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难道真的是天选之子 > 第二十七章、金部落的消亡

第二十七章、金部落的消亡


  这些追兵并没有追多远,追了大概有两三公里后,看到后方火光滔天,于是赶紧放弃追逐的动作返回族里,协助灭火救助族人。

  但是琪这边怎么可能轻易放他们回去?

  于是只见他们不远不近地尾随者,时不时突发冷箭,不停的骚扰,让他们进退不得。

  而双方的兵力人数相持,金部落也许可以打败对方,但是也无法短时间内完成。或许他们这些人消灭完对方后,自己的首部将化为灰烬。

  被逼无奈之下,一个金部落的校尉果断下令,让四个少年军大队,快速回到族里,协助族长救治族人扑灭火焰。

  而这个校尉则带领着剩下的最后一个大队的禁卫军在此阻拦敌人。

  看着对面心存死志的百来号人,琪也差点为之动容。但是战争就是这么的残酷,杀戮与毁灭无处不在。

  于是双方就这样对峙了接近一刻钟。

  而琪这边,在确认那些少年军完全离开后,果断下令发动进攻。

  这时,这五百来人都非常的斗志昂扬,无论是巨木族本族的战士,还是复仇军。

  作为世仇的金部落,他们的首部即将毁灭于自己之手,这种亢奋的心情瞬间渲染了全军。现在每一个战士都露出狰狞的笑容,那残暴无情冷血的一张张面孔,无不透露出世仇得报的情感。

  在琪挥动一个战术手势后,以剧目本族的伯来人为中军,复仇军分两翼包抄。

  只见巨木这边,不断的靠近敌军,到达一箭之地时,双方开始互射。

  这时,人多的一方的优势就出现了,再加上巨幕这边的阵型,几轮箭雨过后,金部落死伤大半。

  可是,作为中军的巨木族战士,依旧没有选择冲锋,而作为两翼的复仇军,已经逐渐形成包围之势。

  面对这种情况,金部落的阵脚开始出现松动。部分金部落的士兵,开始不自觉的往后退。面对这种大山压倒之势,即便这些金部落士兵是积年宿将老兵,也无法自持。

  而这边,琪看到了那一丝的破绽,果断向前挥手。顿时,数百人开始冲锋。雪崩之势已经促成,任何挡在前面的东西都将化为糜粉。

  整个战斗也就一刻钟的时间,这个金部落的校尉,临死之前,依旧未能想清。他原本的计划是,凭借装备精良以及手下这边最少服役十年左右的老兵,即便挡不住对方,也可以将对方啃掉大半。这样的话,对方就无力再对首部进行侵扰。

  对方的阵型,在慢慢的将自己包围之时,他才看出对方的恶意。数十年的征战生涯中,他的认知战斗的方式是双方结阵,然后正面对抗。兵力相持的时候,依靠精良的装备以及强悍的战斗力和意志击败对方,如果兵力优势的情况下,直接以大山之事压垮对面。而对方的阵型,已经不但是正面压垮,给出的更多是心里的压力。看着不断缩小的包围圈,每一个士兵的心理压力都非常巨大,颇有瞻前顾后的顾虑。

  没有花多少时间,他们就已经打扫干净战场。现在几次战斗的缴获,可以说,这支部队所有人都是装备精良的战士。这些人无论是巨木族本族的战士,还是复仇军,披甲率达到百分之百,而且甚至出现身披双甲的士兵。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愈发的明亮。从这边看过去,金部落的首部依旧火焰弥漫,浓烟向着东部不断飘散而去。

  等他们稍微靠近一点后,慢慢的那些哀嚎声、怒喊声及火焰爆发性燃烧的噼里啪啦声就不断的传来。

  他们就这样悄悄的默默的慢慢的靠近,就像在湖里准备狩猎的鳄鱼一样,一旦猎物放松警惕,那我那个时候就是他们出击的时机。

  而事实上,金部落现在也没有时间去警惕什么东西。所有能动的人都在想方设法的扑灭即将成为整个聚集地的大火。然而这场大火住着西北风的气势,以无人能挡的气势从西向东逐渐延伸,将所有试图靠近它的一切,焚烧殆尽。

  就这样,大概过了两刻钟,这个聚居地的人似乎放弃了,所有人开始撤出聚居地,往上为燃烧的方向突围出去。

  而这个时候,琪带领的队伍也往这个聚集地的东部靠近。

  等他到了这个聚居地东部外围的时候,这个聚居地的人也正在朝这个地方突围而出。

  而后他就在不远处埋伏着,他想要等到这个部落的首领出现。

  没过多久,他看到那群正在突围的人群中,有两三对少年军护卫者的几个老者。

  其知道他们当中肯定有人是族长,即便不是族长,也是部落里面的高层。只要将他们杀掉,这个聚居地即便没有崩溃,也会造成非常大的混乱。

  当琪他们出现在这群人面前的时候,他们非常的恐慌和惊惧。整个聚居地基本上都是老幼妇孺,或者伤残人士。

  作为金部落的首部,晚餐的时候会有四到五个大队的近卫军守护着,即便人员短缺的时候,也会留守一个正规军大队,外加征召四个少年军大队来守护这个首部。这样的话,首部最少还有五个大队可以应付大多数紧急情况。

  但是这个时候,作为主力军的那一个大队已经被琪他们消灭了,而少年军的四个大队这些生瓜蛋子,因为火灾的缘故分散开四处救援,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聚集,加上这个出口处人员稠密,严重堵塞,让还在聚集地内的少年军根本无力支援。

  面对没有武器的老弱妇孺,他们依旧无情的举起手中的长矛,将阻挡在前面的所有人都击倒在地。没一会儿,一众人就来到了被三个小队围住的几个老者前面。

  “巨木?!”几个老者当中的一个比较枯瘦的老人,现在一副咬牙切齿神色复杂的看着这边。

  然后双方都没有言语,对视了几息。

  “我想这个时,你已经向前线发出救援的信息了吧?”这时,琪忽然邪魅的一笑,然后盯着前面这个枯瘦的老者说道。

  而对面这几个老者忽然就脸色惊变,而后变成恐慌。

  现在前线正在对峙当中,可以说双发基本上势均力敌。而只要一方出现混乱,那无疑就是给到对方机会。

  而事实上,他们金部落就在等巨木的混乱出现。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到最后居然是自己这边出现混乱。

  他发出的那份求援信号,一定打乱前线的布置。最重要的是,如果让前线的士兵知道了后面的家人遭到袭击,那肯定军心混乱。

  这个就是琪要达到的目的,于是他一挥手,杀戮就开始了。

  这一次他没有留手,他不需要将他们老弱妇孺留下来拖累金部落了。

  就这样,时间到来中午。

  琪浑面无表情地做在一个树墩上,他的双手手肘撑着膝盖上,而后手掌下垂。地面洁白的雪地,因为血水的低落晕出几朵梅花。

  而在他的前面,除了正在收拾尸体的部下还活着,剩下的就已经全部长眠于此了。

  相信这场战争过后,巨木的声望就可以盖过整个黑河流域西部了。

  也意味着,巨木将补足自己的最后一块短板,未来的光明可以预见。

  而巨木也不需要每年冬天让族里的战士付出生命,同时它内部的物资分配将恢复正常。

  五天后的一个早上。

  金部落的前线阵地。

  这时候的金部落阵地里的人心情开始越来越放松起来了,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守护好营地。

  所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够巨木返回北岸了,所以要防备巨木的反扑,而后就是等待巨木的自行崩溃,变成待宰的羔羊。

  但是七八个少年军打破了他们的幻想,他们的首部前几天已经葬身火海了,现在基本不可能保存下来。而且他们的首部有两千余人的族人,在没有聚居地的庇护下,随时可能遭遇到流窜在腹地的巨木小部队袭击。

  瞬间这个营帐就凝漫着悲伤,他们现在就两个选择,一个就是这边发动攻击,将对面的巨木联军击败,那么一切都还有余地。到时候,即便首部的人全部死亡了,他们依旧可以残存下来,只要将来缓缓的发展就可以了,毕竟有黑河这个天堑的存在;另一个就是将本族的战士调回去守护族人,而且数量不能太少,至少需要五个以上的大队,毕竟他们在西部的熔炼场吃过大亏,那一次直接就损失了接近族里的四分之一战力。而剩下的则继续带领仆从军镇守在这里,并且不能让巨木发现异常。

  至于为什么不是多派遣一下仆从军回去协助他们镇守首部呢,谁也不敢保证这些仆从军见到那种情况后,会不会心生异想。毕竟是仆从军,连从属军都不是,他们的那些部落长期在金部落的高压下挣扎存生,难免不会出现反扑。

  但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早在他们金部落陈兵于此的时候,巨木的族长横就得到了琪传来的消息,琪将侍机偷袭金部落的首部。

  而巨木的族长也非常的信任琪这个儿子,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冒着队伍崩溃的危险一直停留在了这里。因为,拖得越久,他们活着回到北岸的希望就越渺茫。巨木本族的战士他有把握可以完全控制,但是从属军压力一大,难免会在人人自危的情况下崩溃导致啸营现象。

  果然琪没有让他失望,就在金部落的前线得到消息后的大半天的时间里,他也得到了琪再次传来的消息,而且比金部落更加详细。

  当他知道金部落的族长可能已经死在了儿子手里的时候,他先是有点懵,而后是惊讶,最后是迷茫。作为金部落与巨木的战争发起者的一个雄主,这二十来年给到他的压力,已经无法用言语来描述,单凭自己的阿爷,几个亲弟弟,以及自己的长子、二子的死亡就可以表达一切了。而族里的众多家庭中,和他这个族长家的情况一样的不在少数。

  而后巨木族长横立刻做出决策,一个先继续坚守营寨,防止对面反扑。而且他在第一次得到琪发来的情报开始,就已经在不停的加固营寨,半个月的时间里,可以说将这里打造得固若金汤。第二个就是等金部落撤军的时候,侍机突袭过去。

  如果金部落选择第一种方案的话,只要自己这边守的时间够长,不需要多久,金部落那些仆从部落就一定会得到他们首部已经被攻下的消息,那么对面这些军队绝对会瞬间瓦解。墙倒众人推的道理,即便他们不知道这个词,但不意味着他们不做这样的选择。毕竟在这百来年里,金部落附近的部落一直处于被奴役的状态,能够将头顶的石头挪开,谁会选择将石头硬留着的呢?

  如果第二种方案的话,他们一定只是派他们本族的战士回去,那么他们对前面的仆从军的掌控里就再一次下降,到时候只要自己这边几次出击就可以击溃他们。

  就在金部落严谨盯防巨木的时候,巨木也同样盯防这他们。

  他们再次看到巨木那坚固的堡垒后,选着偷偷的派出族内战士回去保护后方。

  而他们趁着夜色派处的回援部队离开不到半天,巨木这边就得到了消息。

  并且在清晨的时候就发动了进攻,而这个时候,即便要将回援的部队叫回,最上去的时间加上来往的时间没有三天以上已经不可能了。

  而在巨木的猛烈进攻中,金部落的仆从军发现后方的老爷们好像都看不见几个,于是各种摸鱼。

  这样的后果就是大大出乎横了意料,他还以为只需要几个猛攻就可以拿下对面营寨,没想到只需要一次就可以了。

  于是他发现,虽然前进速度缓慢,但是他们的进攻队伍一直没有受到过于激烈的狙击。所以在几个校尉的轮番进攻后,他将所有的队伍压上。

  而对面也因为受到过于持久的进攻,导致阵线一点点的破裂,最后在下午的时候中军直接被巨木攻陷。剩下的就是宜将余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两万余人的队伍进行追亡逐北五天五夜,直到到达了金部落已经被焚毁的首部为止。

  而金部落的首部现在已经看不出来原有的样子了,这个位置因为前几天下过几次雪,融化后这里变得漆黑泥泞,没有了之前一丝的繁荣景象,破败和荒凉。

  不单聚木联军为此惊讶,进部落的联军也为此震惊起来,一些金部落的战士,无助的跪在那里哀嚎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