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万人迷废物如何绝地求生[无限] > 第51章 末日娇花

第51章 末日娇花


“那边有人被挤出去了——!”

人群中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只是他的声音被汹涌挣扎的人们忽视了, 或者说……即使有人听到了,却也自顾不暇,干脆当做没看见,转而更加用力地朝前挤去, 口中嚷嚷道:

“快点快点, 丧……丧尸马上就要来了!”

这道声音一响起,恐慌的情绪迅速在人群中蔓延开来, 尖叫声、呼喊声接连不断地响起。

只是被重重地推出了安全区域的蓝桥易却听不到了。

猝不及防之下, 他摔在了地上,白皙的皮肤在粗粝的地面上摩挲而过,转眼间便出现了一道血痕。

蓝桥易下意识地“嘶——”一声, 便要撑起身子来,却在下一秒动作微顿。

被推下的那种眩晕感逐渐消失, 意识也逐渐清明了起来,他甚至能感觉到有一种冰冷的触感从自己的小腿上传来, 他身子一僵,脑海中瞬间闪现出了在主世界的时候曾经为了打发时间而和039看过的丧尸片。

在被那个人推出去的时候, 隐隐约约间, 他听到了“丧尸”“感染”等字眼, 一想起那些皮肤发青,皮肤溃烂的, 满身血迹的丧尸,蓝桥易登时有些无措, 神情中划过一丝惊惶。

小腿上的触感愈发明显,他一愣,条件反射地便想要挣扎。

“桀桀桀——”

四周游荡着的丧尸逐渐聚集了起来,他们嗅闻着空气中那丝若有若无的香味, 逐渐朝着地上的人类少年走去。

蓝桥易有些僵硬地转头看去,那只抓住自己脚踝的手背泛着隐隐的青色,没有他想象中的血肉模糊,他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即使处于如此狼狈的境地,丧尸群中的少年依旧漂亮得惊人,裸露出的皮肤几乎要白得发光,即使脸颊以及身上因为逃亡和方才的意外而剐蹭上了几处灰渍,也依然不损他身上那种无形的吸引力,甚至无形中为地上的漂亮少年增加了一分琉璃般的脆弱感。

却在下一秒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的视线瞬间拔高,蓝桥易一愣神,等到意识到自己的姿势后,近乎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九九——它在干什么!]

几乎是一瞬间,他的视线便被奔涌而来的丧尸所遮挡住了,人群也朝着自己的方向越来越远。

——他被那只丧尸扛起来了。

风“呼呼——”地在耳边刮过,蓝桥易被抗在肩上,四肢无力,根本无法逃离,视觉摇晃间,他只堪堪看到了那个丧尸修剪整齐的指甲。

丧尸……也会这么注意形象吗?

蓝桥易有些晕晕乎乎地想到。

一众丧尸像是它们浩浩荡荡地出现一样,转眼间便又消失在了人们的眼中。

内心惶恐的幸存者愣了几秒,便相互拥抱着哭泣了起来,庆祝着又一次的逃出生天,却全然忘记了方才被他们放弃的同胞。

其中的一个人的情绪最为激动,他眼眶微红,抽噎着,最终喃喃念叨着一个名字。

等到他身边的人凑近一听,才发现男生念叨着,都是同一个人的名字:

“蓝桥易……蓝桥易——蓝桥易!”

到了最后,几乎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闻言,偷听的人抖了一下,心下一颤,便收回了自己的好奇心,只是在移开视线前看了说话的人一眼。

蹲在角落的男生身形瘦削,身上穿着一件白衬衫,在末世中显得格外的格格不入,没有被手臂遮住的脸颊有些苍白,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弱不禁风。

只是被男生恨恨咀嚼着名字的蓝桥易却对这一切浑然不知,在一个拐弯处,原本扛着他的丧尸忽然停止了前进的动作,在他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将其往地上一放。

蓝桥易扶着墙壁站稳还没站稳,那些丧尸转瞬间便迅速朝着前方继续走去,于是,他便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街道一分钟内便干净如初。

[九九,这是怎么回事?]

[检测到附近出现了一股强大的磁场,待我分析……宿主!那个磁场消失了——]

039惊讶的声音在蓝桥易的脑海中响起,他微微一愣,心下困惑。

直到蓝桥易循着街道快要走到了头,他也再没有看到其他人类的身影,甚至连丧尸的身影也消失不见了。

天色渐晚,在试图寻找其他人未果后,蓝桥易最终还是决定暂时放弃了,在039的指挥下,他找到了一个大型商场。

在确定这里没有丧尸后,他很快便决定下来要在这里过夜。

“吱呀——”一声,商场一楼的玻璃门被推开,因为末日来临,社会陷入停滞甚至倒退的状态,除了强大的异能者们建立起来的基地,流亡地带的电力供应近乎断绝。

入目而至的,自然也是一片漆黑,蓝桥易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集中注意力听着周围的声音。

在转身关上门的那一瞬间,他忽然身子一僵——脖颈上传来了一阵冰冷的触感。

小巧精致的喉结滚动,稍稍摩擦过锋利刀刃的感觉令蓝桥易一瞬间便提起了心。

他甚至不敢开口证明自己的身份。

“你是谁?”

有些沙哑的声音在左侧响起,却依稀能够听出其中夹杂着的少年人独有的清亮感。

半晌,空气中仍是一片寂静,男生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微微抬手,松开了一些,一双黑夜中的眸子却仍然紧盯着面前隐隐约约的轮廓。

几乎是那道冰冷的触感一离开,蓝桥易便慌张地解释道:

“我……咳咳、我不是坏人。”

话音刚落,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方才脱口而出的话有多么的可笑,一瞬间,他的身子有些紧绷,几乎是慌里慌张地解释道:

“我现在就离开这里,你别杀我——”

黑暗中响起来的声音甚至带上了些许哽咽。

身旁的人似乎是有些愣住了,许久,蓝桥易也没有听到对方的声音,寂静与黑暗包围之下,他不禁有些心慌,颤抖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你还在吗?”

这次,对方终于回答了他:

“……在。”

与此同时,还有那把从脖颈前收回的匕首。

“哗擦——”一声,一簇火苗在蓝桥易的眼前亮起,透过眼前这一小片光亮,少年看见了身旁的男生。

等到看清对方的面容后,他不禁有些愣神。

手中正执着一根蜡烛的男生乌发黑眸,五官立挺,目光沉静,他的面容紧绷,却依然可以看得出那股清冷淡漠感。

在蓝桥易看到对方的时候,叶镇也默不作声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

昏黄的烛光照亮了面前人白皙的面颊,纤长漆黑的睫毛因为主人的不安微颤,在眼下打出了一小片阴影,绰绰约约间,嫣红的唇微抿,眉眼昳丽的漂亮少年抬起眼来,看向了男生。

“我不是感染者。”

那双乌眸中轻轻晃漾着的是不加掩饰的惶恐,他似乎怕极了。

蓝桥易说完后,便有些紧张地看着从刚才起便一言不发的男生。

蜡烛带着光亮逐渐远去,当上楼声响起的时候,对方的身形微顿,紧接着,淡淡的声音响起:

“跟上来。”

蓝桥易一愣,很快便回过神来,连忙走到了男生的身后,在盈盈烛光的照亮下,朝着对方露出了一个怯怯的笑:

“我们走吧。”

当踏上商场二楼后,蓝桥易的视野才逐渐开阔,几面大大的落地窗上投射出了皎洁的月光,莹润的光亮照射在地面上,映出了一小片光晕。

蜡烛的光亮逐渐离他远去,蓝桥易重新看向了前方的男生,他走到了对方的身边,看着男生熟练地将蜡烛安在地上,靠着墙角坐下。

蓝桥易也跟着他坐了下来,一时之间,空气中一片寂静,只有余光间的蜡烛光在微微摇曳。

最终还是少年先开了口,无论如何,男生是他在这个副本中,真正意义上遇到的第一个人,在稍许犹豫后,他最终还是开口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说完,便急匆匆地补充道:

“我没有什么恶意,我的名字叫蓝桥易。”

“叶镇。”

男生似乎并不想过多的交流,只是翻看着从口袋中拿出来的一张纸,低着头回答到。

“……”

一时之间,蓝桥易也有些茫然了,他看着身边的男生,目光划过对方线条分明的侧脸,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悄悄站起身来,借着蜡烛的光亮,走向了不远处的货架。

从进入副本到现在,那种时时刻刻的紧绷过后,暂时进入安全状态的身体逐渐向大脑发出了饥饿的讯号。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坐在地上的男生闻声看去,一双乌黑眸子中映出了摇曳的烛光。

皎洁的月光为少年白皙的侧脸柔柔地覆上了一层薄纱,他伸手去拿货架上的真空包装的面包,借着月光,似乎想要辨认包装上的数字。

“那个货架上的,都可以吃。”

清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蓝桥易一愣,抬眼看去,男生清晰的下颚线映照在烛光中,目光沉静有力。

他下意识地捏紧了手中的面包,又从货架上拿了一瓶牛奶和一包饼干,便轻手轻脚地走了回去。

等到蓝桥易重新坐回了男生的身边,他将手中的东西放了下去,朝着对方的方向推了推。

叶镇自然听到了身边人的声响,他微微偏头看着地上的那盒牛奶与饼干上,目光却不自觉地凝在了身边人的身上。

少年似乎是真的有些饿了,在“呲啦——”一声的包装袋撕裂声后,他咬了一口面包,一双微圆的猫瞳都微微地眯了起来,软白的面颊小幅度地鼓动了起来。

叶镇下意识地摩挲了一下指腹。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想法,少年微微偏过头来,眸子中还泛着些许的柔软之意,他看着地上没有被动过的食物,有些疑惑开口道:

“你不吃吗?”

叶镇下意识地想说我不饿,却在看到对方怯生生又有些期待的目光后微微一顿。

蓝桥易看到男生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才伸手拿过了地上的饼干,而将牛奶孤零零地留在了那里。

沉闷的“嘎吱——”声半晌传来,全程对方都不发一言,像是他这个人的名字一般,寡淡清冷。

见状,蓝桥易也不说话了,他小口且缓慢地咀嚼着口中松软的面包,在心里幸福地喟叹了一声:

[九九,他真是个好人。]

脑海中039的声音却迟迟没有传来,许久,有些迟疑的声音才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宿主,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令蓝桥易一头雾水,紧接着,也许是因为心不在焉的原因,一时不察,他被面包噎了一下。

下意识压低的咳声接二连三地传来,为了不发出太大的声响,软白的小脸埋进了圈起的胳膊中,弓起的瘦削脊背微微颤着,看起来可怜极了。

只是咳声却依然断断续续,不见好转,从臂弯中裸露出来的白皙的侧脸都晕上了淡淡的红意。

男生终于伸出手去,抚上了那微颤的脊背。

蓝桥易身子一僵,隐隐的温热透过布料逐渐渗到了皮肤上,叶镇微垂双眸,一下下地从少年的后颈处朝下顺着,全程不发一言。

像是轻轻揉捏着一只猫儿般,些许疼惜夹杂着复杂的爱怜。

直到空气中的咳声逐渐消失,男生才抬起手来,重新收了回去。

密密匝匝的漆黑长睫被晶莹的泪珠沾湿了一簇簇,小漂亮面颊酡红,埋在臂弯中,轻轻地喘息着。

直到呼吸平稳,少年才抬起了头来,向后靠在了墙壁上,眼帘微垂。

视野中出现了一只修长冷白的手,还有一盒牛奶。

蓝桥易抬眼看去,便对上了那双沉静如海的黑眸中,对方薄唇微动:

“喝。”

他有些愣神,下意识地在叶镇半含命令般的语气中伸手接了过来。

花苞似的指尖触碰到了男生的手指,叶镇眼皮一跳,下颚的弧度忽然紧绷了起来。

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方才的话有些强硬,在蓝桥易插上吸管小口啜饮的时候,他后知后觉地解释道:

“喝了会舒服点。”

“嗯——”

身形纤细的少年此时双腿微微曲起,双手笼着掌中的牛奶,微微垂眸,在昏黄的烛光映照下,像是一幅漂亮的画。

牛奶助眠,加之今日的种种遭遇,蓝桥易很快便睡了过去。

此时蜡烛已经燃烧殆尽,一阵风吹来,小小的烛苗挣扎了几下,便彻底湮灭了。

叶镇看着身边已经陷入了沉睡的少年,视线扫过对方无意识蜷缩起来的身子,和那无意识地陷入了雪白肤中的葱白指尖。

男生沉默了一瞬,在黑暗中站起身来,起身离开。

……

微融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在了薄薄的眼皮上,漆黑秾密的睫毛微颤,缓缓睁了开来。

蓝桥易下意识地抬起手来,手背遮挡了一下光亮,却在看清自己身上的情形后一愣。

白色的毛毯顺着抬起的手臂滑落到了曲起的膝上,蓝桥易伸手拾了起来,掌心下的毛绒感令他下意识地凑近了去,情不自禁地偏头微微蹭了蹭。

这副情态正好被走来的男生收进了眼里。

像极了一只慵懒漂亮的猫儿,卷着自己的小被子,娇娇气气地“喵喵——”叫着。

听到声响,蓝桥易微微偏头,半张软白的小脸还埋在毛绒毯中,乌润的眸子就这样看向了对方。

叶镇喉结微动,半晌,才朝着少年走去。

蓝桥易微微直起身子,他看着男生走到自己身前,紧接着,然后眼前便出现了一包威化饼干和一瓶酸奶。

他不动,男生便一直举着,直到他伸手接过,对方才在自己身边坐下。

蓝桥易将毛毯叠好平放在膝上,才微微侧过身,撕开包装,吃起了自己的早餐。

从始至终,身旁的男生都不发一言,仍然在仔细看着自己手中的那张纸,上面记述着什么,蓝桥易不知道,也并不想随意打探别人的事情。

等到他吃完后,男生才终于收起了手上的纸张,站起身来,从他的身前走过。

“走吧。”

蓝桥易连忙跟上了他的步伐。

接下来的几天,叶镇似乎是默认了少年的存在,白天他们便会在四周的街道活动,晚上便会再次回到先前的那个商场休息。

最开始蓝桥易以为叶镇是要寻找人类同胞,直到他又一次看到了男生从口袋中拿出那张从不离身的纸时,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对方忽然偏头,朝他招了招手。

漂亮的猫儿便弯起了眉眼,颊边的小涡若隐若现,凑到了男生的身边。

“原来是城市地图啊——”

蓝桥易这才恍然发觉,对方是在寻找一条安全的出城道路。

想明白之后,他不禁有些愧疚:

好像自从进入副本遇到叶镇以来,从头到尾,都是对方带着自己,给他吃的喝的,一点也不嫌他弱,反而处处保护着他。

叶镇若有所感地垂眸看去,少年抬眼看向了他,情不自禁地说道:

“阿镇,你真好。”

叶镇眼眸微暗,收起了手上的地图,移开了视线,半晌,淡淡的声音才在空气中响起:

“是吗?”

彼时漂亮的猫儿正从休息室中拖出自己的床垫,半跪在上面,伸臂铺着毛毯,闻言,他抬起头来,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当然是啊。”

在他们认识第二天的晚上,蓝桥易原本已经裹上了毛毯,准备像前一天一样席地而睡的,谁知道,男生不知道从哪里扛来了一个床垫,自此,蓝桥易便过上了睡安稳觉,吃得饱饭的日子。

简直不像是生活在末世中的人。

而叶镇因为耐不住猫儿软乎乎的请求,也在第三天与少年一同睡在了床垫上。

蓝桥易却想的很简单:自己睡在软软的床垫上,怎么能放任男生一人靠着冷冰冰的墙壁。

……

这是在末世副本中度过的第五个晚上。

当蓝桥易被身边的异响惊醒时,他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尚且还有些昏沉的大脑慢半拍地清醒了过来。

异响好像是从叶镇的那个方向传来的,意识到这一点后,他被吓得立刻坐了起来。

蓝桥易有些僵硬地转过头去,想要叫醒对方。

却在看清眼前的景象时一愣。

——不知何时,叶镇蜷缩起了身子,含糊不清的呓语不断地从口中发出。

蓝桥易一惊,凑了过去,伸手想要将其推醒,却在下一秒有些怔然。

触及到的皮肤滚烫,男生此时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人体火炉。

他心下微慌,下意识地握住了对方死死攥紧的手,想要将其叫醒,却在此时听到了脑海中039的声音:

[宿主别着急,我在这个人身上检测到了一股能量波动,他暂时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闻言,蓝桥易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他下意识地问道:

[九九,你说,有没有可能,阿镇是要觉醒异能了?]

想到这里,他反而心下微松,守在了男生身边。

眼见着到了后半夜,叶镇身体的温度降了一些,蓝桥易也稍稍放下了心,他将男生微微扶起,给他喂了一点水后,便要重新将其放下。

却在这时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蓝桥易一惊,抬眼看去,黑暗中,男生睁开了眼,眼神直勾勾地看向了他。

……像是猎食者一瞬间便锁定了猎物的眼神——势在必得。

一瞬间,眼前天旋地转,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叶镇压在了身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