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万人迷废物如何绝地求生[无限] > 第47章 格莱尔精神病院(一更)

第47章 格莱尔精神病院(一更)


被蓝桥易亲手包扎的伤口, 再次崩裂开来,他就站在男人的身边,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发生。

强烈的视觉冲击下,他感觉自己的双腿像灌了铅一般, 根本迈不开脚步。

“俞祁……”

少年的嘴唇在颤抖, 他微微抬手,想要捂住那不断渗出鲜红血液的伤口。

身形高大的男人脚步踉踉跄跄, 一只手撑在身边的墙壁上, 想要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

“玫瑰,走啊——”

软白的手掌被轻轻地执起,一声叹息在蓝桥易的耳边响起:

“他和那个白毛一样愚蠢, 连自己什么时候被暗算的都不知道。”

修长冷白的指间夹着的那枚小小的针头被随意地丢在了地上。

岑温绥俯下身来,在少年颤动的薄薄的眼皮上印下了一个吻:

“都是一样的不自量力, 所以……”他笑了一下,说出口的话中含着诡异的缱绻意味:

“我送他们去地狱。”

蓝桥易猛地被扣到了男人的怀中, 下意识的挣扎被坚实有力的手臂轻松压下。

“你是我的小未婚夫,不是谁的玫瑰。”

嫣红的眼尾处坠下了晶莹的泪珠, 被洗刷的晶亮双眸中倒映出了逐渐沿着墙面滑下的俞祁。

“为什么?”

即使知道这句话在此时简直多余得可笑, 蓝桥易却还是不受控制地开口问道。

岑温绥的表情很冷淡, 他轻轻执起手中细白的手腕,在小未婚夫难掩惊恐的眼神中, 将其覆上了自己的面颊。

白皙指尖瞬间沾染上了星星点点的红,男人拉着他的手, 顺着侧脸滑到了唇边,指腹下的薄唇开合。

蓝桥易听到他说:

“这都是因为你啊——”

霎时,抚在唇上的指尖微微颤抖了起来,如果不是岑温绥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的身子, 蓝桥易甚至会脱力地从男人的掌下滑落。

“说的什么狗屁话!”

不远处忽然响起一道有些急促的声音。

男人微微一怔,转头看去,栗发少年站在走廊尽头,轻扯了一下唇角,眼神中是无机质的冰冷。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私心,因为你是个天生有病的怪物。”

岑温绥的脸色骤变,配上他染上了血色的半张脸,看起来有一种可怖的骇人之感。

丁子濯不顾他暗沉的脸色,继续开口道:

“也许你亲爱的小未婚夫会好奇你的秘密呢?”

说着,他朝着岑温绥微微张开手,露出了一个物件。

蓝桥易的瞳孔微缩——男生手中拿着的,赫然是那具尸体的身份证明。

下一秒,他的脸被医生强行掰了回来,男人的语气微顿,还夹杂着些许的低喘:

“乔乔乖,不要看——”

岑温绥的袖口被抓住了。

蓝桥易握紧了手上的布料,他尽力控制住自己的颤抖,一字一顿地说道:

“是你杀了他吗?”

“……是又如何?”

温棕色的眸子里逐渐填满了罕见的困惑,男人似乎有些无法理解蓝桥易的意思:

“我仍然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谁都无法取代我的位置。”

闻言,丁子濯嗤笑了一声,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讽:

“自欺欺人的自我感动。”

他的嘴唇开合:

“太可悲了。”

岑温绥却缓缓笑了起来:

“那又如何,只要我想,即使是下地狱,他也得陪着我。”

原本游刃有余的丁子濯眼神中瞬间闪过一丝慌张,他不禁朝前迈了一步,有些急促地说道:

“你想拖着我们所有人一起死?”

“那又如何?像烟花一样绽放,太漂亮了。”

“可惜,我本来不想这么做的。”

男人看了一眼怀中的少年,有些遗憾地说道。

蓝桥易忽然明白了岑温绥的意思。

他登时慌乱了起来,想要阻止男人疯狂的想法。

一旦炸弹引爆,他们所有人的主线任务都将宣告失败,命丧于此。

“阿绥,你不能……”

情急之下,他伸手揽抱住了对方,想要阻止对方从怀中掏出遥控器的动作。

却在无意间触碰到了那个微凉的圆形物品。

蓝桥易一怔,在岑温绥按下遥控器的“咔嚓——”声中,听到了脑海中039的声音:

[检测到宿主已触发系统buff,是否进行使用,剩余使用次数:1。]

“使用——”

他听到了自己在那一瞬间失真的声音。

“咔嚓——”一声,举着遥控器的岑温绥静止住了,蓝桥易从他的怀中站直身子,转过头去,看到了被淹没在一片汹涌火光中的丁子濯,和已经失去了生息的俞祁,微微抿唇。

他垂眸看向了张开的掌心中那枚精致漂亮的怀表,扯了扯唇角,有些无力地想到:

没想到最后带给他生的希望的东西,出自要杀死他的刽子手。

细白的手指拨动了指针,他听到了脑海中039的声音:

[温馨提示:因为时空维度的不稳定性,超过一小时的跨越将会对重置后的时空造成一些难以预料的后果,请谨慎选择。]

漆黑纤长的睫毛微垂,蓝桥易不发一言,脑海中却闪现出了银发男人在合上房门前转头看向他的眼神,他说:

“别担心。”

[检测到宿主已使用buff:时空重置,祝你好运。]

一瞬间,面前的场景开始了扭曲、旋转,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在动,但是抬眼看去时,却只有周围的物体在高速移动。

掌心的怀表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周围瞬间嘈杂起来的声音。

蓝桥易有些愣神地看着面前正在大口咀嚼的鲍奇志,下意识地问道:

“杜鸿福呢?”

胖子摸了一把嘴角的油,眼珠子转了转,才慢吞吞地回答道:

“好像还在房间里睡觉。”

说完,也不管蓝桥易的反应,继续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一模一样的回答,一模一样的反应。

蓝桥易骤然转身,不顾周围人诧异的眼光,飞快地奔跑了起来。

季峙——

旋转、再旋转,喘息声、心跳声,鞋底与楼梯碰撞发出的“咚咚——”声。

他终于站在了七楼的楼梯口,抬眼看向了正准备敲门的银发男人。

“季峙!”

男人一愣,有些诧异地说道:

“你怎么在这里?”

因为剧烈的奔跑而面颊微红的少年朝他大步走去,不顾季峙皱起的眉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用了十成十的力气将其从办公室门口拉离。

蓝桥易环顾四周,打开了一个上面写着“休息室”的房间,拉着季峙的手走了进去。

“乔乔,你怎么了?”

“季峙,虽然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会非常的不可思议,但是我希望你能相信我。”

闻言,季峙垂眸看着面前的少年,视线扫过对方紧皱的眉头,与那双乌润的眼中若隐若现的惊惧,心下微沉。

“你说。”

“季峙,我和你的个人任务归根结底是一样的,只是我们身份不同,你要将豪门凶杀案的凶手捉拿归案,而我要的是那起凶杀案的真相,对吗?”

话音刚落,蓝桥易便有些紧张地看向了男人。

面前的小漂亮抿着一张红唇,神情中的紧张藏也藏不住,没有人舍得对他说谎。

男人点了点头。

蓝桥易心下一松,深吸了一口气,他抓住男人覆着纯白手套的手,有些急促地说道:

“我恢复记忆了。”

在季峙微讶的眼神中,他紧接着补充了一句:

“就在昨晚,但只是一部分的记忆。”

“我知道凶手是谁。”

说完,他看向了此时眉头微蹙的银发男人,一字一顿地说道:

“岑温绥。”

[宿主,可是主系统判定岑温绥并不是正确答案啊?]

脑海中039的声音与季峙的声音一同响起:

“我相信你。”

一瞬间,从时间重置开始便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

“他很危险,我们要小心。”

从餐厅到岑温绥的办公室,蓝桥易一路上一直在想:

为什么原本好端端的岑温绥会忽然大开杀戒,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毁掉整个精神病院。

只有一种可能,他其实早就有所预谋,甚至已经或多或少地发现了任务者们的动作。

也许,从护工告诉他“岑医生今天不在医院”的那天起,炸弹便遍布了整栋医院。

那是岑温绥想要献给自己的烟花。

只是季峙将其提前引爆了。

蓝桥易并没有恢复记忆,但他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去暂时稳住对方。

“俞祁告诉我,医院里有个杀人魔,季峙,我害怕。”

这是副本结束的倒数第二天,也是蓝桥易的第七天。

“乔乔,你想要我和他合作。”

男人并不是疑问的口吻,而是陈述了这个事实。

“季峙,岑温绥很可怕,他曾经……”

眼前不禁浮现出那张沾满了血迹的脸,蓝桥易的身子微微发抖,几乎要抓不住男人的手。

他被季峙揽抱在了怀中,头顶传来了轻轻的叹息:

“不要再想了,别担心。”

蓝桥易的鼻尖微微泛酸,他闷闷地回答道:

“嗯,我不担心。”

时光重置了,你还活着,我不担心。

医院的广播没有响起,当蓝桥易回到自己的房间,见到正坐在床上看书的俞祁时,他忽然就怔住了。

蝴蝶效应,季峙没有激怒岑温绥,俞祁也还好好的出现自己面前。

“怎么了,小玫瑰?只是一个上午没有见到我,就这么失落啊?”

男人挑了挑眉,合上了手中的书,从床上一翻而下,便朝着蓝桥易走来。

“你是……真实存在的吗?”

蓝桥易忽然开口问道。

闻言,男人的脚步顿住了,他微微皱起了眉,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脸色有些苍白的漂亮少年,抬起手来,轻轻地碰了碰他的脸颊。

“你怎么了?怎么被我传染了?”

俞祁看似是个随性的男人,实则在蓝桥易看来,他最为冷静。

不像丁子濯一样,在人设的外皮下,享受着释放自我的过程,男人将自己所扮演的精神病人视作游戏人物,他的精神病便是对应的特殊技能,他将副本与现实完全剖离了开来。

在不ooc的前提下,他会尽量避免任何会使自我沉溺的行为——包括不让少年吃药。

他是蓝桥易区分副本与现实的图腾。

只是这样一个人,却在岑温绥的忽然失控下,在最为错误的时间,以错误的方式死去。

蓝桥易不能承受。

比起季峙的死亡是被岑温绥以语言告知,俞祁的死亡是在他的面前,当时间重置后,男人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席卷而来的喜悦与酸涩一时之间给蓝桥易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俞祁……”

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攥紧,蓝桥易微扯了一下唇角,在男人略显疑惑的眼神中开口说道:

“我怀疑岑温绥杀人了。”

在这一瞬间,俞祁的眼神和季峙完美的重合了,两人是如出一辙的惊讶。

“为什么会这么说?”

他下意识地反问道。

蓝桥易微微皱起了眉,他有些踌躇地看着面前的男人,神情中隐隐带着些纠结。

“不要怕,无论你说的是真是假,我都会去查证的。”

闻言,面前的小漂亮才松了口气,他被俞祁握住了手,乖乖地被男人牵到沙发上坐下,才开口道:

“我是从一个叫丁子濯的人那里听说的。”

俞祁骤然握紧了掌心的手,蓝桥易微愣,抬头看向了他,却发现对方此时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你怎么会认识他?”

男人的声音有些低沉,似乎并不想听到丁子濯这个名字。

蓝桥易虽然不解,却还是继续回答道:

“在有人坠楼的那个早上,当时你……”

蓝桥易的话被打断了。

“那时我的个人任务被触发了,我匆匆离开是因为警局派人来了。”

俞祁表面上是格莱尔精神病院的病人,实际上却是为了调查先前发生在格莱尔精神病院的一起死亡事件,而潜伏在这里的卧底。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俞祁眉头舒展了开来,“那么我所要调查的案件,也许真的与岑温绥有关。”

蓝桥易心下微松,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在炸弹引爆前,他分明从丁子濯的话语中,隐隐约约地察觉到对方也许真的知道些什么,只是还没来得及说出,便淹没在了火海中。

蓝桥易太怕了,直到现在,当他听到类似“咔嚓——”的声音时,还是会下意识地浑身一震。

时间重置,并不代表着他的记忆重置,没有彻底脱离副本的每一分每一秒,蓝桥易都觉得自己的神经在紧绷着。

也许是察觉出了他的不对劲,俞祁没有选择继续等待,而是安慰着少年,主动要求去见丁子濯。

蓝桥易有些怔然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一时之间有些茫然:

“俞祁……谢谢你。”

他曾经想过,如果自己看起来有些蹩脚的谎言被男人们看穿了怎么办?如果死亡的结局再次降临到他们的身上怎么办?

蓝桥易不想重蹈覆辙。

……

——“想什么呢?”

面前的栗发男生看着自己,有些疑惑于小漂亮为什么找到了他却又一言不发。

“你想说什么?我都听着呢——”

丁子濯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淡淡的温和,在蓝桥易记忆中的疯狂一去不复返了,又或者只是被男生掩盖在了皮囊之下。

……他都不在意了。

“丁子濯,我想请求你一件事情。”

他的小漂亮眉眼间若有若无的笼罩着一股淡淡的忧愁,眼神深处还有着他看不懂的惶恐,男生的脸色沉了下来,却仍是不动声色地低下头来,亲了亲少年精致小巧的鼻尖,声音尽量放得平和:

“你说,别怕。”

“我觉得,那个名叫颜温书的人,和我的个人任务有关。”

蓝桥易有些紧张,这次,他面对着丁子濯,说出了自从时间重置以来的第一句实话,却也是他最害怕被怀疑的一次。

他几乎不敢抬头去看男生的表情,只是紧抿着唇,细白的手指揪住了对方的衣袖,密密匝匝的漆黑长睫微垂,颤着声音说道:

“我想,他不是你一个人的观众了。”

少年的声音几乎要抖得不成样子,只因为他在试图跨越猎者的安全区域。

却在下一秒被身前的人一把揽在了怀中,紧接着,耳边便传来了一句带着笑意的声音:

“小漂亮,你在说什么傻话?”

丁子濯揽紧了怀中的人,有些好笑地说道:

“我说过,会保护你的,那么你的一切在我这里就是首选,而且……”他顿了段,“那只是个死人而已,哪有我的小漂亮香软惹人爱。”

当他终于答应了少年的请求,决定与此次副本的另外两位任务者见面后,蓝桥易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

有一点丁子濯说对了,他的小漂亮的确是“香软惹人爱”,只是这个“人”的数量似乎有些多。

当他一打开房门,便看到了此时已经在房间中的三人时,眼神骤的沉了下来。

“季峙。”

站在小漂亮左边的银发男人有些冷淡地点了点头,紧接着,似乎是听到少年说了什么,原本冷冽的眉眼柔和了几分,他伸手轻轻地捏了捏对方的手,安抚般的笑了一下。

这番动作引得在此时在房间中的另外一人有些不满,俞祁的脸色有些暗沉,总是漾着随性笑意的眼神也有些晦暗不明,他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栗发男生,轻扯了一下唇角,开口道:

“没想到你居然也在这个副本。”

闻言,丁子濯挑了挑眉,有些夸张地看向了男人,语气微扬:

“我这么出名了吗?连你也认识我?”

正当蓝桥易感到疑惑的时候,身边传来季峙淡淡的声音:

“丁子濯,x公会新加入的会员,以精神病般的做派闻名副本,人送称号‘疯子’。”

“我喜欢这个称号。”

丁子濯朝着蓝桥易眨了眨眼,嘴角噙着笑意,看起来有些愉悦。

男人见状,有些不满地开口道,成功地将小玫瑰的视线吸引了过来:

“我是俞祁。”

“副本身份是警察,因为三个月前发生在格莱尔精神病院的一起失踪案被派来卧底调查,并且我怀疑那个失踪者,是蓝家凶杀案的嫌疑人。”

丁子濯摇了摇头,自然地走到蓝桥易的身边坐下,开口道:

“他没有失踪,还好端端地待在我那儿呢!”

蓝桥易心中默默地加了一句:是尸体没有失踪。

闻言,季峙冷淡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

“那个叫颜温书的人不是杀死蓝风宵的凶手,岑温绥才是。”

一霎那,俞祁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银发男人,他眉头微蹙,开口说出的话带着些质询的意味:

“你有什么证据?”

蓝桥易有些紧张起来,他“恢复记忆”这件事情只有季峙知道,就连俞祁也没有告诉。

“因为我找到了这个。”

说着,他便将一物展示在众人面前。

在视线触及上的时候,蓝桥易愣了一下,下一秒,他便有些失控地抬起手来,下意识地想要将其从男人的手上拿过。

季峙顺势放了手。

蓝桥易看着手上那张照片,照片中是两个亲密地挨在一起的少年,身型高大一些的男生相貌阳光俊朗,他将手臂搭在了身旁那个较为白皙的少年肩上,笑得颇为开心。

细白的手指有些颤抖地触碰了上去。

就在这时,指腹无意识摩挲间传来的不平感令他一愣。

蓝桥易将照片翻了过去,一行字便映入了他的眼帘:

【想永远和乔乔在一起】

落款是ws。

“ws……温书。”

蓝桥易的声音有些颤抖。

“别哭。”

耳边男生低低的声音响起,他一愣,转头看去。

丁子濯此时的表情柔和得不可思议,指腹轻轻地贴在少年嫣红的眼尾处,再次重复了一遍:

“别哭。”

半晌,蓝桥易再次抬起头来,他看向了不知何时已经坐在自己面前的季峙,开口问道:

“你是……从哪里找到这张照片的?”

细白的手指紧紧攥着手中的物件,几乎要将其压出一道褶皱,蓝桥易却浑然不觉,一双微微氤氲上水汽的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银发男人。

“在岑温绥办公桌上的相框中。”

蓝桥易忽然想起了那张他坐在秋千上的侧脸照。

“在那张照片的背面,我发现了它。”

季峙补充到。

蓝桥易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再次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的未婚夫,不是岑温绥,而是颜温书,对吗?”

两人的名字中都带了一个相同的字,性格却是天差地别。

一个是真正有着热忱的温度,一个却是冰冷的披着人皮的恒温动物。

“很遗憾,他现在是一具尸体了。”

那个俊朗阳光的男生不会是杀害蓝父的凶手,岑温绥的名字却又不是正确答案。

那么真正的凶手到底会是谁呢?

岑温绥又为什么要冒充他的未婚夫?

一瞬间,有什么想法从蓝桥易的脑海中划过,只是他没有抓住。

作者有话要说:  注:本文中的【图腾】借用了《盗梦空间》中的定义。

下午六点准时二更~

感谢在2021-09-10 11:29:02~2021-09-11 11:03: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果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