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万人迷废物如何绝地求生[无限] > 第69章 封灵高中

第69章 封灵高中


到了晚上, 宿舍楼的走廊上安静极了,一时之间,只有两道不同频率的脚步声响起。

蓝桥易的视线沿着脚下的黑影向前看去,不远处男生的身影绰绰约约, 隐藏在如墨的黑暗中。

他时不时的向前小跑去, 却因为意识的混沌与身体的困倦, 总是追不上前面的身影。

在经过走廊的一个拐角时, 少年不禁软声说道:

“阿笙, 你走得太快了, 我快要追不上你了。”

男生的脚步却停也未停,仍然朝前走去。

见状,蓝桥易没有办法,只得继续跟在他的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走上了楼梯,在昏昏沉沉间, 少年微微偏头,从楼梯的扶手处向下看去。

入目而至的黑暗好像一个深渊巨兽般, 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他吞噬。

蓝桥易一惊,漆黑纤长的睫毛微颤,慌不迭地移开了视线。

“咚咚咚——”

前面规律的脚步声始终不急不缓的响起, 在不知踏上了多少个楼阶后,蓝桥易终于见到了那扇通往楼顶的门。

此时他站在最后一个楼梯拐角, 朝上看去, 男生的身影就停在那扇门前。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他不顾身后有些疲惫的少年,头也没回地便走了进去。

因为些许剧烈的运动,蓝桥易微微喘了喘气, 才继续向上走去。

那扇通往楼顶的门被楼道间的风吹着,发出了“吱吱呀呀——”令人牙酸的响声,门头还时不时的撞击着斑驳的墙壁。

他深吸了一口气,便从那扇门出去,来到了楼顶。

只是当蓝桥易抬眼看去的时候,却有些惊讶的发现,方才男生的身影此时消失不见了。偌大的楼顶上空荡荡的,蔓延着寂寥的黑暗。

他心里一慌,下意识地轻声唤道:

“阿笙,你在哪里?”

在朦胧月光的照耀下,他有些迟疑地沿着栏杆边上走动,四下环顾着,想要寻找着封清笙的身影。

少年有些疑惑的想到:他明明看到男生先他一步来到了楼顶,怎么现在找不到人了呢?

就在这时,蓝桥易忽然听到楼下传来了什么声音。

他下意识的转头,挨着栏杆,有些小心翼翼的朝下看去。

只这一眼,他便惊的朝后退了几步。

——那楼底下分明是一个人的尸体!

在猛一下的视觉冲击中,蓝桥易甚至能清晰的听到心脏“嘭嘭嘭——”跳动的声音。

等到他终于平复了心情后,还是壮着胆子靠近了栏杆,朝下看去。

那具尸体面容朝下,双臂的姿势有些扭曲,手掌朝上,手背朝下,他的一条腿有些不自然的朝外折着,分明是黑夜,蓝乔逸却在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尸体的旁边有猩红的血液在涓涓的流淌。

就在他想要跑下楼找人的时候,刚一转身,蓝桥易便听到了不远处男声的声音:

“你在那里做什么?”

少年一惊,下意识地循声看去。

——封清笙站在通往顶楼的门口处,微微皱了皱眉问道:

“我只不过是出去了一趟,你怎么就自己来楼顶了?”

闻言,少年一愣,他张了张嘴想要否认——不是你把我叫起来的吗?还带我上了楼顶。

只是这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他便看到了封清笙骤变的神色。

“蓝桥易——!”

这是自从知道了他的名字后,男生第一次这样唤道。

只是少年还来不及回应,便忽然感觉身后传来了一股力道。

身子微微向前倾的时候,余光间,他看到了那条布满了青紫痕迹的手臂。

楼顶的栏杆传来了不堪重负的“吱呀——”一声,一瞬间,少年好像一片羽毛一样,轻飘飘的便翻越了栏杆,朝下坠去。

在临近死亡的一霎时,蓝桥易忽然恍惚地意识到:刚才是有人推了自己。

正当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手腕上传来了一股力道。

“抓住我的手——”

蓝桥易的视线顺着手臂向上看去,封清笙紧绷着的下额线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

因为匆忙的飞奔而来,男生的领口微开,急促的喘息着。

“抓住我的手,我拉你上来。”

手腕上的痛感无比的清晰,因为男生攥紧的力道太大了。

“刚才有人推我……”

少年有些茫然地抬头,看着封清笙说道。

“我知道,你现在不要说话,把另外一只手搭上来。”

男生的上半身几乎全部探了出去,他紧咬着牙关看着被自己拽住的少年努力将另外一只手搭了上来,瞬间反握住了对方的手背,一下下地将蓝桥易从半空中慢慢的拉了上来。

就在即将要被拉上去的时候,鬼使神差一般的,少年下意识地微微垂眸,转头看去。

那具方才背对着他的尸体不知何时仰面朝着他,一双隐隐泛着猩红的眼睛微微睁大,唇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脸上尽是斑驳的血迹。

他的身子一颤,下一秒便被封清笙抱在了怀中。

耳边是男生微促的喘气声,揽抱着怀中少年的手臂还在微微的颤抖。

蓝桥易却被方才看到的那个诡异的笑容给惊吓到了,白皙的手指无意识的攥住了男生的领口。

漂亮的少年此时的神情有些惊慌,他颤声说道:

“楼、楼底下……”

“什么?”

男生仍然抱着他,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紧紧地盯着他。

“……有一具尸体。”

说完后,蓝桥易好像脱力了一般,感觉浑身发冷。

封清笙的眉头一皱,半抱着少年起身,还不等对方阻止,便越过栏杆低头看去。

“哪里来的尸体?”

在少年紧张的神情中,男生微微疑惑的声音响起。

闻言,蓝桥易一愣,小巧白皙的喉结微滚,即使心中有些害怕,却还是鼓起勇气,探头朝着栏杆看下去。

楼下的地面上空荡荡的,分明什么都没有。

他微微睁大了眼睛,终于确认了这个事实,却还是有些怔怔地喃喃说道:

“可我刚刚明明看到……”

“蓝桥易。”

封清笙的声音忽然平静了下来。

少年有些疑惑的转头看去,待看清男生脸上的严肃后,有些茫然地听到了对方接着响起的声音:

“你是不是总是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

蓝桥易下意识地回问道:

“什么意思?”

封清笙微微垂眸,看着少年的手腕上方才被他攥出的红痕,开口说道:

“那你为什么自己一个人来楼顶?”

直到这时。蓝桥易才觉得自己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有些磕磕绊绊的说道:

“我听到有人在叫我,我问是不是你,却没有人回答,然后我便跟着一个人来到了顶楼。”

漆黑纤长的睫毛微颤,少年的声线微抖,接着说道:

“方才在你叫我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有人在背后推我,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就……”

“不要说那个字。”

男生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差劲。

“你是说,有一个我看不见的人想要害你。”

……看不见?

蓝桥易忽然想到了那本《封灵旧史》上所写的校园怪谈。

因为受到了惊吓,少年漂亮的脸蛋此时有些苍白,殷红的唇微微颤抖着,他下意识的抓住了男生的手腕。

“……我好像遇到了徘徊幽灵。”

闻言,封清笙有些罕见地愣住了,他垂眸看着怀中面露虚弱之色的少年。

想着今天他亲口念过的内容,好似终于确定了什么一样。

“这所学校,真的有古怪。”

从死亡边缘被男生拉回来,导致蓝桥易现在对封清笙的信任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就连男生的手臂此时仍然放在他的腰间没有移开,他都没有注意到。

“走吧,今天先回去。”

浑浑噩噩间,蓝桥易被男生揽着下了楼,回到了宿舍。

直到他坐在了床上,视线跟随着起身去关门的男生,少年才恍然惊醒: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惊吓之余,他却还心心念念着自己的任务。

那双乌润的眼眸中此时瞳孔微散,有些恍惚地轻声说道:

“你说,昨晚会不会真的有人发生了意外,或者他和我一样,也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别多想。”

男生走到了他的面前,在少年的面前半蹲下来,握住了那双放在膝盖上的手,眉眼中有些柔和的安抚意味:

“不要害怕,现在我在你的身边。你先好好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好吗?”

密密匝匝的睫毛微垂,在眼睛下打出一小片阴影,少年微微抬起头来,看着半蹲着的男生最终疲惫的点了点头,轻声回答道:

“好。”

只是当蓝桥易躺在床上的时候,似乎一闭上眼睛,他便能看到那张狰狞地朝他笑着的诡异面容。

因为知道他害怕,宿舍并没有关灯,在少年又一次睁开眼后,躺在另一张床上的男生终于坐了起来。

他看着蓝桥易,最终开口说道:

“我陪着你睡好吗?等到你睡了,我再回到自己的床上。”

蓝桥易下意识的裹紧了自己的被子,没有开口回答。

见状,对方掀开被子朝他走了过来,蜷缩在被子里的少年往墙壁的方向挪了挪身子,下一秒,一片阴影便覆盖了上来。

封清笙躺到了他的身边。

“睡吧。”

耳边是男生轻浅的呼吸,身边的热源传来了隐隐的温热,蓝桥易微微阖上了眼,忽然感到了一阵安心。

这一次,他沉沉地睡去了。

……

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少年还有些恍惚,他下意识的朝旁边摸去,却摸到了一手冰凉。

蓝桥易蓦的坐了起来,一抬眼便看到穿着蓝白校服的男生从洗漱间走了出来。

“醒了。”

蓝桥易默默的点了点头。

似乎睡了一觉,心里的情绪便平静了许多,两人也很有默契的,谁也没有提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走吧,去食堂。”

封清笙自然地牵过了少年的手,两人朝着食堂走去。

当一踏入食堂大门的时候,蓝桥易忽然听到了脑海中传来了主系统的声音:

[检测到当前副本新增人数:五人。]

[请注意:该副本属于探索副本,玩家没有固定的主线任务,只有完成随即限时任务,才能获取道具以及关于副本的线索。]

[注意:因检测到任务者蓝桥易现在的身份阵营模糊,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将对其真正身份进行隐瞒处理,请谨言慎行。]

闻言,蓝桥易瞬间推翻了自己先前想要寻找任务者的想法,他看着身边牵着他的封清笙,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对方也许是这个副本当中,唯一对自己有好感度的npc。

但如果他与任务者相认,被男生怀疑怎么办,蓝桥易想起了自己还未完成的限时任务,忽然下定了决心:

他暂时不会向其他人暴露自己任务者的身份。

白皙漂亮的少年跟在清冷俊美的男生身后,站在食堂的窗口。

这一幕落在那些任务者的眼中,便被他们自然而然地认作了npc。

“哥,我们买到的消息中,并没有提及封清笙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小漂亮呀——”

蔺元泽单手支撑着下巴,歪头朝着那边正在打饭的两人看去。

蔺元青却在这时抬手,伸手打了一下男生的脑袋。

“哥——你干嘛啊?”

他的哥哥开口说道:

“你能不能改改你这以貌取人的坏毛病?”

闻言,男生顿时有些委屈道:

“我也只是……夸奖过一个人好吗?”

一说到这,蔺元泽便好像兴奋起来了:

“虽然我在进入了副本之后记不清楚他的长相了,但是我现在还能清晰的回忆起,当我在拍卖会上看到他的时候,那微微心悸的感觉。小小的、白白的一只,太可爱了,就好像……”

他的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跟在封清笙身后的白皙少年,轻声说道:

“就好像他一样。”

为了最大限度的阻止玩家在主世界中与副本中自相残杀,因此,当任务者们在主世界与副本中穿梭的时候,主系统会自行将他们脑海中对于旁人的印象模糊掉。

看着蔺元泽这副怀春的模样,坐在对面的女生笑道:

“简直像个毛头小子一样。”

“你说谁是小孩子?!”

那边骤然响起的声音引起了蓝桥易的注意力,他循声看去,三男两女几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与周围安静吃饭的同学们截然不同的,是他们面前所摆放的压缩饼干和矿泉水。

在副本世界中,只要不是特别出格的举动,npc并不会注意到这些看起来有些怪异的行为。

蓝桥易忽然意识到,他们可能便是这次副本真正的任务者。

“你在看什么?”

耳边传来了男生淡淡的声音。

少年下意识抬头朝着封清笙笑道:

“没什么,阿笙,我们去吃饭吧。”

男生伸手从打饭的窗口里将他的餐盘一起端起,蓝桥易只得无奈地空着手跟在他的身后。

他刚坐到了座位上,便听到门口传来了一阵骚动,紧接着,一道有些粗哑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检查校徽——”

几乎他的话音刚落,食堂中吃饭的咀嚼声顿时停了下来,蓝桥易看着那些同学不约而同地从口袋或书包里拿出了自己的校徽。

他也赶忙拿出了自己的校徽,别在了衣服上。

“别慌。”

身边的男生抓住了他的手,微微低头在他耳边说道。

“这只是例行检查而已。”

三个老师一个个地开始了检查。

在路过蓝桥易的时候,那个老师忽然开口问道:

“你怎么不穿校服?”

少年心下有些无奈,想起那已经掉到了负值的好感度,一时之间有些慌张,却还是回答道:

“我是转学生,暂时还没有校服。老师——你看这是我的校徽。”

他忽然转移了话题,将衣服上的校徽展示给了那个老师。

果然,那个老师不说话了,他的神情从隐隐的生气转变成了面无表情:

“哦,好吧,算你过关了。”

只是蓝桥易刚松了一口气,便看到另外一个检查的老师停在了那五个任务者面前。

“你们的校徽呢?”

其中两个男生与一个女生拿出了自己的校徽,只剩下蔺元泽和另外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女生没有校徽。

“你们的校徽呢?”

那个老师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蓝桥易心中暗道不好,此时食堂中一片死寂,只余下不约而同地朝着任务者们走去的老师发出的脚步声。

“不带校徽,你们不是好学生。”

闻言,那些学生的身体分明纹丝不动地坐在餐桌前,脑袋却呈一百八十度,齐齐看向了那几个任务者。

在蓝桥易惊惧的眼神中,他们张开了嘴,露出了黑洞洞的一片。

食堂中响起了一阵阵的声音:

“不带校徽,你们不是好学生——”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5804619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