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猎谍 > 第一章 内部会议

第一章 内部会议


  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下个不停,站在办公室窗前的张江和,却并未关注院子里的情况,他一直想着唐城这次的变化。昨晚从到家的唐城,原本不准备声张自己回来的事情,不巧张江和的妻子正好来了唐家,然后张江和就知道了唐城回来的消息。在唐家后院的书房里,张江和看到唐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觉着唐城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以前的唐城,虽说做事谨慎小心,可是和自己独处的时候,却是有什么就说什么。可唐城这次从上海回来之后,即便是单独面对自己,说话却小心了很多,自己问的事情,唐城回答的也都是含糊其辞。唐城不知道唐城这次去上海都遇到了什么事情,不过根据军统上海站前段时间传回的消息,唐城这次去上海可是干了不少大事。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张江和的思绪,拿起电话,张江和听到的是局座的声音。张江和才听了三两句,下意识的皱了眉头,因为他从电话的听筒里,还听到了一个声音。稍后挂断电话的张江和,拿起桌上的文件,按照局座的要求,马上赶去会议室开会。实话说,局座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召集过这种很多人参加的会议,张江和也很好奇此次会议的内容。
张江和赶到会议室的时候,会议室里已经坐了不少人,“老谢,怎么个意思?”张江和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然后用肩膀轻轻顶了顶身边坐着的胖子。被张江和称呼为老谢的胖子,本名叫谢天成,此人和张江和一样,都是军统总部的老人手,和唐城已故的父亲更是相熟。谢天华并没有马上应答张江和,而是先隐秘的左右扫了一眼,然后才压低声音对张江和言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之前下楼的时候,遇到局座的秘书!反正也没事,我就拉着他闲聊了几句,听他那意思,是局座要他下楼接一个人!我琢磨着,今天这会,会不会跟他去接的这个人有关系!你我都在总部这么多年了,你什么时候见过局座的秘书要亲自出面去接人?”谢天成的话,听着水分不小,可张江和也知道谢胖子这个人平素就喜欢私底下琢磨人和事情。
谢天成和张江和坐在一起窃窃私语,没多会功夫,会议室里就坐满了人。局座照旧是最后一个出现的,原本跟在他身后进来的秘书会负责关闭会议室的大门,可是今天,关闭会议室大门的却另有其人。“小五?”看到正在关闭会议室大门的那个背影,张江和的嘴张的足够塞下一个鸡蛋了,因为这个背影,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谢天成也是见过唐城的,自然知晓张江和跟唐城的关系,此刻看到唐城也出现在会议室里,一双小眼睛不由得泛起一层精光。“你先别说话,让我冷静一下!”看到谢天成这幅样子,作为老友的张江和心里明白,这个胖子又犯了喜欢瞎琢磨事情的毛病。心里乱糟糟的张江和,现在只想要弄清楚,为什么唐城会出现在这里!
在谢天成和张江和两人的目视中,已经关好会议室大门的唐城,目不斜视的走在了局座身后,和局座的秘书坐在了一起。来参加这次会议的,都是军统总部的中坚力量,他们中不少人都是见过唐城的。其中不少局座的心腹手下,更是知道唐城这个年轻人,是局座很看好的后辈。会议还没有开始,局座秘书就先分发了一些资料,给参加会议的众人。
谢天成和张江和也拿到一份资料,两人打开资料只是扫了一眼,表情便出现了较大的变化。“老张,你说咱们是不是都老了啊!”资料里的内容,令谢天成的表情中,居然出现了一丝落寞之色。“咱们的这个侄子不简单啊!唐大脑袋家的祖坟这是冒了青烟了,咋就出了这么个能干的小子!”谢天成的语气中,更是透着一股浓浓的酸味,听的张江和忍不住咧嘴轻笑。
既然唐城出现在会议室里,今天的会议内容,自然就是跟唐城有关的。“资料都看完了吧?今天召集这次会议,内容就这些资料!资料上的内容,上海站那边已经做了调查和证实!”局座这话出口,之前那些还有点不信的参会者们,马上交头接耳低声交谈起来,局座也没有出言制止,只是一脸得意的环视着众人。
唐城昨天到达重庆之后,第一时间就先给局座打了电话,并且在局座的私宅里,和局座先见了面。见过局座之后,无事一身轻的唐城,这才急匆匆赶回唐家。唐城一到上海,就顺利解决掉了刺杀对象,虽然唐城没有按照规定联络军统上海站从旁协助,但局座并没有怪罪唐城,相反他还对唐城的谨慎小心很是看重。
至于唐城接下来在上海做的那些事情,局座只是知道唐城袭击了日军在上海的码头货场,还突袭了宪兵司令部的会议室,当场处决了大汉奸李士群。至于唐城其他做的那些事情,局座并不知晓,他也是今早看了唐城昨晚连夜准备的报告,才知道唐城还不止一次在租界里拦截袭击日军宪兵和日伪特务,甚至还多次解救被日伪特务抓到的军统行动人员。
身为军统的掌控者,局座从未中断过培养新生力量,尤其唐城还是他很看好的后辈子侄。连续几次派唐城去上海,都取得了不俗的战绩,这也使得局座更加想要游说唐城加入军统。今天这次会议,与其说是他为唐城准备的表彰会,不如说,是他的一次阳谋,局座试图借助其他人的劝说,来迫使唐城加入军统这个大家庭。
环顾众人的反应之后,局座才轻咳一声,继续他没有说完的话。“资料上的这些事情,已经得到上海站那边的证实!不说别的,就只是刺杀李士群这个大汉奸的壮举,如果换作你们其中的一人,一枚三等勋章是少不了的!可惜,唐城并不算咱们军统的正式在编人员,所以,勋章就不要想的!”局座说出勋章儿子的时候,眼神便巧妙的飘向自己的左手边,这边坐着的几人可都是他的心腹手下。
“局座,这就有点不公平了啊!”接到局座眼神暗示的几人中,立刻又一人大声言道。“唐城虽说不是咱们的在编人员,可他老子是咱们军统的老人手了,那也是拿过勋章的烈士。更何况,这小子早在南京的时候,就帮咱们抓捕不少日伪特务!就算来了重庆,这小子弄的那个行动队,也给咱们提供不少有用的线索!”
“就是!唐城只不过名义上不是咱们的人,可咱们的事情,他也没少做啊!您刚才只说了刺杀李士群的事情,这上面可还有袭击日军码头货场的事情呢!咱们且不说袭击日军码头货场需要多大的胆量,就说潜入日军控制的码头货场,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说话的这位,故意环顾四周,语气中满是得意。
坐在局座身后的唐城,这个时候,却心中满是无力。局座弄出这么一出来,唐城岂能猜不出局座想要的是什么,可是加入军统,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就在唐城暗自愁闷,寻找对策的时候,会议室里,已经有好几个人发言,语气中满是对唐城的打抱不平。同样满腹心事的还有张江和,唐城昨晚跟他说的不多,如果他早知道资料上的这些事情,就会劝说唐城养病不出了。
还好唐城进了会议室之后,就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坐在局座背后。稍后被局座点名的张江和,只是哼哼哈哈的说了些场面话,言语中并未提及让唐城加入军统的意思。军统总部也不是铁板一块,毕竟军统内部的山头派系也不少,其他人见到张江和也没有顺着局座的意思说话,就都纷纷发言,表示作为补偿,军统总部可以多给唐城一些物资奖励。
这会已经回过神来的唐城,正好听到其他人的发言,心中的那块大石头算是落了地。看来军统的内部存在派系也并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在自己这件事情上,这些人还是帮了忙的,虽然他们自己不知道。局座是个城府很深的人,并没有因为其他派系的人提出不同意见,就当场发作。他只是默默的环视众人,然后说出对唐城的奖励,并且亲手将一个看着精致的盒子交给了唐城。
重量压手的盒子入手,唐城便马上猜出盒子里装着的是什么东西,不过他并没有当着众人的面打开盒子。只是局座并不打算放过唐城,会议草草结束之后,本想逃之夭夭的唐城,就被局座叫去了他的办公室。刺杀李士群的过程,唐城昨晚说的不算详细,需要向委员长亲自汇报此事的局座,必须要问清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