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万人迷废物如何绝地求生[无限] > 第48章 格莱尔精神病院(二更)

第48章 格莱尔精神病院(二更)


“我将现下我们所掌握的线索做了一个总结。”

俞祁身子微微前倾, 双手交扣在膝盖上,冷静地开口道:

“格莱尔精神病院没有被记载入册的那个病人,初步判定是杀害颜温书的凶手。”

“蓝家的凶杀案,凶手未知, 而伪装成乔乔未婚夫的岑温绥有很大的嫌疑。”

当听到第二句话的时候, 蓝桥易下意识地想反驳,却忽然意识到, 只有他一个人带着时间重置前的记忆。

而且……不知为何, 他总觉得,岑温绥的身上,隐藏着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 关乎到他的个人任务。

季峙和丁子濯不置可否,他们目前达成的共同认知便是:岑温绥是突破口。

蓝桥易坐在沙发上, 看着男人们纷纷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想了想, 还是开口道:

“岑温绥现在是我的未婚夫,我想我可以……”

“不行——”

丁子濯居然是第一个反对的, 他一把抓住了少年的手, 神情严肃极了:

“当我第一眼见到你的那个未婚夫的时候, 我就知道,他和我是同类。”

说完, 他看了一眼表情有些怔愣的蓝桥易,忽然笑了笑, 凑到他的耳边,轻启薄唇:

“你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吗?”

在俞祁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将他朝后带的时候,一道轻轻的声音划过蓝桥易的耳边。

“反社会人格。”

蓝桥易不禁想起了那个毫不留情按下炸/弹遥控器的男人, 在这一瞬间,他忽然觉得,那时候的岑温绥,才是真实的他。

只是尽管如此……

“他是我的未婚夫,即使是假的——”细白的手指轻轻按住了丁子濯想要开合的双唇,蓝桥易转头看向了另外两个神情中满是不赞同的男人,继续说道:

“他也不会伤害我。”

是的,即使在上一个时间轴中,岑温绥最终选择了孤注一掷地引爆了炸/弹,蓝桥易也不认为他想伤害自己。

也许在岑温绥的心中,死亡从来不是一件令人心生畏惧的事情,就好比他将熊熊火光视作献给少年的烟花。

想到这里,他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丁子濯,忽然在这一瞬间有些明白了:

男生有一句话说对了——在某些方面,将死亡视为视作表演中绽放的美丽是两人的共通之处。

丁子濯不明所以地看向了他,蓝桥易也不解释,只是看着另外两个沉默的男人。

许久,他们才叹了一口气。

“如同你相信我一样,我也愿意告诉你……”季峙身子前倾,握住了少年白皙的手,轻轻执起到了唇边,印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我相信你。”

俞祁的眸色微动,最终还是在蓝桥易的隐隐恳求的目光中败下了阵来,男人妥协般地说道:

“但我也不可能完全放手。”

他的玫瑰可以尽情舒展自我,即使没有精心的呵护也要努力绽放,却不能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壤。

这是他的底线。

男人们达成了初步的共识,包括脸色有些不大好看的丁子濯。

蓝桥易心下微松,也许是因为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让他看到了希望,在副本的最后一个晚上,他做了一个有些奇怪的梦。

梦中的他不像以往的一样,坐在花园的那架秋千上,此时的他站在一道长廊的尽头,一眼望去,面前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太过诡异的感觉使他后背发凉,蓝桥易想转头看去,却在这时听到了一道声音:

“别回头。”

他浑身一颤,正要转过去的动作顿时一顿。

那道声音忽然出现,低低的……像是贴在他的耳边说话一样。

蓝桥易被自己的猜想吓了一跳,却也只能继续向前走去。

一步、两步……随着他的前进,走廊两边也开始有了新的变化。

一张张照片逐渐出现在了蓝桥易的两边。

不、应该说,那些照片本来就挂在廊壁上,只是先前被黑暗遮挡住了,随着他的前进,才显现出来。

一个婴儿咧嘴笑的照片,他的两只小手被分别攥在了另外两个人的手中。

左边的手被大手紧紧包裹在手中,右边的手则被另一只明显偏孩童的手轻轻勾住。

“你一出生的时候,便可爱得不得了。”

耳边的声音再次出现,是小孩有些稚嫩的声线。

三步、四步……

画面中开始出现两个男孩的身影,其中一个小男孩坐在秋千上,穿着白色的背带裤,乖乖巧巧地抱着怀中的一个大皮球,另一个男孩明显要高一些,正站在他的面前,蹲下身子似乎想要摸小男孩的头。

“五六岁的时候,别人家的小孩都在调皮捣蛋,可你那时候却乖得不得了。”

男孩的声音较之先前已经有了些沉稳的感觉,说起话来有点小大人的模样了。

五步、六步……

先前那个抱着大皮球的男孩已经穿上了校服,另一个男孩已经成长为了少年的模样,两人手牵着手,背着书包,看起来感情非常好。

“你第一次离家住校的那天,你的父亲因此焦虑得失眠了一宿,似乎去上学的是他而不是满脸期待的你一样。”

正处于变声期的少年声音有着些许的沙哑,却依稀能听得出来日后的清朗明亮。

七步、八步……

高高的摩天轮上,两个男生在顶点相吻,向世界无形宣告着他们之间的爱意。

“那天太过美好,直到现在,我仍然无法遗忘。”

“美好的我不肯承认它的虚假。”

蓝桥易顿住了脚步,先前那道不让自己回头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走吧,你没有退路可以选择。”

少年却站住不动了,他微微垂眸,微微张开手心,看着掌心的脉络,一时之间有些怀疑,他到底是主世界的任务者蓝桥易,还是蓝家小少爷蓝桥易呢?

那最后两步令他心生怯意,一步踏出,好似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你在害怕什么呢?那个世界的你是你,这个世界的你难道就不是你了吗?这些回忆因你而生,这些爱意因你而起,从来都是你。”

九步、十步。

那张曾经在蓝桥易手心中的照片出现在了走廊的尽头,照片上的男生笑起来开朗极了,旁边的少年眉眼微弯,看向镜头的时候,脸上的笑意微微漾在那双乌润的双眸中。

“你看,在你没来之前,这些照片是黑色的、空洞的,它们都是冷冰冰的数据,你出现了,它们便有了画面。”

蓝桥易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的照片,他伸手触了上去,一瞬间,一种奇妙的感觉在他的心中出现。

[检测到当前世界数据发生异变,副本格莱尔精神病院数据即将上报……上传失败……正在重试……失败]

主系统的声音忽然响起,在第三次失败传来后,系统的声音消失了。

“这个世界,为你而生。”

[检测到当前副本一切正常,任务倒计时:1天。]

如果祂是陪同着他一起长大的颜温书,他的未婚夫,如果他还活着,为什么不出现呢?

“你是谁呢?”

蓝桥易忽然开口道,他朝前迈了一步,双臂微抬,稍一使力,便将面前的照片从墙壁上拿了下来。

“你会知道的。”

伴随着“哐当——”一声,相框撞击在地上,透明的碎片飞溅,却诡异地避开了站在旁边的蓝桥易。

“那就让我出去,别拦着我。”

漂亮的少年微微蹙着眉头,难得带上些强硬的意味,明明是有些命令般的口吻,却令那未知的“祂”轻笑出声:

“我从未拦过你。”

梦境悄然破碎。

……

早晨的阳光和煦,却并不刺眼,在用过早餐之后,蓝桥易看了身边的俞祁一眼,便站起身来,朝着例行巡查的护工走去。

“早上好。”

漂亮的少年专注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笑着说道。

“……”

男人有些沉默地看着面前的少年,看着对方微微笑起来颊边露出的两个小涡,眼神微暗。

蓝桥易却好似浑然不觉地说道:

“今天阿绥有找我吗?”

“我想是有的吧,带我去吧——”

他率先越过了男人的身边,朝着电梯口走去。

身后的脚步声顿了几秒,随之响起。

再一次和护工一起坐电梯,蓝桥易的心情却与上次截然不同。

“你是从什么时候在这家医院工作的呢?”

他有些好奇地看向了身边的男人。

“……三个月前。”

“哦,是吗,真巧,阿绥也是三个月前因为我调到这间医院的。”

昳丽的眉眼间盈着纯粹的愉悦,少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微微的甜蜜。

“……嗯。”

空气中再次蔓延上了沉默。

“叮咚——”一声,电梯到达的声音响起了,蓝桥易看着眼前的门缓缓打开。

在踏出去的那一刻,不是为何,他的心中忽然在一瞬间升腾起了一股莫名的情绪。

蓝桥易转过身来,看向了站在电梯中的男人,不自觉地开口道:

“也许,你认识一个叫颜温书的人吗?”

在他有些忐忑期待的目光中,对方缓缓地摇了摇头:

“不认识。”

电梯门缓缓合上。

秾密纤长的睫毛微垂,蓝桥易看着地上微微映出的倒影,倏的笑了一下。

……

“叩叩叩——”

“请进。”

里面传来了男人温和的声音。

“阿绥——”

漂亮的少年今天有些一反常态的热情,他关上了房间的门口,转过身来便快步走到了男人的身边。

“阿绥,我有没有打扰到你?”

岑温绥永远拒绝不了双眼中充溢着依恋之情的小未婚夫。

男人放下了手中的笔,长臂一伸,便将少年揽抱在了怀中。

“怎么会呢?”

他笑了一下,温棕色的眼眸中是满满的宠爱之情。

“阿绥,我和你说,我昨天做了一个梦。”

“嗯,我听着呢。”

小漂亮窝在他的怀中,指尖带着些淡淡粉意,正把玩着男人修长的手指,他翻来覆去地作弄着,岑温绥却仍然没有半分不耐。

“我梦到了我们小时候的事情。”

揽抱在腰间的手臂倏的一紧,蓝桥易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

“……抱歉,乔乔。”

岑温绥笑了笑,低头亲了一下怀中少年软白的侧脸,低低地开口道:

“我刚刚太激动了,有些没有控制住自己,乔乔是恢复了记忆了吗?”

原本被蓝桥易随意把玩的骨节分明的大手不知何时反过来将他的手包裹在了掌心。

少年摇了摇头,有些苦恼地说道:

“只是想起了一部分事情。”

他在岑温绥的怀中转了个身,双臂搭上了男人的肩头,指尖微微交叉,有些疑惑地问道:

“阿绥,我的父亲,曾经收养过一个名叫颜温书的小孩吗?”

闻言,岑温绥微愣,在蓝桥易的目光中面色如常地回答道:

“叔叔曾经是收养了这么一个人,但是……”他微微皱了皱眉,继续说道:

“在那起意外发生后,颜温书也不知所踪了。”

他看着面露茫然的少年,有些遗憾地说道:

“乔乔,只有我陪在你的身边了。”

蓝桥易微微垂眸,看着男人低下头,似乎想要亲吻自己的脸颊,他稍稍避了开来。

“乔乔——?”

岑温绥不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揽着少年腰肢的手也隐隐加大了力道。

“阿绥,我最近这几天总是心里慌慌的,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被男人反握在掌心中的手微动,蓝桥易轻轻地将脸贴了上去,开口说道:

“他们说,我们医院又死人了,阿绥,我害怕。”

他的声音不自觉地低了下去,听起来像是小奶猫的呜咽声。

岑温绥眼神一暗,他捧起了小未婚夫的脸颊,认真地说道:

“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漂亮的少年却只是有些恹恹地笑了笑,似乎真的因为医院近几天的传闻感到了不安。

岑温绥见状,脸上划过一丝莫名的意味,他最终还是开口道:

“警察会查出杀人真凶的,乔乔。”

闻言,他的小未婚夫的脸上才恢复了一丝神采,他好似又有些开心了起来,甚至抬手环抱住了他,轻轻地在男人的侧脸上印了一个轻轻的吻:

“我最喜欢你了。”

纤长漆黑的睫毛颤了颤,粉白的面颊近在眼前,岑温绥不禁有些痴迷低下头去。

“哐当——”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

他有些不愉地转过头去,便看到了门口抬手出示警官证的男人。

“岑温绥先生。”

“有人举报你涉嫌故意杀人罪,和我们走一趟吧。”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关于案件的流程描述皆为剧情发展,切勿较真

明日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