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诸世大罗 > 第十章 二五仔的猜测

第十章 二五仔的猜测


  三个时辰后,路边一家野店旁。

  楚牧抓着乱叫的林平之,一把将其扔到道上的马匹背上,随后轻轻往马臀上刺了一剑,让这马带着林平之狂奔入林。



  “等等,还有我爹娘——”

  林平之回头大喊,却因那吃痛的马儿放蹄狂奔,不多时就看不到野店的影子。

  而楚牧,则是随意看了一眼依然发出打斗声的野店,翻身骑上另一匹马,扬长而去。

  虽然因为东厂黑衣箭队的到来,让林家三口提前出逃,使得剧情出现偏移,但他们依然未曾逃出布置在周边的天罗地网。

  因为谋划福威镖局的并不只是青城派,还有护龙山庄。护龙山庄的情报网天下第一,一旦张开了网,林震南一家三口是插翅也难飞。

  楚牧骑着马一路疾驰,跑出了十里地后,他才放慢速度,和提前等到前面的劳德诺汇合。

  “二师兄,你说——”和劳德诺汇合之后,楚牧突兀问道,“要是我没下手控制你,你会否察觉到我在福州的异常举止?若会,你是否会向左冷禅汇报?我的上头,又是否会让我将你灭口?”

  楚牧这没头没脑的一连串问题听得劳德诺满脸迷惑,然后这迷惑马上就转化成了恐惧和难以置信。

  只因,楚牧继续道:“你猜,你是不是可信之人?或者说,你背后的人是不是可信之人?如果是这样的话,哪怕被你察觉到了不对,你也不会泄露任何秘密了。”

  “七···七师弟!”劳德诺结结巴巴的、难以置信的,说道,“你是说师···不,左冷禅也是你们的人?”

  他实在是难以相信左冷禅这位五岳盟主也会是楚牧背后的势力成员之一。尽管因为楚牧的手段,劳德诺背叛了左冷禅,但他依然是发自内心地觉得左冷禅不可战胜。

  在这个井底之蛙的眼里,左冷禅便是绝对的高手,江湖之中只有东方不败可以与其相提并论。这样的人,岂会屈居于人下。

  但在楚牧眼中,左冷禅现在是势大,可若是往前提二十多年,他左冷禅连屁都不是。

  若非二十年前正邪八大派的高手都死在太湖之畔,这江湖哪有他左冷禅崛起的份。

  ‘若是当年华山派的高手没死在太湖之畔,五岳剑派也轮不到左冷禅做主。’楚牧眼中闪过一丝嘲色。

  这个被楚牧称之为“大明世界”的融合天地非是单一的《笑傲江湖》,华山派的发展也和那小说之中的剧情截然不同。

  在二十五年前,华山派剑气二宗内战之时,剑宗固然有风清扬这顶尖剑客,气宗也有宁清羽这等将紫霞神功练得登峰造极的高手。

  那宁清羽是岳不群的师父兼岳父,论身份,还是楚牧的师祖。

  他在剑气之争中以计调走风清扬,而后带领气宗众人大败剑宗,彻底奠定气主华山的基调。

  若非在二十年前,宁清羽带着门中高手去太湖之畔赴与古三通的战约,华山派也不至于没落至此。

  ‘少林、武当、昆仑、崆峒、峨眉、华山、丐帮、日月神教,八大派高手加上刑部四大名捕,合计一百零七人死在了太湖之畔。事后昆仑、崆峒、峨眉封山,少林、武当淡出江湖,丐帮不复天下第一大帮之实,日月神教的镇教神功乾坤大挪移失传,华山派也是让出了五岳盟主的位置。’

  ‘太湖之畔那一战,便是江湖势力没落的伊始。自那以后,江湖上能真正做主的已非是门派,而是代替刑部接管江湖秩序的护龙山庄。’

  楚牧心中闪过种种念头,只觉如今的江湖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左冷禅固然名声不小,但也只是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的典型案例罢了。

  当然,哪怕左冷禅是竖子,也不是如今的楚牧能抗衡的,他也就在心中说说,现在要是让他去硬钢左冷禅,他还是不敢的。

  不过左冷禅对于楚牧来说还是无法匹敌的高手,但对于护龙山庄的那位来说,那就是小猫一样的角色了。若是朱无视当真想收服嵩山派,左冷禅除了臣服以外,别无他选。

  “嵩山派是不是自己人,去衡阳便知了。”

  楚牧笑了笑,又是说了一句劳德诺感觉不知所云的话语,策马扬鞭,向着官道前方再度疾驰。

  按照楚牧的计划,他是注定要在以后和朱无视对立的。因为楚牧想要《吸功大法》,也想要《金刚不坏神功》,他若是得到了这两部武功,哪怕他想要留在朱无视麾下打工,朱无视也是绝容不得他。

  既然要对立,那越早探清对方的底细就越好。

  所以这一次,楚牧想要搅黄了嵩山派的好事,看看天魁星那边有什么反应。

  根据天魁星那边的反应,楚牧便能推断出,这嵩山派到底有没有归顺铁胆神侯。

  ‘恐怕天魁星也没想到,我这个被训练出的死士密探,会时时想着当反骨仔吧。’

  一旦剧情进入正轨,楚牧的行为会越来越出格,所以他现在已经开始未雨绸缪,将朱无视和天魁星当成假想敌了。

  双骑绝尘而去,不多时就出了福州地界。

  接下来的十天里,他们二人赶路不停。由于楚牧没有岳灵珊的娇气,向着衡阳城行进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在第十日下午,二人进入了衡阳地界,预计能在黄昏之前入城。

  此时天色昏沉,天上开始下起绵绵细雨。细密的雨丝打在身上,渗入衣衫,令二人感觉颇为难受。

  他们快马加鞭,想要赶紧进入衡阳城与岳不群等人汇合,却因雨势比马更快,无奈放弃了这个选择。

  那细雨不多时就变成了大雨,二人冒着雨赶了一段路,最终在路边的一个酒招子旁停下,进去躲雨。

  “呜呜呜——”

  一进屋内,楚牧就听到一串悲苦的二胡声传入耳中。里头靠墙处,一个脸色枯槁的老者微微弯着腰,一首《潇湘夜雨》响起,外头的春雨都似变成了凄风苦雨,听得人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