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万人迷废物如何绝地求生[无限] > 第31章 乡村诡谈

第31章 乡村诡谈


脑海中228无机质的冰冷声调和男人的声音一齐响起。

蓝桥易有些茫然地抬眼朝不远处的老村长看去。

“……阿、阿山, 你在说什么啊?”

老村长声音颤抖沙哑的问道,他僵直着脖颈, 站在原地,一副想要移动却又忌惮的模样。

被质询的男人神情却颇为从容,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话语给在场的人造成了多大的冲击。

“没什么,只是实事求是的描述而已。”

蓝桥易若有所感的抬眼看去,瞳孔中倒映着的,是老村长惊恐的神情——

以及身影忽隐忽现, 出现在对方背上的长发女鬼。

毫无防备之下,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张惨白的面容和漆黑一片的瞳孔,长且凌乱的发胡乱地缠绕在细长的脖颈上。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视线,“嘎吱嘎吱——”几声,女鬼的头与身子的方向呈一百八十度,一双没有眼白的眼睛直勾勾地看向了他。

蓝桥易不自觉地倒吸了一口气,猛的朝后退了几步。

因为就在前不久, 他才见过对方的那张脸。

——对方赫然是曾经在梦中出现过的女鬼。

而就在蓝桥易后退的一瞬间,女鬼忽然张大了嘴巴, 无声嘶吼着朝他扑来。

“乔乔——!”

一声饱含惊惧意味的喊声从身后传来。

不远处的骇人面容眨眼间便欺近了自己, 蓝桥易一愣,便被身后疾驰而来的人一把抱起,对方迅速朝着旁边一跃, 成功避开了狰狞着面容扑过来的女鬼。

宽大的披风顺着男人的臂弯滑落, 少年漆黑的发在半空中划过, 堪堪避开了女鬼骤然伸长的指甲。

“桀——!”

长发挣脱了空气的重力,在空中胡乱飞扬,她目光凶狠地看向被男人横抱在怀中的蓝桥易,有些蠢蠢欲动, 却只能不甘不愿的被一股无形的力道拽回到了老村长的身边。

原本暗自念叨安慰自己的村长在看清朝自己逼近的女鬼时,倏的惨白了脸色,双腿抖的像筛子一样。

“……你、你是谁?怎么在我身上?”

浑浊的双眼睁大,布满褶子的脸上,一双眼球惊惧的使劲向上瞧着,身子却一动也不敢动,如同一具只有面部表情的雕塑。

蓝桥易一时竟分辨不出来,到底是此时漂浮在他的身后,长发飞散的女鬼更为恐怖,还是老村长那张紧绷的好似下一秒就要青筋破出面皮的脸更为骇人。

“乔乔……”

身形娇小的少年被身后的男人轻轻地放到地上,对方修长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扣在掌下柔软纤细的腰肢上,严丝合缝,似乎连一丝一毫的间隙都不愿看到。

直到双脚触及地面,蓝桥易才感觉到,自小屋中醒来时便时刻紧绷的心脏在此刻才终于缓慢的放回了胸腔。

他转头看向身边冷峻的男人,视线划过对方线条分明的下颚骨,纵使还是有些惊魂未定,但也许是因为队友在身边的原因,他感到了迟来的安全感:

“楚越,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之前留在祠堂的另一张符咒被动触发了。”

蓝桥易一愣,回想起了他和楚越第一次来到这个祠堂的时候,当时两人还不慎陷入了祠堂的幻阵中,因此耗费了男人在大门处贴置的一枚符纸。

没想到,当时为了以防万一,重新补上的符纸居然在这时派上了用场。

就在这时,蓝桥易若有所感地抬眼看去。

——不远处的阿山目光沉沉,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他有些慌乱的移开了视线。

楚越的下颚线微微收紧,另一只手上分别夹着三枚符咒,光是看到上面隐隐流动着的黑色烟雾,蓝桥易就知道了那是特殊道具。

他不禁想起了上次在小楼时,周子霁为了救自己甩出的符咒,那几张上面也泛着隐隐的光泽,只不过是紫色的。

蓝桥易再一次意识到了,这个副本对于新手任务者们,是多么的危机四伏。

耳边男人的声音有些紧绷:

“这里很危险,这个……东西不好缠。”

“小心……”

此时的蓝桥易心中的疑惑愈加强烈,他想问,为什么只有楚越一个人,其他的人去了哪里……

却因为眼前僵持微妙的场面而不得不将疑问暂时埋在心间。

他循着身边人的目光,看到了缠在村长脖颈上的女鬼。

出乎意料的是,即使老村长此时已经印堂发黑,面露狰狞之色,只是他本人却好似浑然不觉,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生怕被身后的女鬼索取性命。

这幅画面太过诡异,蓝桥易心下泛怯,垂在身侧的手却被楚越一把拢在手心。

下一秒,手心被轻轻捏了捏,男人轻且温柔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别怕,乔乔,我在你身边。”

趴在老村长背上的女鬼微垂着头,长长的黑发遮挡住了她惨白的面容,她一动不动,像凝滞住了一般。

——以至于在老村长的身子突然被提起来的时候,周围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若不是因为女鬼自愿显出了原形,在普通人看来,他就像是突然飞到了半空中一般。

但正是因为如此,眼前的情景在蓝桥易看起来才更为惊悚。

“啊——啊啊啊啊,放过我吧!求、呃——求求你!”

老村长终于看清了骑在自己身上的女鬼样貌。

“嗬、嗬嗬——你、你是……”

村长的喉咙被惨白的骷颅手狠狠地掐住了,呼入肺部的氧气愈加稀少,很快便因为窒息而面容涨红。

他拖着舌头,一双脚在半空中乱蹬,枯瘦如柴的双手使劲扒拉着掐在自己脖颈上的骨手。

“阿、阿山——救,救我……”

浑浊的双眼此时泛上了透明的泪水,老村长眼神中透露着哀求,他竭力偏头,死死地盯住了不远处的阿山。

在老村长的声音响起时,楚越便不动声色地将蓝桥易往后揽了揽,高大的身型几乎要将身后的少年完全遮覆住,像是要充当对方的保护伞。

蓝桥易乖巧的顺着男人的力道,往后退了退,似乎这样便隔绝了不远处那道阴鹜暗沉的视线。

在听到老村长的祈求后,他下意识的朝阿山看去。

却正巧目睹了令他不寒而栗的一幕:

原本面无表情的男人在听到呼唤自己的声音后,微微偏头,漆黑的瞳孔中倒映出了此时被面目狰狞骇人的女鬼狠狠掐住脖子的老人,男人顿了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居然在对方眼中骤然爆发出希望的时候眨了眨眼,微勾起了唇角。

“——!”

老村长蓦的睁大了眼睛,几乎要瞪目欲裂,原本按在枯骨上的手不自觉地松了开来,使劲朝着阿山的方向伸去。

倒像是另一个索命的恶鬼。

“你……你不是我儿子!阿、阿山在哪里!”

断断续续的声音因为缺氧而逐渐嘶哑,面容狰狞的女鬼似乎是一心想要他的命。

就在蓝桥易因为害怕那接下里的场景而下意识地想要闭上眼睛的时候,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

“三年前,祭祀那天,你去了哪里?”

他一惊,才循着声音看到了祠堂门口那个身着奇异大巫服侍的神婆。

对方的面容遮掩在复杂的面饰之下,只能隐隐约约的通过声音得知对方是个不再年轻的女人。

“我……我哪也没去、”

“啊啊啊——”

下意识的否定后,老村长便惊恐的感受到自己的手掌处传来一阵剧痛感。

被护在男人身后的蓝桥易倒吸了一口气,眼睁睁地看到老村长的手掌处竟生生的化为了白骨。

真所谓剥其皮,削其肉。

“我再问你一遍,三年前的今天,祭祀的当天,你去了哪里?!”

这一次,女人的声音不复方才的平静,倒是多了一分咄咄逼人的凌厉。

“我、我说,嗬嗬——”

纵使现在彻底化为白骨的手掌此时失去了知觉,但是曾一瞬出现的剧痛却令村长心中的恐惧无限增大,他的额前冒出了一层冷汗,神经跳动间,犹如仍然还在复刻刚才的痛感。

“我……我和村里的其他人,一起……一起去了后山处。”

老村长的嘴巴开合,却再也说不出更多的话来了。

见状,神婆不禁向前迈了一步,紧随其后的逼问道:

“去干什么?”

“不、不能说……山、山神大人会惩罚我的、”

老村长的眼前黑影重叠,女鬼可怖的面容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神婆似乎有些不甘心,她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听到一道冷漠的声音:

“山神的确会惩罚你,因为你卑劣的行径。”

“你才是最大的渎神者——”

阿山表情木然,嘴巴一开一合,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悬在半空的老村长。

在那一瞬间,蓝桥易突然相信了之前老村长说的一句话。

他说:

“你不是我的儿子。”

一个儿子,无论对自己父亲抱有多强烈的憎恶,都不会在对方性命垂危的时候冷眼旁观。

果不其然,在阿山说出这番话后,原本处于濒死昏迷状态的老村长登时激动了起来。

他努力转着脖子,似乎要看清阿山的面孔。

“你……嗬嗬——你怎么知道!”

老村长此时心中的恐慌几乎要顶破喉头,他不敢想象,如果那件事情败露,整个朱家村会不会被山神彻底抛弃。

“她该死——我没有办法!我不能不那么做……”

看着逐渐陷入幻觉,自言自语,精神错乱的老村长,蓝桥易心头泛凉。

只是,下一秒,原本以为逐渐窒息而死的老村长却突然抬起了头。

猝不及防之下,蓝桥易与他对上了眼睛。

“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他的嘴巴开合,如此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宝子们,明天因为榜单原因会晚点更新,所以今天就早点啦~

感谢在2021-08-27 11:24:13~2021-08-27 23:54: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果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