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难道真的是天选之子 > 第二十三章、漏网之鱼

第二十三章、漏网之鱼


  “什么?不在这里埋伏,!”牙叔一脸疑惑的看着琪。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紧接着牙叔严肃地看了琪一眼而后说道。

  琪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军令不可以朝发夕改,否则就没有军令如山这个威严了。

  但是琪不得不这样做,根据西驻部那个校尉的举动可以看出他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

  如果仅用这种简陋的计谋,估计难以成效。但是,如果这次埋伏不成功的话,那么一旦被识破就变成直接的正面对抗。

  如果正面对抗的话,金部落拥有四个大队,人数达到近五百人,而我方只有不到千人,其中,真正的精锐,只是巨木部的两个大队而已。其余的七个大队,可能作战勇猛,但是勇猛不一定代表着战斗力强悍。

  所以不管怎么样,一定要避免直接正面对抗,否则,一旦陷入苦战,很可能这些意志不太坚定的复仇军会拖累到自己。

  “从之前得到的情报看来,西驻部只有三个大队,而现在多了一个。”琪也脸色一正的说到。

  “而刚刚得到的情报中,西驻部校尉再聚集了西驻部在外面的那一个大队后,在天黑前又聚集了一个大队。说明这个人非常的谨慎,不会冒险。”

  “那么,作为一个谨慎的领军者,他一定会一路严谨的勘察,不给他任何一丝的偷袭和埋伏的机会。”

  “所以,我们埋伏在这里,一定会被对方侦查到的。一旦被对方侦查到,所谓的偷袭就成为虚幻。”

  “到了最后一定会变成短兵相接,即便我们有地势优势,仅凭我们自己的两个大队的精锐,胜利了,也是个惨胜。”

  “而且他们还不一定会跟我们直接对抗,他只需要在山下困住我们就可以了。我们山上没有多少水源。”

  “所以下山是必须的,他们可以选择不跟我们对抗,等我们下山的时候再进行追击。”

  “一旦让对方变成追击之势,那么我们就处于被动了。即便我们这两个大队可以逃离,但是那些复仇军呢?如果他们都死完了,那么我们这次突袭的任务,也就到此结束了。”

  “虽然这次突袭已经消灭了敌人三个大队,但是对巨木来说,还远远不够。”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们还有两天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可以重新布置战术,那么,一切尚未可知。”

  “一旦我们连这四个大队也消灭了,这样的话,对金部落来说才是真正的伤筋动骨。那么一个月后的战争,我们如果操作得当,可能会形成压倒之势。”

  琪说到这里的时候,包括牙叔在内的一众多脸色非常的凝重。

  “那么你现在还有其他的谋划吗?”一众人沉默了一段时间后,牙叔率先开口对琪说到。

  “还没有,我想先看看那个地图,需要多思考一下。”这时听闻牙叔询问的琪,思索了一下,而后说到。

  “不过现在我们要做的,不是进山谷,而且还要把我们之前的痕迹清除。如果有痕迹的话,对方进行侦查,也一定会发现,而一但发现,对方就会比较警觉。如果他们警觉起来了,我们后续即便有计划,也比较难实现。”

  “所有人撤出山谷,把之前的痕迹也清除干净。”牙叔听到琪的谏言后,立刻向两个百夫长下令到。

  而后一众人就在山谷外的草丛里,简单的安营扎寨。

  然后停歇下来的琪,一边看着地图,一边思索着,但是久久不得其效。

  等午时过后,整个军营都已经吃完午食,琪还在一边看着地图,一边啃着手里的羊腿。

  到了傍晚的酉时,琪依旧没有一点的灵感。

  “如果实在想不出,先休息一下,你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下午了。”这时牙叔走了过来对琪说到。

  一路走来,琪的表现已经让他非常的满意。如果让族里知道了,也会对这个未来族长充满期待的。在二十多年的战争下来,巨木已经知道武勇已经不能完美地负部落的前进重任。只有有勇有谋的人,才能让部落离开泥潭,走向光明的未来。

  听到旁边的说话声,琪才回过神来。而后他看了一眼西边艳红的太阳,伸了一个懒腰,站起来走出营帐。看着外面夕阳,他的心情一下就放松了下来。这两个多月的紧张气氛,一直都挺压抑着他自己。

  他看着外面那优美的的景色,火红的太阳渲染了整个天空。紫红色的天空分外妖娆,如果没有这些又干又烈的西风的话,那就更好了。

  慢慢的,太阳也沉入在了远方的草地里,这时候琪才收回目光,打算回营。既然没有了优美的景观,那么就没必要站在这里吹着干冷的西风了。

  然后他转身向着营地的方向走去,西风从他身后吹来。将他的头发吹到脸前,他不觉得伸手将头发往后一拢。

  “真的是让人讨厌的西北风,还是秋天的时候舒服。”说着,他自嘲一下,继续往前走。

  等等,现在吹的是西北风?

  然后他转头看向身后的茫茫草地,这些枯草,达到一米的高度,虽然遍布着整个草地,但是没有一丝生机的气象,一片寂落。

  就在这时,回头看了好一会儿的琪,忽然笑了起来。

  然后他加紧回营的步伐,直径走向牙校尉的主军账。得到通报后,赶紧的进去。

  他现在一扫之前的迷茫,浑身散发着神采奕奕的光芒。

  牙叔见到他的这一副表情,也轻笑了一下,知道他已经有想法了,所以他又开始期待起来了!

  “是已经有谋划了吗?”牙叔笑着对琪说。

  “是的,现在已经将下一步该怎么走都已经想清楚了。”琪也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开心的说道。

  “那好,传令升账。”而后牙叔对着营帐外面的守卫说道。

  一会儿两个百夫长以及各小队长都来到了牙叔的主军帐。

  “说吧!你思考了大半天后得到的计划。”牙叔人到齐了后,对琪说道。

  “是,校尉!”然后琪先对牙叔一行礼后开口到。

  “我打算用火攻!”

  。。。

  “什么是火攻?”这时,疑惑的莫百夫长开口道。

  。。。

  “火攻就是用火焰来攻击敌人。”琪开口解释到。

  “但是没用啊!首先你不确定敌人会在什么地方驻扎,然后你判断认为敌人是非常谨慎的。那么,敌人一定不会让我们靠近的,一靠近就会被发现,发现了,你也放不了火了。”一边的柄夫长百夫长也同样的一脸疑惑的说道。

  “我们不用靠近就能够火攻!”琪一脸自信的说到。

  “不靠近怎么火攻?即便弓箭也就才射五六十步而已。”牙叔也开口说到。

  “到时候会有人帮我们的。”琪一脸哈哈笑的说到。

  “???谁会帮我们!”

  “这西北风!”说着,琪还用手指着外面呼呼的冷风。

  而后牙叔若有所思起来。

  “虽然不清楚你怎么让西北风帮助,但是我们不确定敌人的具体驻扎地点,依旧不能火攻。”柄百夫长沉思了一下,说到。

  “其实,推测出敌人的驻扎地点非常的简单。”

  “首先,我们已经知道了敌人的性格特点,他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

  “那么,他的行军作战也会受到他的性格的影响。做一个谨慎的人,他一定会一步一营的前进,这样的好处在于不给敌人任何机会,但是坏处也有,非常容易让敌人猜测到他的行军路线以及驻扎情况。”

  “那个西驻部校尉到达这个山谷后,一定会在山谷外面停留,然后派遣士兵详细勘察整个山谷。如果勘察的结果没有问题的话,才会继续下一步行动。”

  “按照他们的行军做法来看,他们应该是在后天的午时左右到达山谷前。”

  “等他们勘察完山谷后,一定已经是午后。那么他们如果继续行军的话,天黑前一定到达不了我们所在熔炼场的位置。”

  “而这个时候,如果他们驻扎的话,他们与熔炼场的距离可能也就一个时辰的路程。”

  “这样的话,双方距离太近,彼此都非常容易发现对方,都存在相互偷袭的可能。”

  “所以这样的话不符合他的性格,因此他一定会过了这个山谷,再前进一段路程才停下来驻扎。这样他才能确保不被熔炼场的敌人发现,然后等待天亮继续前进并发动攻击。”

  “作为一个谨慎的人,夜袭一般不会是他的选择。夜幕可以给他掩护,也可以给敌人掩护。在不太清楚的情况下,他不会贸然行动。”

  “所以我才会断言,他过了山谷后,一定会先驻扎。而不是直接行军,然后在深夜偷袭熔炼场。”

  “那么,如果他驻扎在这个草原里,我们的机会就来了。这里枯草遍地,只要一点星火,火焰便可传递整个草原。再加上西北风,火借风势之下,他们一定逃脱不掉。”

  说到这的时候,琪顿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军帐里的一众人,现在大着表情非常的丰富。甚至可以听到几个人不由自主的吞咽了几下,应该是被描绘出来的景象所惊吓到了。

  这一个计策,是琪看着昏暗的天地,加上茫茫的枯草,以及西北风给来的灵感,让他想起火烧长社这个经典案例。

  “非常好,那就按照这个计策执行。”牙叔拍了一下手掌,然后开心的说道。

  “那么计策你就想出来了,要怎么执行,已经确定好了吗?”牙叔说完再次看向琪。

  “这个倒不难,首先我们要给到西驻部校尉一个敢于西行的信心。”

  “怎么让他有信心,第一个就是在路上,不要给到埋伏,所以刚刚山谷上的痕迹要完全清楚。”

  “第二个,我们在熔炼场要给到一个假象给他,让他以为我们全部人都在熔炼场,他才能安心的行军。”

  “然后剩下的,就是截断他们的后路。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在山谷的后方深处埋伏人,要躲过他们的搜查。”

  “等草原燃起大火的时候,他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向东逃离。”

  “这时,我们突然出现在山谷,截断他们的后路,这样就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

  “不错不错,非常不错。那么由柄百夫长明天一早带两个大队的复仇军回去,要摆出一副严防死守的样子”听到这里后牙叔看向柄百夫长直接下令道。

  “而我们剩下的人,明天集体躲进山谷深处,不要让金部落的斥候侦察到。”

  “校尉,还有一个要值得注意的是,回去两个大队,一般情况下很难让敌人觉得是七八个大队的存在。”就在牙叔下令后,琪思索了一下,觉得还需要补充。

  “而我们只需要使用一点手段就可以达到效果,我们那边做饭的时候,要多起几个炉灶。这样对方才会觉得熔炼场敌人非常的多,那么我们这边的人就达到了隐藏行踪的效果。”这个其实就是,孙膑的减灶示弱的一个灵活运用。然而在这个原始的社会里,一定可以发挥奇效。琪现在非常的感谢自己拥有五千年的文化传承,即便拥有同样几千年文化的国家有好几个,但是只有我们的文明没有截断过,所以他们依旧没有中华民族那么的璀璨。

  “还有就是,将熔炼场的熔炉要开起来。这样对方就会认为我们还在生产武器,也给到对方一个我们没有放弃熔炼场的理由。”

  就这样,一切行动细节在一众人的商讨中一步一步的完善。

  到结束的时候已是月上中天。

  时间快速到达了第三天,这时已经接近午时。

  山谷深处的一处丛林里,有一小队人正在观察着东方。不一会儿就看到远处有一大群人缓缓走来,他们列着整齐的队伍。

  但是在临近山谷前,那个队伍忽然停了下来。而后不久后那个队伍里分出两个大队,往这边这个山谷小跑而来。

  到达山谷后,其中一个大队停在了谷口,另一个大队着进入山谷,并开始仔细地侦查。

  “琪,果然如你所料。对面那个西驻部校尉果然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发现复杂地形就要侦查一下。”一个壮汉对旁边的一个高大少年说道。

  “还是赶紧走吧,莫百夫长,不然被对面看出情况。”这个高大少年说完,就率先往深处走去了。

  大概走了小半个时辰,这一小队人才来到一处营地。

  “校尉,果然如此,对面那个西驻部校尉是一个谨慎的人。他们派了一个大队的兵力进山谷勘察,而且还在谷口放了一个大队,随时支援。”来到牙叔的主军帐后,莫百夫长就开口对牙叔汇报到。

  “嗯,好!”牙叔双手相互摩擦了一下,而后兴奋的叫了一声。

  “太好了,如果明天早上真的可以一举消灭这几个大队。那么,我们巨木与金部落的战争局势,就完全倒向我们了。”一旁的几个小队长,也在他们的脸脸上浮现笑容了。

  “对了,我其实还有一个疑问。如果,这西驻部校尉,不是一个谨慎的人。然后他直接带队过来山谷,直径前往熔炼场,然后发到攻击。那我们这些人怎么办,而且熔炼场也才两个大队的复仇军,以及柄百夫长的三个小队巨木战士。他们绝对抵抗不了金部落的进攻的,一个不好就全部死亡。”这时,牙叔忽然对琪说道。他还是对那个山谷埋伏念念不忘,但是,又担心他选择错误。所以选择尘埃落定时才说出来,也算保护琪,如果这次失误了,也算是牙叔自己的选择出错。

  “这也不用担心,如果真的是我猜测错了。我们只需要远远的跟着他们就可以了,他们到达熔炼场的时间应该已经天黑。而天黑也给了我们保护色,等他们攻击熔炼场的时候,我们就在他们后面埋伏。”

  “而且,我们在熔炼场增加炉灶的做法,让他们不会想到我们在其他位置还有那么多的人。到战况焦灼的时候,我们忽然从后面杀出,一样可以击败他们”这时的琪也不再遮着掩着了。

  “我们还有一个事情要提前准备。”就在这时,琪继续说道。

  “我们要先做一个隔离带,这样草原的火就不会也只延伸过来。不然的会,倒是我们山谷也未必安全。”

  “什么是隔离带?”莫百夫长一脸懵逼的说道,他是真的不知道‘隔离带’这个词的意思。

  “就是我们先烧一个圈出来,我们把这个圈的草都烧干净了,这样火焰就不会过来了。”琪赶紧解释到。

  “哦。。。”这时大家才焕然大悟。

  然后下午的时候,大家一共七百人左右就开始了除草行动,先将围绕山谷的地方的草割掉,等天黑后一起烧掉。这样燃烧的烟雾敌人就看不到,在加上是西北风,也吹不到他们那边。

  第二天的早晨,天空已经微亮。

  琪跟着大部队来到山谷的西出口处。

  他们看着西边那滚滚而起的浓烟,夹杂着时不时冲天而起的焰火。

  他们都知道事成了,他们现在有做的就是在这个位置等待着敌人的到来。

  相信那个时候,敌人已经非常狼狈,队伍能否的完整都将是一个问号。

  果然没人让琪失望,大概半个时辰后,他看到了,远处被火焰追赶的一群人。他们队伍散乱,衣甲不齐,甚至非常多连兵器都没有,非常的狼狈的往他们这边逃。

  没过多久,那个西驻部铭校尉带领着两百来人,狼狈的逃进了隔离圈。然后他非常的疑惑,为什么这么也有火烧的痕迹,而且地面已经冰凉了。

  就在这时,他抬眼看去,远处有排列整齐的一堆人。

  而后这一堆人正在缓缓地踏着地面的灰尘过来。

  等双方相聚不到百步的时候,他双眼圆瞪,脸上的惊惧瞬间浮现。

  ‘这么会有巨木的人?’

  ‘完了,这次是轮到大金部落要消失了吗?’

  就这样,双方不断的接近,而后他再次看到他们挥之不去梦魇的那一幕。

  那个络腮胡巨汉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就要达到一箭之地的时候,他克服了恐惧,怒吼一声,带领着他还剩下两百来人冲向敌军阵地。

  而琪这边。

  牙叔根本就没打算直接与对面来个短兵相接的肉搏战,而是数个大队整齐的拉弓回应着对方。

  对面一大群的人,没有披甲,手里基本没有弓箭,这个时机,就应该在肉搏前尽最大的努力给对方造成杀伤。

  果然如此,在巨木这边有四个大队有弓箭的情况下,连续三波箭雨过去,对面损失过半。

  而后在接近两个大队的巨木战士的带领下,剩余的五个大队的复仇军紧随其后一起冲锋。

  一个冲锋过后,对方就剩下十来个人了。然而这十来个人没有停息或者回头,而是继续往东的方向冲去。

  时间回到半刻钟前,此时两军即将到达一箭之地。

  “钧百夫长!等一下,我带着所有亲卫掩护你,帮你挡掉箭矢,然后冲杀的时候,你不要动手。藏在我们的后面,即便我死了也不要一刻停息。等冲过对面军阵后,不要回头,继续往东,将这里的情况告诉族长。让他有心理准备,不要让巨木的人得逞。”西驻部校尉忽然拉过一边的钧百夫长,冷峻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死志,不容质疑的对他说道。

  “是校尉!”而这个平时不苟言笑的汉子也梗咽着回答到,他知道,现在不能推脱,他要做的就是完成校尉的最后一个命令。

  “要追吗?”这时莫百夫长看着远处已经逃离了几百步远的金部落一众人,对牙叔说道。

  这一刻,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可以追,但是不要深追。尽量让他们减员就可以了,毕竟再往东,我们地形不太熟悉,遇到危险的情况可能会比较多。”这时牙叔沉吟了一下后对莫百夫长说道。

  听到回复后,莫百夫长赶紧点了三个巨木本族的小队,然后带齐武器装备就往东追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