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终有成圣时[洪荒] > 第117章 天庭盛会

第117章 天庭盛会


玄都人顺着白若给的台阶下, 坐在几人下首。

昊天、瑶池的脸色总算回暖,刚才没有搭理玄都人,其实二人心里也有些后悔, 何必在这个时候就撕破脸面,根本没有必要不说,还平白得罪圣人。

只是眼下却也不能低下身段儿,只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玄都与多宝面上不显,南极却是微微有些冷脸, 想他跟随老师多年, 何曾受过这般冷待。若今日坐在主位的是白若前辈也就罢了,昊天、瑶池现如今有什么资格拿腔捏调, 真以为自己是那个一呼百应、万灵来朝的天庭共主?

说起来, 玄都与多宝都是老子和通天在巫妖大战前后收入门墙的。唯有南极, 是自鸿钧讲道就跟随在元始身边的童子, 陪伴元始直到如今的南极在阐教地位超然,其地位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南极认为自己一行人是代表圣人来的, 昊天、瑶池如此作为便是不将圣人放在眼里。不过南极到底知道现在是昊天、瑶池的主场,是以并未表露出多少情绪。他是代表圣人来的,一言一行皆是圣人的意思,这个时候甩冷脸,旁人还以为圣人对两位天庭共主有什么意见。

一时之间气氛十分融洽。

过了一会儿, 殿外又进来两人。

两人进来就向昊天、瑶池告罪:“我等奉师尊之命前来祝贺,一时来迟望乞恕罪。”得, 这也是个看别人来了才动弹的主儿。

接引、准提的弟子:药师、弥勒。

说话的弥勒一脸慈和, 看上去就十分和蔼。不过他的师尊可是准提圣人,想想这是那位教导出来的弟子,必然没有人敢看轻。

不知是不是刚才冷落玄都人让昊天、瑶池回过味来, 还是借此机会向玄门表达不满,昊天、瑶池非但没有怪罪之语,反而颇为热情。

再看玄都等人面色冷淡,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药师与弥勒自是看出了南极人与昊天、瑶池之间的嫌隙。其实二人前来也是自家师尊的指示,准提、接引没有忘记当初孔宣的那一席话,只怕西方复兴还需在人族之中做做文章,这也就是娲皇垂青大教兴的来由。

再者女娲与白若一向亲密,准提与接引此举未必没有向白若示好的缘故。

不管怎么说,玄都与弥勒等人总算是代表五位圣人来的,虽然比不上女娲亲自驾临,但这象征意义之上,算是做足了给昊天、瑶池的面子。当初帝俊、常曦成立妖族天庭,也没见几位圣人有所表示。不过当初这几位也并没有成就圣位,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有些事情也不能按照老法子来了。

南天门外龙吟凤哕之声此起彼伏,昊天与瑶池起身对诸位大能说道,“今日乃为龙凤二族加封,请诸君一同观礼。”

白若等人自是称善,与昊天、瑶池一道出了凌霄宝殿。

“见过陛下!”

龙凤二族见得昊天、瑶池真身,一时齐呼道。

这一下算是给昊天、瑶池做足了脸面,两人当即朗声道,“无需多礼。”

“量劫过后洪荒凋敝,吾二人奉鸿钧道祖之命重立天庭,此乃新天庭尔。”自此,妖族天庭正式成为历史,只存在于个人的回忆之中。

一众大能俱都称善。

昊天道,“今乃册封龙族中人为四海龙王,替天庭镇守四海,兴云布雨,统御水族。”这也是自祖龙陨落之后,龙族再一次名义之上成为东方水域的统领。

一众龙族欣喜若狂,纷纷恭声道:“龙族谢陛下隆恩,必为天庭镇守四海,竭尽全力。”祖先保佑,龙族总算是复起了。

女娲站在白若身旁,两人神识传音道。

“想当初祖龙在世,龙族何等威风,如今”女娲经历过龙族全盛时期带来的压迫,是以如今看到龙族这般气弱,难免有些感慨。

“这也是无法之事,此番算是保全龙族体面,不然日后天地再变,且不知还有没有龙族存身之地。”不料白若一语成箴,日后为了那一桩官司,连她也不得不出面。

接下来瑶池道,“再册封凤族中人为巡天御史,替天庭纠察四方,维护洪荒秩序。”比起龙族之中实际被册封的四人,凤族这个巡天御史的职位更像是量产,不似龙族那般将权力集中到几人手上,而是全体凤族都能行驶巡天御史的职能。

而纠察四方明面上是维护秩序,实际上就是得罪人的差事。而瑶池之所以将凤族加封为巡天御史,则是因为凤族的靠山陵光神君犹在,根本不怕有些人找上门去。比起名望浅薄的孟章神君,陵光神君明显余威犹在。有这样一尊老佛坐镇,还怕有人去不死火山挑事不成?

比起龙族成员的激动,凤族显然都淡定许多。

“谢陛下隆恩,我等必恪守职责,监管四方。”凤族嗓音清亮,瑶池一脸和蔼,还有几分喜爱之情。

“这些是各方土地名册,今交予两位道友。”白若适时递上各方土地的花名册。后土办事就是迅速,以地道至尊的名义点化数名土地。

至于为什么要通过白若的手来完成这件事,是因为昊天、瑶池出身自天道鸿钧,纵然道在天前,然而昊天、瑶池依旧会被视为天道鸿钧门人,而不是独立的个体。而后土身为地道至尊,自然要为地道发展谋划,地道本就迟于天道诞生,此番合作也是通过白若进行,不会将地道置于天道之下。

“有劳道友费心。”瑶池很开心地接过名册,这些人算是正式录入天庭,成为她手底下的公务员了。这让天庭目前人才紧缺的窘境,无疑得到很大缓解。

最后昊天、瑶池朗声道,“在新天条颁布实施之前,仍行旧法。”天条肯定是要变上一变,不然如何彰显昊天、瑶池的新政?而这也是旧天庭最后一次在口头上出现了,诸多过往尽在风中飘散了。

一众人等俱都称善,昊天、瑶池要革新天庭律法,与众人影响有限,除了要在昊天、瑶池手下做事的人,

之后四海龙王、凤族代表入凌霄宝殿陪坐,各路散仙笑语不断,硬生生把气氛炒热了。觥筹交错之间,好似又回到了天庭的鼎盛时期。

“玄都见过前辈。”多年过去,昔日的少年已经成长为俊郎的青年,再不复当初的青涩,看起来已然十分成熟,足以托付大事。

“太清道友教导有方,人教传承可以延续了。”白若微微颔首,面上满是温和。老子确实很会教导学生,玄都目光清正,修为精纯,大有君子之风。如今只差一步便可步入准圣境界,成为教之中第一人。

白若与玄都相识已久,虽只谋面一回,但两人好似多年旧识,颇为熟稔。

一旁的女娲也微微点头,玄都这一礼是向她二人行的。

随后玄都又向西王母与镇元子问安,颇有礼数。

西王母与镇元子自然应下,不说别的,便是玄都背后的老子,也值得让人深思,那位可是个高深莫测的人物。说是清静无为,却又派遣玄都前来贺礼。这背后深意,令人沉思啊。

南极、多宝见玄都过来,也连忙过来问安。

实际上玄都先前并未向二人打过招呼,所以这次拜见是玄都个人行为。不过他们身为晚辈,向长辈问安也是应有之理。是以南极和多宝的礼行得是心甘情愿,并无一丝不满。

“老师让我替他老人家问诸位前辈安。”场面话谁不会说啊,不过南极这话说得既不谄媚,很是圆了元始的面子,又捧了白若几人。如此玲珑心思,实在难得。

“元始道友客气。”白若与女娲相视而笑,俱道。

等到多宝时,这位年轻的修士面含微笑,一面问安一面道,“老师教导宫内弟子,时常想请几位前辈论道,如几位前辈闲时赏光,也算是弟子们的福气。”这一番话可谓是煞费苦心,既没有得罪先前来过的昊天、瑶池,又不着痕迹地捧了白若几人。

不过昊天、瑶池有没有生气还真不好说,反正脸色没有之前那般好看了。

这话不好不应,女娲等人俱都点头,唯有白若说道,“通天道友相邀,本座必去。”白若本来就有去碧游宫的打算,这下顺道带着看看阐截二教的情形。

如今阐截二教矛盾还不曾显化,真等到清分家,却是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或许是没想到白若应得这么干脆,多宝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大喜道,“弟子们必恭候前辈大驾。”真论起来,传道洪荒的第一人却是这位前辈,如今宫内弟子大多为妖族,却并不如这位前辈那时的资质,如果能得白若前辈提点一二,也是宫内弟子们的造化了。

西王母和镇元子没有应下的原因是二人本就没有去的意思,圣人那里去多了本就不自在,况且二人也不是那么热衷讲道,比起有目的的白若,西王母和镇元子更愿意和几位至交坐而论道。两人都没有当老师教学生的想法,更没有去别人家当老师的打算。

至于女娲,先前让清落了那么大的脸面,没有给玄都人甩脸色已经是涵养极好了。若不是白若出手保下了伏羲,玄都人今日敢不敢出现在这里,那还是两说呢。

等玄都人退下之后,药师与弥勒也上来问好,两人带来了准提与接引的善意,更是在话里透出可以为伏羲的神魂诵经千日,以助其转世。

伏羲并未陨落的事情几位圣人都是心知肚明的,白若让孔宣那么大张旗鼓地传话,那用意还不分明吗?是以接引与准提对此事好似格外上心,一副要下血本的模样。

白若和女娲虽说婉拒了这个提议,但对药师与弥勒还是和颜悦色,一副承了接引与准提人情的模样。白若先前就和女娲讨论过伏羲的转世事宜,并不会让旁人插手。为了伏羲日后能够登临大道,牵扯在其中的势力越少越好。白若的借助人族使伏羲、红云脱胎铸道的计划,是女娲最满意、也是最为推崇、认为最稳妥的一个计划。人族本就是女娲的造物,巫妖退出之后人族是新的天地主角,这一切女娲是感受最深的。再者就是执掌地道之中人道的白若,人族对两人的加持有多少,女娲与白若最是明白。

虽说没能把这个事情落到实处,但药师与弥勒并不失望,女娲与白若这两位的态度才是最关键的。日后和这两位前辈还是要多走动的,自然面子上要好看。

总之这一场集会各方还是比较满意的,昊天、瑶池在之后招募到了一定数量的散仙在天庭供职。正所谓蚊子再小也是肉,搞建设也要一步步来。这下手下有了人,有些事情就好办了。

玄都等人算是走了个过场,主要的目的还是拜会女娲与白若,昊天、瑶池这两位倒是要往后退一步了。

龙凤二族得到新天庭的任命,各族的气运得到绵延,陵光神君与孟章神君对此自然十分满意。二族之中不少族人都能够自食其力,在天庭谋份差事不比在外晃悠强?

而一众散仙也受到了新天庭的拉拢,凡是有意在新天庭谋出身的都得偿所愿,登了仙籍名录,以后就不是黑户,也是有组织的人了。

等到大会结束,各方势力退场之后,白若与昊天、瑶池说了好一会子话之后,便回了长白山。

瑶池在天庭转了好久,终于在一个大园子里停下脚步,满意地点点头后,瑶池将手中的壬水灵根抛了出去。

方才宴会之中瑶池便觉得颇为寒酸,竟然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灵物招待客人,散仙还好,未必能看出什么端倪来。但龙凤二族、女娲、白若之流哪一个不是见过大世面的,这些东西又岂能入这些人的眼?不是瑶池看不起散仙,这些客人并不会觉得瑶池慢待了他们,至于玄都、弥勒等人怎么想瑶池也不管,顶顶重要的是女娲、白若等人的看法。虽说这几位或许还会理解她二人,但这实在也是掉脸面的事情。奈何此番大会实在不得不办,不然拖下去一众生灵只会以为她和昊天不过是面上光罢了,未必会有多么信服。

硬着头皮上的结果就是,瑶池深感在女娲、白若等人面前掉了脸面,现在正想办法怎么在以后找补回来。

而道祖赐予的壬水灵根便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瑶池心内感激道祖体贴,她打瞌睡道祖就送枕头,到底伴了他老人家这么多年,临了还没忘拉她一把。

壬水灵根被瑶池分化为九千株桃树,前千株、中千株、后千株各有不同,待到日后瓜熟蒂落方能见分晓。此方桃园也被瑶池更名为瑶池蟠桃园,很带有个人色彩的名字了。

回到长白山,白若终于难得放松下来。这一场大会明显要比以前常曦、帝俊执掌天庭时办得艰难,不过事物都有两面性,日后昊天、瑶池所执掌的天庭不会有第二个势力与之争权了。阐截二教门人纵使不敬昊天、瑶池,也不会有推翻天庭的想法,毕竟一个吉祥物总比一个实权天庭要好上太多。

然而昊天、瑶池定然不会甘心只做一个吉祥物,这就是天庭与大教之间的根本矛盾所在。

罗刹女捧着宝扇站在白若身旁,徐徐清风拂来,白若悠闲地呼了一口气。

“老师。”不知不觉间,孔宣已经习惯性称白若为老师,而白若也似乎默认了。

白若含笑点头,“辛苦你这么长时间,如今量劫已过,陆压也不必藏于你身了。”当初为了避免陆压被卷入劫中遭到清算,白若让陆压藏身于灭世黑莲之中,再将黑莲以秘法镇压在孔宣体内,借孔宣之体阻拦劫气进入陆压体内。

而今灭世黑莲已然将陆压体内劫气吸食殆尽,陆压也不必再藏在孔宣体内了。

白若口中念诵,手掌反转,只见一道乌光从孔宣口中飞出,径直落在白若手心。

灭世黑莲层层绽放开来,一团金色光晕散开。

“老师。”大劫已过,陆压身上劫气尽数被黑莲吞没,此后与巫妖之争再无干系了。

白若微微颔首,师生之间一时相对无言。

陆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老师没有提及天庭,想来已是

“两位道友所留你要妥善保管,这柄屠巫剑却是不能交给你,此剑本座便代为保管了。”这柄剑与巫族因果太深,又是对付巫族的利器,若是交给陆压,只怕来日又是一场大祸。

陆压点头,“但凭老师处置。”白若一片良苦用心,陆压岂会不知。

旋即白若手中出现一明黄小钟,“这是太一道友之物,便交”白若话还没说完,陆压便急道,“叔叔先前便说过,若他有不测,此物便托付给老师。”东皇太一的原话是,若他不在,陆压肯定护不住此物,交给白若尚能保全,也能保陆压平安。

白若到底将混沌钟留下,随后又说起了河图、洛书之事,“这件事还要你自己拿主意。”陆压如果不愿借出,白若还有别的法子襄助伏羲,这毕竟是帝俊的遗物。

“伏羲前辈为天庭尽心竭力,若是父亲有知,也没有不肯的。”这便是同意了。

“老师,我想出去走走。”陆压抬头,眼睛里透着光亮。如今的天庭早已不是陆压的家,他想出去游历也算是了无牵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