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万人迷废物如何绝地求生[无限] > 第64章 末日娇花

第64章 末日娇花


随着那道身影与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 蓝桥易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乔乔——!”

傅煜城一双黑眸紧紧地盯着他,目光中的执拗使蓝桥易不自觉地打了个颤,在一霎那, 他想到了旷野中锁定了猎物的孤狼。

正在少年想要张口回应男人的呼唤时, 耳边却忽然响起了228有些沙哑的声音:

“乔乔, 我……”

蓝桥易的视线重新移到了面前这张清冷俊美的面颊,紧接着, 他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228, 你怎么了?”

此时的高阶丧尸眉头紧蹙, 锋凌的下颚线紧绷,看起来像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一般。

视野中嫣红的唇微动,耳边是少年有些无措急促的呼唤, 半晌, 有些僵硬沙哑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这不是我的身体,我只是暂时依附在其中, 乔乔, 等我——”

伴随着228戛然而止的声音, 是面前的丧尸重新面无表情的神情。

蓝桥易一怔, 便脱口而出道:

“阿金?”

[乔、乔,我在。]

一时之间,他不知道阿金和228之间的记忆互不互通, 正当他想仔细询问的时候, 却看到了不远处逐渐逼近的傅煜城。

男人举起了手中的枪,枪口对着抱着他的高阶丧尸,食指微动,下一刻便要扣动扳机。

“傅煜城——!”

少年忽然响起的声音令对方微愣,在那一瞬间, 拿枪的男人甚至感觉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

他真的还活着。

“别开枪——”

见男人的态度似乎有些松动,蓝桥易转而看向了抱着自己的高阶丧尸:

“阿金,让它们停下!”

远处跳下车顶,正要奔来的叶镇看到不远处忽然便停滞了身形的丧尸,身形微顿,还不待细想,视线便被紧接着出现在视野中的少年攥了去。

只是一瞬间的愣神,他便兀的睁大了眼睛——他的猫儿此时很危险!

“乔乔。”

男人隐隐带着克制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当傅煜城开口的时候,蓝桥易注意到身旁的丧尸有些不满的情绪。

与阿金在一起生活了许多天,即使对方有时候不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大多数时候,少年也能心领神会。

“不可以生气。”

不远处的男人近乎有些贪婪地用视线临摹着少年精致的眉眼。

一个月,三十二天,七百六十八个小时,少年终于再次活生生地站在了他的面前,一时之间,傅煜城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只能再次徒劳地唤出那两个字:

“乔乔……”

“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我想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好好交流一下吧。”

蓝桥易有些为难地看着那些围在傅煜城不远处,却又因为它们老大的命令而逡巡不敢上前的丧尸群。

似乎是察觉到了少年的目光,身边高阶丧尸薄唇微动,下一刻,围在傅煜城身边的丧尸便开始动了,就像它们包围男人的速度一样,丧尸群撤退得也非常迅速。

察觉到这一幕的男人眼眸微暗。

很快,这一片对方这剩下了两个人类,与一个高阶丧尸。

日思夜想的人此时就站在自己的眼前,傅煜城却反而不敢靠近了,男人甚至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乔乔想说什么?”

蓝桥易看了一眼身旁的丧尸,斟酌了些许,才开口道:

“接下来我说的话也许会有些难以置信,但我希望你可以相信我。”

“我相信你——”

男生斩钉截铁的声音在傅煜城的身后响起,蓝桥易口中的“谢谢”还未说出,便被猛地大踏步而来的叶镇一把抱在了怀中。

“猫儿,我好……想你。”

重拿轻放的思念终于伴随着颤抖的声音在少年的耳边响起。

漂亮的少年此时眉眼微微柔和了下来,他抬起手,轻轻地拍了拍身前人的后背,无声地安慰着对方。

只是怀中失而复得的珍宝还未温热男生的怀抱,便被旁人夺去了。

叶镇忽然感觉怀中一空,下一秒,他的猫儿便被那个陌生的金眸男人拉到了身后。

“你是谁?”

男生言语中的警惕显露无遗。

明显的敌意自然激起了高阶丧尸潜意识的反击欲,一时之间,空气中弥漫着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站在两方之间的漂亮少年看起来无措极了,洇红的唇微抿,细白的手指不自觉地牵住了阿金的袖口,想要安抚对方的情绪,殊不知,这个下意识的行为却被叶镇误认为了偏爱。

“猫儿……”

“别为难乔乔,这位……先生,”傅煜城上前踏了一步,眸色微动,平静的声音响起:

“我们好好谈谈吧。”

于是三人一丧尸便坐上了那辆吉普车的后车厢。

“你好,我是傅煜城。”

男人率先进行了自我介绍,见状,叶镇即使再过不情愿,却还是闷声说道:

“叶镇,变异空间系异能者。”

闻言,蓝桥易有些好笑地瞥了一眼此时脸色极差的男生,心下微叹:

即使你是顶级的九级异能者,阿金也不会对此做出任何的反应。

想到这里,他刚要开口向两人介绍身旁这只高阶丧尸的身份,一道有些缓慢却清晰的声音便在此时响起:

“阿……金。”

蓝桥易一愣,神情微动,他偏头看向了说话的丧尸,却也在猝不及防之下撞进了那双鎏金色的眸子中。

看着其中满满倒映着的自己的身影,少年忽然呼吸一滞,心口泛起一股有些难以言喻的酸涩感。

它真的在很努力的去学习。

“阿金?这是你真实的名字?”

叶镇微微蹙眉,下意识地怀疑到。

倒是傅煜城看着高阶丧尸的金色双眸,忽然开口道:

“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他的话音刚落,蓝桥易便感受到了空气中一阵微妙的波动。

少年一愣,有些惊讶地看向了面容冷肃的男人,才意识到,对方竟然对阿金使用了言灵。

只是身旁的高阶丧尸却再次开口道:

“阿金。”

这次的回答通顺了许多。

傅煜城却瞬间变了脸色,言灵对于眼前的金眸男人丝毫不起作用。

“你是高阶丧尸?”

叶镇一愣,下一刻便要倾身朝着蓝桥易扑去,想要将他护在怀中。

“它不是普通的丧尸——”

情急之下,蓝桥易下意识地说道:

“是它救了我。”

傅煜城拔枪的动作微顿。

少年轻喘了一口气,轻轻牵住了男人覆盖在枪支上的手,双眸中浅浅晃着些微的请求。

“阿金的确是高阶丧尸,但是它并没有伤害我,反而在丧尸袭击基地的时候救了我,后来还命令了那些低阶丧尸从基地中撤退了。”

即使这并不是全部的事实,有关debuff的也都被蓝桥易抹去了,但无论如何,他都不想让男人们误会阿金。

“我们之所以会出现这里,也是因为它准备将我送回基地。”

闻言,傅煜城反握住了少年的手,一双黑眸紧盯着他,沉声问道:

“你是说,它本来是要将你送回基地?”

蓝桥易点了点头。

整个过程中,它身边的金眸丧尸都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只是微微偏头专注地看着漂亮的少年,一丝心神也没有分给旁人。

“但它是丧尸,猫儿,它不能一直陪着你。”

就在叶镇的话语刚落,蓝桥易便被身旁的丧尸一把抱在了怀中,迎着对面两道骤然暗沉的目光,带着些许执拗意味的话语在车厢中响起:

“乔乔……一起。”

脖颈旁的脑袋微微拱了拱,听着耳边一遍遍呢喃着的“乔乔”,漂亮的少年不自知地柔和了眉眼,精致白皙的小脸上隐隐带着笑意,他抬手抚上了那柔软的发丝,语气温和却带着些坚决:

“不会抛下你的。”

说完,他迎着对方两人有些复杂的眼神,眉眼微垂,有些歉意地开口道:

“你们也看到了,它和普通的丧尸不一样,我……不能丢下他。”

漆黑的长睫微颤,在眼下打出了一小片阴影,少年唇角的弧度微微收敛,颊边的那两个若隐若现的小涡消失不见了。

“我……可能没有办法和你们一起回去了。”

他不会放弃考核任务,但是蓝桥易知道,即使阿金是特殊的,西北基地也不会接受他,少年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私心而伤害到他人。

所以,在暂时想到办法之前,他只能与身边的高阶丧尸一同待在基地外面。

“对……”

他的话被打断了。

这次开口的是叶镇,男生的声音淡淡的,却不容少年的拒绝:

“别说对不起,猫儿,你在哪儿,我便去哪儿。”

男生的想法很简单,无论身处何方,他都不在意,只要让他和自己娇气漂亮的猫儿在一起,他便别无所求。

唯一没有表态的,便是从方才起便一直沉默的傅煜城。

半晌,就在叶镇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男人开口了:

“在离开前,我与裴景铄说过。”

猛一提及那个名字,蓝桥易微愣,然后便看到傅煜城的眼神微动:

“再次回到西北基地的,只能是三个人。”

……

从傅煜城那天告别后,每天结束工作、从研究所出来后,裴景铄总是会下意识地开车至基地的入口处,停驻一段时间。

看到男人今天也来到了这里,守门的基地人员语气捻熟地向他打了个招呼:

“裴博士,你等的人还没有回来吗?”

他们以为男人等待的是出任务的队友。

闻言,裴景铄轻扯了一下唇角,笑容中带上了些许的苦涩:

“他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你说,”男人的神情有些茫然,“他胆子这么小,到底会跑去哪里呢?”

看着他似乎是被提及起了伤心事的模样,守门人也闭上了嘴,缄默不语,一时之间,大门处安静极了。

直到汽车轮胎碾压过地上的沙砾,那辆吉普车停在了基地的门口。

当看到那熟悉的车牌号时,裴景铄愣住了。

守门的人正准备上前查看,眼前却忽然掠过一道身影,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看到方才还一副消沉模样的裴博士一把拉开了驾驶座的大门。

身着黑色背心的男人单手握住了方向盘,闻声偏头看向了裴景铄,在对方焦灼的眼神中,微微朝后挪了挪身子。

“裴博士,你下班了吗?”

坐在副驾驶上的少年眉眼弯弯,在入口处照明灯的照射下,精致的眉眼鲜活,漂亮得惊人。

裴景铄却忽然笑了起来,男人的声音温和,声音却有些颤抖:

“下班了,等着乔乔和我一起回家。”

基地值班的守门人自然听到了两人之间的谈话,他们心下了然,原来这就是裴博士这几日一直在等待着的人,想到男人的身份,便大手一挥,放了几人进去。

吉普车最终驶进了那幢别墅的院中,紧随其后的还有裴景铄开着的小轿车。

等到几人下车后,裴景铄才向傅煜城解释了小队其他几人的去向:

“他们被基地负责人编排到了另一支队伍当中,铁锤说,出任务的时候,顺便找找你们。”

闻言,傅煜城点了点头,沉声说道:

“他们会平安回来的,我相信我的队员们。”

蓝桥易站在男人身边,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如果华韵雪他们也在的话,他总是担心阿金的存在会吓到他们,而且人类与丧尸是天然的对立关系……

少年有些纠结的神情被裴景铄注意到了,他温声问道:

“怎么了,乔乔?”

“我……”

“我来说吧——”

叶镇从后车厢一跃而下,朗声说到。

直到这时,裴景铄才从少年回来的喜悦中微微冷静了下来,探究的眼神在吉普车的后车厢上一扫而过。

“裴博士,当人类被丧尸感染后,有没有可能像猫儿一样,还保留着神智。”

在回来的路上,因为不放心那个丧尸皇,男人们拒绝了蓝桥易与其一同待在后车厢的打算。

于是,少年与傅煜城坐在面前,叶镇则与阿金待在后车厢。

出乎男生的意料,在一路的观察中,他发现,对方其实还保留着独属于人类的思维。

所以他才这么问到。

闻言,裴景铄眉头微蹙,斟酌之后,他摇了摇头。

见状,蓝桥易的心瞬间沉了下去,一时之间,他甚至有些茫然地想到:

阿金该怎么办?

在少年失落的神情中,裴景铄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性,他抬头道:

“除非那个人曾经接受过疫苗的注射。”

但是男人随即又摇了摇头:

“但我在南方基地的时候,并没有听说过有哪个基地研发出了……”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蓝桥易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便对上了那双金色的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明日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