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不可能会怜惜一个妖鬼 > 柔情(放过她让她回家...)

柔情(放过她让她回家...)


琉双拍拍青鸾的大脑袋, 它亲昵地啾啾叫了一声。

“对了,你是怎么救活青鸾的?”琉双问,“从镇妖塔中出来, 它似乎就破壳了。”

她从湖里捞出来青鸾时,它只是一枚没了生命气息的蛋, 晏潮生这个时候就有能力救活死去的妖族吗?

“青鸾?”晏潮生看她一眼,默认了琉双给小妖鸟取的名字, 他不愿说出以心脉给青鸾续命的事, 只好说, “机缘巧合, 在镇妖塔中寻得机缘, 帮助它破了壳。”

两人回到寝殿, 寝殿比外面温暖多了, 明珠的光照亮纱帐, 琉双能感觉到,自己握住的那只手,愈发僵硬。

晏潮生在想什么?

纵然这样不自在, 他依旧没有挣开她。

不过, 她决定对他好一些,就像在妖宫,他曾经为自己做的那些一样。

琉双抽出手,晏潮生顿了一瞬,垂下眸, 掌中一空, 却似乎还残留着她的余温。

不过很快, 这一点失落,不复存在, 因为她指着那张雕花大床说:“你去睡觉吧,前几日你才受了伤,需要好好休息。”

殿里只有一张床。

晏潮生喉咙干涩:“不必,我妖身坚韧,不必睡觉,我在寒潭下待一晚就好。”

晏潮生如今元身已稳,真让他去寒潭待一晚,明早就彻底冻成了冰。

她严肃道:“你有伤在身,不能睡寒潭。”

也不知为什么,晏潮生的伤,过了这么多日都没好,琉双一靠近,就能闻到浅浅的血腥气。

她把他推进纱帐:“好了,睡觉吧。折腾了大半夜,战雪央才给我治好身体,我也该去休息了。”

说罢,她走到外间去。

晏潮生一腔跳得剧烈的心,在看见外间的小榻时,终于不再乱跳。

他刚刚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会以为她会和自己一起睡。

琉双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张小榻,放在外间,上面铺了柔软的云锦。而他进来,注意力全在她身上,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

晏潮生还在纱帐中站着看她,她已经爬上小榻,香甜地闭上了眼。

晏潮生也躺在了床上,枕着自己胳膊看出去。

不知是不是琉双在这张床睡了几日,四处都是她身上的香气。晏潮生伤得不轻,本来身上哪里都疼。此刻与琉双这样安安静静共处一室,殿内檀香幽幽燃着,他却并不觉得疼了。

晏潮生感觉到,她开始关心他。为他上药,还很信任他,让他回到宫殿住。

尽管晏潮生明白,从小到大,关心他的人,并没有好事。骗他当他娘亲、却要炖了他的妖怪,曲意讨好他的女妖,以及要剜他眼睛的散仙。

包括宓楚,送他仙甲,他们都不怀好意。

但此刻,晏潮生不愿意去想这些,他刻意不去想琉双要什么。若他依旧敏感多疑,连仅存的这一线希望,也会失去。

不过小仙子似乎不太懂怎么对一个男子好,他看看床头的披风,又看看她栖身的那张小榻。

男子才会对女子这样,用披风裹住对方的身子,让出床给对方睡。她反过来,一股脑用在他身上了,把他当作女子哄。

他栖身在一室明珠柔和的光亮里,隔着并不远的距离,凝望她。

夜色愈浓,晏潮生下了床,走到她身边去。她侧躺着,一只手的手指半握,放在脸颊边。

晏潮生俯身抱起她,把她放到床上。

琉双如今恢复仙身,这样的动作,惊醒了她,不过她还带着几分睡意。许是灯光太暖,琉双睁开眼看他,眼睛里也是溶溶暖色。

他轻轻拍拍她的背:“没事,睡吧。”

比起小榻,床上自然舒服许多,琉双这段时间一直在这里住,触到温暖之源,她下意识往里面蹭蹭,闭上眼睛。切断自己的神识,放任自己睡了过去。

晏潮生走出纱帐,去了那张小榻。

本来小榻是琉双给她自己准备的,比女子的身量大不了多少,晏潮生躺在上面,生生委屈了他那双长腿。只能蜷缩着。

琉双第二日在雕花大床上醒来,晏潮生已经不见。

琉双坐起来,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环境,想起上辈子一些有关晏潮生的事。

某种意义上,晏潮生真的十分勤奋,身先士卒,也很能吃苦。所以七百年后,娶了她这株仙草,便笑她娇气难养。

她需要柔和漂亮的灯光,会闻风而动的风铃,漂亮的琉璃灯,柔软的云锦。

他们两个,彼时还没圆房,也没去鬼域,就住在这里,住在妖宫。只不过七百年后,这里富丽堂皇多了,广袤宽阔,不比天宫小。

晏潮生的宫殿简单冰冷,琉双的却舒适极了。晏潮生本来睡惯了艰苦的地方,后来被她拽着,一同躺在她房间的云锦里。

她期待地问他:“怎么样?”

晏潮生眯起眼睛,半晌道:“不错。”

她便欢喜不已,按着他,不许他起来,让他躺在这里睡。他神色古怪,漆黑的眼睛看着她,琉双当时没懂他的意思,还很疑惑地摸摸自己脸:“怎么了?”

他闭眼,别过头:“没事。”

后来,堂堂妖君被她带得“骄奢淫逸”,没事不打仗时,就和她一起睡在云锦上。

妖界的天气若很好,从她的房间看出去,甚至能看到半边天的夕阳,十分美丽。

新婚燕尔,那时候两个人,却懵懵懂懂像朋友一样相处着。尽管后来他们不欢而散,琉双却不得不承认,那段在妖宫的时光,过得十分惬意温暖。

其实晏潮生娶她的目的,早就告诉过她。

有一次她睡得迷迷糊糊,问他:“夫君,你为什么会娶我?”

两界君主,怎么会娶一株小仙草?她百思不得其解,以他当时的地位,娶什么样的仙子不可得?

晏潮生不答反问:“你为何嫁我?”

她闭着眼,下意识答道:“喜欢你呀。”特别特别喜欢你。

他久久不语,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一只冰冷的大掌,却落在她脸上。在她快要彻底睡着时,他才冷道:“因为想要你的心。”

七百年的自己,单纯地以为这是句睡梦中听到的情话,心里喜滋滋的,就像她说喜欢他一样,却不料,他说的从来都是真的。

琉双抚上自己的心口,这一世,晏潮生也要这颗徽灵之心吗?

琉双这几日送出的信笺化作光影,朝外飞去。

守妖宫结界的妖将拦了她的信笺,去请示晏潮生,晏潮生问:“送往哪里的?”

妖将说:“貌似是空桑仙境,需要收起来吗?”

晏潮生顿了顿:“不必。”

他松开手,信笺化作纸鹤飞走,转眼就消失在了眼前。

妖将担忧地说:“您不看一下?”

晏潮生没有看,和伏珩一起规划妖宫今后的路。凡间入了秋,天宫传来消息,天君死了,风伏命继位,成为了新的天君。

风伏命不同他只想苟且活着的父亲,他当上天君的第一件事,便是点兵,直指妖宫。

这对妖宫众人来说,不是好消息。他们人数虽然越来越多,可是磨炼的时间不够,很难对抗妖君。何况,这仗不能退,必须打,而且必须打赢。

只有赢了,长期以来,被压迫到近乎怯懦的妖族,才会真正相信,他们也有反击仙族的力量。

若不幸输了,这些妖族的心智,会彻底成为一盘散沙。

也不能躲在结界内不出,太初镜虽然坚韧,可若被天兵反复撞击,数月后,也会溃散,更会令人心惶惶。

风伏命坐上天君之位,却还不太看得起晏潮生,纵然白追旭已经折在了晏潮生手中。

打妖宫的第一场仗,他命手下一名著名的将军率着天兵而来。

天兵即将压境,天幕阴沉沉的,所有人脸上,都带上了凝重之感。晏潮生并不打算等到仙兵撞击结界,那样妖族的心容易溃散,不战已然生出退却之意。

他准备待天兵还没到,主动去百里外迎敌。

琉双出来,遇见了整装齐发的晏潮生,还有他身后乌压压的妖族军队。

他们连战甲都凑不齐,穿的是自己皮毛化作的衣衫。

领头的晏潮生,手握葬天,一身玄红色衣衫,在一种良莠不齐的妖族中,他作为山主,丰神俊朗,很是显眼。

他的妖军军队,这一年真的很穷。

琉双见过他如日中天,震铄八荒的模样,现在看见尚且还稚嫩出征的晏潮生,仿佛看见今后辉煌的宫殿,如何从只瓦片砾建立起来,成长为耀眼恢弘的模样。

他没有足够的战甲,训练出来的人,却意外听话,排列得整整齐齐。

妖宫如今什么人都有,还有小孩,蜷缩在女妖母亲身边,胆怯地看着山主率军对上天兵。

晏潮生路过小孩,摸了摸小孩脑袋。

诡异的,琉双竟然看出几分柔情来。

伏珩低声道:“山主,仙子也来了。”

晏潮生回眸,琉双果然站在另一方。他沉默片刻,命令伏珩:“你带他们先走,我说几句话,随后就到。”

以晏潮生的速度,要追上妖族大军很容易,伏珩领命离开。

晏潮生走到琉双面前,这一次,还不待琉双苦心孤诣地拿出乾坤袋中,早早准摆好,用来套路晏潮生的战甲。

方才晏潮生落在小孩的那只大掌,此刻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琉双诧异地抬头。

晏潮生漆黑的眸,这次她看清了,是真正的柔情,比他安抚小孩还有柔软。

他的拇指抚着她脸颊,突然说:“你走吧,陪了我这些日子,已经够了,回空桑去,妖宫结界如今已经打开,你随时可以离开。”

她眨了眨眼,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就这样放过了她?不惜破坏太初镜,取出白追旭魂魄,竟然只要求她这样不咸不淡地,在妖宫留了几日。

“晏潮生?”

下一刻,他低头,不容她拒绝的,在她额上一吻。

“走。”他冷冷地说。

他的唇微凉,一触即分。琉双按住自己额头,没料到这几日,连牵个手都会僵硬的人,会突然这样做。她吓得后退一步,抬眸看他。

晏潮生罕见地坦然,对上她的目光。

有些东西,再不遮掩。琉双竟然隐约被他眼里的情绪烫到,她迟疑,没有立刻上前,她觉得与他眼里的情感比起来,自己说什么,好像都不对劲。乾坤袋中的战甲,也就没能送出去。

晏潮生最后看她一眼,这一眼她读不懂,只能看见他去追妖族大军,头也不回的背影。不知为何,琉双看了一眼他身后那些小妖们,妖族能打能扛的,全部都迎战仙族去了。

留下的妖族,全是“老弱妇孺”。以前妖族练兵,琉双很少看见他们,此次妖族大军第一次出征,所有人都来送,反而来得齐全。

这些在旁的地方被嫌弃的妖怪,没想到晏潮生都一并收了。琉双甚至看见,一只老柳树妖,牙齿都快掉光了,看上去和凡人老爷爷无二。

她知道,这个时代,妖族能寿终正寝,是一件并不容易的事。

此刻他们惶惶不安。

“山主能打赢吗?”

“听说来的是风氏天族的兵,个个神勇。”

“山主会不会出事?我家阿南会不会出事?唉……”

没有多少妖族,相信晏潮生能和风伏命对抗,天族的存在,就像根深蒂固的大树,而新生的妖族,只是脆弱的蒲草。

琉双心想,晏潮生会赢,他不会这么容易死在风伏命的大军下。

那个时候,琉双并不知道,与前世不一样的是,连晏潮生都没有把握他能回来。

他只剩半枚元丹,修为也远远不及从前,溃散了大半。

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是放过她,让她回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