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万人迷废物如何绝地求生[无限] > 第58章 末日娇花(一更)

第58章 末日娇花(一更)


因为天色渐晚, 几个接待的人也很有眼色地选择将他们带到居住的地方,便有礼貌地告别了。

蓝桥易看着眼前的这栋三层小别墅,一时之间有些恍惚。

打开大门, 眼前便是一个宽敞的客厅,在末世来临之后,房子真正的主人不知所踪, 但其所留下来的生活气息却仍然萦绕在四周。

一进去, 大家不约而同地都松了一口气,感觉浑身的疲惫都在慢慢消失。

看着小队几人脸上隐隐的期盼, 尤其是少年时不时瞥向二楼的动作, 傅煜城眼神微暗, 转身走上了楼梯。

铁锤几人瞬间高兴了起来,这意味着队长默许了今晚可以自由活动,没有了迫在眉睫的任务, 他们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

当蓝桥易打开二楼房门的时候,看着里面普普通通的装饰, 他忽然有种回到家了的感觉——这是人类内心深处对于安稳的向往。

“猫儿。”

叶镇在身后环住了他, 随手关上了房门。

尚未意识到危险的蓝桥易只是含混地应了声, 下一刻便身子一僵——细细密密的轻吻落在了他的脖颈间, 揽在腰间的手臂微微收紧。

“阿镇……你——”

当初不是说好的, 只是将他送到房间门口就走吗?

他猛的被转了个身子,后背微微抵上了房门,还不待开口说什么,男生便微微垂头, 挨近了面前漂亮粉白的面颊。

高挺的鼻梁微微抵住了软白的颊边肉,轻轻地陷了进去。

“唔——别……”

娇气的猫儿伸着软乎乎的爪垫,想要推拒身前的人, 却被侵略者一把握住了伶仃皓白的手腕,举过了头顶。

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而易举地便锢住了少年的挣扎,原本搭在腰间的手沿着瘦削的脊背微微上移,最终覆在了少年修长的后颈处。

嫣红的唇被狎昵地玩弄着,微嘟红润的唇珠被含在齿间细细研磨,轻微的痒意使得漂亮的少年眼尾横出了一抹刺眼的红,晕开了无尽的姝色。

似乎空气也愈加稀薄,他的呼吸被身前的人给予,又被残忍地掠夺,蓝桥易感觉自己要溺亡在了名为欲望的海洋中。

纤长秾密的睫毛被不自知间溢出来的泪水打湿,疏忽一扇间,便似翩跹而起的蝶。

胧胧朦朦间,少年的视线透过了男生的肩头,看向了放在床边的玻璃花瓶,有些恍惚地想到,上面该有一束花。

——他是他漂亮的花儿。

叶镇也这么想到,男生有些愉悦地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他已经将他漂亮的花儿揽入怀中了。

……

这个突如其来的吻持续了很久,直到房门外传来沉重的敲门声,叶镇才有些食髓知味地松开了身下的少年。

他看着对方此时有些酡红的面颊,和那斜斜横出了无边韫色的嫣红眼尾,喉头微动,险些要再次控制不住自己。

“乔乔——?”

门外裴景铄的声音在这时响起。

“阿镇……”

他漂亮的猫儿眼睫上还微微带着泪,看向自己的眼神氤氲着湿漉漉的水汽。

“不亲你了,我保证。”

叶镇的心都软了。

在第二次的敲门声响起前,蓝桥易匆匆忙忙地奔到浴室洗了把脸,随便擦了一下,才回到房门前,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握上了门把手。

“吱呀——一声,裴景铄看到了开门的少年,只是唇角的笑意还未扬起,他便再次看到了此时出现在少年身后的男生。

他眸色一深,才仔仔细细地看向了此时微微抿唇,眼神有些飘忽,脸颊还隐隐泛红的少年。

“走吧,乔乔,该下楼吃饭了。”

蓝桥易急忙应声,朝着裴景铄露出了一个有些感激的笑容,便想要走出房门,却在此时被面前的男人牵住了手,他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却换来了对方愈加收紧的力道。

身后的叶镇眼底划过一丝嘲讽的意味,却没有强行将两人分开。

三人到一楼的时候,小队的成员已经坐在了餐桌前。

因为今日是他们第一次来到西北基地,为了表达他们的欢迎,基地的负责人特地派人送来了今晚的晚餐。

一落座,蓝桥易便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味。

他看着餐桌上的蔬菜,一时之间有些恍惚,即使理论上叶镇的空间能够产出,但是碍于男生此时的异能等级,所以这么算下来,几乎是自从进入副本开始,到现在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蓝桥易都未曾吃上天然的绿色食物。

似乎是看出了少年小馋猫的本质,裴景铄笑着朝他的碗中夹了一筷子青菜,说道:

“吃吧。”

华韵寒他们已经开始吃了起来,女人笑着抬头对少年说道:

“别拘束。”

蓝桥易一愣神,碗中便再次多了一块肉,他有些惊讶地抬头,便看到了傅煜城自然地放下了公筷,仿佛刚才他的动作只是顺手而已。

直到后来,如果不是少年表示自己真的吃不下了,也许叶镇还要往他的碗里夹菜。

长时间的风餐露宿下,其他几人同样许久没有吃过如此丰盛的饭菜,因此这一顿晚饭结束的很快,而小队几人皆是一副满足的样子。

在裴景铄温和的笑意与叶镇轻声的告别中,蓝桥易向他们道了晚安,率先上了楼。

不知为何,明明方才还有种饱食后微微的倦意,可是当从浴室出来后,不知何时,那种朦朦胧胧的睡意却又消失不见了。

少年穿着叶镇提前为他准备好的猫咪睡衣,盘腿坐在床上,抱着柔软的抱枕,忽然之间有些茫然。

不知为何,蓝桥易感觉自己的大脑现在愈发清醒了。

五分钟后,他从床上站了起来,赤脚走了下去,床边铺了柔软的地毯,踩上去的感觉舒服极了。

蓝桥易看着从落地窗外照进来的月光,一时之间觉得自己的心脏“砰砰砰——”跳动的声音无比清晰。

他的怀中抱着抱枕,脚下趿着拖鞋,推开了通向小阳台的玻璃门。

“哗啦——”一声清响,穿着猫咪睡衣的漂亮少年出现在了傅煜城的视野中。

少年似乎并不知道,自己与男人的房间是挨在一起的,两个房间的小阳台中间所间隔的距离甚至不到一米。

即使有着柔和皎洁的月光,蓝桥易也并没有注意到,在右边黑暗的阳台上,站着一个穿着浴衣的男人。

少年坐在了放置在小阳台的摇椅上,怀中抱着抱枕,微微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一时之间竟觉得此时的夜晚有种神秘的美感。

比起白天,夜晚的一切都令他更加舒适。

这个想法甫一出现,蓝桥易便是一愣。

这种想法,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还不待他想明白这件事情,039的声音便忽然响起:

[检测到debuff即将被触发,请宿主做好准备。]

[什么……九九——!]

几乎是话音刚落的时候,蓝桥易便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

他无意识地蜷缩起了身体,觉得身上的温度在逐渐降低,寒冷感似乎正在通过空气逐渐渗入到他的身体深处。

与此同时,那种突如其来、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空虚感也在逐渐升腾,短短的几分钟内,便席卷了他的全身。

……渴望,他在渴望着什么。

怀中的抱枕脱离了手臂,落在了椅子前的绒毯上,少年将自己的身体紧紧地蜷缩起,小小的一团窝在了宽大的摇椅上。

直到自己皱起了眉,傅煜城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在看着少年,从他出现在外面开始,视线便没有移开过。

“蓝桥易——”

男人淡淡的声音在阳台上方响起。

彼时的少年却已经听不清他的话语了。

从房间微微透出来的光亮中,傅煜城看着此时蜷成一个小团子的少年,目光沉沉,忽然“啧——”了一声。

骨节分明的手一下子抓住了及腰的阳台壁,男人的身形敏捷,一跃而上,几个瞬息之内,便轻盈地落在了少年的身边。

“蓝桥易……你还好吗?”

迷迷糊糊间,少年睁开了眼睛,看着半蹲在身前的男人,有些茫然地问道:

“傅煜城?你怎么在这里?”

他微微支起了身子,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男人却没有回答他,而是微微蹙眉,伸手抚上了少年的面颊。

触手而至的冷意令他微微一愣。

“你身上怎么这么冷?”

“我去找裴景铄——”

傅煜城下意识地便要站起身来,却在下一秒被少年握住了手腕,冰凉的感觉瞬间便贴了上来。

“别……不要麻烦——”

蓝桥易下意识说道。

站起身来的男人微微垂头,视线落在了搭在自己手腕处白皙纤长的手指,神情莫名。

因为对方久久的不回答,蓝桥易强撑着抬头看去,眼前却忽然降下一片阴影。

傅煜城目光沉沉,看着身下面色有些苍白,在皎洁的月光下漂亮得不可思议的少年,缓缓伸出手去。

属于人类的正常体温,当触及上冰凉的脸颊上时,便被对方一下子伸手按住了。

“好舒服。”

蓝桥易无意识地呢喃着,心头那种无可抑制的渴望愈加强烈。

想要……想要更加温暖的怀抱。

他如愿以偿地被男人抱在了怀中。

当蓝桥易因为身前人脖颈间流淌着的温度而被吸引,不自觉地伸手搭在了对方的肩头,微微低头试图去触碰那跳动着的炙热时,耳边传来了男人带着些淡淡温和之意的声音:

“总是在撒娇。”

因为傅煜城的身形过于高大,少年无知觉间便跪坐在了男人的怀中,对方的手搭在了他的腰间。

“不……不是撒娇。”

柔软的唇触碰上了青色的血管,下意识的否认带起的轻微颤动被傅煜城清晰地感受到了。

“还说不是,小吸血鬼。”

男人的眼底划过一丝笑意,想到先前少年喝过的那瓶红色液体,心下了然。

“好香。”

月光下少年的脸颊微红,乌润的眼睛中漾着水润的朦胧。

“只能是血液吗?”

傅煜城忽然开口道,他伸手抚上了面前人粉白的脸颊,低低地开口问道:

“只是贪图人类炙热的温度,对吧。”

不是疑问句。

蓝桥易还来不及说什么,便看到面前的男人忽然凑上了前来。

他的膝弯微微泛软,便被男人一手揽了住。

傅煜城微微俯身,便看到了此时的少年纤长微颤的长睫,他低低一笑,薄唇微启:

“这一刻,告诉我,你的真实想法。”

蓝桥易下意识地便要偏头避开男人的亲近,心中迷迷糊糊地觉得接下来会发生的不是什么好事。

傅煜城却不容他的无声抗拒,下一刻,微微贴在少年白皙耳垂处的薄唇微颤,低磁的声音响起:

“说你渴望我的温度。”

一瞬间,蓝桥易浑身一颤,来自身体深处的渴望达到了顶峰,搭在男人肩头的手不受控制地环住了对方的脖颈,跪坐在傅煜城□□的身子微微绷直,嫣红的唇上下哆嗦着,眼尾姝色横生。

“想……想要——”

少年几乎要哭出来了,他死死地咬着唇,白齿红唇,压出了浓郁的花汁。

“满足你。”

男人轻轻叹了一口气,手掌微微施力,便吻了上去。

属于人类的温热瞬间便席卷了他,蓝桥易微微颤抖着,被炙热的温度包裹着,那种丝丝缕缕的欲望不断顺着四肢百骸蔓延,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

娇小的少年被身形高大的男人笼罩在怀中,纤细的手指揪住了身前人的领口,白皙的指尖泛出了花苞似的粉。

黑夜中的吻凭空生了无端的欲色,在恍惚间,蓝桥易看着那柔柔洒在男人肩头的月色,有些茫然地想到:

以往的月光一向如此明亮吗?

“今晚的月色真美。”

低磁的声音隐隐带着些喘息,傅煜城宠爱地亲吻着少年的脸颊,爱怜地说道。

翌日,当蓝桥易再次在走廊中见到男人的时候,对方眸色淡淡,仿佛昨晚那个意外情迷的吻从未存在过,一时之间,少年不知是感到庆幸,还是……

又或者是有那么一丝丝的困惑。

[男人心,海底针。]

039的声音在这时响起,闻言,蓝桥易默默地心里回了句:

[很难不赞同。]

说完,他便看到了朝自己走来的裴景铄,男人唇边噙着温和的笑意,在他的身边停下了脚步,刻意压低了声音:

“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这个“睡得好吗”代表着什么,两人心知肚明。

自从少年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后,裴景铄总是很紧张,担心他有哪里不适应。

蓝桥易却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那个炙热的吻,在裴景铄又一次疑惑的询问中,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我睡的很好。”

少年的脸颊红扑扑的,乌润双眸此时亮晶晶的,看起来的确是得到了好好休息的模样,男人才微微放下心来。

……

等到几人吃完早餐后,别墅的门才被敲响。

一打开门,门外站着的便是熟悉的两张面孔,蓝桥易探头看去,才发现来者是昨日那几个接待人的其中两位。

“裴博士,我们昨天已经与夏飞白先生沟通好了,他表示很乐意配合您的研究。”

两人并没有遮遮掩掩,于是餐厅中的小队几人也将此话听的一清二楚。

[触发支线任务:西北基地的研究所。]

蓝桥易一愣,忽然意识到这些任务其实都是主系统的引导。

就在这时,裴景铄的声音传来:

“那么研究就从今天开始吧,我们还是不要耽误彼此时间的好。”

两个负责人闻言哂笑道:

“那是自然,那……裴博士,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现在就走吧。”

两个负责人站在门口,看着裴景铄转身和他们道别,一副尽职尽责的模样。

傅煜城他们自然听到了门口的回话,而当裴景铄走回来向他们简短地重复了一番后,小队的几人也纷纷点头表示理解。

这是属于裴景铄个人的事情,他们只是奉上面的命令保护男人的安全,除此之外,无权干涉对方的事情。

裴景铄最后将视线移向了从方才起便默不作声的少年身上,皱了皱眉,还是说道:

“乔乔,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

“不行——”

就在蓝桥易愣神的时候,叶镇忽然开口道。

因为顾及到门口的两人,男生的声音并不算大,但是明确拒绝的口吻却还是令裴景铄沉了脸色。

“阿镇。”

就在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异常紧张的时候,蓝桥易开口了,他站起身来,拉了一下男生的袖口,才开口道:

“我愿意和裴博士一同去,我相信博士不会伤害我的,对吗?”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可否认的是,蓝桥易的心里很紧张。

原本他还有些苦恼该怎样才能完成支线任务,因此在裴景铄向他们说明这件事情的,蓝桥易表面上一言不发,实际上却一直在纠结如何才能让男人同意将自己带入研究所。

没想到裴景铄居然主动开口了。

“我当然不会伤害乔乔。”

闻言,男人笑了笑,表情温和地回答到。

当事人都开了口,其他人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在安抚好叶镇后,蓝桥易便跟在裴景铄的身后,站在了那两个负责人面前。

“这是我在南方基地的助手。”

男人淡淡地开口解释道,另外两人连忙点头表示理解。

餐厅中,傅煜城看着两人相继离开的身影,眸色平静。

……

看得出来,西北基地的负责人非常看重研究项目,即使有着研究所内部人员的引导,两人录入身份的时候,也经历了一系列严格的审查程序。

就连那两个负责人也仅仅将裴景铄他们送到了研究所的大门前。

“接下来,就看裴博士的了,我们就不便多扰了。”

男人微微点了点头,便牵着少年的手走了进去。

蓝桥易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要挣脱开来,却换来了手上愈发收紧的力道。

“……”

他看着裴景微微勾起的唇角,有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男人现在的心情似乎很好。

为什么呢?

[检测到,即将遇到关键线索人物。]

039的话音刚落,一个转弯,蓝桥易便看到了坐在实验室里面的夏飞白,似乎是听到了他们的声音,男生抬起头来,与他对上了视线。

“裴博士,小易,你们好。”

夏飞白从椅子上站起来,微微笑着,朝着裴景铄伸出手去。

“嗯。”

男人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他拿起实验室提前准备好的白大褂,抬手穿上,然后无视有些尴尬的站在一边的男生,转身看向了身旁的少年。

“乔乔,今天带你去参观一下我平日里的工作,好吗?”

他有些宠爱地屈指在面前软白的脸颊上轻轻一剐,眼神温和地看着对方乖乖地点了点头。

“好。”

蓝桥易笑了一下。

无人注意到,站在一旁的夏飞白默默收回了手,看着眼前如此和谐的一幕,他微微低下了头,眼神中划过一丝不甘。

凭什么?分明他才是重生回来的人,他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他才是那个有资格站在强者身边,被人们尊崇的人。

这个叫蓝桥易的人,分明他前世听都没听说过,为什么现在忽然出现在了后世站在末世金字塔尖的几个强者身边,还被他们宠爱有加?!

[宿主,检测到线索人物此时情绪波动很大,注意安全。]

039的担忧的声音传来,蓝桥易笑了笑,迎着裴景铄温和的目光,在脑海中回答道:

[他现在已经重生了,我的任务便只有末世的主线任务了。]

重生之后的夏飞白,他的一言一行或许都在透露着末世将来会发生的事情,蓝桥易只要仔细观察他,便能及时止损,找到结束末世的办法。

也许……

他看了一眼重新抬起头来,似乎因为男人的忽略有些尴尬的男生,对039说道:

[他能主动参与西北基地的实验,肯定有原因。]

现在的夏飞白在蓝桥易看来,就是一个行走的“剧透器”。

“嘀嘀——”两声后,实验室的门被打开,蓝桥易跟在裴景铄的身后,走了进去。

“躺上去。”

被两人无视了一路的夏飞白一进门,便听到这句话。

他看向实验室最左边的那张床,床身还泛着无机质的金属光泽,微微一愣。

“我……裴博士——”

“别让我说第二遍。”

男人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

作者有话要说:  下午六点准时二更~

感谢在2021-09-18 16:55:26~2021-09-19 11:15: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慕慕 37瓶;再来一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