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诸世大罗 > 第十一章 酒馆见闻

第十一章 酒馆见闻


  身材瘦长脸色枯槁,披著一件青布长衫,洗得青中泛白,形状甚是落魄。擅长拉胡琴,一曲《潇湘夜雨》,动人心弦。

  这样的打扮,这样的配置,这老者当是衡山派掌门莫大无疑了。

  楚牧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地方碰上衡山派的掌门。更令他更没想到的是,小小的屋内还有另外一个令人感到熟悉的存在。

  那是一只清纯可爱的大萝莉。看起来约莫十三四岁年纪,穿一身翠绿衣衫,雪白的小脸上满是古灵精怪之色。

  ‘曲非烟。’楚牧心中下意识地就冒出了这个名字。

  在这生活条件不佳的古代,想找到一只这么可爱的大萝莉可不容易。楚牧单看对方的模样和气质,已是基本断定这小女孩就是曲非烟了。

  ‘既然她是曲非烟,那和她坐在一张桌子上的老者就是曲洋了。’

  楚牧状似不经意地瞄了那老者一眼,和劳德诺一同找了一张桌子座下。

  酒招子就是路边的小酒馆,和之前劳德诺在福州城外买的小酒馆差不多。这种小酒馆屋内空间不大,这五个人坐下,差不多就已是占据大半空间了。

  楚牧和劳德诺叫了点小菜,就在一边静静地吃着,也不说话,就像听听其余人说什么。

  刘正风的基友曲洋,还有刘正风的师兄莫大,这两位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也不知是悄然还是有意。

  一曲愁苦的《潇湘夜雨》拉完,莫大放下琴弦,突然道:“正邪不两立,何必多做纠缠。”

  他这话一出,楚牧就知莫大是知晓曲洋的身份,也知道曲洋和刘正风的交情的。

  甚至于嵩山派会知道曲洋、刘正风之事,也可能是因衡山派内部中人泄密。

  楚牧可是知道,那位左盟主也是一位喜欢用无间道的人。五岳剑派除恒山派因为皆是女子不好收买也不好安插人手以外,其余三派都有左冷禅的人。

  像华山派,就是劳德诺;泰山派,则是掌门天门道人的师叔玉矶子、玉磬子、玉音子;衡山派的,乃是“金眼雕”鲁连荣。

  只可惜这位左盟主的眼光不怎么样,挑选的无间道选手一个比一个差劲,没一个成气候的。

  “人生得一知己,夫复何求,”曲洋淡淡回道,“况且金盆洗手,便是恩怨全消,何谈正邪。阁下莫要再劝了。”

  莫大闻言,本就枯槁的面色更为愁苦,他不由再度拉起二胡,琴声比之先前更为悲愁,令人有怆然涕下之感。

  然而曲洋就是不为所动,他是铁了心不想和平生难求的基友断联系。直到雨势变小,莫大的胡琴声也未能感动曲洋。

  最终,他无奈叹息,拉着二胡走出了门。

  这时雨势已经差不多停了,曲洋见莫大离开,也招呼着孙女打算离去。

  那曲非烟走过楚牧身旁时,还向着看向她的楚牧做了个鬼脸,满脸的古灵精怪。

  ‘这么可爱的萝莉,死了可惜了。’

  楚牧也是站起身来,对劳德诺道:“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去便回。”

  他在刚刚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这曲洋,也许能派的上用场。

  劳德诺这段时间已是习惯了听从楚牧的命令,毕竟他的小命就在楚牧手上捏着,见楚牧吩咐,他也不敢多问,只是点头应是。

  楚牧出了酒招子以后,便在僻静处将外袍解开,反过来穿上。这外袍专门做了一点小设计,正面穿之时,便是青衫,反过来穿,则是一件紫衣,正反两面都可以穿。

  楚牧反穿外袍之后,又从怀里取出人皮面具,覆在脸上轻轻揉捏两下,原本的少年面孔便变成了一张颇为普通的青年面庞。

  前身陶钧曾经在那位堪称奇人的天魁星门下进修过一段时间,学到了不少用于隐藏身份的奇门异术,这易容术,就是他当时学习的重中之重。

  如今陶钧所学都便宜了楚牧,现在正是用上这些本领的时候。

  换好衣服和面容之后,楚牧还用缩骨术微微调整了一下身高,使自己和酒招子里的那个少年全然不同,这才去追曲洋爷孙。

  以他的速度,连片刻功夫都不需要就追上了曲洋二人的身影,并且还绕了个圈子,从对方前方出现。

  当楚牧如同鬼魅一般从林中飘出之时,曲非烟这只大萝莉张大了小嘴,一脸惊悚地看着这个好像都不着地的身影。

  而曲洋,则是暗暗扣住袖中的暗器,双眼紧盯着这突然出现的身影。

  对方的身法太过迅速和诡异,以致于曲洋下意识地以最大戒心盯着楚牧,并出声道:“敢问是哪路英雄当面?拦住小老儿爷孙二人的去路又所为何事?“

  “我可算不上什么英雄,只是一个好心人罢了,曲长老也不是什么小老儿,而是日月神教的护法长老。”楚牧低声笑道。

  “既然你是好心人,那便不会为难非非和爷爷是吧?”

  曲非烟见楚牧说话,也是知晓对方不是什么鬼魅,大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她娇声娇气地说道,像是个涉世未深的孩纸。

  对此,楚牧回道:“作为一个好心人,我当然不会为难你们。不仅不会为难,我还会救你们的性命。”

  “嵩山派已是知晓刘正风和曲长老的交情,现在嵩山十三太保中的丁勉、费彬、陆柏携五岳盟主令旗向衡阳而来。你说,我这是不是在救你们的性命?”

  曲洋闻言,面色一青一白,已是心知不妙。

  他所在的日月神教与五岳剑派仇深似海,双方交战数十年,都沾染着对方门派先人的鲜血。曲洋本人早年也曾亲手杀死不少正道中人,直到老了之后,才厌倦了江湖杀戮,开始淡出江湖。

  此次他本想着在刘正风金盆洗手之后一同退出江湖,再也不管江湖是非,却不知一入江湖身不由己,江湖之事,从来不是一句“退出江湖”就能摆脱的。

  “嵩山派的左冷禅统一五岳之心,路人皆知,曲长老不妨猜猜左冷禅派的人会借此做什么文章,也不妨想想在他们的剑刃下,刘正风一家是否能有生机。多想想,也可以找刘正风问问。呵呵······”



  楚牧带着相当反派的笑声,闪入林中消失。就如他来时一般,走时也是相当的诡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