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重燃2003 > 第497章 这学校,三观不正!

第497章 这学校,三观不正!


第497章 这学校,三观不正!

耳边是卿云那嘴角挂着笑意的絮絮叨叨的讲述,孔子骞三人一边面上点着头,一边心里却很是有些羡慕嫉妒恨的感觉。

不过,从卿云的叙述中,他们倒是也能理解这种在他们起初看来很是有些不可思议的情谊。

石室中学免了卿云的学杂费,包了他的工作日三餐、学习用具什么的花费,但生活费什么的,学校不可能解决。

三年夜宵和带家里好吃的带水果带零食,甚至担心他一个人呆寝室里感到孤单,轮番周末来陪伴,而现在卿云的涌泉相报,是别人彭昌旭他们该的。

但对卿云而言,呼噜娃们对他,岂止是中学时代三年的投喂陪伴之情?

前世在面对秦天川突然发难的雷霆打压时,要不是几个呼噜娃的暗中接济,摆在他面前的路,要么是回家种地一辈子不出大山,要么是只能投降,按照秦天川指出来的那条活路,去把秦缦缦从保密机构里面诓骗出来追到手乖乖做上门女婿。

从大四下期到考研,再到上岸,全是呼噜娃们的省吃俭用供他的。

那会儿的呼噜娃有个屁的钱,要么也才刚刚工作,要么自己都还在读研,又能有多少钱?

更何况,那是一群毛头小子硬刚多年华国首富秦天川,但凡脑子里水少一点,都干不出来这种事。

当然,之所以能够硬刚成功,也是那时的秦天川看到了事态发展的另外一种可能性。

秦缦缦当时的所作所为虽然让他雷霆震怒,但毕竟是亲生女儿,终归还是只有原谅。

在咨询过众多数学界大佬后,秦天川也明白自己女儿的天赋在哪,也清楚数学家一过35岁便鲜有成果的事实。

那么为了女儿不至于孤老终身,他必须给卿云活路。

把卿云赶到学校里,算得上是以待天时。

至于以后女儿用不用得上卿云,那就不管了,毕竟卿云敢骗他,就必须承担欺骗的后果。

卿云也是重生之后,站在这个位置上后,才把秦天川的心理给摸透的。

其实,也许对于秦天川来说,当初的这个选择,刚刚好。

晚点抱外孙,其实并不是坏事,直接培养外孙既避免了女婿抢班夺权的可能,又能兼顾女儿的人生志趣与终身大事。

至于女婿?

只是一个送货的而已。

当然,这也是卿云和秦缦缦联手欺骗伤了秦天川的心后的事情。

坦率的说,秦天川对他,确实是一直当儿养。

爱之深,恨之切。

想着心事的卿云,也不管成冰三人的沉默,说了几句让他们去捯饬捯饬准备晚上的第一次班会后,自己便向着停车场走去。

苏采薇的资料,虽说意义不大了,但是能多了解点也不是坏事,反正去公司路上也无聊。

晚上的班会他也给苏采薇说过了,他能赶尽量赶,赶不上也就是算了。

他首先是个企业家,而后才是学生,小卿总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主,哪里一天到晚有时间在学校里鬼混?

……

卿云等人从石广勇的办公室离去后,桃乃穆香内也在忙活着,轻轻地打开保温桶的盖子,热气腾腾的香气立刻弥漫在整个空间。

保温桶里面装满了她亲手做的美味佳肴,将菜肴一一布置在茶几上,精心摆设着,就像在布置一件艺术品,这让石广勇看了都忍不住喟叹着自己何德何能,能拥有这么完美的老婆?

那个小卿总算个屁!

虽然老婆多,但他那几个老婆,谁能做到这点?

这才是男人的帝位!

待桃乃穆香内布置完毕,如同往常一样,石广勇一脸幸福的道谢后说了一句‘我开动了’,便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望着自己男人那狼吞虎咽的模样,桃乃穆香内也是一脸幸福的模样,按照石广勇的生活习惯为他沏了杯茶后,便起身忙活起来。

石广勇坐在茶几边,一边欣赏着她的贤惠,一边品尝着妻子精心准备的饭菜。

桃乃穆香内将办公桌上的文件整理得井井有条,将书架上的书摆放得整整齐齐,而后将书桌擦拭一遍后再把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流进来,把办公室整理得舒适又温馨。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女性的温柔和细腻,她的眼神中充满了爱意和温暖,让人感到无比的舒适和温馨。

石广勇望着妻子忙碌的身影,心中充满了感激和幸福,作为一个生下来便没人要扔在福利院门口的孤儿,为他带来一个幸福家庭的妻子,是他今生最大的幸运。

好像也确实就差一个孩子了。

不过望着桃乃穆香内那越来越轻熟女味十足的完美腰臀,他又有点舍不得让妻子生育。

倒不是怕桃子酱生育后身材走样,而是在他看来,她才25岁,二人世界的小日子他还没过够呢。

不过正在打扫卫生的桃乃穆香内忽地变得有些心事重重起来,蹙着眉头闷声在那想着什么。

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的石广勇见状也是奇了。

因为两人差了十来岁的年龄差,妻子在他面前其实性格一直都是小女孩似的,无论有什么事情都是直接告诉他。

甚至就连两人欢好时,她的喜好、感受都会完整毫无隐瞒的告诉他。

按照年轻人的说法,这就是直球式的恋爱。

而桃子酱此刻闷着想心事的模样,在过往是鲜有发生的。

在石广勇的印象里,只有偶尔她想家的时候,才会如此。

他放下了筷子,悄悄走过去从侧面拥住了她。

桃乃穆香内倒是被他这举动吓了一跳,手里的抹布都掉在了地上,不过随即转过了身,扯过桌上的卫生纸给他擦拭着嘴角。

“想家了?”

面对这个的问题,桃乃穆香内歪着头想了想,点点头后又摇了摇头,在自己老公那显然懵逼了的表情中,她噗嗤一笑,“广勇君,我确实有点想家了。但刚刚我想的是其他的事。”

石广勇很有眼水的表示,马上国庆节了,请两天假连上周末有11天假期,可以陪她回一次娘家。

桃乃穆香内却嘟了嘟嘴,摇摇头表示不要,“寒假再回去吧,经常回去,父亲母亲会被人笑话的。”

石广勇则在心里笑开了花,他太喜欢樱花国这个出嫁后不许常回娘家的习俗了。

不过,这里面他也是动了点小心机的,桃子酱嫁给他后,并没有改姓,这在现代依然保持出嫁从夫姓的樱花国看来,是令人不齿的行为。

甚至,在街坊邻居的言谈里,没有改姓,这是代表着被夫家嫌弃的意思。

<div class="contentadv"> 但是,这在华国,是有先例的,而且就在復旦。

苏采薇的养母,松本米子,便是一位樱花贵女,刚嫁给苏老爷子时并没有改姓,直到被允许加入华国国籍后才改为苏米子。

桃乃穆香内在华国尚未达到连续居留满5年的条件,还没法入籍,自然改不了姓。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石广勇面对比自己还小上几个月的岳父岳母,实在也是尴尬。

但没办法,作为战后恢复人口的手段,谁叫在樱花国最低生育年龄仅为14岁,而偏偏他妻子的父母,都是樱花国空虚一代的佼佼者。

石广勇认为,能少去还是就少去,称呼尴尬,交谈也尴尬,他一个大教授,和樱花老一代不良少年也确实谈不到一堆去。

而作为父母和丈夫之间翻译的桃乃穆香内,其实也很尴尬,父母的言语间的粗俗俚语什么的,她也不想翻译。

将石广勇牵着来到沙发前,桃乃穆香内乖巧的跪坐在一边的垫子上,手托着香腮让他继续吃着,开始解释着刚刚自己的想法。

“广勇君,采薇酱好像看起来和云君关系很不一般,他们是不是在……”

桃乃穆香内原本放在下颌的小手抬了起来,两只十指竖起在空中碰了碰。

石广勇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不出意外的八卦,但更多的是复杂。

她来到復旦大学的时候,人们对她穿着婚纱向石广勇主动求婚的行为很是鼓励,纷纷给予了祝福。

但也仅限于此。

初来华国的她,语言不通,别人见着她大多只是友善的笑笑,她根本交不到什么朋友。

苏老爷子听说校园里的这段跨国恋后,加之桃乃穆香内又和他亡妻来自同一个国度,不仅有些触景生情,还想起了那些年那些这样那样运动时遭受的苦难,自然是对其照拂有加,让养女苏采薇不时来陪她聊聊天。

苏采薇因为小时候养母带了几年,对樱花语也算是能听能说,虽然不怎么能写,但也能日常交流起来。

那时,她是孤独的,苏采薇也是孤独的,于是俩人的关系非常的好。

只不过两人的性格上确实差异很大,加之苏采薇那根深蒂固的独身思想,对她这种‘恋爱脑’很不感冒,也就渐渐地没那么热络了。

所以,石广勇在妻子眼里看到复杂难明的意味是一点不稀奇。

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

在桃乃穆香内期盼的眼神里,他忍住笑,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

果不其然,桃乃穆香内闻言小鼻子一皱,顿时哼哼了两声,像是在回应当年苏采薇说她恋爱脑一般。

不过哼哼了两声后,桃乃穆香内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广勇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云君……卿云是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

石广勇放下筷子,点了点头,而后表情沉重的补了一句,“还不止一个。”

他又不傻,虽然妻子很是温柔贤惠,但又不是不会发脾气的。

自己要是笑眯眯的说这句话,万一桃子酱来一句‘广勇君,你很羡慕吗?’,自己该如何应对?

桃乃穆香内当然知道小卿总不止一个女朋友,她现在也算是个华国通了,对卿云这种高热度明星企业家她还是知道的。

问出这个问题,是因为她非常的震惊。

好家伙!

她直呼好家伙!

在她面前一直叫嚣独身主义的采薇酱,不仅仅是恋爱了,还直接做了别人的小三!

不,应该是小五!

所以……到底是谁恋爱脑!!!

不过,转瞬之间,桃乃穆香内更是震惊了,就连语气也变得结巴了起来,“苏……苏家现在不管她了吗?校长他……”

石广勇摇了摇头,“苏家怎么管她?苏家分遗产的时候都没有她的份,凭什么管她?大家只有情分,没有本分。”

苏老校长当初经过公证的遗嘱里面写的很清楚,苏采薇不参与遗产的分配,也就是说,苏老爷子在告诉大家,她并不是苏家的人。

苏老爷子一去世,压制在苏家那些做学问不成器做生意倒是鬼精鬼精的三代四代,个个显露出来了原型。

人们这才发现,原来苏家早已不是学术之家,教育产业化是被这家人玩明白了,而那些在学校里平时看起来温良恭谦让的苏家子弟,心到底有多黑,手到底有多脏。

实际上,也是在苏老爷子过世之后,眼看着苏家在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发生巨变,再结合和卿云这种大佬学生的交往,石广勇才看懂了苏老爷子那洞悉人性的操作。

他有时都在想,要是当初苏采薇不是被苏老爷子收成养女,而是让儿孙抚养,长得祸国殃民的苏采薇会是什么下场?

而当初要是分了一份遗产给苏采薇,苏采薇又会是什么处境?

平白无故的坐享了家族的好处,自然要为家族奉献,但要是没有,那凭什么奉献?

石广勇摇了摇头,他只能说,玩数学的,都不简单。

“至于校长……”

老校长那副嘴脸,石广勇都不好意思说了。

简直是恨不得把苏采薇送到卿云床上去。

倒不是说王德超没节超,而是这糟老头子太洞察世事了。

养父去世,苏采薇斩断和苏家的本分后,也失去了苏家的庇护。

越漂亮的女人,往往越命苦。

现在出现一个和苏采薇如此般配的卿云,他自然是愿意两人能走到一起。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石广勇叹了口气,“不仅仅是校长,整个学校其实都对这两人都到一起乐见其成。”

桃乃穆香内表示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在自家老公的闲谈中,她知道卿云有多了不起。

她也知道苏采薇这个朋友有多了不起。

这两个人要是能走到一起,自然是天作之合。

但是……

尽管来自男尊女卑的樱花国,她还是表示自己的三观受到了严重的挑战。

瞧这意思……学校还像是特么的鼓励苏采薇去做小五一般!

她很想吼一句,‘这学校,三观不正!’

……

求月票~!推荐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