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越回天启七年 > 第五十章 大凌河之战(四)

第五十章 大凌河之战(四)


大凌河城外十里处,袁崇焕率军四万五千直逼后金大营,刀枪如林,旌旗招展,军势如水银泻地,一时间军威如狱,气吞万里如虎。前锋八千关宁铁骑,铠甲森森,打红色旗帜,侵掠如火;中军一万八千长枪军,以五千白杆兵为中坚,长枪如林,一万火器营,内中更有戚家军遗泽三千,惯用火炮火铳,手中火铳泛着金属光泽,似巨蟒吐信,杀气弥漫,后军九千老兵压阵,皆是百战余生的辽东大汉,刀枪剑戟各色兵刃在手,浑不把这战场厮杀当回事,视战死如归家,慷慨激昂,气冲牛斗。

  后金军马齐出,正红镶红二旗居于左,正蓝镶蓝居于右,正黄镶黄二旗乃是皇太极本旗兵马,居于正中,身前摆下四千余朝鲜火铳兵。蒙古八旗为后阵,而汉八旗则缩在后面监视大凌河城中兵马,后金军中大多是以生女真也就是未开化的山林猎人为主的部落兵当先锋,熟女真就是八旗本部兵马做第二梯队,生女真常年在山野间与野狼熊虎搏杀相斗,方才得以获取猎物生存,所以悍勇非常,身体十分强壮,但容易不遵守战法,杀起劲来只知道猛冲猛打,而熟女真兵悍勇之外还多了几分狡诈,耐得久战。不冲坚阵,只来回撕扯,待露出破绽方一举杀入,搅乱后便贴身恶斗,直至击溃敌军,再纵马追杀,一气呵成,不赶尽杀绝绝不停手。

  大凌河城上已经得知袁督师亲率大军来援,奈何外有深壕高墙,一时间只能望之兴叹,祖大寿被围这许多天来,早就想好了应对之法。命所有军士每人都以旧衣裳包上土,又准备了不少滚木礌石,等酣战之际便要率城中兵马一起杀出,以土填壕,更杂以木石,填出四条壕沟上的一条通途来。城中那十门带轮子可以随军行动的火神炮,也已准备停当,以十门火炮齐轰一处,用来破敌之高墙,这是祖大寿藏起来的杀手锏,准备在今日给后金兵来个大大的惊喜。更准备了三十辆攻城车,没看错,被围的一方竟然造了攻城的车,这说明祖大寿实乃良将,并没有被动的防御,随时准备反守为攻。

  皇太极见袁崇焕的人马军容极盛,心知定是一块硬骨头,便有心让人去试一试,便让豪格带着镶黄旗的兵马还有蒙八旗一部上前冲击明军大阵,不得不说皇太极是个好的管理者,虽然莽古尔泰和阿敏多次得罪他,甚至公开对抗,他却没有立马实施报复,而是先隐忍不发,等到他们有了错处抓在了手里,冷不防在以小事为借口,逐渐扩大化最后一举拿下,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

  豪格性格有些粗鲁,但战阵经验却极为丰富。率领着镶黄旗的兵躲在蒙八旗的兵马身后,驱使着蒙八旗兵丁前去引动关宁铁骑,关宁军见来挑衅的是蒙八旗的兵马,不是女真兵,乐的建功,策马直接迎了上去,蒙八旗的蒙古兵射箭那都是祖传的本领,只听叮叮当当如雨打风铃,关宁军偏将祖可法低下头来,用头盔顶住蒙古人的箭镞,策马急进,直扑面前的蒙古兵,当的一声,头盔被射中,脑袋像被敲了一记重拳一样,猛地向后一歪,好大的气力,祖可法心道,但是偏将身上的盔甲都是精工打造,不是棉甲皮甲,怎会被射的穿?短短六七十步的距离,不过数个呼吸间,容不得蒙古人接连发箭,祖可法带着风声,长矛已经扎向面前那个面色狰狞,手中弯刀狂舞的蒙古汉子,俗话说得好,一寸长,一寸强。两马错身而过,祖可法丢掉了扎在蒙古汉子身上的长矛,随手又拔出了腰上的铁鞭,这是家传的兵器,苦练十几年的功夫,砰的一声打在另一个挤过来的蒙古兵肩上,那个蒙古兵翻身坠马,被后面跟上的几匹战马的马蹄瞬间踏上,不过几下,就像一个蹂躏了无数次的破布娃娃,看不得了。也有刁钻的蒙古射手,仗着了不得的箭法,从明军铁骑头盔上的眼睛处射入,那明军大叫一声,向后倒下,却因为脚还踩在马蹬之上,大半个身子被狂奔的战马拉拽着拖着跑过去,眼看也是活不成了。

  不过明军甲胄齐备,夹杂着三眼火铳的砰砰声,中箭只要不坠马还可以再战,而对面的蒙古兵最多不过有身棉甲,中箭着铳或刀枪加身十个倒是有八个要倒下,明军打出了一比三的好成绩来。眼看着蒙古兵牧人的老毛病要犯,打不过就要鸟兽散,豪格带着镶黄旗人马由慢到快的提速,在明军与蒙古八旗缠斗,马速已经降下来的时候,如一把钢刀拦腰切入,打的关宁骑兵一时间人仰马翻,吃了不小的亏。豪格狞笑着左劈又砍,从不冲进战团,只带着亲兵从战团边掠过,镶黄旗的女真兵大多是从各部落精选出来的好手,强弓重箭,那小铲子一样的箭头只冲着明军的战马或是盔甲空档处招呼,重则骨断筋折,轻则人仰马翻。关宁铁骑速度提不上来,被豪格死死的咬住了。

  眼看着豪格打得好,皇太极又下令代善父子的正红镶红二旗攻向明军的长枪兵本镇,代善打老了仗的将军,自然懂得如何应付刺猬一样但是转换方向不易的长枪阵,只见他分兵两路,如雁翅分两翼而进,不直接冲只是掠过长枪军的边缘,骑兵皆张弓搭箭,一层层的削皮,站在大阵边沿的长枪兵不时有人中箭倒地,大阵内的火器兵铳炮齐放,但是骑兵移速甚快,中者寥寥,双方对攻,明军一点优势也不占。

  袁崇焕见两支兵马都不占便宜,并未急躁,只是命白杆军五千人摆出空心大阵直接向前进攻,浙军三千兵居中皆用新装备的六连发火铳神机铳轮番打放,数十门虎蹲小炮每门炮三人一组,把冲到近前八十步内的正弘镶红二旗的骑兵一阵散子打得全身几十处伤口,跟早餐吃的麻球一样,惨不忍睹啊。白杆军所持的白杆枪是用结实的白腊木做成长杆,上配带刃的钩,下配坚硬的铁环,作战时,钩可砍可拉,环则可作锤击武器。后金军未见过白杆军,以为是寻常长枪炮灰兵,谁知刚一交手,白杆军个个不畏生死,战法精熟,后金兵兵刃短小,重兵器又砸不断这白蜡木制成的枪杆,一时间被打得连连后退,两红旗第一次在正面作战中被明军步兵击退。

  皇太极看得仔细,忙令两蓝旗莽古尔泰和阿敏左右夹击,务要打退白杆军的进攻,莽古尔泰虽然与皇太极有冲突,但是战阵之上,何者为先还是分的很清,当下便拍马与阿敏一同出击,直指白杆军两侧。一时间四旗兵马合攻白杆军的大阵,烟尘大起,杀声震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