可也正是这个时候,陈佩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在黑袍老人惊恐绝望的目光中一拳砸下,这个时候他终于感受到王老疤面对陈佩时的绝望了。

那一拳中不仅蕴含着霸道恐怖的威势,更是夹杂着一丝诡异莫测的、妖力?将自己的身体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同时还腐蚀着自己的心湖识海,让自己身体难受至极。

这根本就是一个怪物。

想到这儿,黑袍老人反而不再恐惧了,既然横竖都是一死,那老子死也要给你咬下来一块肉,当然这也就是想想罢了,陈佩没有再给他机会,直接趁着他僵直的一瞬间结束了他的生命。

陈佩默默地看着地上的尸体,脑海中暴虐的萌芽疯狂生长,他明显感到心中并不满足。

陈佩还想杀人。

不对,自己一定是出问题了,否则不会这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并不只是杀欲,陈佩能感觉到,自己心中所想的任何欲望都被放大了数倍,想要狂躁地大笑,想要放声地痛哭,想要彻夜的欢好,想要无止尽地杀戮......

好在如今问题并不是特严重,自己还能控制住,自己近来除了与荼崖一战中为了保护苏青玉神魂鼓荡以外,就没有做过任何其他的事情了,那就一定是那个时候出了问题,莫非心湖识海上的封印出了问题?

可陈佩默默感应一番后,发现封印依旧完好无损。

陈佩弯腰在黑袍老人衣服中摸索,拿出一个储物八卦袋后将其放入了胸前所佩戴的方寸物中。

陈佩对于那变化之术有些眼馋。

陈佩淡淡道:“出来吧,别躲躲藏藏的了。”

不远处的林木间,男人缓缓走了出来,他身着一身黑色银纹云锦袍,长发拢成一束,脸上戴着一张白色无脸面具,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手中还提着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

来人正是红都城城主,鬼王。

鬼王淡淡道:“方才这人躲在一旁想要偷袭,本君便替世子殿下杀了他。”

陈佩转过头来,单手负后,微笑道:“那本世子可是要多谢城主大人了。”

陈佩早就发现这个想要偷袭的凶徒了,只不过没搭理而已,你闯上来,我就杀了,你要是识时务,那陈佩也懒得花力气搭理他。

鬼王道:“举手之劳而已,不知世子殿下来我红都城的地界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陈佩望向鬼王,轻轻笑道:“你红都城的地界?”

鬼王眼中精光闪烁,淡淡回道:“我红都城的地界。”

陈佩语气清冷道:“你就不怕哪天飞来横祸,和你的红都城一起化为齑粉?”

鬼王沉默片刻,道:“我相信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陈佩点点头,若有所思道:“也是,这些年多谢城主大人为我岐木王府抓捕恶徒了啊,不知你今日找我有什么事情?”

鬼王微微躬身,肃然道:“本君确实是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世子殿下能否借出一把名剑。”

陈佩表情一下子就淡了下来,道:“你可知名剑意味着什么?”

鬼王道:“本君知道。”

“不,你不知道。”

“本君可以付出令殿下满意的报酬。”

“呵呵,你觉得什么报酬能够打动我呢?说实话,金银珠宝如今我不缺,天材地宝王府更是数之不尽。”

鬼王咬咬牙,突然沉声道:“我可以将舍妹嫁于殿下!”

陈佩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疑惑道:“你可是认真的?”

你不仅想要白嫖我王府的名剑,竟然还馋我身子,有这么划算的买卖吗?

鬼王道:“舍妹乃是入道境的道修。”

陈佩摇摇头道:“你不会不知道就连我的通房侍女就是一个入道之境的剑修吧。”

鬼王道:“舍妹天生灵韵!”

陈佩愣了愣,天生灵韵!

灵韵本质上来讲就是一种慧根,它能够升华一个人的资质,从体魄到神魂。

陈佩所修习的琈玉阳决与符契阴诀本质上来讲是一种阴阳大法,如果陈佩修成这两种功法后再与其进行双修,那么这灵韵对陈佩的提升简直是可以用亿里计。

直接就能将陈佩的天赋再向上提升一大层!

这简直就是上天赐予自己的瑰宝。

若是被合欢宗那些家伙遇见,怕是要不惜一切代价抢回宗门。

这“舍妹”无论如何都得先定下来再说,至于“舍妹”愿不愿意,长兄如父,不从也得从,反正感情这东西是可以培养的,更何况,陈佩相信以自己的手段能够轻易俘获她的芳心。

“名剑乃是王府所有,我并不能决定它的归属权......你想借剑多久?”

鬼王松了口气,道:“十年!我知道如今殿下时间并不充裕,三年之内,我希望殿下能够将名剑送予我手中。”

陈佩盯着鬼王直直道:“你不会是想找谁寻仇,怕自己妹妹失了自己庇护成为众矢之的,为自己的妹妹找个好归宿吧?说实话,你的妹妹跟了我,绝对性福生活美满,若是寻仇,我可以帮你一起,顺便你死后我还可以把剑给拿回来。”

鬼王道:“这个就不需殿下操心了,殿下只需记得我们的约定就好。”

陈佩扔给鬼王一张符箓,道:“你若有急事可以用此物传声于我,合适之际我会通知王府将剑给你送来。”

鬼王微微沉思,他知道这家伙是想先见自己的妹妹再给剑,便道:“若是舍妹有时间与殿下相见,本君会通知殿下的。”

......

走回马车的路上,陈佩脑海中思绪纷飞,不得不说,最开始对于鬼王的借剑请求,他是拒绝的,毕竟以名剑的珍稀性,陈佩想不出鬼王能拿什么来交换,可听见鬼王后来想要将自己的妹妹嫁给自己,同时只借剑短短十年,倒是让陈佩有些奇怪,并且体会出一种托孤的意味。

毕竟天生灵韵对于任何势力的人来说,都是一块极大的香馍馍,哪怕你是入道境的强者,依旧让人眼馋。

特别是对于某些踏足入道境圆满的修士来说,说不定汲取她的灵韵后便能引下天劫,迈入那至高的境界。

当然陈佩是一个有原则的人,若是小娘子实在不愿意他也不会用强,陈佩对于自己的资质还是有着极为强烈的自信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小娘子不从陈佩就会菩萨一样放过她了。

此后她就只有一种结局。

那就是作为陈佩笼中的金丝雀。

应了一句话,我可以不用,但我必须得有。

若是让其他大势力得了这灵韵,一不小心再破五境,踏入那至高的境界,怕又得打破如今的国域局面,天下又得纷争四起,这是陈佩不愿见到的。

此时戴着白色无脸面具的鬼王正站在锋崖之顶,他默默看着穿梭于林间的陈佩,脑海中思绪千转,最初他的本意其实是想尝试着抓住陈佩,然后强借名剑的,将妹妹嫁与他,乃是预想的下下策,但这是北曙之地,是岐木王的山头,山那头,乃是青丘狐族的领地,而这陈佩......总之他并不确定自己能否抓住陈佩,一旦抓不住,自己必死无疑,就算抓住了,估计还是得死,沉默良久,他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此番作为是对是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