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重燃2003 > 第91章 那就吃了我啊

第91章 那就吃了我啊


第91章 那就吃了我啊~

六一儿童节,这是一个和高三学生没任何关系的节日。

还有几天就要高考,谁要有心思过这个节?

再说了,被关在学校里,想过也过不了。

卿云也顺利的逃过一‘节’。

无论是秦缦缦还是唐芊影都没找他要什么。

不过,此时,所有的学生都汇聚在操场上,身边都是行李箱和打包好的纸箱。

不是散学各自回家备考,而是他们准备出发,前往不远处的厚朴文庙酒店。

未来的几天,直至高考后,他们就会在酒店里渡过。

“长这么大,我还没住过酒店呢。”

“听说还是四星级的。”

“老师说,我们还是一人一个标间。”

“那酒店,上次我家亲戚来,我去过,自助餐很好吃。”

操场上的学生议论纷纷,脸上全是兴奋的表情。

酒店,总比寝室好吧。

倒不是秦天川抠门,不舍得拿出自家五星级酒店。

而是这家酒店离学校最近,到学校也是一条直直的大马路,完全不用担心高考当天堵车。

当然,这也不是秦家邀买名声,秦家低调都还来不及,不会做这样的事的。

而是校友会的选择。

这次所有的费用,全部由校友基金会赞助。

而秦天川只是校友基金会出资人中的一员而已。

不过,这次厚朴文庙酒店也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为了保障学生们的绝对安全,从14天前锦城四中封校开始,酒店也清空了所有的客房,同步进行着封闭管理。

从锦城客车集团的大巴车到厚朴集团的酒店,涉及到高考的一切,全程都进行着封闭式管理。

方方面面涉及到的工作,非常繁琐。

这才是上次秦天川来学校的主要原因,和卿云谈话只是顺便的。

不仅是锦城四中,有条件的中学,此刻全部都按照这种模式管理着。

比如西蜀师范大学附中,更是直接进驻一墙之隔的西蜀师范大学大学宿舍。

文脉,是锦城的根。

为了高考,全城人民都可以为之让路。

基地班的众人也围在秦缦缦的身边,询问着酒店情况。

但大小姐哪知道具体的情况,那个酒店,她只是中午在那吃自助餐而已。

“饭菜也就那样,你们不要有多高的心理期待,能填饱肚子就行。”

她忍了忍还是没说,在她看来,其实还不如食堂的饭菜来的可口。

卿云却觉得她这就是娇小姐的矫情了。

这个怎么比?

她在酒店吃了两年大半的时间,早吃腻了。

换成食堂,不过是新鲜而已,何况食堂的饭菜的水准,完全是和用餐人数的多寡成负相关的。

大锅和小锅炒出来的菜,能一样吗?

……

来到酒店,所有人都有点呆。

“这是四星级酒店?缦缦,你家这酒店我怎么感觉是五星级的标准呢?”

陈悦傻了,她的家庭不算差,也经常出去旅游,五星级酒店也没少住。

可眼前的四星级酒店和她住过的五星级酒店比起来,根本不遑多让啊。

甚至,古色古香的布置,在她眼里看来,比起一派的欧式风格,更打动她的心。

秦缦缦笑眯眯的说道,“不涉外,所以最高只能四星级。”

众人为之侧目。

秦缦缦无奈的小手一摊,“我爸很烦老外,厚朴所有的酒店不对歪果仁开放。”

一边的卿云眨巴眨巴眼睛,心里高呼着为便宜岳父点着赞!

很好!

以后出去开房,找准涉外的酒店就行了。

“都把身份证交过来办理入住。”

黎方平走过来要着大家的身份证。

秦缦缦扑闪了两下眼睛,大大方方的将她和卿云的身份证递了过去。

周莉等塑料闺蜜们见状,有点傻眼。

她们之所以围过来,就是想看看秦缦缦这个小公主,在自家酒店的特殊待遇。

当然,她们更想看见的是,这俩人住一间房的。

秦缦缦也住标间?

emmm……一定是酒店到时候给的房卡不一样。

不然,不科学啊。

并没有让众人等待多久,毕竟酒店是事先就准备好的,此时只是在完成巡捕系统要求的身份证复印。

很快各个班主任就拿着身份证和房卡回来了。

黎方平一边让班委发着房卡,一边说着,“我们班男生在5楼,女生在17楼。

上午就在自己房间里自习,吃饭是中午12:00,大家准时来,吃饭的时候还有事情要宣布。

所有人进了房间后不要乱跑,不要串门,你们打包的纸箱,待会也会送到伱们房间里。

最后几天了,不要和自己的未来开玩笑。”

让塑料姐妹们没想到的是,秦缦缦拿到的房卡和她们一模一样,甚至房间都是挨着的。

唐芊影的嘴角却挂起了冷笑。

太刻意了,绝对有猫腻的。

哼!

就凭那个臭弟弟不老实的样子,你们这几晚上不腻在一起才是怪事。

你不想,他都会想的。

心里郁气虬结的她,转过身悄悄的揉了揉自己的熊熊。

这几天在学校,俩人是逮住一点机会便会黏在一起。

臭弟弟鬼爪子劲儿太大,她的肌肤又细腻的很,容易留印。

她狠狠的剜了卿云的背影一眼。

又是好几天见不着。

烦死了!

毕竟这是秦缦缦的主场,她也没这个胆子乱来的。

有监控的。

不过想起监控,唐芊影心里就一阵疑惑。

卿云是啥脾气,她心里一清二楚。

秦缦缦这又是给他灌药,又是玩监控的,两个人居然没翻脸?

反而感情上面貌似还更加稳固了?

可,那俩人的眼神是做不得假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一双漫画眼里满是问号。

“卿云,你留一下,我有事找你。”黎方平手里捏着他的身份证,将他叫到了一边,在一边嘀咕着。

众人见状也分批上了楼。

有啥好看的?

目前看来,那家伙就是状元最有利的竞争者,班主任私下有话要交代,也是正常的事。

秦缦缦拖着行李箱和塑料姐妹花们一起进了电梯。

待出了电梯门,人少了,李亚娟才说起了话,“缦缦,你和我们真没必要住一起的。

要高考了,都随意一些,你怎么习惯怎么来,别因为顾忌我们的感受把自己的心境搞乱了。”

秦家金枝玉叶的小公主,在这家酒店里,不住传说中的‘总统套房’,太不科学了。

这么刻意,反而让她们觉得有些不自在。

陈悦白了她一眼,叹气的摇摇头,“娟子,我看你是不是很久没见到你家军哥哥了,智商下降了?”

李亚娟:???

“缦缦这是让我们打掩护呢。”周莉拖着行李箱走在一边,小声的说道。

李亚娟看了看自己等人的房间位置,这才反应过来,她们几个塑料姐妹,在整层楼的一个角落里。

“哪有!我就是想高考前和姐妹们呆在一起而已。”秦缦缦心虚的说着。

李雅丽呵呵两声,“缦缦,我觉得你的智商也下降的很严重啊,你这话你自己信吗?转身看看地毯吧。”

还没等秦缦缦转身去看,李亚娟望着各自行李箱轮子,在柔软的过道地毯上留下的那些深深浅浅辙痕,悟了。

她一把抢过秦缦缦的行李箱,果然不费吹灰之力便提了起来。

秦缦缦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只是笑着,“白天我跟你们一起。”

唐芊影冲她做了个怪相,“假不假?当我们不知道吧,白天我们都在会议室。”

“啊?会议室?”关小荷愣了。

唐芊影眨巴眨巴眼睛,“你们都不知道?”

众女摇摇头,表示这是她的独家消息,原来黎叔说的安排是这个啊。

唐芊影嘟了嘟嘴,“我是听赵老说的,说这几天会强制让大家去会议室自习,方便答疑。”

李雅丽蹙起了眉头,觉得有些腻味,“还强制?没必要吧?一人一间的上自习多好!”

陈悦看了秦缦缦一眼,有些憋不住笑,“你们觉得老师们会放心让我们待酒店里一人一间的?”

“缦缦,这么多人,会议室装的下?”周莉疑惑的问着。

这又不是什么会议型酒店,学生加上老师几百号人,估计餐厅才装得下吧。

唐芊影郁闷的吹了吹自己的刘海,“只有我们女生,男生都在房间里。”

“啊?这是什么鬼!”李雅丽心里不平衡了。

凭什么是男生呆在房间里,女生却集中起来。

陈悦秒懂,贱兮兮的笑着,“管住源头啊。”

众女愣了愣,而后都脸红的笑了起来,眼神却在女帝身上扫着。

显然,老师们防备的便是这些CP们。

把女生看住了,那就屁事没有了。

至于男生?

难道他们会击剑吗?

不过也能理解。

本就是酒店,特殊情况下学校也是迫不得已在这里安置。

这万一考前搞出什么事来,高考还考不考了!

秦缦缦小脸绯红的不说话,掏出房卡开门躲进去了。

hiang!

防的是你们好不好!

她家的酒店,她这个小公主还不是想住哪住哪的。

……

毕竟酒店已经不对外营业了,待学生们都上楼开始安置后,大厅里很快便空空荡荡的。

黎方平跟卿云交代完一些注意事项后,便拉着自己的行李箱也走了。

卿云拿着自己的房卡,有些哭笑不得。

黎叔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要高考了,那些有的没的心思先放放,等高考完了,他和秦缦缦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至于为什么会这么说,他看着手里和其他人迥然不同的房卡心里也明白。

“少爷,这边请。”

“有劳刘叔了。”

不用废话,跟在秦缦缦的保镖头子刘耀南的身后,卿云往着另外一个角落的电梯走去。

让他奇怪的是,刘耀南只是将他送到电梯门口,自己却不进去,只在门口守着,阻隔着他人的视线。

不过进到电梯后,他也就不奇怪了。

直达电梯,直奔顶楼。

出了电梯便是房间。

望着开间宽阔到不像话的房间,卿云有些无奈。

狗大户就是狗大户。

这房间估计就是传说中的‘总统套房’了。

走了一圈,大概400多个平方,内含起居室、餐厅、厨房、卧室和工作区等,设备一应俱全。

按照黎叔的说法,这几天他可以不用出门,自己在里面自习,有问题就到二楼会议室去找老师。

站在宽景落地窗前,锦城的半城城区尽在眼底,俯瞰下去,一切都变得渺小了起来。

卿云叹了口气,放下书包,掏出手机给秦天川拨了过去。

再怎么说,也得表达感谢。

“爸,不用这么铺张吧。”

卿云不是没见过世面,前世好歹做了四年秦家传说中的准女婿,该享受的都享受过。

也曾被这种奢华给迷了眼。

不过大起大落又当了十年大学教书匠后,他那颗浮躁的心,早就被时光淬炼的不受外物干扰。

其实,他更喜欢老师们此刻入住的那种古风四合院。

而不像现在这间总统套房这般优雅与尊贵的象征,装饰气派而豪华。

“你要习惯,无论你以后的道路怎么走,你都是我秦天川的女婿,这是我的颜面。”

秦天川的话让卿云无法反驳。

也是,少年就要有少年的模样,鲜衣怒马少年郎嘛。

其实,他也很理解秦天川的心态。

男人嘛,特别是发达后的男人,为什么对儿子有所偏爱?

不仅仅是传承香火。

而是,他们在发达的过程中,吃过太多的苦。

自律其实就是反人性,少年时的拼搏过程中他们拒绝了多少的享受?

发达后,难免有种‘老子那个年龄没享受到的,一定要让儿子在那个年龄享受享受’的想法。

毕竟,秦缦缦是女儿,这多少让秦天川有些遗憾。

所以,遇上自己这个女婿,在那四年里,秦天川是真把自己当儿子看的。

算了,你老人家高兴就好。

挂掉电话后,卿云拿起茶几上的一盒烟看了看,差点笑出了声。

真龙的状元烟。

烟本身一点儿都不贵,和红娇一个价,15元一包。

图的便是烟盒上面‘状元及第’的吉祥话。

卿云笑了笑,又给丈母娘陈婉打个电话唠了会后才拿起另一包大重九,走到阳台上抽了起来。

没有想什么,现在这个时候想什么,都是对自己的未来不负责任。

过完烟瘾,拿起书包走到工作区,他便开始刷着题。

保持状态,保持手速,也让自己心静下来,不为其他的事情分心。

中午饭是服务员送上来的,都是他喜欢的菜式。

秦缦缦也没有打扰他,从早上到下午都没出现过。

卿云也不奇怪。

自己这个秦家女婿住‘总统套房’,而秦家千金大小姐住标准间,谁信啊。

该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

何况,门口行李间里,秦缦缦的几个行李箱早就摆在那里了。

卷子、题单是一辈子都做不完的。

伸了一个懒腰,卿云这才发现,已经下午6点过了。

走到阳台活动活动身体,此时的太阳已经开始了西垂。

卿云一直认为,其实这个时刻才是这座城市最美的瞬间。

不同于清晨的忙碌,傍晚的锦城是充满了人间烟火气的。

不过望着楼下大街上来来往往的那些步履匆匆急着回家的小蚂蚁,他又有了些不真实的感觉。

人上人的感觉……

感觉有些不接地气啊。

一双白皙的小手从后面环着他的腰,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熟悉的香风,“在想什么?”

卿云笑了笑,没有瞒她,老实的说着自己的想法。

这婆娘多智近乎妖,瞒不过的。

秦缦缦听了后,走到他身边和他并肩站着。

“这里的风大不大?”

卿云闻言点了点头。

近百米的高空中,这风确实比在楼下更大。

秦缦缦趴在栏杆上眺望着远方,淡淡的说着,“我十二岁的时候,和你有着同样的想法。

当时这个酒店刚修好,我爸就带我来到这里,他说,

风来了,大街上的那些人因为有障碍物遮挡,并不会感觉到有多大的风。

而越往高层,障碍物越小,风力越大,而站在这里的我们却会有睁不开眼的感觉。”

说罢她笑眼盈盈的转过身来,满头的青丝的风中飘荡着,

“哥哥,站得越高,看得越远,那么责任也就越大。”

卿云也笑了,“所以,这就是你不想接班的理由?”

秦缦缦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撅起了小嘴闷闷不乐的说着,“责任太大,我又没那个天赋。”

卿云伸了一个懒腰,顺势将她搂在怀里,“娶你压力好大。”

秦缦缦扬起下巴,傲娇的笑着,“有本事你不娶啊!”

卿云乜了乜她放在自己腰上的小手,而后一把扛起她便往房间里走去,

“干脆给咱爸生个孙子,反正他再干20多年是绝对没问题的。”

秦缦缦也不挣扎,笑眯眯的放松身体,被他扔在了被窝里。

就算现在他把她要了,她都不会有意见的。

何况,她知道,这货也就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真要付出行动,一定会等自己生日那天。

公主的十八岁成人夜。

如她所料,猪头只是在她身上拱了拱,他便没好气的说着,“饿了!”

秦缦缦却赖在床上不起来,双手环在他脖颈上,一双大杏眼里满是魅惑,“那就吃我啊~”

这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让卿云气得牙痒痒的。

主动挑衅是吧!

嘿嘿……

望着臭哥哥嘴角泛起的邪笑,秦缦缦挑了挑眉头,却主动的将自己的双唇凑了上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