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重燃2003 > 第60章 我带你去人间

第60章 我带你去人间


第60章 我带你去人间

秦缦缦顿时便有些哑口无言了。

她爸?

创业的时候?

Emm……当年可没有这么个高大上词汇。

准确的说,应叫做‘投机倒把’吧?

她没见过。

但听老妈描述的,似乎那时穿得跟卿云入学时没什么区别……

“可是,哥哥,时代不一样了。现在人民生活水平都提高了,不再是我爸当初那个年代了。”

说罢,秦缦缦指了指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

而后,又心虚的放下了手。

好吧,两人站在这里,仅从身上衣服的面料上来,就非常的格格不入。

“但是!哥哥,你以后要参与的场合,不是在大街上,那些场面的觥筹交错,衣服、形象真的很重要。”

秦缦缦开始讲着一些宴会上的趣事。

女人争奇斗艳的唯一目的,便是为了给自家男人提升颜面,从而得到更多的视觉曝光效应。

卿云嘴角带着笑意,等了一个空隙才插进嘴说道,“缦缦,你觉得爸现在穿什么,妈穿什么,重要吗?”

秦缦缦又愣住了。

她爸她妈现在穿什么,确实不重要,只要人站在那里,便是场上的焦点。

事实上,她爸也确实不穿什么名牌、高定。

十几年期间,更是一直留着同样的发型,从未去过高档的理发店。

但是,她爸这是在刻意低调。

而且她爸确实已经到了不需要衣服来装点形象的境界,可眼前这头犟驴,没到这地步啊。

“老婆,男人的实力才是形象。我没有实力,无论我穿什么都只是秦家千金秦缦缦的男朋友或者秦缦缦的老公。

而我有实力,无论你穿什么,卿夫人都是全场贵妇人中最耀眼的明星。”

卿云的话,让秦缦缦沉默了。

她顿时想把这头野猪炖来吃了。

毁灭吧!

西八!

她懂他的意思。

他在很明确的告诉她,他坚决不做上门女婿,将来他能挣多少,她就过什么样的日子。

见秦缦缦的小脸阴云密布,卿云也没有开腔说什么软话去哄她。

两个人相处,哪有那么容易的。

都是在磨合中相互体谅,小心翼翼的找到彼此最舒适的位置。

秦缦缦在潜移默化的将他带入到一个圈子里。

但他更希望的是,他拿着开山斧,让圈子向他开口。

这种问题,他不可能让的。

半响,虎着小脸的她忽地绽妍一笑,“哥哥,我要穿最漂亮衣服,我要戴最漂亮珠宝,我要用最好的护肤品,所以,伱必须得努力。”

卿云嘴角翘了起来,轻抚着她的小脸,“丫头,你值得上全世界最好的。”

秦缦缦捧着他粗糙的手,小脸在上面蹭了蹭,撅着小嘴糯糯的说着,

“哥哥,按照我和我爸的约定,我们是在上大学的时候开始自食其力对吧?”

卿云点了点头。

前世便是如此。

见他点头,秦缦缦一双大杏眼里满是狡黠,“你创业初期的资金本来就有限,我的日常开销又大,那你怎么能够保证我的生活质量不下降呢?”

卿云懵了。

这个问题他确实没想到。

现在的他,确实也没法保证起步的一两年里,秦缦缦的生活水平不下降。

“那为什么,我们不趁着这段时间多……多薅一点羊毛呢?难道以后花我们自己的钱去买?”

抿着嘴的秦缦缦,笑得跟小狐狸一般。

卿云没好气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她说得好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

这种胳膊肘的好老婆。

大妇!

必须大妇!

“走!今天我带你下凡,去春熙路,我带你去逛真正的街。”

“好吖!”秦缦缦喜笑颜开。

她也觉得她从前逛的街,没有什么意思,都是在美美力诚这样的商场里面转来转去。

因为,她出门,太麻烦了。

卿云牵着秦缦缦,来到保姆车前,将两人的意图告知了刘叔。

刘耀南愣了愣,赶紧点着头,“没事,你们安心逛,我在后面跟着。”

“麻烦刘叔了。”

卿云很清楚,自己的举动,其实给刘耀南添了不少的麻烦。

原本只在美美力诚这样封闭的环境,因此变得复杂了许多。

刘耀南心里确实对此有些许的怨气。

人都怕麻烦。

但卿云的通知,确实给了他不一样的感受。

倒不是说秦缦缦不尊重人,她其实也一直很礼貌的对待所有的司机、安保、佣人。

只是大小姐那种天生高高在上的气质,让人颇有些疏离感。

但两种礼貌是不一样的。

临时改变线路,秦缦缦会在结束后说句‘麻烦刘叔了’,礼节性的礼貌,他只能被动的接受这一切。

而卿云在事前这么说,是体谅到他的工作安排,给了他准备的时间。

“少爷,我们现在去王府井停车,同时我会叫上B组负责安保,小姐和您从那上二楼从天桥过街,这样安全一点。”

秦家的干儿子,甚至还是未来的女婿,自然也是少爷。

卿云也明白,秦缦缦这样的身份,注定了出行动静就不会小。

也别为难人。

他理解的点了点头,见刘耀南开始打起电话,拉着秦缦缦就准备上车。

秦缦缦却忽地惊呼了一声,羞红了脸,“哥哥你等会!”

说罢急匆匆的上车,“pia”的一声,把门给重重的关上。

望着保姆车的自动门,卿云脖颈青筋抽搐了一下。

败家娘们!

车里的秦缦缦着急忙慌的收拾着衣服。

星影VS98LS,保姆车中的劳斯莱斯。

秦天川对自己很是抠门,可对小棉袄却十分大方,在原有的顶奢基础上,还进行了壕无人性的改装。

前后隔断的分区设置,使得这辆保姆车的私密性得到了极大提升的同时,也让秦缦缦可以随意的在里面造作。

庞大的车内空间,此刻并不整洁。

特别是在车上换衣服时,为了节约时间,她也顾不了那么多。

讲究的女生,内衣和外衣是匹配的,外衣不同的面料和版型与之相对应的有不同的内衣。

很简单,白T里面就不能穿深色内衣,特别是黑色。

所以,秦缦缦手忙脚乱的往箱子里塞着胖次,就不足为奇了。

作为一个富家千金,她有资格随时保持上下内衣的成套,不会像普通女孩子一样混搭着来。

当你发现一个普通女孩上下内衣是成套时,等同于她带了充电器,是大概率可以直接A的。

就在卿云和刘耀南闲聊了好几分钟后,秦缦缦才红着脸打开了车门让他上车。

车内一片整洁。

卿云好笑的上了车,俩人都同床共寝了一个多月了,她什么德性他还不知道吗?

对于一个富家千金来说,不那么整洁,其实是一种美德。

至少为社会带来了一个就业岗位。

“哥哥,你在想啥?”

秦缦缦第一次觉得后排那舒适而功能齐全的扶手舱太碍事了。

她都没办法挂在他身上。

卿云侧身刮了刮她的鼻子,“我在想啊,现在车内这情况,保洁阿姨今晚会不会有些睡不着觉。”

秦缦缦羞恼的拧了他一把,而后跳开了这个尴尬的话题,“春熙路都有什么?”

……

“今天星期六?”

挂断电话的秦天川坐在沙发上直发愣。

另外一边织毛衣的陈婉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大老爷终于想起今天周末了?”

秦天川望着茶几上的文件,有些苦笑。

这日子过得确实有点不知人间岁月了。

他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刚刚老李打电话说,闺女和女婿逛街去了。”

陈婉手里不停,转头往窗外看了一眼,“这天气不错,挺适合逛街的。”

说罢,她呆了一下,“逛街?缦缦不是说去美美力诚吗?”

“那臭小子拉着缦缦去春熙路了。”秦天川摸着下巴笑了。

‘今天我带你下凡’,有意思。

陈婉也笑了起来,“是小刘要人了吧?”

刘耀南是安保部的副部长,而负责他们两口子的李国栋是部长。

秦天川揉了揉眉头,“嗯,闺女她们在春熙路,老李问我有没有安排,没安排他就派几个人过去。”

陈婉理了理毛线,“派呗,反正我们都在公司,也不去哪,也就晚上有个晚宴。”

闺女从小因为过敏的毛病,哪儿也不能去。

病好了,家业也大了,去哪儿却不方便了。

仔细想想,还是挺亏欠的。

难得这个女婿有心了。

秦天川坐下来整理着文件,“推了,晚上不去。”

陈婉有点惊讶,“天川,晚上可是老何履新的第一次晚宴,这……许老师那边面上过不去吧。”

老何是常务高官,而许老师是何常务的妻子,大学老师,陈婉和她很是熟稔。

秦天川笑了起来,“那更好说了,推掉。说我们陪着女儿、女婿逛街,老何不会介意的。”

“天川,有点不给面子了吧?”陈婉很是犹豫,虽然她也想去逛街。

熟归熟,但,常务高官履新招待企业家的第一次晚宴,秦天川不去站台也就罢了,反而去逛街,这都不是不给面子了,而是打脸。

秦天川嗤笑了一声,“你不懂,相比起面子,老何这个人更喜欢里子。”

说罢,他指了指桌面上的一份文件。

陈婉凑过去一看,《厚朴乳业乳制品工厂建厂工作可行性研究报告》。

她懂了。

这比吃顿饭站台有用多了。

秦天川又是一个懒腰,顺手揽住了妻子,“想想,我们都多少年没真正逛过街了。

收拾东西,今天女婿陪女儿逛,我陪你逛。”

陈婉白了他一眼,身子却靠了过去,“呵呵!我这是沾我女婿的光是吧?”

“关那小子屁事!我只是觉得今天天气不错而已。”

望见老婆眼里隐藏不住的欢喜,秦天川摸了摸鼻子。

他没好意思说,他只是单纯的觉得,安保出动也是钱啊!

既然花了钱,自然得把效果用足。

……

“这是啥?”

秦缦缦贴在卿云的身后,小脸放在他肩上,一脸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事物。

“油炸土豆。诶!别往我肩上擦口水!”卿云转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真是可怜的孩子。

这种常见的路边小吃,几岁小朋友都吃过的东西,她竟然没吃过。

秦缦缦两眼放着光,盯着宽油里翻腾着的一坨一坨土豆,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唾沫,“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啊。”

“嘿嘿!小姑娘,你说对了!这条街上,你看,就我这家炸土豆生意最好。”

老板很是得意,将土豆捞出来后刷着自己的秘制料。

秦缦缦一把抢过老板递过来的土豆串,就直接一口啃了上去。

卿云付过钱转身才发现,这妮子被烫得闭不上嘴,在那仰着头直跺脚。

“烫!嘶!烫!”

“辣!哈!辣!”

“呜~~~好好吃!”

“哼!这么好吃的东西,你平时都不给我带!”

秦缦缦有点生气,学校门口这样的摊子多得是,他竟然都不想着给她带。

卿云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买不起。”

“买不起?我给你的零花钱是白给的吗?小气!”秦缦缦一边说着,一边灌着冰水。

卿云掏出随身小本本很是无奈的记录着,“土豆串两元,冰水3元,一共5元,没有发票,这个你得认账哈。”

“小伙子,哪个说的没有发票,我这里可是正规经营。”

暴躁老板,在线不服,当即从腰包里掏出一叠手撕发票。

“来,拿到!没再小的了。”

老板撕下一张10元的发票递了过去。

接过发票的卿云手有些抖。

不讲武德是吧?!

虚开发票是吧?!

还能不能诚信经营了!

秦缦缦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继续咬着小土豆。

卿云赔笑了两声,扶着她在路中间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灌了一口冰水的秦缦缦,却丝毫不汲取刚刚教训,又是一口咬上去。

一口油炸土豆,一口冰水。

没几下,一串油炸土豆四个便全进了她的肚子。

“要不,再来一串?”

秦缦缦扑闪扑闪眼睛表示,这绝对不是她馋嘴。

只是见臭男人一个都没吃上,有些过意不去。

当然,她能帮着再吃三个,不用客气的。

卿云拖着她便走,“后面好吃的,多得是。”

秦缦缦闻言一下子便不挣扎了,挽着他的手笑眼盈盈的向前走去。

其实,锦城的美食都在巷子深处。

但是卿云却没有带着秦缦缦去钻那些小巷。

世纪初的锦城,并没那么太平。

就别给身前身后出现的那几个便装保镖增加工作难度了。

“伤心凉粉?”

秦缦缦望着不远处的门匾,小脸上满是好奇。

这是什么鬼畜名字?

“这是说这道菜很辣,辣到你哭,不知道的人瞧见了以为你很伤心的意思。”

卿云的解释,让秦缦缦更是来了兴趣,抱着他的胳膊,闹着要去尝尝。

一对大道理打得卿云显然说不出一个‘不’字,两人笑眯眯的进了店。

身后的刘耀南也跟着进去,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两人只要了一碗,不过卿云却买了两碗,送了一碗放在刘耀南的桌上。

外面的几个安保就算了,不熟。

伤心凉粉是西蜀名小吃,其口感嫩滑爽口,形态晶莹剔透,深受西蜀人民的喜爱,更是让在外的人想念不已。

因为它味道确实够辣,在吃的过程中会出汗、流泪、鼻涕直流。

不夸张的说一般外地人吃了直接会辣飞起来的,但是喜欢辣的川人就不怕,想起凉粉入口的香辣,口水就直咽……

平时以清淡饮食为主的秦缦缦,哪吃过这么辣的东西。

但刻在西蜀人骨子里的嗜辣基因却让她根本停不住嘴。

于是,她很伤心。

好在,这家店并不仅仅只有伤心凉粉一道小吃,卿云赶紧点了一碗龙抄手过来,“解辣,搭配着吃。”

秦缦缦涕泪长流,一边吃,一边打着他,“呜呜呜……好吃!你怎么不早点带我来!”

小吃店的小吃挺多的,秦缦缦也学会了女朋友的正确吃法。

每样小吃都吃点,剩下的全部倒给男朋友这个人形垃圾筒。

好在卿云还在长身体,否则二十多道小吃还真对付不下来。

西蜀小吃,一般都是注重麻辣鲜香。

饶是秦缦缦搭配着吃,最后也是辣得根本合不上嘴。

“走,去吃麦当劳的甜筒。”

卿云拖着她来到隔壁的麦当劳,让她坐在阴凉处长椅上等着,自己去排队。

秦缦缦却抱着他的胳膊撅着小嘴,“不!我要和你一起排!”

初夏周末下午的麦当劳甜品站窗口前,是一条长龙般的队伍。

队伍里的都是一对对情侣。

秦缦缦觉得一起顶着太阳排队,才是情侣应该的浪漫。

既然是下凡,那就要经历人间烟火气。

当然,她绝不承认,她就是想黏在他身边和他贴贴。

这和房车里那种封闭空间是不一样的感受。

世纪初的麦当劳,在学生心里便是高端的代名词。

当然,指的是普通学生。

在秦缦缦这样养生意识已经觉醒的家庭看来,完全就是垃圾食品。

所以,不远处的人群里陈婉,柳眉一蹙,“怎么能吃这种东西呢?”

秦天川却哈哈笑着,“当年,你还不是馋着街边煮的麻辣烫。”

在众多安保面前说这话,让陈婉有些下不来台,她轻哼了一声,嘴角却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

那段岁月……

其实挺好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