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重生:我的80年代 > 第52章 没有更狗血

第52章 没有更狗血


第52章 没有更狗血

初一早上。

整个大队就真的活泛起来。

小孩们甭管谁家,到处拜年。

辈分大的人户,往往院里站满人,拜年的一拨接一拨,老人忙不迭拿出大队发的一点烟和糖招待,笑眯眼。

上午十点。

大队部搞活动。

拔河,套圈,踢毽子……有奖品!

每个项目的冠军,奖励一支笔或一个本子。

社员们热情参入,大队还弄了些鞭炮,不时放一梭子。

熊孩子们没资格参加,蹲守干部放鞭炮,放完就哧溜冲过去,抢那些没炸的,搜集起来揣进兜。

“哗哗!”

“徐庆有让我报的,说首都这好那好的,我听着也有点道理。”

那你说北语和北大有多远?

“不是啊钟灵,这所大学不是重点吧?你咋报考它?”

李建昆双目圆睁,这尼玛……好嘛,又凑一块了。

直到正月十五,这货脑子就没清明过。

亲朋好友互相走动拜年,他家亲戚虽不多,架不住大队谁家有重要客人来,或者说有好酒好菜,必定把他喊上。

亲情,也大不如从前。

我跳你妹呀,这是二月,离家一个多钟。

“我第二志愿呀,第一不是跟你说过吗,北大,要是能考上就好了。”

“我知道在清溪甸呀,进大队逢人打听,找过来的。”

“这个,国家不是在大力改革嘛,搞完教育,不得搞经济?以后的事不好说,反正票子攥手上就是硬道理。”

接过,低头一瞅。

“他要考首都啊。”

“喏!”

踩着录取线过,你敢考大首都??

BJ语言学院,怎么听起来像个野鸡学校……淦!

“钟灵,我说句话,你也别生气。”

“你说。”

那姑娘是79年进的北大。

板凳猛一歪,险些没栽地上。

李建昆心头一乐,这样日后就能操作,嗯嗯道:“行!”

——

钟灵前脚刚走,后脚贵飞懒汉就凑上来,一脸奸笑。

“还有,尤其给我盯好隔壁大队有个叫刘细毛的,狗日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打我二姐的主意!”

初二开始,那就是一个昏天暗地。

钟灵小脸苍白,沉默半晌后,挤出一丝笑容,“我懂。现在跟以前不同,我们都有可以憧憬的未来,确实应该以学业为重。

RUA!

“咋了?你好像不高兴,是,因为我,还是徐庆有?”

王山河忽一下乐了,喜笑颜开。

老母亲和李贵飞一副看儿媳妇的神态。

钟灵眨巴眨巴眼。

表情剧烈挣扎,仿佛进行着生与死的抉择。

幸亏李建昆眼明手快,一把环腰抱住他。

彼时,新年快乐,更多的成为一个口号。

上回不是婉拒过一回吗?

“嘿嘿,好好好!”

“兹有……钟灵……被我校东语系录取……请于3月1日前携带……来校报道。

“对啦,他是哪所大学?”

“好个屁!”

“为啥?”

北语?

“当真?!”

正月十七,家里来了个客人。

正月十六,好容易休息一天。

什么暂时,咱俩也没以后啊。

没人觉得日子苦。

海浪冲击山体,岸埂上,立着一白白净净的少年。

尼玛,怎么感觉是个套。

我可不是关注你,哥们上辈子就知道……李建昆点点头,道:“钟灵,你看,我马上要去首都上大学,你也要去……”

一张白纸,怼到他脸上。

哟,还闹情绪。

“啧,这孩子,眼光咋这么高哩,这姑娘哪不好了?模样俏,条子正,腰细,屁股大,一准生带把的!”

“要你说。”

“那,我们暂时就以朋友的身份相处,行吗?”

“……”

这年头,大队也有年货配置,按户头,每人分几两酒,几两糖,几两鱼……各家都留着招待亲戚。

“你,怎么知道我家?”

冻不死你个缺心眼的!

债没还,王山河很不得劲,“你是不是明儿就滚?滚了家里一点不好玩了。”

“北大。”

“啊。”

“!!!”

李建昆也没搁家,四处闲逛,颇为感慨,走到哪里社员们都是一脸幸福洋溢。

敢情履行赌约呢。

我疯了!

五道口距离清华直线距离,仅一公里,清华和北大呢,隔条马路。

令人唏嘘。

“哈哈,牛屎娃!”

李建昆头皮发麻,挠了挠:“咱们省还有浙大这些重点,你咋不报?”

谁最多,那可嘚瑟。

问题是,他现在不能认识那姑娘啊!

不仅现在,接下来一年都不能认识。

李建昆猛一怔,有种极不好的预感,“我们能一起?”

这么狗血吗?!

花活多得是,比如炸牛屎,一帮小脑瓜凑近,炮主拿根香点火,点完有资格先跑一息,谁要跑慢了……

后面慢慢玩。

误会大了!

李建昆此刻特想跟她摊牌,说自己有心仪的姑娘。

人们厌烦了繁文缛节,约定俗成不再拜年,导致年味越来越淡。

“——BJ语言学院……”

“建昆,你同学?也是大学生?”

“我现在不想谈这些,只想好好读书……”

在这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却体验到了日后再也难觅的过年氛围。

“屁!我爸估计比我想的要有钱,不还是逢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你让我跳一个,就一个!”

“这个,我说出来你别生气啊。”

<div class="contentadv"> “说。”

他毕竟不是身穿啊,酒量这玩意没带回。

“对啊!我今天过来就为这事,到时一起啊,我家离市里近点,我帮你买票。”

编不下去了。

“你考上了?”

“行啦,等我回吧,我先去首都打个前站,你要不想搁家待,明年跟我去首都混。”

我说小祖宗啊,我求你搞行不?

李建昆也挺无语。

丫瞅得怪仔细的呀?

——

二月底。

电锯也割不断的三角恋呗。

“说点正事吧,我走了,家里你帮忙照看点,我爸那人……哎,不说了,我哥又不在,没个顶梁的。”

“卧槽,你还真跳啊!”

我焯!

李建昆搭着他的肩膀,往回走,咧嘴道:“玩毛线啊,麻利搞钱知道不,以后你就是大爷。”

一个人不爱钱,你说这事可怕不?

这次是真的推不掉。

钟灵惊喜,“伱知道?”

后世被称为“小联合国”,承办孔子学院的那家?

这所学校,貌似好像大概也在海淀……想起来了!

五道口宇宙中心。

就说干嘛带自己来海边吧,咱俩也不是一起看海的人呀。

它在正中心!

“你咋了?”

一个让李建昆犯头疼的客人。

李建昆也不知该笑该哭,你来干嘛,搞得我一家人可乐呵。

“不稀罕!”

“有这事?嗯,云裳姐是真漂亮,要不是家里没劳动力,你妈放话现在不嫁女儿,你家门槛都得踏破。”

“所以啊,你看紧点,家里有什么事,立马给我写信……不!打电报!”

“放心吧,有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