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重燃2003 > 第89章 那年夏,我携二美游

第89章 那年夏,我携二美游


第89章 那年夏,我携二美游

秦缦缦慢悠悠的吃着早餐,对面的卿云早就完事了,正拿着一本书看着。

《重生09做男神》,讲的是重回高中时代的周牧言不小心渣了自己的白月光的事。

别说,还挺像自己的。

都挺无奈的,被逼无奈啊。

秦缦缦身边的唐芊影枣红着脸,埋着头喝着豆浆,一动都不敢动。

斜对面的臭弟弟,仗着腿长,不停的在顶着自己的小脚丫子。

有心想要还击,但周围全是人,被秦缦缦发现了就死定了。

狠狠的剜了对面一眼,唐芊影也只能由着他。

“哥哥……这几天分班自习,我想和姐妹们坐一个教室。”

去教室的路上,秦缦缦犹豫了很久,小心翼翼的说着。

卿云乜了乜她,“怎么?不自在吗?”

他在的教室里,全是男生。

毕竟是要高考了,一般的情侣之间再怎么如胶似漆,现在也都是拼命的状态,也是对彼此的负责。

教室里就秦缦缦一个女生,想来确实有些不自在的。

秦缦缦却摇了摇头,此时她还呆在学校里的唯一意义,便是他,怎么可能不自在。

“我只是觉得,马上就要毕业了,大家都要各奔西东了……”落后大部队两步,她小声的说着。

卿云点了点头,“应该的。”

对秦缦缦而言,高中才是她第一次有同窗的时期,而大学……

无论是走哪条路,秦缦缦注定是不会再有现在少女时的悠闲,来享受什么同窗情。

所以,现在这婆娘心里有些离愁是很正常的事。

秦缦缦闻言喜笑颜开。

看了看周围没有老师,她凑过去快速在他脸上啄了啄,然后绯红着脸几个大步追上前面的姐妹们。

“哇!缦缦,你们也太夸张了吧!”

听着前面女生的惊呼声,卿云耸了耸肩膀落后两步,混进了男生群里。

……

“我说一下,26号、27号,学校将进行最后一次模拟测试,严格按照高考标准,希望大家做好准备。”

黎方平快步的走进教室里,敲了敲黑板。

教室里的人瞬间就懵了。

江旭东惊讶的抬起了头,“啊?还测啊!黎叔,没多少天就要高考了啊。”

一般说来,所有的模拟考试都会在5月中旬结束,留够20天的时间,让高考生们调整心态,从容应考。

按照四七九这样超级高中的说法就是,这个时候,高三的学生需要做‘加减乘除’。

加:营养和锻炼

减:学会丢芝麻,抓主要矛盾,抓关键问题,抓在点子上

乘:保证睡眠达到事半功倍

除:消除不必要的烦恼和焦虑,学会“关门”。关紧“昨天”和“明天”这两扇门,过好每一个“今天”,既不对昨天耿耿于怀,也不对即将到来的高考忧心忡忡。

这都是几十年摸索出来的备考周期策略了,这时来个改变,太不符合常理了。

模拟考,按照高考标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不管模拟时再怎么水,也是一次小高考,平白增加负担啊。

黎方平摇了摇头,“这次模拟考,是所有学科老教师提出的,针对性很强。”

见众人不是很理解,他无奈的说着,“4月的月考,暴露出来的问题很大,而且很有共性。

特别是我们基地班,体现在卷面上的问题,就是在考试时,时间分配上还不如普通班合理。”

江旭东肩膀一缩,赶紧埋下头来。

他便是典型例子。

“所以,这次模拟考,针对普通班和基地班,是两套不同的卷子。

目的就是让你们明白如何在高考场上,合理的安排时间。”

彭昌旭挤眉弄眼着,“黎叔,我猜卷子的题目布置是不是先难后易?”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要是先难后易,大不了他们倒着做啊,这还不简单。

黎方平笑了笑,“你们这次数学试卷不是我出的,是伱们同学自己出的。”

教室里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在卿云的身上。

卿云脸上一片茫然,赶紧说道,“不是我!”

开什么玩笑,这个锅他可不背。

他知道是怎么回事。

王建军这样的老教师,特别是参加过80年代90年代高考阅卷工作的老教师,经历过两次试卷超纲的极端事件。

每一次都是灾难性的后果。

自己当时也不过是在王建军的面前,说了一句试卷前几道题无非是送分题这样的狂妄语言。

这些老教师,自然会想办法收拾自己的。

所以,4月的月考,物理前几道题难度系数直接拉满。

然后,便是学校发现了问题所在,现在赶紧临阵磨枪。

台上的黎方平笑得很是开心,“是你们那些已经保送了的同学出的,说要给你们送上临别前的礼物。

所以,题出成什么样子,拿到试卷前,我也不知道。”

台下的众人瞬间暴动了。

靠!

让那群牲口出题!

他们用大脚趾母想都知道,这次的试卷会是怎么个模样!

黎方平施施然的走了,他还要去楼下两个教室通告他们这个‘好消息’。

“你们说,会不会出现选择题全选A的情况?”

“会不会把竞赛题伪装成普通题啊?”

“他们不会玩一浅一深的把戏吧?”

最懂学生的,永远是学生。

他们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那群牲口出题时嘴角的邪恶笑容了。

要被玩死的!

卿云憋着笑,“没事,顶天了就是不及格嘛,怕啥!”

“靠!”众人回过头来给了他一片中指的森林。

不及格……

开什么玩笑!

他们是谁?

超级高中的王牌班,中央军中的中央军!

来个不及格,特么的侮辱谁啊!

众人的斗志燃了起来。

“快!找立体几何的难题!出题人肯定有周琨,他最擅长的是立体几何……”

“复数!复数辐角!”

“向量!新教材里面有向量!”

“不会吧,我们教材里面没有向量啊,超纲了,他们不会这么无耻吧。”

“你想想,到时候他们来句‘高二的都做得起,你们做不起’……”

“靠!让他们去死!”

那种丑恶嘴脸,他们也曾有过,所以格外的认同这种几率出现的可能性。

最了解学生的,依然还是学生。

反正最后20天了,换个玩法也不错。

卿云埋着头继续刷着生物和语文。

提醒到了,就算尽到了责任。

事实上,当年高考考的啥题,他也忘了。

只记得有相当大一部分题目,其实已经超纲了,需要用到大学高数的内容。

所以,他并不指望教室里的同学能够复习到这部分内容。

但是,可以让他们学会取舍,特别是这群骄傲到极致的学霸们。

那年数学考完的时候,操场上不仅仅有着纷飞的眼泪,地上还有无数被撕掉的准考证。

……

午餐后的散步时间,秦缦缦和卿云并没有呆在操场上,而是又躲在了琴房里贴贴。

艺术……

哪有和男朋友贴贴重要!

特别是经历了黑暗寝室一夜的秦缦缦,此刻只想挂在自己男人身上获得安慰。

emmm……

抚慰。

不然迟早下去,她要被那群妇女掰弯的。

“她们这么过分?”

卿云赶紧像是小狗打标记一般,亲亲覆盖着秦缦缦指出的部位。

秦缦缦咬着嘴唇,觉得他更过分。

“这里她们也摸过了?这里呢?那这儿呢?”

卿云吻如雨下,秦缦缦小手捂着嘴,怕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来。

“还能不能老实点了!”羞急的她揪着卿云的耳朵把他提溜起来。

卿云拿着湿巾擦了擦嘴,嘿嘿一笑,“老婆,你刚刚抖的好厉害。”

羞红了脸的秦缦缦气急的踢了他一脚。

在神圣的琴房,她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

太亵渎艺术了!

卿云抱着略微平息下来的她坐在了椅子上,秦缦缦搂着他的脖颈,缩在他的怀里,两人脑袋挨着脑袋的看着窗外。

夏日的蝉鸣已然响起,一转眼间锦城的气温已经超过了30度。

折腾过后的细汗淋漓,在头顶缓缓转动的风扇和窗外的清风下,显得格外舒爽。

但这种汗渍是不可能完全干透的,只会留在身上显得黏糊。

秦缦缦撅了小嘴,在他胳膊上拧了拧,幸好一会儿回去可以洗澡。

女生寝室还是很讲秩序,洗澡时间,大家排了表,她故意留到了最后,就是想着待会回去好洗。

至于男生……卿云表示,洗个澡也就几分钟的事情,哪还需要排队。

大腿下面咯的慌。

望着书桌上面的那瓶矿泉水,秦缦缦心里哼哼着,今天她绝对誓死不从。

这坏人现在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哥哥,我成人礼穿马面裙怎么样?”

秦缦缦一脸清纯无辜的问着。

她才不要打扮成这种看起来男不男女不女的模样,此时问起,只是想让这个坏人消消火。

“什么是马面裙?你不是做了礼服了吗?”

卿云一脸茫然。

马?面?裙?

这三个字他认识,组合在一起,他脑子里完全没个概念。

那身蕾丝礼服,秦缦缦穿上就是公主本身的模样,不是挺好的吗?

“这样的,你看,好不好看?”

她掏出手机,翻开相册,找出昨晚别人帮她拍的照片指给他看。

秦缦缦在心里暗自笑道,又A又飒的自己,比他还帅。

这臭哥哥看了,还不得惭愧死。

照片里的秦缦缦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凤眉杏眼,目若秋波,一副古装国风美少年模样。

但是……

那对道理,却让一切都变了味。

妥妥的女扮男装,英姿飒爽。

“穿!必须穿!我老婆穿什么都好看!”

卿云瞬间就燃了,征服欲爆棚。

秦缦缦:???

这是什么奇怪的XP!

正一脸懵逼的她被他双唇敷衍的嘟嘟后便是顺势而下。

释放的自然是女扮男装时的点睛之笔。

秦缦缦哭笑不得的推着他的脑袋,“臭哥哥,你不觉得我男装比你帅?”

完蛋!

自家男人不会是有那个倾向吧?

卿云戏谑的抬起头来,在她耳边笑笑,“你猜花木兰是不是飞机场?如果不是,她要是没裹胸每天晚上会发生什么事?”

秦缦缦大汗……

花木兰被卿小云大将军教训的很惨,气得扑上来就向云帝告状。

云帝刚一开口,一股咸鲜的味道就在嘴里味蕾间爆炸了开来。

云帝表示大受震撼,赶紧打开矿泉水漱口。

女帝抿着嘴,笑眼盈盈的注视着这一切,抱着胸傲娇的hiang了一声,“下次还敢不敢了?”

这个死讨厌,现在都养成习惯了是吧!

弄得她都成功的学会了如何不被呛着。

这奇怪的知识和技能,她不想学!

临边衅,云帝怒,愤而兴兵,御驾亲征,亲自骂战。

女帝效三国云长之故智,蓄水而攻,云帝败。

战场上不能取得优势,自然得回到外交桌上。

这次用矿泉水漱口的,轮到了女帝。

互相伤害过的二帝,又经过长时间的激烈辩驳后,纷纷表示这仗打得憋屈,于是整衣束冠悄然离去。

……

5月21号,锦城四中举办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成人礼。

“这是一场意义非凡的成人仪式,这也是四中历史上第一次父母无法亲证子女成人的成人礼……”

台上的田校长语气中带着细微的悲怆。

台下的卿云悄悄的耸了耸肩膀。

没事的,十来年后,您老还会经历两次的。

“十八岁,

经历了一次特殊的情况,

我们看到共克时艰的磅礴力量。

十八岁,

面对了一次特别的挑战,

我们看到休戚与共的责任担当。

十八载成长,离不开恩师们的呵护。

一支粉笔,两袖微尘,三尺讲台,

是他们用知识丰盈学生的内心……”

台上陈悦等人的主持朗诵,声情并茂。

台下的卿云,此时如坐针毡。

原因无他,此刻一左一右,女帝VS童姥。

“我是他干姐姐!众所周知的干姐姐!作为他唯一的亲人,我不走他身边,谁走?”

唐芊影的脸上,主打的便是一个大义凛然,而后便是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弟妹,我知道你是他女朋友,我说了我不和你抢的。

但是你现在要陪他走成人门,于礼过不去啊,太打学校的脸了。”

秦缦缦闻言心里冷笑了一声。

亲人?

西八!

我看是情人吧!

她笑眯眯的开了口,“芊影大姑子,我除了是他女朋友外,还是他干妹妹啊?

成人礼我走他旁边,怎么就说不过去了?”

而后她便凤眉一竖,“我今天倒要看看,谁敢说一个不字!”

唐芊影小手一摊,低声提醒着她,“可是,缦缦,你是他干妹妹的事情,没有仪式,谁知道呢?”

秦缦缦顿时哑口无言。

这事,确实是纰漏了。

本来所谓的干妹妹就是那么一说,谁也没当真,自然也不可能又什么仪式。

现在被这小贱人抓着把柄了。

望着此刻脸上写满了无辜的唐芊影,秦缦缦现在心里满是愤懑。

她敢肯定,这塑料姐妹,就是在跟她玩诈降!

但是,她还没办法挑明。

不然会显得她太小肚鸡肠了。

而那臭哥哥的态度……

他有个屁的态度。

左右都是对他好的事情,他有意见才是怪事!

秦缦缦愤愤的瞪了他一眼,而后夹起了声音,“哥哥,你想让人谁陪你走红毯?”

卿云扭头瞥了一眼,她那笑眼盈盈的眼神下满是煞气。

这小眼神……

他懂!

她说,姓卿的,你最好识相点!

不然今天没完!

唐芊影却冲她挑了挑眉头,“缦缦,这不是他想不想的问题,而是不合情理,你也不想他为难吧。”

卿云没敢扭头,而是眨巴眨巴眼睛,小声的说道,“那就一左一右呗!一个姐姐,一个妹妹!他们要说等他们说去!”

秦缦缦怒了:“你做梦!”

唐芊影笑了:“想得美!”

卿云无奈了,“要不,我一个人走?”

大杏眼凤眉一竖:“不行!”

漫画眼闪着寒光:“不行!”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狠狠的撞了撞。

很快,便来到了走成人门的仪式。

站在过场的队列中,看着身后还在较劲的俩人,卿云心一横,一左一右抓起俩人的小手,就往成人门走去。

“卧槽!老幺这……啥情况!”

严闯作为保送生,已经很久没来学校了,早满18岁的他在忙着考驾照。

卿云和秦缦缦的事,作为亲历者,他知道。

但这唐芊影是怎么回事?

虽然唐芊影对卿云的情感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但是现在这情况是啥?

陡然看见这一幕,他顿时傻了眼,连忙撞了撞旁边好友伍军的肩膀,低声询问着情况。

伍军嘿嘿笑着,“你这段时间没在,太可惜了!云缦、云影两大CP……”

后面的人嘀嘀咕咕的,卿云紧紧的抓着秦缦缦和唐芊影的手,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直接走到了成人门前。

别说是学生了,就连站在门口的一众老师也是目瞪口呆。

黎方平惊的都想鼓掌了。

见事已至此,秦缦缦愤愤的瞪了唐芊影一眼,小手伸过去使劲儿拧了卿云一把,“挽着!”

唐芊影在另外一边牵着他的手,不过暗地里也是使劲儿一掐。

卿云倒吸了一口冷气,而后缓缓吐了出来,脸上挂起笑容,半拉半拽的带着两女向前走去。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