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越回天启七年 > 第三十三章 抉择

第三十三章 抉择


毛文龙上的奏章王海刚刚放下,心中一阵烦闷。偷袭还行,硬刚必败,关宁军守城尚可以勉力维持,野战就分分钟死给你看。想要编练新军,重起炉灶,天下旱灾蝗灾接踵而来,推行改革,掣肘者如过江之鲫,层出不穷。想做好一件事不难,难的是一直做正确的事不去犯错。大明这个病人身上的顽疾根深蒂固,想要彻底拔出绝非易事啊。

  袁崇焕讨要军饷六百万两,户部上奏本求批复。王海本想咬咬牙,先给,让袁崇焕顶住山海关和宁远,给自己赢得时间,可是现在天下大旱,六省百姓流离失所,人命关天啊,这可是数以百万计的性命,谁能冷漠的只把它当奏本上出现的数字看呢,那么救济灾民的银子也不是小数目啊。可恨地方官员瞒报灾情,以致引发民变搂不住了才不得不报告实际情况。陕西已经是处处烽火了,才报上来!也是因为忙于对付后金入寇,整个国家机关都把重心转移到对付后金入寇的事情上了,顾此失彼了。

  船舶司收上来六百五十万两银子,单一方面的财务要求都可以应对,赤字一起爆发就麻烦了,弄不好大明就要ST了,墨菲定律这蛋糕如果掉在地上,奶油那一面落地的概率是大于50%的。

  现在陕西独挡一面的是杨鹤,文人风骨是有的,是个正直的好官员,但并不知兵,一意主抚。(杨鹤,字修龄,湖广常德人。登万历末年进士,历都御史,出陕西三边总督。陕西盗王二起。初,所部土贼居多,月余,贼至七、八千人。抚臣胡廷宴与延绥巡抚岳和声各讳盗,互委养祸。至是,边贼王子顺等内围韩城,鹤与巡抚刘广生击败之。子顺走合府谷首贼王嘉胤,掠延安、广阳,城堡俱陷。鹤主抚,不以闻,约广生持牌四川招贼。所款但不焚毁,而淫掠不免,于是所在竞乐为贼。)

  老虎没吃过人,并不以人为食。但是吃过人后,就会沉迷于捕捉人这种容易捕捉的作为食物的主要来源。乱民杀过人,抢劫过之后,发现拿刀子比拿锄头更容易获取食物,金钱,和自己往日里想都不敢想的事物后,在回去做老老实实的百姓是十分困难的。造反不是请客吃饭,是要见血的,嗜血成性的恶徒欲望膨胀之后是愈发难以满足的,要么是被剿灭,要么是被招安。

  所以杨鹤这一套注定是行不通的。

  那么就要剿灭反贼,让谁去干能干好呢?陕西总督的奏报里提到了一个人,一下子引起了王海极大的兴趣来,洪承畴!

  洪承畴(1593年10月16日-1665年4月3日),字彦演,号亨九,福建泉州南安英都(今英都镇良山村霞美)人。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进士,累官至陕西布政使参政,恰逢农民军王左挂、苗美率兵进攻韩城。陕西总督杨鹤手中无将,情急之下,令当时还是参政的洪承畴领兵出战。洪承畴斩杀敌兵三百人,解了韩城之围,顿时名声大噪。

  就是他了。这个历史上毁誉参半的人物,才华横溢自是不必说的,文可提笔安邦,武可上马定国。但是性格里有太多的中庸精神,独善其身的思想远比兼济天下的思想更能契合洪承畴的精神人格。那么善用之即可,后金用之可以平天下,我大明还能比不过后金,优势明显突出嘛,一方是父母之邦,一方是世代仇敌,绝食数日,水米未进,命都可以不要,若不是败军之将严惩不贷,退路已绝,舍不得有用之身和建功立业的雄心,怎会脸都不要降了鞑虏?

  秦穆公当年赦免了被晋军在崤山打得全军覆灭的三将:孟明,西乞,白乙,仍重用三人,把失败的责任自己扛了起来,这三将知耻而后勇,厉兵秣马,与将士们同甘共苦,再三和晋军较量,才得以背水一战破晋军,秦国打败了中原的霸主晋国,威震西戎,有二十来个小国和部族都争先恐后地归附了秦国,使秦国扩地千里,成了西戎的霸主。周襄王派大臣召公赏给秦穆公十二只铜鼓,承认他为西方的霸主。

  古之先贤君王已经做出来了榜样,后世子孙怎么都不学着点?

  王海终于下定了决心,搞分期付款,给袁崇焕拿出首付款百分之三十,一百八十万两,先行给付,以后的分六期五年给完。给户部的老毕头拿出四百万两赈灾,老百姓只要有国家出面救灾,有吃有穿,有个住的地方,鬼才愿意提着脑袋造反呢!看过让子弹飞没?鹅城的百姓们枪都发到手里了,谁反了?呸呸呸。这个比喻不好,我又不是黄四郎。

  最后拿出五十万两银子给洪承畴去督剿反贼,皇帝不差饿兵。至于杨鹤吗,回来做文渊阁大学士吧,文人还是干斯文点的工作,他儿子杨嗣昌倒是可以考虑出来工作。陕西三边督抚就叫洪承畴干了,没有沾过血的不滥杀无辜,但是沾过血的一个不留。“以剿坚抚,先剿后抚”。就这么办了,李自成,张献忠,不给你们发育的机会。打野的统统扼杀在草丛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