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凡人:开局夺舍墨居仁 > 第八百五十八章 庚蓝界与托孤

第八百五十八章 庚蓝界与托孤


“运气还算不错,找到了几颗庚蓝石,此物乃是一种极为特殊的灵材。”
“庚蓝石?”墨居仁顿时愣住了,更下意识的扫过远处的几人,显然和他一样,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要知道几人无一不是见多识广之辈,竟然全都不认识,那这东西的来历就有意思了。
“所谓的庚蓝石,其实并非此界之物,而是来自于另一方称之为"庚蓝界"的特产。晶石内部蕴含该世界特有的庚蓝元精,算是极为难得的顶级材料。”玄冥仙子把玩着手中的晶石,明眸之中却闪过些许疑惑,
“说来也奇怪,这本是庚蓝界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庚蓝界?”墨居仁心中越发好奇了,
“传闻灵界之下有三千凡界,这庚蓝界莫不是其中之一?”
“你倒是知道的不少。”玄冥仙子莞尔一笑,接着道,
“灵界之下的确有无数的凡界,但三千只是一个概数,准确来说应该是一千多个吧。不过庚蓝界可并非其中之一,而是与灵界同等级的存在。”
“灵界同等级!”听到此话,墨居仁瞬间被惊讶到了。
灵界之下有三千凡界,而仙界之下则是无数个灵界,这庚蓝界能够与灵界同等级,已经非常不简单了。
当然,他更意外的是对方话语中透露出来的另一层信息,其对于这庚蓝界似乎很了解,莫非曾经去过?
收起思绪,他再次猜测道:
“或许与上古时期魔界入侵有关系,当时魔灵两界都有强者降临,将此物带过来也不足为奇。”
“这样的可能微乎其微。”玄冥仙子直接摇头,对方只是猜测,但她可清楚的很,庚蓝界与魔界,甚至灵界根本没有交集的。
也是她情况特殊,才会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进入到庚蓝界,并且停留过千余年的时间。
故而,若真要有人将此物带过来,那也只能是她,别人很难做到。
一时间也想不通,她索性懒得再去纠结,当即话锋一转道:
“此物乃是炼制一件特殊灵宝所需的主材料,对于眼下的你而言有些太过遥远了,还用不到,先收起来吧。”
说着,她便直接将晶石丢给了对方,自身则光华一闪,再次消失无踪。
看着手中的晶石,墨居仁不禁无奈一笑。
他心中还有很多疑问呢,怎么就"跑"了?而且也不是返回天香坠,或许对于虚灵殿好奇,又去探查什么了。
对此他也无能为力,只能顺其自然。
想到这里,他便懒得再理会,而是直接将几枚庚蓝石收了起来。
至于叶龙几人,他却根本没有与之分享的意思,毕竟自己也不是圣母,不会无限制的补贴小极宫,之前那些万年玄玉已经不少了。
叶龙三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若说不想那是假的,不过三人却很有自知之明,不会去奢求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此时的三人更加的反而是那位神秘女子的来历?
能够深入玄阴潭深处而毫发无损,已经足够不可思议了,而对方之前的一番话语透露出来的信息,更加让人瞠目结舌。
难不成此女是来自上界?
可这样的存在为何与墨师弟如此亲密?
双方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三人脑海中生出了无数的念头,可惜却无从解答,看向墨居仁时,对方也只是微微一笑,显然没有解释的意图。
三人有些无奈,最终也只能将无数的疑惑压在心底,期待有一天墨师弟愿意解惑一二。
……
接下来的几日中,四人便一直留在玄阴潭边静心修炼,再没有离开一步。
效果还是很不错的,有着极寒环境的刺激,外加洞窟中弥漫的特殊能量,虽只有数日的时间,四人也依旧收获不低。
这期间,玄冥仙子始终没有归来,也不知在做什么。
对此,墨居仁也懒得去操心,而是专注于自身的修炼。
直到某一日,四人正在闭目打坐之时,突然被一道强烈的能量波动所惊醒,随后便纷纷睁开了双眼。
“已经开始了吗?”叶龙看向通道所在的方向,眉头迅速皱起,不远处的白寻则直接起身道,
“我去看看。”
说完也不等几人回应,径直飞入通道之中,转眼没了身影。
叶龙与柳云若心照不宣的相互对视一眼,却并没有同样起身。
四大家族中,白家与师家关系密切,叶家与柳家更为亲近,其余家族则两边依附,双方之间明里暗里的竞争是很激烈的。
说到底还是利益,没有谁愿意将好东西拱手相让。
此刻感应到寒骊上人开始寒焰洗髓,冲击化神瓶颈,两人心中不可避免的泛起丝丝波澜。
既希望对方能够成功,又不希望其真的成功,总之很复杂。
再次看向另一处的墨居仁,两人又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有对方在,那即便寒骊上人能够成功突破,也不至于一家独大。
“我们也过去吗?”却再次是,柳云若忽然开口问道。
“有白兄去看着,我等无需操心的,还是继续修炼吧,按照之前大长老所言,寒焰洗髓无法一蹴而就,应该需要持续数天时间。”叶龙微微摇头,显然没打算去凑热闹,对此,柳云若自然不会反对,虚灵殿开启不易,继续抓紧时间在此处修炼才是正理。
两人又转头看向墨居仁,询问对方的意见,得到的答案没什么区别。
于是乎,三人便继续阖起双目,开始继续修炼起来。
……
转眼又是数日过去,和原本的命运线一样,寒骊上人经历了无数次的寒焰洗髓,却终究还是失败了。
第一处洞窟之中,此时的寒骊上人竟不再是侏儒的形象,反而变得高大威猛。
然而其神色却有些落寞,此刻一言不发,独自仰首望天,脸上满是寂寥。

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叹息,不得已,他还是接受了现实。
“寒骊师兄,你可无碍?”不远处,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白寻忽然开口,有些担忧的询问。
“白师弟放心,我没事,只是准备了那么多年,结果却功亏一篑,心中难免有些不舒服。”寒骊上人无奈一笑。
他的寿元本就无多,这一次不顾一切强行以极寒之焰洗髓,自然不是没有代价的,周身内外受到了极大的损伤,使得寿元再次减少,没几年活头了。
若非如此,他倒是可以继续研究,以便将这寒焰洗髓之法进一步完善,从而进行第二次冲击。
可惜,以他如今的情况根本来不及的。
“事已至此,老夫也不再奢求其他,之后回去安心等待坐化即可。倒是白师弟,待我坐化之后,师家便拜托你照顾了?”
“师兄放心,我会注意的。”听到对方言语中的托孤之意,白寻心头不由自主的生出几分酸涩,顿了顿,再次道,
“事情其实没那么糟糕,不是还有墨师弟吗,有他在一天,宗门便不会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
“那倒也是。”
两人的交流并没有刻意隐瞒,将这一切都听在耳中的几人纷纷面露惊讶之色,尤其是韩立,此刻正若有所思,不知在想些什么?
白寻扫过众人一眼,随即道:
“虚灵殿开启一次不易,诸位既然来了,不妨便随我去往玄阴潭附近修炼些时日如何?那里的环境对于修行冰属性功法者,亦或者拥有寒焰者都是有好处的。”
“那就多谢白道友了。”面对如此提议,众人自然不可能反对,纷纷点头同意,随后便在白寻与寒骊上人的带领下,向着玄阴潭方向行去。
……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便过去三月有余。
这一日,某处大殿之外,一道道身影相继现出身形。
虚灵殿的入口共有三处,而出口却只有一处,正是中央处的主殿。
此时众人便是刚刚从主殿的大门走出来的。
外面有不少巡逻的弟子,见到众人的一瞬,立刻恭敬的行礼问候。
寒骊上人摆了摆手示意无事,待的巡逻的弟子们离开,众人也纷纷开始告辞。
这一次的收获不小,需要一定的时间去消化处理,众人自然是有些迫不及待的。
墨居也是同样的想法,临走前却忽然转头再次看了一下虚灵殿,似是想起了什么,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失落,转瞬即逝。
正要离开,却忽然被寒骊上人拦住了。
“师弟请留步,可否到师某洞房中一叙?”
“?”
墨居仁有些意外,不过稍作迟疑后便依旧选择了同意。
没过多久,两人便再次来到寒骊上人的洞府之中,落座之后,此时后者却突然异常恭敬的行了一礼。
“寒骊师兄,你这是……”墨居仁神色微讶,有些不解的看着对方。

“此次洗髓失败,我已经时日无多,故而想要同师弟做个交易。”寒骊上人也没有绕弯子,当即说出来自己的目的。
“这次洗髓伤害这么大?”墨居仁眉头皱起。
“本就是"舍命一搏",以极端的方式激发自身的潜力,自然是有代价的。”寒骊上人叹了口气,接着道,
“我已经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大限不远了,也就在两三年内。”
“两三年?”
墨居仁怔了一下,那岂不是意味着,对方根本活不到妖族入侵?
这可与原本的命运线有些出入的,但想到对方提前进行寒焰洗髓,没有成功,发生这样的蝴蝶效应也不足为奇。
“有什么话,寒骊师兄便直说吧。”
“小极宫中多个家族并非和谐共处的,相互之间的竞争也异常的激烈,若老夫一旦陨落,背后的师家定然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故而在临死前,我想与师弟做个交易,用师某手中一件东西,换取师弟庇护我师家。”寒骊上人也没有绕弯子,直接说道。
“师兄未免有些多虑了吧?小极宫又不是魔道,即便你真的不在了,师家难道还会有危险不成?顶多也就是损失些利益而已。”
“若是那么简单就好了。”寒骊上人叹了口气,
“师弟有所不知,与其他几个家族的情况不同,我师家在传承方面出了点问题,有些青黄不接,出色的后辈寥寥无几,一旦老夫不在,我担心家族便极有可能迅速没落。”
“这样啊!”墨居仁倒没想过这一层,但说到底还是利益,当即道,
“可能要让师兄失望了,墨某身为天南修士,亲朋好友也都在那里,故而并不会在此处停留太久的,如此根本起不到庇护的作用。”
“师弟还打算返回天南?何不留在小极宫,同时将家人们也一并接过来,这里的修炼环境比之天南那种穷乡僻壤之地要强出太多了。”寒骊上人有些意外,再次循循善诱,岂料墨居仁根本就不上当,神色异常的平静。
“这里的确不错,但墨某在天南也有着不小的身份,故土难离,我也没办法。”墨居仁微微摇头,依旧选择了拒绝。
见此,寒骊上人不禁叹了口气,随即话锋一转道:
“既如此,你我不妨换个交易方式。也无需庇护师家,只要师弟答应收下我家族中一名后辈做弟子即可。作为回报,我愿意将炼化多年的乾蓝冰焰用来作为交换物品。”
“乾蓝冰焰!”听到此话,墨居仁顿时来了兴趣。
“没错,就是乾蓝冰焰。”寒骊上人忽然笑了笑,接着道,
“有件事情老夫一直都没有主动询问过,然而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藏着掖着,若我猜的没错,本门的镇宗之宝"虚天鼎"应该是在师弟手中吧?”
“师兄这么说,依据是什么?”墨居仁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
“自然便是乾蓝冰焰。”寒骊上人直接说道,
“天下间除了师某仿制的乾蓝鼎外,也只有虚天鼎本体才拥有乾蓝冰焰,师弟既然能够炼化此焰,那定然便是得到了虚天鼎。”
“倒也瞒不过寒骊师兄,没错,东西的确在我手中。”既然已经拆穿了,墨居仁自然也懒得再隐瞒。
“果然!”寒骊上人眼中闪过掩饰不住的喜悦,接着问道,
“那个……师弟,我能否看一看此鼎?”
“可以。”墨居仁也不废话,当即一拍万魂葫,直接将虚天鼎唤了出来,而见到此鼎实物的霎那,寒骊上人越发激动了。
“据资料记载,虚天鼎乃是当年创派祖师冰魄仙子的贴身灵宝,曾挟此宝游历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