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万人迷废物如何绝地求生[无限] > 第26章 乡村诡谈

第26章 乡村诡谈


闻言,还不等蓝桥易开口说话,姜天却有些炸毛了,红发男生有些跳脚地叫到:

“他凭什么是你……”

他还没承认是我老婆呢……

一想到这里,姜天又有些委屈了。

左边是向来温和的男人难得犀利的眼神,压迫感十足,右边是桀骜不驯的大狗眉眼耷拉,可怜巴巴的祈求。

一瞬间,蓝桥易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他有些颤抖地想要收回自己的手臂,却被隐约察觉到意图的周子霁猛地抓祝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姜天的眼睛都瞪圆了。

“你放开他——”

蓝桥易看着方才还一副可怜兮兮模样的姜天焕然一变为凶猛的野兽,有些发愣。

“我、我没事……”

他吞吞吐吐,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乔乔。”

站在屋内的三人皆有些惊讶的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楚越。

“楚、楚越,你叫我……”

蓝桥易看着黑衣男人注视着自己的平静眼神,突然福至心灵一般,倏的从周子霁的手中挣脱开来,迅速的朝着楚越走去。

姜天欲言又止的眼睁睁看着小猫崽从自己的掌心处溜走。

而身后的周子霁只是安静的看着少年纤细的背影,全程不发一言。

……

走出房门的两人脚尖抵脚跟,一前一后的来到了后院落。

“刚才很为难吗?”

一到后院,楚越有些无奈的声音便在蓝桥易的耳边响起。

闻言,他有些郁闷,心情也不大好,只是闷闷的不发一言,坐在后院的那把竹藤椅上,托腮看着不远处的屋子。

看到他这副模样,男人不禁心下泛软。

他走到蓝桥易面前,不顾对方因为被挡住视线而有些不满的神情,在少年有些不解的目光中半蹲下来。

蓝桥易眼睁睁的看着面前原本高大挺拔的身子倏然间和自己持平了水平线,有些愣神。

“你干什么?”

他有些疲惫地问道,心里不明白楚越的想法。

“乔乔,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蓝桥易看着面前一贯冷漠模样的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一副好像拿他没办法的模样,心下茫然。

“我永远不会逼你作出决定。”

冷漠凌冽的眉眼在面对着心上人时,犹如山间积雪被温阳融化。

男人看向漂亮少年的眼神专注,神情温柔。

蓝桥易只是沉默以对,不知为何,耳边犹自回荡着楚越认真又笨拙的许诺,他本该感动。

……只是心中却不知为何生起了些许的涩意。

楚越惊讶的看着少年默默的红了眼眶,他的心瞬间揪了起来。

一个大男人,此时居然如同不小心犯了错的男生一样,因为惹得心上人伤心而感到无措。

“你……你别哭埃”

蓝桥易低下头,揉了揉酸酸的鼻尖,看着面前的人如此模样,心里反而感到好笑。

“我不是……算了,没事。”

一瞬间心口涌上来的情绪太过复杂,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那并不是楚越所期望着的感情。

他闭口不言,只是静静地坐着,男人见状,也默默地站到了一旁。

“走吧。”

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蓝桥易率先起身,在男人还有些发怔的目光中迅速又轻盈的略过。

“……好。”

前院中赵应的房门大敞,蓝桥易走近一看,对方果然在和其他人讨论着昨天老村长突如其来的决定。

而周子霁和姜天也在屋内。

看到他和楚越一前一后的进了房间,两人纷纷沉了脸色,却碍于在场的人没有发作。

赵应皱眉,满屋子踱来踱去,神情焦躁:

“怎么突然就决定重办祭祀了1

离副本结束只有短短的两天时间,这个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任谁也不好受。

蓝桥易突然意识到:死神的镰刀已经缓缓扬起。

脑海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院子大门外便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开门——1

院子外的人声嘈杂,间或伴随着几声粗重的砸门声。

女孩子们在经历过一个同伴的逝去后,此时纷纷如同惊弓之鸟般。

蓝桥易被身边的姜天一把握住了手,和队友们从房间走了出去。

他的视线划过男生棱角分明的下颚线,看向了那被拍得“嘭嘭——”震响的院门。

只是此时的院中的人却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院子外的人明显来者不善。

随着外面的人愈加不耐烦,蓝桥易环顾四周,心中忽然划过一丝异样感。

“……黎姨呢?”

他迟疑的开口问道。

话一出口,在场的人皆是一愣。

院子的女主人在自己的家里,却总是如同一个幽灵般一样,如果不是蓝桥易突然开口,他们甚至意识不到,那个自称为“黎姨”的女人的存在。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开门吧。”

到底这么拖着不是办法,周子霁率先朝院门走去。

赵应皱了皱眉,表情有些踌躇,却还是默许了他的行动,只是看向院门的表情隐隐有些戒备。

“怎么回事儿啊?”

院门一打开,一个有些微胖,中等身高的村民有些不满的叫到。

周子霁来不及解释,便看到那些跟在他身后的村民纷纷附和道:

“是啊,你们这么多人,没听到我们在敲门蔼—”

周子霁神情微冷,却还是颇有耐心地解释道:

“我们只是暂住这里的人,院子的主人不知去哪里了,所以……”

“谁住在这里!叫他出来——”

一个有些瘦小的女人扯着大嗓门,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只是原本领头的男人却在环顾了院子一圈后,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他有些踌躇地抬手拦了一下那个仍在叽叽喳喳的妇女。

“干什么……”

“好像是黎曼那个女人的家。”

此话一出,场面一时有些安静。

周子霁默不作声地将大家的神态尽收眼底,心底有了几分思量。

“哦……是她埃”

方才还一副泼辣姿态的女人登时偃旗息鼓的模样,只含混地打了个圆常

蓝桥易看着他们一群人,推推搡搡的进来后,四下环顾了一圈,确定没有看到黎姨的身影后,才又恢复了几分先前的粗鲁直白。

“她不在,你们……”

领头的男人将他们在场的人环顾了一圈,蓝桥易注意到,他的视线在王雪和林琳身上短暂的停顿了几秒,才又看向周子霁,开口道:

“黎曼那个女人不在,你们替她来也行。”

在一行人不解的目光中,村民从腰间挂着的粗麻布兜中取出一桶阖上的木签。

“这是什么?”

赵应紧皱眉头,看向村民的目光中暗含警惕。

“嗨呀~又不是什么怪东西,就是从里面抽一个签,和你们黎姨说,她会知道的。”

领头的村民打着哈哈道,并没有正面回答赵应的问题。

“既然是村里不为外人所知的,那你们还是等院子主人回来好了。”

周子霁不为所动,面色如常道。

蓝桥易看着那村民握在手中的木签,心里有些不安。

“这……”

村民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们面面相觑,显然对于“等待院子主人回来”这件事,表现出了肉眼可见的抗拒之意。

“别浪费我们的时间。”

蓝桥易惊讶的看着领头的男人沉下了脸色,对方的话语间竟饱含暗暗的威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